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60他满足不了我的(二更)

60他满足不了我的(二更)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061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51

  

  顾津津听了这话,眉头都能打结,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他过他的,你过你的,不也挺好。”

  “即便这样,我们也不离婚。”

  靳寓廷沉默片刻后,继续开口,“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”

  “这叫不离不弃。”

  “这四个字可不是这样用的。”

  顾津津将目光别向了窗外。“既然安顿商陆的地方找得差不多了,是不是要着手安排她离开了?”

  她自知这段时间跟靳寓廷走得太近了,一切都是从她将商陆带回家开始的,所以只要商陆离开,她应该就能过回安静日子了。

  司机知道靳寓廷要去哪,他之前就吩咐过了,谁也没有问顾津津的意见,车子便往前径自开去。

  来到一条小街上,顾津津看眼窗外,很是陌生,“这是哪?”

  “吃饭的地方。”

  “我吃过了。”

  靳寓廷伸手将车门推开,一条腿迈出去之际,回头看她一眼,“你方才还说你没吃晚饭。”

  “我什么时候说过?”

  “你记性这么差,都这么晚了,要不是你自己说的,我会带你来吃东西吗?”

  顾津津这会确实是饥肠辘辘,饿得快要手抖,她将信将疑,但还是坐着没动,“送我回去吧,我不饿。”

  “你天天在公司里吃那些工作餐,就算外出吃饭,也吃不到多少合自己胃口的,你看看这家涮涮锅,喜欢吗?”靳寓廷说到这,身子走到外面,将车门彻底打开,让顾津津看到那家店的门头部分。“它家的羊肉和肥牛是一绝,还有秘制蘸酱,别的地方是吃不到的。来都来了,你确定你不要尝一尝?”

  他话音刚落,另一侧的车门已经被顾津津推开了。“松田台式涮涮锅?之前没听过啊。”

  “好酒不怕巷子深。”靳寓廷说罢,甩上了车门。

  孔诚带着司机在楼下的大厅内,点了两个锅,顾津津则跟着靳寓廷上了楼。

  靳寓廷将菜单递给顾津津,她一看菜式,其实就是普通的小火锅模式,她点了几样喜欢吃的,又将菜单递还给靳寓廷。

  男人直接要了个套餐,又多点两份羊肉卷,服务员很快开始上菜,顾津津面前的小火锅开始沸腾起来。

  靳寓廷将一旁的丸子和南瓜放进去煮,顾津津觉得奇怪。“南瓜丢进去都煮烂了吧?”

  “这样才能煮出味道,待会你试试。”

  顾津津饿的厉害,将羊肉卷丢进去,服务员过来给了他们一人一碟蘸料。

  她捞起羊肉蘸了酱,然后放到嘴里,靳寓廷看到顾津津的眼睛圆睁,小脸上写满了夸张,她不住指着自己的嘴,但又不说话,直到一口羊肉下肚,这才惊喜地说道。“哇,这个蘸酱怎么这么好吃?好好吃!”

  “都说了是秘制的,独特就独特在蘸料上。”

  顾津津迫不及待吃了第二口。“好吃,真的好吃。”

  靳寓廷见她的嘴巴都来不及吃,便将自己锅内的肥牛卷夹出来放到她碗里,她吃得津津有味,靳寓廷却是眉头轻蹙,都这么晚了,看来是饿了好一会了。

  总是不按时吃饭,迟早要把她的胃弄坏了。

  “服务员,先上一晚卤肉饭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靳寓廷拿了旁边的空碗,舀了一份汤递给顾津津,很快,卤肉饭也上来了。

  顾津津尝了口汤,“嗯,好好喝,鲜鲜的,甜甜的。”

  卤肉饭也好吃,卤汁浇在白饭上,一口下去满嘴都是香味,靳寓廷知道她喜欢吃白菜,他夹了烫熟的叶子放到她碗里。

  “这个蘸酱真的好好吃啊。”

  靳寓廷不由失笑。“你都说了好几遍了。”

  “能打包吗?以后在家吃火锅蘸着吃。”

  “你说这话,不怕被老板打死。”靳寓廷又下了些肥牛卷,“既然你这么喜欢吃,我以后多带你过来就是。”

  “一会你把地址发给我就是了。”

  靳寓廷抬头朝她看看。“干什么?想带别人过来?”

  “我想吃的时候,自己就可以过来啊。”

  “那你叫上我就是。”

  顾津津觉得这人真是奇怪。“我哪能每次都叫你?”

  “这儿需要提前订位子,你以为只要你想来就能吃?”

  “这么牛?”

  靳寓廷抿着唇瓣,轻点下头。“对。”

  顾津津先顾不得这些了,她埋头把肚子填饱再说吧。

  段璟尧的车开回了段家,刚停稳,靳睿言就气鼓鼓地推开车门出去。

  进了屋,她甩掉高跟鞋,鞋子摔的这边一只,那边一只,她穿上拖鞋快步往楼上走去。

  回到卧室,靳睿言将手拿包丢到床头柜上,她拿了换洗的睡衣去往浴室。

  段璟尧跟进来时,正好听见靳睿言将卧室门砰地关上。她脾气向来不小,男人这会也是,他扯松了领带,又将领口处的扣子解开。

  段璟尧的视线落到靳睿言的手拿包上,他从来不屑于去看她的东西,但这会,他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,将她的包打开。

  靳睿言的手机在里面,段璟尧就想看看她每天都和什么人联系,她对他总是不冷不淡的,难不成她对所有的人都是这样?

  男人手指在屏幕上滑了下,上面显示了需要输入密码。

  段璟尧输入靳睿言的生日,密码不正确。

  男人细想片刻,难不成是靳家两兄弟的生日?他能猜到的日期也只有那么几个,或者,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试试?

  段璟尧尽管觉得不可能,但还是试了,果然不对。

  他就说么,靳睿言恐怕早就忘了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了。男人坐向床沿,手机开锁有限制,超过次数就要自动锁屏。

  段璟尧细想片刻,难道,是他的生日?

  他心底泛起丝丝缕缕的心动,说不定就是呢?

  不管靳睿言有意还是无意,也许,她就是随手设置了密码,而那六位数字偏偏就想到了他的生日?

  段璟尧有些跃跃欲试,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啊,他趁着靳睿言还未出来,小心翼翼又十分谨慎地将自己的生日输进去。

  屏幕上很残忍地显示着:密码错误。

  男人的脸色彻底难看,眼里还夹杂了不少莫名的愤怒,他手指在屏幕上瞎按,直到手机显示被锁。

  段璟尧恨恨地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上。

  靳睿言洗完澡出来,见段璟尧起身走到了大床的另一侧,她下意识拿出手机看眼,却见屏幕被锁了。

  “你动过我的手机?”

  段璟尧将领带解开,慢条斯理地脱上衣,“我看你手机做什么?”

  “那我手机怎么被锁了?”

  “我哪知道,许是你自己瞎碰到了什么键。”

  靳睿言将手机丢到被面上。“你想看什么,你尽管跟我说就是了,段璟尧,我没有秘密瞒着你,所以你不必这样鬼鬼祟祟。”

  “是吗?”段璟尧将衬衣解开后,任由白色的上衣朝两边敞开。“想不到靳市长心胸这样宽广,我想看,你就给我看吗?”

  “段璟尧,我说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,我都没查你手机,没想到你倒是盯着我了。”靳睿言自认她没有说过什么不当的言论,处理的又都是工作上的事,所以她不怕被查。“是,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,你想看,你可以跟我明说,我一定满足你。”

  段璟尧听完这话,走上前几步,到了她的身侧,目光紧盯着那个手机,“那好,我现在就要看。”

  靳睿言也没想到他真要看,这可不像是段璟尧的作风,她故意嗤笑一声。“你还有查人手机的嗜好呢?”

  “就算是吧,靳市长说话算话,别让我瞧不起你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靳睿言弯腰将手机拿起来。“好,你尽管拿去看。”

  有些重要的聊天信息她会删除,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,靳睿言眼看屏幕已经恢复正常,她在上面输入了123456。

  手机就这样打开了,段璟尧都看在眼里,真是既讽刺又好笑。

  靳睿言扬了扬手机,“你想看什么?”

  段璟尧接了过去,率先打开微信,那里面应该最有信息量,靳睿言靠着旁边的床头柜,一点没有心虚的样子。“你如果看到了一些机密性的对话,你就要当心了,一旦泄露出去,我会追责的。”

  “你吓我呢?”

  “谁敢吓你啊,就是提醒一声罢了。”

  段璟尧单手插在兜内,“靳睿言,我警告你一声,做人不要太飘,当心哪天从那个位子上摔下来。”

  “我要摔下来,你就如愿以偿了。”靳睿言用毛巾擦拭着头发,看着段璟尧翻阅起她的聊天记录。

  男人指尖往下滑动,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头像,再一看名字,有些印象。

  靳睿言朋友不少,但能称得上闺蜜的,不超过三个,这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因为这是闺蜜间的私密对话,所以她一般不会删除,靳睿言只想着她工作上交代的事是否会被段璟尧发现,完全没想到两天前,她还和朋友聊过几句。

  闺蜜知道她忙,倒也不会经常打扰她,只不过聊天的尺度也是比较大的。

  她也知道靳睿言和段璟尧的关系,断不会想到手机竟能落到段璟尧手里。

  前面几句还算正常,也就是正常的寒暄,问问最近忙不忙,有没有吃饭了,什么时候有空能见面吃个饭?

  段璟尧翻到后面,话题就变了。

  女人都是八卦的,更何况八卦的还是靳睿言这样的人物。

  话题从小清新一下跳跃到他们的夫妻关系上,闺蜜问靳睿言为什么结婚这么久还不生孩子,是不是每个月的夫妻生活不够频繁?

  靳睿言在自己最亲密的朋友面前,也是丝毫不避讳。

  她回了,是。

  闺蜜一个劲给她支招,什么?不频繁?男人三十如狼似虎,有句话是这么说吧?你家段先生看着就是个闷骚男,闷骚男一般都挺强悍的啊?

  靳睿言当时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,所以直接用一句话终结了。

  “他满足不了我,也就应付应付吧。”

  段璟尧没再继续往下看,他将手机翻转下,将屏幕放到靳睿言的面前。

  聊天记录就这么呈现在她眼中,靳睿言擦拭头发的动作微顿,她眼里装满吃惊和尴尬,她真是完完全全没想起来,还有这么一出。

  她菱唇微张,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我没想到,靳市长的需求这么强烈,你怎么不和我说呢。”

  “不是,”靳睿言有点解释不清,“你应该能看得出来,我就是不想她再继续问下去,只能这么说。”

  “那你可以不回她,何必这样议论我?”

  “好,我下次绝不会这样了。”

  段璟尧的手臂垂落下去,“我哪点不能满足你?或者你告诉我,具体是我哪一天没有满足你。”

  “这个话题可以打住了吗?”靳睿言抬起双臂,做了个停止的动作。

  “休想!”

  靳睿言太阳穴处发紧,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涮涮锅店内,顾津津吃得都快撑死了,不止干完了自己的一份,还把靳寓廷的羊肉卷扫光了,那一碗满满的卤肉饭也被她吃完了。

  服务员送上了一小碗红豆西米露,顾津津舀了勺放到嘴里,原本只是想尝尝味道的,没想到也是出奇的好吃。

  “少吃点。”靳寓廷生怕她吃撑,一会就该闹着难受。

  “这个应该没事。”顾津津又吃了两口。

  靳寓廷准备结账,顾津津忙压低声音朝他说道。“酱料真的不能打包吗?”

  “你别给我干那么丢脸的事。”

  “打包一份就好嘛,我没吃够,明天中午带公司去。”

  靳寓廷一脸的鄙视她。“你要想吃,我明天带你过来。”

  “不行啊,明天行程特别满,公司里可以煮小火锅,就缺一份蘸料。”

  靳寓廷指了指桌上的一行小字。“禁止外带,看到了吗?”

  “你肯定有办法的。”

  靳寓廷看向不远处的服务员,只能说是蘸料不够,让她再送一份过来。

  等蘸料送上桌后,靳寓廷趁人不备拿过边上的一次性水杯,将一碟子蘸料全部倒进去。他将上面的口子小心翼翼捏好,然后放到西装口袋里,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没什么经验,希望待会不要被人看出来才好。

  这事说出来都荒唐,可他还是做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