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57你的美色,又闯祸(一更)

57你的美色,又闯祸(一更)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871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47

  

  顾津津后半夜醒来的时候,四周静谧无声,她睁开眼帘,眼前黑得看不到一点光亮。

  她分不清自己睡在了哪,伸手摸向边上,却是摸到了那张大床。

  顾津津起身将灯打开,这才看清楚她睡在了主卧,可她这会应该是在那张沙发上才是。

  她手掌轻撑了下,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靳寓廷应该还在家里。

  顾津津看眼时间,原来都已经这么晚了,既然她睡在了主卧,那么靳寓廷应该还是睡沙发了吧?

  床头的灯光将她的身影缩成小小的一圈,顾津津双手抱着膝盖,她出神地盯着一处,犹豫片刻后,还是下了床。

  她想下去看看,确定下,可万一靳寓廷醒了,她又该说些什么呢?

  顾津津给自己找了个理由,她倒了杯水,到时候就说谢谢他的帮忙,怕他渴,所以给他送杯水下来。

  她出去的时候,只开了走廊的灯光,来到台阶上,余光有大半照进了客厅,顾津津看到原先的狼藉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摔碎的花瓶等东西早没了踪迹。

  这些不可能是佣人收拾的,顾津津今天特地让她早早地回去了,那么唯一的可能性,就是靳寓廷了。

  顾津津走进客厅,还未走到沙发跟前,就看到上面是空的了。

  被子掉落在一旁,枕头歪歪斜斜躺在那里,就是没有靳寓廷的身影。

  顾津津心里说不清的感觉,她将水杯放回茶几上,也是,靳寓廷这么骄傲的人,他怎么可能在这儿过夜呢?

  他其实比谁都在乎,这儿的每一处每一景对他来说都是伤害,那些刺扎进他的心里之后,就再也拔不出来了。

  顾津津弯腰坐了下去,背影颓然,却是再无睡意。

  商家。

  商麒坐在房间内,把门反锁了,微信上记录着正在聊天的内容。

  她如今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,有些事自然不好由她出面。

  朋友在那头焦急地说道。“那人要加钱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说原本只是答应了提供线索,没想到却被带去找顾津津,差点露馅。”

  商麒掌心紧握着手机,“先满足他吧。”

  “就怕这样的人贪得无厌啊。”

  “他要再敢有下次,你跟他说一旦让靳韩声知道他骗了他,一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。”

  商麒将手机丢到床上,商陆失踪的事情,商家也在不遗余力地查。商太太说那天顾津津也去听音乐剧了,还是提前离开的,商麒不知道这件事是否跟她有关,但她知道靳韩声只要碰到了商陆的事,都是没有理智的。所以她托关系找了那日买过票的人,用重金收买,安排了后面的事。

  商麒并不知道商陆躲在顾津津家,她只是想将这把火引到她身上而已,只要靳韩声认定了商陆失踪跟顾津津有关,他就会无休止地去找顾津津的麻烦,绝对不会让她有安生日子过。

  她现在过成这样,说到底都是被顾津津害的。

  商麒交代完这件事,将手机放到一边,她身子朝着床头柜挪近些,将最底层的抽屉拉开。

  里面放了几本书,商麒将其中一本拿出来,她随手翻开,看到了夹在里面的结婚证。

  就在昨天,她偷拿了家里的户口本,跟曹亦清领了证。

  商太太知道她跟曹亦清处得不错,但念着她年纪还小,所以对他们要求很多。上次她擅自夜不归宿,商余庆就发了好大的一通火,毕竟在他们看来,现在她和曹亦清还处于相处阶段,女人还是要自重的。

  可商麒从小主意就多,她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想要的又是什么。

  领证的事是曹亦清提出来的,自从上次靳寓廷去曹家那么一闹之后,曹亦清的心里也算是有了疙瘩。商麒也不想这么快结婚,但一两次的拒绝以后,曹亦清态度明显有了转变,说她心里另有他人,又说靳寓廷说的那些话八成是真的。

  她将结婚证放回书内,又锁进了抽屉。

  家里人还不知道,曹亦清说要选个日子上门,到时候直接将婚宴的日期定了。

  商麒深知她对商陆做过的事情,靳寓廷都已经知道了,所以她不敢再有妄想。她现在能依靠的人就只有曹亦清,结婚也有结婚的好处,只要她接下来好好地不去惹商陆,说不定靳韩声会看在她是商家人的面上,而放过她一回。

  经历过昨晚的事后,商陆更加不敢下楼了。

  顾津津也是心惊胆战的,既然那个隔间是每栋别墅内都有的,那也就意味着,别的业主也都知道。万一这件事传到了靳韩声的耳朵里,那该怎么办?

  现在在拼的就是时间了,就看靳韩声和靳寓廷谁先快一步。

  顾津津中午没什么食欲,宋宇宁喊她吃饭,她也没有出去。

  到了下午两三点钟,胃里面咕噜咕噜在叫,顾津津关上办公室门的走了出去。

  “津津,你去哪?”

  “去买点吃的东西。”

  宋宇宁不放心她,肯定是要陪着她出去的,两人来到尼盛广场,顾津津想吃刀削面,找了一圈才找到一家小店。

  顾津津刚要过去,肩膀却被迎面而来的人给轻撞了下。她顿住脚步,那名女子跟她说了声对不起。

  “没关系。”顾津津并未放在心上。

  “请问,你知道这附近哪儿有药店吗?”

  宋宇宁指了指不远处。“那边就有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顾津津跟宋宇宁继续往前走,女人跟她们同一个方向,她靠近顾津津身边,“你们是来逛街的?还是来吃饭?”

  “吃饭。”

  “这儿好吃的不少,我也经常过来。”

  顾津津朝她看了眼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她不过就是个问路的,可走路时却紧紧挨着顾津津,顾津津又不习惯被人这样靠近。

  “那边就是药店了。”

  “好的,谢谢。”

  女人看了眼前方,忽然伸手抓住顾津津的手,她吓了跳,想也不想地将手用力抽回。

  对方趔趄步,往后退了下。“不好意思,我就是想跟你好好道个谢。”

  “你就是问个路而已,不必这样。”顾津津心生疑惑,看了看手掌,她也服了自己这疑神疑鬼的劲。

  宋宇宁下意识挡在了顾津津身前,“你要找的药店已经到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们了。”女人说完这话,快步离开。

  顾津津眉头紧锁,宋宇宁回头朝她看看,“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就是吓了我一跳。”

  “顾津津!”她冷不丁听到有人在喊她,顾津津抬起头,朝着上方望去,却见靳寓廷站在二楼,上半身探出了玻璃墙。

  男人朝她勾了勾手指,示意她上去,顾津津切了声,不予理睬。

  她跟宋宇宁刚走到面馆跟前,孔诚就气喘吁吁地下来了。“顾小姐,九爷让你上去趟。”

  “你这称呼倒是一天一变啊,你还是喊我顾津津吧。”

  “顾津津,九爷让你上去。”

  宋宇宁嘴角轻搐,她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凭着实力单身至今的,古板无趣,还傻里傻气。

  顾津津伸手挽住了宋宇宁的手臂。“我们现在要去吃东西,没空。”

  “九爷说,他跟你说两句话就好,而且保证让你收获满满,不会让你后悔这一趟。”

  顾津津面色有些犹豫,宋宇宁在旁边毫不留情地戳穿。“津津,别听他们的,就是要骗你上去罢了。”

  顾津津压低了声音。“应该是商陆的事。”

  “你别轻信。”

  “算了,上去一趟也没什么损失。”顾津津说着,松开了挽着宋宇宁的那条手臂。

  宋宇宁眼见她朝着扶手电梯走去,想要上前阻止,却被孔诚先一步拦住了去路。

  “你要跟着,九爷也欢迎,请吧。”

  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着什么主意,津津就是容易被骗。”

  孔诚闻言,轻笑了声。“说不定她心里并不排斥见到九爷,相反,还有些许期待,如今正好有个台阶给她,所以她想也不想地踏上去了。”

  “看来你不傻啊。”

  孔诚耸了耸肩膀,“难道我跟你说过我傻吗?”

  宋宇宁眼见顾津津已经上了电梯,她推开孔诚后快步跟上。

  来到二楼,靳寓廷在包厢等她们,孔诚将顾津津和宋宇宁带了进去,顾津津开门见山问道。“你是不是打算将商陆送出去了?”

  “你总是这么心急,饭还没吃吧?”

  他这儿已经点上了,桌上也摆满了精致的菜肴,顾津津站在原地没动。“如果不是,那你叫我上来做什么?”

  “一起吃个饭不行吗?”

  “我想吃面,不想吃这些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靳寓廷朝孔诚看眼。“去打包一碗上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顾津津忙开口阻止,“不用了,面一打包就烂了。”

  她腿动了动,想要离开,靳寓廷双手交握,手肘轻落向桌沿,“方才那个女人跟你都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就是个问路的。”顾津津说着,已经走出去了两步。

  “你不觉得她有些眼熟吗?”

  她脚步猛地刹住,又回头看向靳寓廷,眼里充满疑惑,顾津津没有急着回答,她仔细想了一圈,轻摇下头。“我不认识那个人。”

  “你不要总盯着她的脸,再仔细想想。”

  顾津津上前几步,“你还是直说吧。”

  “你想想她的穿衣打扮,还有发型,不觉得熟悉?”

  顾津津双目圆睁下,“你是说……”

  “像不像商陆?”

  顾津津轻咽下口水,“像。”

  “身高和体型呢?”

  顾津津的脸色越发变了。“像。”

  “你记性太差了,这女人今天的穿着,跟商陆失踪那天穿的那套几乎是一样的。”

  怪不得顾津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她哪记得商陆走时穿了什么,当时紧张的要死,压根顾不上那么多。

  顾津津急得扭头冲宋宇宁说道,“快,去把她找出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宋宇宁转身就出了包厢,顾津津面色阴沉。“怪不得她故意接近我。”

  “现在去找也没用了,你觉得她还会在原地等着你吗?”

  顾津津一手落在跟前的椅背上,“是有人想要营造我跟商陆在一起的假象吗?”

  “她只要不露脸,凭着身形和衣着,她就可以让自己成为商陆。”

  顾津津气得用手拍向了椅子,“我怎么就没想到呢!”

  “坐下吧。”

  顾津津双手撑在椅把上,她扭头看向了靳寓廷,“不对啊,刚才那一幕你都看在眼里吧?你是不是早就起了疑心?”

  “我当时就在楼上,往下看时并未看清对方的脸,我以为你胆子那么大,居然把商陆带出来了。”

  顾津津身子不由朝他挨近些,“你后来看清了吗?”

  “看清了,原来是个冒牌货。”

  顾津津潭底微亮,“那你就没让人盯着她?”

  “我对她又没什么兴趣,盯着她干什么?”

  “你明知她不怀好意,这就是来害我的啊!”

  靳寓廷执起筷子,挑了一个虾仁放到嘴里,“你跟她面对面都没能识破,你还指望我?”

  “靳寓廷!”她都快急死了。

  男人朝旁边的椅子指了指。“急什么,人是铁饭是钢,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。”

  顾津津瞅了眼他的侧脸,忽然也就镇定下来了,她也真是沉不住气,她应该足够了解靳寓廷的。这个男人不可能一点后招都没有就把人给放了,她将椅子拉开,落座之时还不忘说道。“那我让宋宇宁下去,找也是白找了?”

  “可以试着找找,说不定她还没跑远呢?”

  顾津津将信将疑,靳寓廷将筷子递给她。“吃饭。”

  “九爷,你最近是不是很清闲?”

  靳寓廷面无表情,“是不是只要我在你面前出现,你就觉得我是闲的?”

  “我怎么敢这样想……”

  就算她真是这么想,也不敢这样说啊。

  包厢外传来敲门声,孔诚走过去开门,顾津津以为是宋宇宁回来了,她回头看去,却见那个问路的女人被推了进来。

  孔诚一把揪住女人的衣领,将她提到圆桌跟前,拉开顾津津对面的椅子后,将女人按坐上去。

  对方吓得说不出话来,顾津津眼见包厢的门再度被关上。

  靳寓廷朝对方指了指。“你身上这套衣服,哪里来的?”

  “我,我买的啊。”

  孔诚扯住对方的领子,将吊牌翻出来,“多少钱买的?在哪买的?”

  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  “别跟我说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女人扯着嗓门喊道。“我真不知道……”

  包厢门再度被敲响,这回被带进来的是个陌生男人,对方眼神闪躲,将手里的相机小心翼翼藏到身后。

  孔诚上前两步,硬是将相机抢过来后送到靳寓廷手里。

  男人翻了几页,将它递给顾津津。

  顾津津看到她跟女人在一起的画面都被拍下来了,最后她抓着她手的那些照片也在,当时顾津津用力将手抽了回去,女人故作趔趄。如今那些动作呈现在照片上,就好像是她推了对方一把,害得那人差点摔倒似的。

  照片中的女人没有露脸,拍到的全部都是背影,顾津津将相机重重放到桌上,“谁让你们来的?”

  那女人第一个开了口,“我真的不知道,衣服是别人给我的,我只是拿钱办事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谁给你的衣服?”

  女人指向身侧的男人。“是他。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,这也都是别人吩咐我做的……”那人眼见事情败露,自是懊恼不已,“我就是个拍照的,但一般都是偷拍,我网上有店铺,是有人拍了订单这样要求我的。人是对方找好的,我只负责拍到客户需要我拍的照片。对方说了不要正脸,照片要有冲突感,我也是拿钱替人办事。”

  “所以,你们两人都能推得干干净净了?那位客户的信息,你们就一点都不知道吗?”

  男人不住地摇头。“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顾津津想起来还有些后怕,这分明是有人要拿了这些照片去给靳韩声,这是一刻的安宁都不想给她啊。

  她侧首看了看身边的男人,靳寓廷手指在桌面上轻敲几下。“你觉得谁最有可能?”

  “这还用说吗?”

  能把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打扮成商陆的样子,还想着要用商陆来害她,除了商麒,恐怕没有别人了吧?

  “九爷,我方才看到商二小姐和曹家公子了。”孔诚在旁边说道。

  “是吗?在哪?”

  “去三楼了,那里有家茶室是曹公子投资的。”

  “那还真是凑巧了。”靳寓廷拿起相机,再度欣赏了一遍。“顾津津,你看看你有多么不上照,我总跟你说,站要有站姿,瞧瞧你,弓背塌腰,毫无美感。”

  这都什么时候,他还有心情在这批评她。

  顾津津虽然这么想着,但还是凑上前看了眼,她不甘心地指了指那张照片。“角度问题好不好?我哪有驼背,我站姿一向很好看的。”

  靳寓廷将相机放到桌上,“吃饭吧。”

  “我找商麒去。”

  靳寓廷拽住了她的手腕,“你找她,她也不会承认的。”

  “我没指望她承认。”

  靳寓廷将她的手压回去,“我帮你这么大的忙,你陪我吃顿饭总不过分吧?”

  “我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  “没让你咽下去,先让你吃饱肚子再去。”靳寓廷朝孔诚使个眼色。“还不把他们带出去,看了都没胃口。”

  “是。”孔诚推着两人出去了。

  包厢门被带上,顾津津拿起筷子,也不看清楚面前是什么菜,夹了一筷子就放到嘴里。

  她把牛肉当成是商麒在咬,一边吃一边气愤的说道。“我都没跟她过不去了,她怎么老想着害我啊?以前她觊觎你,仇视我也就罢了,怎么到了现在,她还以为她所有的不幸是我造成的吗?”

  靳寓廷摸了下眼帘处,“可以请你咽下去以后再说话吗?口水喷了我一脸。”

  顾津津手指轻触下唇瓣,咀嚼几下后做了个吞咽的动作,“我气不过。”

  “你也真是好玩,别人害你还需要理由吗?如果都要讲出个道理来,这世上也就没有尔虞我诈了。”

  “可她害我,都是因为你啊?”

  靳寓廷喝了口放在手边的清茶。“你现在都是修太太了,她想害你,还会跟我有关吗?”

  顾津津这会夹到什么就吃什么,完全不挑食了,靳寓廷见她的筷子伸向了旁边的小碟,他想拦一下。“这个……”

  她一口已经送到嘴里,没有拌开的芥末充斥着她的鼻腔,顾津津呛得不行,她双手捂着小脸,靳寓廷忙拿了水杯送到她嘴边。

  顾津津想也不想地大口喝水,他手掌在她背后轻拍,她都能想象得到自己的样子:梨花带泪,楚楚可怜,这模样落在靳寓廷眼里,是不是都要融化他的心了。

  男人好像最抵御不了这般的女人吧?

  靳寓廷的视线落到她脸上,一手松开后,从旁边抽出了纸巾。

  “你鼻涕都出来了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今天还有一更,在晚上,亲们到时候别忘了来看~

  今天还有一更,在晚上,亲们到时候别忘了来看~

  ——

  推荐:

  爱吃香瓜的女孩/文《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》

  【初次见面】

  芜城冷冷开口:“把衣服脱了……”

  宇小星极力解释:“我们能不能先聊聊?我不是自愿的,是有人把我绑来这里……”

  “我只知道你是我花一亿联邦币卖来的小奴隶,做为奴隶,你应该乖乖听主人的话。”

  “一……亿?折成人民币一千块那种吗?”宇小星不敢置信。“我这么值钱?要不你再把我卖了,我们两五五分怎么样?”

  芜城:……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