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56被窝里藏着的人

56被窝里藏着的人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9645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46

  

  每一分每一秒对于靳韩声来说,都是折磨,将他心里的愤怒和担忧无限撕扯。

  顾津津在楼上熬着时间,她走出房间后慢慢来到楼底下,门铃声还在继续,外面有说话声传到耳朵里。

  “如果门短时间内砸不开,就把窗户砸了,我就不信她这儿是铜墙铁壁,进不去!”

  “是!”

  看来,靳韩声连后招都想好了。

  掌心内的手机震动两下,顾津津看了眼,是宋宇宁发的,说是人都到了。

  外面有汽车喇叭声传到耳朵里,顾津津吸了口气,上前将门一把拉开。

  靳韩声气势汹汹地站在外面,门刚打开,他就迫不及待地往里走。

  顾津津穿着单薄,肩膀上披了件外套,她双手抬起欲要拦住靳韩声的去路。“大晚上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顾津津,商陆呢?”男人直直问道。

  “你今天不是已经来过一次了吗?我说过了,我不知道。”

  外头的灯光越过敞开的大门迫不及待钻进去,它们落定在顾津津白皙的小脸上,也将她面上的全部表情照得很亮。

  靳韩声转身,朝身后的男人看眼,对方见状,上前一步。

  “就是她,那天是她带着靳太太离开的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。“什么意思?”

  门外也有人进来了,为首的人喊着修太太,靳韩声不由冷笑出声。“这么快,连救兵都搬来了。”

  “现在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,我老公尽管不在绿城,但他不会对我置之不理。”

  靳韩声听到这,眼里的嘲讽更加明显,“你跟老九都那样了,修司旻还能管你?”

  “这是我的事。”

  “有人见到你把商陆带走了,”靳韩声视线望向楼梯口,“怪不得老九总往这边跑,他也是知情者吧?你们想要瞒天过海是不是?”

  “靳韩声,你凭着这人的一面之词就闯到我家里来,谁知道他是你刻意安排的,还是居心不轨之人。”

  靳韩声收回目光,看了眼那些站在她身后的人,“今晚,我要是非搜不可呢?”

  “那我就报警,如果警察管不了你,我就找靳市长评评理。”

  “你敢?”

  顾津津唇瓣轻扯动下,“你看我敢不敢,我不是当初那个被你们赶出靳家的顾津津了,我如今能做的事情有很多,尽管做不到能扳倒靳先生,但至少不会让你不痛不痒的。”

  靳韩声并没有被顾津津的这几句话吓住。“那就随你好了。”

  他每天遇到的威胁,任何一样拿出来都比顾津津说得这些要严重多了,他要是怕了,还能坐到今天的位子上吗?

  “你说说,你当天还看到了什么?”

  男人闻言,将方才跟靳韩声说过的话,又说了一遍,“我看到她把靳太太带走了,千真万确,我不会认错人的。”

  顾津津最怕的就是那天有人看到她和商陆在一起,尽管监控没了,但并不代表四周就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她面上镇定的很,“胡说,我那日压根就没见到商陆。”

  “是不是胡说,查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  靳韩声丢下句话,欲要往楼上走去,顾津津忙挡在他身前。“这是我的家,靳先生这样未免太霸道了。”

  靳韩声伸手将顾津津推开,站在她身后的几人见状,上前拦阻。

  两边的人拉扯在一起,顾津津心急如焚,靳寓廷明明说了马上就到,为什么这会还不见他的身影?

  她急得往后退了两步,靳韩声高大的身影朝她逼近过去,顾津津双手轻攥,“要是你找不到商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如果她不在这,我会跟你道歉。”

  “你这样闯到我家里来,难道我稀罕你的一声道歉吗?”

  靳韩声越过她径自往上走去,顾津津一心想着拖住时间,她忙拉住男人的袖口,“如果商陆不在这,我希望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要发生,你以后绝对不可以再找我的麻烦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靳韩声甩开顾津津的手,三步并作两步上楼。

  顾津津急得撕喊出声。“你站住!”

  她越是这样,在靳韩声眼里就表明她越是心虚。顾津津心砰砰直跳,男人来到二楼,喊着商陆的名字。

  靳韩声毫不客气地推开主卧的门,里头什么人都没有,顾津津面色铁青,“你也看到了,这儿压根没有商陆,你快走吧。”

  男人几步出来,又朝着客卧走去,那是商陆这会住着的地方,顾津津急得想要拦他,可靳韩声就跟疯了似的,轻轻一推就差点把顾津津推倒在地。

  他拧了下门把,房门是锁着的,男人面色阴鸷地看向顾津津。“钥匙呢?”

  “没有钥匙,这房间是给修司旻的妹妹留着的,她现在不在这,所以……”

  靳韩声后退两步,抬起长腿猛地踹在门上,顾津津看到门板颤抖,她着急起身,“住手!”

  她这会多希望靳寓廷能赶过来,她实在没有办法拖住这个疯子,靳韩声连踹几下后,门被砰地踹开了。

  男人阴沉着脸往里走,顾津津双腿有些软,跟进去的脚步好似踩在棉花上。

  屋内没有开灯,但靳韩声一眼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。

  那一处高高耸起,被子也被拉过了头顶,他心里又急又气,他都找上门了,她还要躲着,是吗?

  顾津津手指颤抖地摸出手机,想要给靳寓廷打电话,可她的指尖完全不受控制。

  靳韩声来到床前,目光低垂,他胸口泛着怒气,只不过悬起的心这会倒是落定了,只要商陆没事,别的都是小事。

  他握了握手掌,“商陆。”

  床上的人没有出声,靳韩声找到开关的位子,将灯打开。

  他一把掀开被子。“你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?”

  顾津津下意识闭紧眼帘,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怎么这会不知道要撒腿就跑呢?

  “大哥,你做什么?”

  等等……

  这不是靳寓廷的声音吗?

  顾津津这会还是惊魂未定中,她偷偷地将眼睛睁开一点,却见床上的人已经坐起来了,他赤裸着上半身,头发凌乱,很快又不慌不忙地扯过被靳韩声掀掉的被子遮到身上。

  顾津津惊得下巴都快掉了,她站在原地像块木头,靳韩声的胸口起伏着,视线很快在屋内找了一圈,最后才落回靳寓廷的脸上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我住在这啊。”

  “什么?”靳韩声两道剑眉蹙紧了。

  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我在这儿住着。”靳寓廷将被子披在身上,“大哥,今天的事你看见就好了,千万别告诉长姐,她今天还把我训了一顿。”

  “你既然住在这,怎么不去主卧?”

  “你疯了吗?”靳寓廷明显地表露出不悦来,“让我住我还觉得晦气,再说,总不能在那个房间留下太多痕迹。”

  靳韩声的脸色难看到极点,失落、失望,以及不甘心都表露了出来,他环顾下四周,又走到旁边的更衣室,甚至将柜子都打开。

  顾津津急得冷汗涔涔往外冒,可衣帽间内却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,就连洗手间内的洗漱用品都被扫空了。

  她面露疑惑,站在原地一声不吭,靳韩声就跟丢了魂似的回到靳寓廷面前,“商陆呢?”

  “哪里来的商陆?”

  “有人看见她把商陆带走了。”靳韩声说着,抬起手臂指向顾津津。

  靳寓廷冷着嗓音说道。“我住在这,从未见过商陆。”

  顾津津也走上前几步,“你搜也搜过了,找也找过了,这下可以走了吧?”

  靳韩声再度抬起脚步往外走,但他肯定不会就此罢休,顾津津听到脚步声出了房间,她快步来到床前,压低了嗓音冲靳寓廷说道。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什么怎么回事,你前一刻对我做的事都忘了?”

  顾津津这会就想知道怎么回事,她弯下腰,嘴里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只是以唇形说道。“商陆呢?”

  靳寓廷将被子掀开,顾津津视线往下落,立马将脸别开,“你!”

  他全身都脱得差不多了,就穿着一条黑色的内裤,他就算是要演戏,也不用准备的这么充足吧?

  男人将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拿过来,抖开衬衫后准备穿上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再度传来,靳韩声冲进卧室内,两眼微红,满头是汗,“告诉我,商陆到底在哪?”

  顾津津这会也有了底气,“你找都找过了,商陆压根不在这。”“我不信!”

  “大哥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是顾津津有什么理由带走商陆呢?”靳寓廷说到这,拿了长裤套上,他站起身,将裤子拉至腰际,再将裤链拉上,“如果她在这,你早就应该发现了,你找了一圈,看见她了吗?”

  “肯定是顾津津将她藏起来了。”靳韩声知道这件事有猫腻,但他找不到商陆的人,“老九,难道你也要事事瞒着我吗?”

  “大哥,你放松点,你太紧张了。”

  靳寓廷穿好了裤子,又将衬衣的扣子一颗颗扣上,“你如果还不放心,你叫人再仔细查一遍就好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还是害怕的,毕竟商陆前一刻还住在这,万一有什么东西遗漏掉,那她岂不是长十张嘴都说不清了吗?

  靳寓廷坐向床沿处,“你带了人来,我不能出去,总不能让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。”

  “可是,分明有人看到顾津津将商陆带走了。”

  “那你就得每个细节都问问清楚,说不定是有人趁此机会挑事呢?”

  顾津津这会心定了,也不再慌乱无章,“我跟你下去吧,有些事,我可以当面替你问问清楚。”

  靳韩声站着没动,“我知道商陆在这住过。”

  “靳先生,你非要这样说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  “你不明白商陆对我来说,有多重要。”

  顾津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,“就算她是你的命,也跟我没有丝毫的关系,你打扰到了我的生活,我不希望总是掺和进你们的事情中。”

  “大哥,我刚被长姐痛骂了一顿,你也想尝尝那种滋味吗?”

  靳韩声望了眼那张凌乱的大床,“既然被痛骂过,怎么就丝毫不长记性呢?”

  “有时候,人的欲望是很难控制住的。”

  靳韩声想想,终是不甘心,他抬起脚步进了浴室。

  顾津津心急如焚,跟了上前,她看到靳韩声来到镜子跟前,他目光一点点扫过去,不肯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。

  顾津津握紧了小手,生怕被他发现些什么,男人又走到浴缸跟前,他弯下腰,从里面拿起一根头发。

  他转身看向顾津津,她心跳加速,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打颤,“靳先生难不成成了福尔摩斯?”

  “这头发是商陆的。”

  “真是笑话,这房间我住着,浴室自然也是我用的。”

  靳寓廷坐在那里,看着靳韩声走出来几步,“这么说来,你跟老九确实是住一起的,你趁着自己家里没人,还把他留下来过夜,是吗?”

  顾津津小脸微垮,目光紧盯着他指尖的头发。“难道这种事还需要向你汇报吗?”

  “顾津津,你又何必这样麻烦呢,你干脆跟修司旻离婚,回到靳家不是更好?”

  她立马被激怒起来,“怪不得商陆要离开你,你这样心理阴暗的人原本就配不上她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靳韩声逼上前,顾津津被身后的力道拽开,靳寓廷话里也充满了不悦,“大哥,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,我们爱怎么过是我们的事。”

  靳韩声握紧掌心内的那根发丝,“我会找人去做鉴定,如果发现它是属于商陆的,顾津津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一沉,“还请你记得你方才答应我的事,既然找不到商陆,以后就别再来打扰我。”

  男人转身出去,顾津津来到走廊上,看到不少人也上来了。

  她气得朝着楼梯口一指,“谁让你们上来的?”

  靳韩声走过去几步,顾津津跟在他身后,“不送了。”

  靳韩声转身看她眼,“等你再见到商陆的时候,一定要告诉她一声,她所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,她疯癫的两年多时间内,我从未碰过别人。我气她、恼她,她总是在混混沌沌之下尤能记得老九,有些事我想当面跟她解释清楚,我希望她能跟我见一面。”

  “如果我见到她的话,我会告诉她的。”

  靳韩声觉得他的心再度被掏空了,他满怀希冀而来,却没成想毫无收获不说,心里反而越发痛了。

  顾津津看眼跟上来的那个男人,她走近他跟前问道。“你说那天是我带走的商陆,那么请问一声,那日我穿了什么衣服?”

  “谁还能记得那么清楚?”

  “你连我的脸都能记得,怎么我穿什么衣服你就忘了呢?”

  男人冷哼了声,“这也不奇怪,穿着打扮可没有人的长相那么有辨识度。”

  “那好,那天是我一个人带走了商陆,还是我有同伴呢?”

  男人眼睛眨了两下,“就你自己。”

  顾津津笑了笑道。“我那天是去看了音乐剧,但我身边还有我的助理。”

  “反正我见你跟靳太太在一起,至于别人,我没有仔细看。”

  顾津津轻耸了下肩膀,“无所谓啊,你说是我带走的,我也无话可说,但现在既然搜不到人,你们总能离开了吧?”

  靳韩声率先抬起脚步,一脚跨下台阶时,像是踩在了刀尖上。

  他清清楚楚记着这是商陆失踪的第几天,又是多少个小时过去了,他不知道以后还要承受多久的痛苦,他只知一日无商陆,他便如行尸走肉,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劲。  顾津津看着那些人跟在靳韩声的身后下了楼,男人知道再找下去也不会有结果,便很快离开了。

  顾津津这头的人,随后也走出了客厅,屋内乱七八糟,盆栽和几个架子都被摔碎了。

  她匆忙下楼,将门重重关上,顾津津身子往前轻靠,两手撑在门板上,整个人虚脱一般要往下滑。

  “他们已经走了。”

  身后的男声传到耳朵里,顾津津直起身,转过身后,将后背靠着大门。

  靳寓廷站在楼梯口的地方看他,他高高在上,背后的亮光衬得他更加丰神俊朗。顾津津缓过神后,疾步上前,她顺着台阶一级级往上,到了男人跟前,她还差他一大截。“商陆呢?”

  “问你啊,人不是在你这吗?”

  顾津津气得朝他胸前重重捶了下,“还要逗我是不是?”她急得都快哭了。“方才都要把我吓死了,我都恨不得转身去逃命,你下次能不能给我提个醒,好歹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?”

  靳寓廷闻言,不由失笑,“我也没想到你胆子那么小啊。”

  “那我肯定以为床上的人是商陆啊,这房间就是给她住的,我哪想到你会在这?不对啊,我们方才都在楼下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顾津津心里越想越气,她刚才真是吓得两腿发抖,要是真被靳韩声抓个现形,还不知道要惹来多少麻烦。

  顾津津气得用拳头砸靳寓廷的肩膀,男人见状,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他拉向自己。

  她猝不及防往前栽,脸正好撞在他胸口处,靳寓廷的手臂压在她背后,不让她退开身,男人稍稍低下头,将下巴枕在她头顶,“我都跟你说了我马上到,你还那么着急做什么?”

  “我又没看到你的身影,那么多人都打起来了,靳韩声都闯进屋里了,我还能指望你吗?”

  靳寓廷修长的手指按着顾津津的背,“那你现在靠得不是我吗?”

  顾津津不能动,便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腰,“松开。”

  “我看你吓得不轻,安慰安慰你。”

  “呵,我有这么没用吗?”

  靳寓廷另一只手掌在她肩头处摩挲,“这会倒是缓过神了,又能一脚将我踢开了,是不是?”

  顾津津两手在他腰际掐着,好不容易才从他怀里退开,“商陆呢?”

  “你怎么这么关心商陆,不关心关心我呢?”

  “你不是好好地在这站着吗?”

  靳寓廷轻咳两声,“方才脱光了,冻到了,我现在头疼得厉害。”

  “没有谁让你脱成那样。”顾津津推开他,这会好像在怪她一样,她大好的名声摆在这,被他说破坏就破坏了,他要假装他住在客卧,也可以,但他不用赤条条的吧,即便知道要见的人是他亲哥,那也不用这样豪放!

  “你说这话就有点没良心了。”

  顾津津不耐烦地看向他,“商陆呢?”

  “在房间呢。”

  “耍我好玩是吗?你把我当猴子呢?”

  靳寓廷一脸的无辜。“你看我的样子,像是在耍你吗?”

  “客卧里面没地方躲,一眼就能看到,再说还有宋宇宁,你说,她们能躲到哪里去?”

  “在主卧。”

  “那也不可能。”顾津津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,“靳韩声又不是没去主卧找过,再说,那里也没地方藏,更衣室内的衣柜一目了然,除非你会大变活人。”

  靳寓廷伸手拉住她的手臂。“她们这会要真在主卧呢?”

  “我可不信。”

  “打赌?”

  “不赌。”顾津津还是心虚的,也不知道靳寓廷用了什么法子把人藏起来了,她才没那么笨,将自己送到陷阱里面去呢。

  靳寓廷拿她没法子,顾津津快步朝着主卧的方向走,刚来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隐约传来说话声。

  “真的走了吗?”

  “应该是,没有动静了。”

  顾津津快步进去,果然看到了商陆和宋宇宁,她吃惊地上前,“你们躲在哪呢?”

  商陆朝着衣帽间内一指,顾津津难以置信地摇头,“不可能啊,里面没地方可以躲。”

  宋宇宁的脸色并不好看,她拉过顾津津,两人进入衣帽间后,宋宇宁打开其中一个抽屉,将手伸进去轻按下,顾津津看到原本紧密的墙体居然分开了,直到墙体打开后露出一个不小的空间,她上前几步,还看到里面放了个保险箱。

  “津津,你之前知道这个地方吗?”

  顾津津表情僵硬地摇了摇头。

  宋宇宁压低嗓音说道,“可是靳寓廷知道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这地方是他找到的,开关也是他按的。”

  顾津津的脸色变了又变,她快步走出去,“更衣室内怎么还会有个小隔间?”

  “你不会以为是我弄的吧?”

  顾津津也觉得荒唐,难不成靳寓廷还能让工人不声不响地进来,然后弄了这么个地方?“那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每栋别墅都有,你不知道吗?”

  “啊?”顾津津确实被弄晕了,“什么意思。”

  “当初买房的时候,售楼处的员工就明确交代过,因为涉及到隐私,所以没有大肆宣传,但是签署的文件中注明了。这个隔间是专门用来给业主存放贵重用品的,里头的保险箱也是送的。”

  顾津津觉得真是坑啊,“房子是我的,你居然不跟我说?”

  “钱是我给的,人家当然就和我说了。”

  顾津津气的啊,“胡说,房产证是我名字,售楼处的工作人员不可能不告知我,除非……是不是你关照了他们不准说?”

  “你把我想得太坏了吧?”

  “你原本也没好到哪里去啊。”

  商陆看着二人争吵,忙劝了几句。“总算是有惊无险,你们还有力气吵呢。”

  顾津津面色发青,两眼瞪着靳寓廷。“现在你能告诉我,你是怎么进来的了吧?”

  “当然是走进来的。”

  “我当时在楼下,根本没看到你的身影,难不成你会插上翅膀飞吗?”

  靳寓廷一手插进兜内,另一手朝窗外指了指,“爬上来的,顺着屋后的柱子,差点没摔死。”

  顾津津将信将疑。“难道这儿的治安这么差吗?随随便便就能让人爬上楼?”

  “顾津津,我替你解了围,你怎么一句谢谢都没有?”

  她朝宋宇宁看了眼,“也不知道靳韩声的人究竟有没有走,你先回去吧,正好在路上探探情况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宋宇宁睇了眼靳寓廷,视线随后落回到顾津津脸上,“你能搞定接下来的事吗?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

  “那好。”宋宇宁话音落定,便走了出去。

  商陆神色这才稍松,顾津津还纠结着那个隔间的事,太吓人了。

  “靳寓廷,你不会之前在那里面藏过吧?”

  靳寓廷倒真没想到她会这么想,“我藏在里面做什么?偷窥你吗?”

  “说不定。”

  “看你换衣服都看腻了。”靳寓廷也不想待在这,总觉得这个房间晦气十足,他快步走出主卧,但也没有走,就站在外面。

  顾津津将商陆送回客卧,“你的那些东西和衣服呢?”

  “急急忙忙收起来了,直接拿了袋子全部装进去,就怕遗漏些什么被他发现了。”

  顾津津想到了靳韩声临走之时发现的那根头发,她心里又是一沉。

  “恐怕还真有东西被遗漏掉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商陆神色也是一变。

  “浴缸内有你的头发,被他拿走了。”商陆眉宇间藏着懊恼,“当时实在是来不及了,没想到……”

  顾津津两眼小心翼翼地看向靳寓廷,男人接触到她的目光,没好气地问道。“看我干什么?”

  每次当她这样看他的时候,总没好事,靳寓廷眼里刻意显露出些许的笑,“他肯定回去做鉴定了,到时候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  “你那么神通广大,换个鉴定证书总不是难事吧?”

  靳寓廷学着她先前的样,冷哼声。“我回去了。”

  顾津津也没留他,靳寓廷原本是站在客卧门口的,他转过身并未立即就走,顿了有两三秒后,他单手插在腰际冲顾津津说道。“我要现在离开的话,方才那些事不就都不成立了吗?大哥的人八成还在外面……”

  “那你是不想走了?”

  “想啊,我现在就走,反正最后也怀疑不到我头上。”

  顾津津气恼不已,可靳寓廷说得没错,他前一刻还那副样子躺在床上,一看就是要跟她发生些什么,或者是已经发生了什么。可现在他扭头就走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,这中间有不对劲吗?

  “等等,”顾津津开口唤住他,“你到客厅等我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  靳寓廷听了这话,径自下楼了。

  商陆坐向床沿处,“今天要不是你们在……”

  “别想这么多了,靳韩声已经走了,他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的。”

  顾津津让商陆早点休息,她知道她这会睡不着,但定下心思总比胡思乱想要好。

  靳寓廷坐在客厅内的沙发上,地上的一片狼藉还未来得及收拾,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他都摸透顾津津的套路了,她无非是要说让他出面解决掉那根头发的事。

  身上陡然被什么东西给砸了下,靳寓廷回头一看,居然是被子和枕头。

  他俊目微睁,“做什么?”

  “你今晚就住在这。”

  “你让我睡沙发?”

  顾津津走到他对面坐定下来,“不然呢,没有空余房间给你住了。”

  靳寓廷将被子丢到了地上,“我还从来没有睡过沙发。”

  “我家的沙发舒适度很高,堪比大床。”

  “那你睡啊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地上的被子,“我把主卧让给你,你睡得下去吗?”

  “怎么睡不下?”

  “那好。”顾津津说着,起身将被子抱起来,在沙发上铺放整齐后躺了上去。“我睡哪都无所谓。”

  男人面无表情地盯着她,“你让我住在这,想过我的感受吗?”

  顾津津才闭起的眼帘睁开。“方才不是你说的吗?你现在走不合适。”

  她说到最后,话也有些小声,顾津津看到靳寓廷面色阴鸷,两手垂落在膝盖上,“这是你和修司旻的房子,你当真不在乎我在这过夜?”

  他话语中掺了不少复杂,顾津津坐起身,目光定定地看着他,“我是不在乎,但……你在乎,是吗?”

  “你觉得我铁石心肠,不会介意,是吗?”

  顾津津双脚放到地上,“那一会,我送你出去。”

  男人听到这,神色稍缓,“这下,你不怕对你名誉受损了。”

  “九爷把自己的名声都搭上了,我还能在乎那么多吗?”

  靳寓廷嘴角一直是绷着的,客厅内灯光昏暗,橘色笼罩着蜜意,一点点渗入靳寓廷的眼底,他唇瓣若有若无地动了动,“长姐那边,是你告的状?”

  “哦。”

  “哦什么哦。”

  “是。”顾津津按着自己的手指头。

  靳寓廷不用猜都能想到是她。“我可被她好一顿臭骂。”

  顾津津垂着脑袋,“要不我把今晚的事也告诉她,让她好好骂骂靳韩声?”

  “你当长姐那么有空,她成日里忙的要死,连饭都顾不上吃,以后你要看我不顺眼,直接跟我说,不要去麻烦她。”

  顾津津这会倒是乖巧的很,什么都答应了,“行吧,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“你今天怎么了,倒是不张牙舞爪了。”

  “被吓懵了,还没缓过神呢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话,忍俊不禁,“不像。”

  “我说实话你也不信。”

  男人拇指摩挲着自己的手掌心,顾津津朝他看眼,“那你一会怎么办?还是我送你出去吧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跟修司旻住在这的时候,是住一个房间的吗?”

  顾津津张了张嘴,有些哑然,“干……干嘛问这个?”

  “好奇。”

  “要不你现在走吧。”顾津津说着,站了起来。

  靳寓廷坐在原地没动,“以后,别人的事情不要再管了,你通常都是自身难保,原本你就是处境尴尬的,你和修司旻光对付一个修辅成就很吃力了,没必要再去得罪其他的人。”

  “哦。”顾津津再度轻应声,答应下来。

  “你睡吧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话,站起身准备上楼,靳寓廷抬起眼帘看她。“我睡卧室你睡沙发,你就在这睡吧。”

  “你还真让我一个女孩子睡沙发?”

  “这有什么不行的吗?”

  顾津津还真讲不出别的话来,她再度躺到沙发上,将被子一卷,背对着靳寓廷闭起眼睛。

  可他坐在那里,她是怎么都没法安心入睡的,靳寓廷见状,起身后上了楼。

  客厅内空荡荡的,就只剩下顾津津一人,她回头看眼,靳寓廷那厮居然真的到楼上去睡觉了!

  她裹紧被子,没办法,谁让她自己答应的呢。

  靳寓廷敲响了客卧的房门,商陆将门打开,“寓廷。”

  “给你安排的住处找得差不多了,到时候我会想法子带你出去。”

  商陆轻点下头。“好。”

  “大哥现在知道你的病已经好了,如果他用商家人威胁你出面,你会怎么做?”

  “商家人也算是他的亲人,想来他不至于会做的太过分,再说我还是靳太太,我不信他会赶尽杀绝。”

  靳寓廷站在门口没进去。“你能这样想便最好,我就怕你感情用事。”

  “不会,你放心。”

  顾津津在楼底下躺了会,没了心思,很快也就睡着了。

  靳寓廷跟商陆说了会话,经过主卧室,他朝敞开门的主卧内看了眼,顾津津这会倒是没心没肺,居然相信了他的话。

  她当真以为他能在她和修司旻的房间内安然入睡吗?靳寓廷走到楼梯口,顺着台阶往下走,看到顾津津蜷缩在沙发上,像是睡着了。

  她两腿缩着,生怕掉下去,身子便紧挨着里侧。

  靳寓廷放轻脚步,到了跟前,弯下腰看眼。

  她眼帘紧闭,呼吸沉稳,许是方才太过于紧张,如今一放松下来,倒是立马入睡了。  就睡在这也不是办法,一会肯定要冻到,靳寓廷小心翼翼地蹲下身,将手臂穿过她的腿侧。

  抱着顾津津起身时,她伸手想要抓着什么,身上的被子滑落,靳寓廷将她很快又揽到怀里。有了倚靠,也就没有那种失落感了,她将脑袋轻靠在他肩膀上,睡得很是安稳。

  靳寓廷眸子落到她脸上,顾津津这会乖巧的像只刚出生的小猫咪一般,男人尽量放轻脚步,走到楼梯口后,一步一步走得极慢,生怕惊动到她。

  走到主卧门口,靳寓廷犹豫下,但还是继续往里走了。

  他将顾津津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,她嘤咛声,身子朝旁边轻翻,一把抱住被子,又将被子扯到怀里。

  靳寓廷拿起被子的一角,将它盖到顾津津身上。

  男人极小心地坐在床沿处,他两手撑在顾津津旁边,慢慢俯下身。

  她睡得很沉,靳寓廷眼里的温柔被床头的灯光点亮,他盯着顾津津看了许久。

  半晌后,他沉下身,薄唇印在她额头上,顾津津没有丝毫的反应,他的吻便从她的眉心一直往下落,直到吻在了她的唇上。

  他没有挪开,顾津津睡梦中皱下眉头,觉得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呼吸。她脸朝边上转去,靳寓廷稍稍起身,看到她抿了抿唇瓣,那表情满足的就跟吃了糖似的。

  男人嘴角轻挽,目光轻抬,只是一下就看到了大床上的另一个枕头。

  他心里难免酸涩下,恨不得将它撕扯烂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