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55要不要,借腹生子?

55要不要,借腹生子?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9825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44

  

  靳寓廷见状,又是使劲推了下她,顾津津小脸微侧瞪他一眼。

  “你难道让我走进去?”

  靳寓廷说着,弯下腰来,身子抵着顾津津,见她还是不动,便挤着她往里坐。

  靳韩声眼见他要将车门关上,他一把伸过去挡了下,“老九,你可不像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。”

  “为了商陆,你难道做事就有分寸?”

  靳韩声的手微松,“你当心得不偿失。”

  “放心,这是我自己的私事。”靳寓廷说着,将车门带上了。

  司机愣着没动,顾津津示意他往里开。

  “靳寓廷,那些照片不会是你让人拍的吧?这事肯定跟靳韩声没关系,商麒呢,这会应该被你们盯得死死的,就算拍了照片也发不出去。”

  靳寓廷双手抱在胸前,“对,要不然我到你这儿来就没了理由,他也会不顾一切闯进去的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荒唐吗?就为了个理由,你往我身上泼脏水?”

  “这哪是脏水,修司旻要连这点信任都不给你,你跟他在一起也没意思。”

  顾津津觉得靳寓廷的脑回路越来越不正常,“修司旻也知道商陆在这的事,你这样给他戴绿帽子,就不怕他回头就去告诉靳韩声吗?”

  “他不会,他得顾及你的安危,所以他只能忍着。”

  “莫名其妙。”

  “在商陆离开之前,我总是要过来的,让老大觉得我们两个有染,这层关系不就是最好的保护伞吗?”

  顾津津怒极反笑,“荒谬。”

  “我觉得这样挺好。”

  回到家,靳寓廷还要跟着顾津津进屋,佣人快步从餐厅内过来,手里还捧着个快递盒。“修太太,这是寄给您的。”

  “谁寄的?”

  “还有另一个包裹说是给商陆的,不过我说了我们这儿没这个人,快递员还说寄件人是您的姓名。”

  顾津津将包裹接过去,还未来得及拆开,就被靳寓廷拿走了,他放在手里扬了扬,“应该是空的。”

  “你没说漏什么吧?”

  佣人轻摇下头。“都按着您的吩咐说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靳寓廷将快递盒放到桌上,“以后要让商陆更加小心些了。”

  佣人已经回了厨房,靳寓廷盯看眼她的背影,“能信得过她吗?”

  “修司旻安排的人,自然能信得过,他找人很严格,应该没问题。”

  “那也就是说,我到这儿来的事,她都会跟他汇报?”

  “还需要汇报吗?”顾津津越想越气。“现在又有几个人不知道呢?”

  也是,靳寓廷这么想着,顿觉豁然开朗起来。

  佣人再出来的时候,看靳寓廷的眼神有些不对,她拿着修司旻给的薪水,可家里总是莫名其妙出现个不熟悉的男人,她又不好说,很是尴尬。

  靳寓廷坦坦荡荡的,佣人偷偷看他,他就光明正大地看回去。

  顾津津将手里的包放到桌上,“你让司机过来接你吧。”

  “我要现在就走,不是摆明了在告诉别人,这件事有猫腻吗?”

  “那你想怎样?极有可能外头的人到了晚上都不走,你还想住在这?”

  靳寓廷朝她轻挑下眉头,顾津津想也不想地厉声说道。“休想!”

  男人径自走到沙发跟前,坐定下来,他看眼时间,又给孔诚发了个消息。

  佣人的视线落到顾津津脸上。“这……”

  “不用管他,你去准备晚饭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靳寓廷等待的时间太无聊,干脆拿起遥控器,将电视打开。他熟门熟路,就像是在家里一样,顾津津尽管看不下去,却也知道阻止没用。

  没过多久,有人按响门铃,靳寓廷站起身冲顾津津说道。“我来吧,应该是孔诚。”

  他走到门口,将门拉开,果然见到孔诚抱着电脑等东西站在外面。

  “九爷。”

  他这是要扎营不成?顾津津看不下去,径自上了楼。

  敲开商陆的房间,顾津津看到她坐在床沿处,窗帘都拉上了,房间内很黑,顾津津走进去几步,“怎么不开灯?”

  “没事,我也不做什么事。”

  顾津津将灯打开,商陆也不知道以这样的姿势坐了多久,她在她对面坐定下来。

  “津津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爸妈现在是不是都急坏了?”

  顾津津轻点了下头,“他们到处都在找你。”

  “可我没法告诉他们,我没事。”

  “是,”顾津津视线望入商陆的眼中,“他们觉得你待在靳家是最好的选择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”

  商陆苦涩地轻笑下,没再开口。

  “靳寓廷又来了。”

  商陆抬起眼帘朝她看看,“我就在想,万一你老公过来,九哥该怎么应对?”

  “他脸皮厚,不会觉得尴尬的。”顾津津觉得这对于她来说,很被动,她也不能因为要帮着商陆而被吃得死死的。今天的事就是靳寓廷一手搞出来的,顾津津这会才有心思细想下,她没跟商陆说几句话,便站起了身。

  “你要实在无聊就看会书,我先回趟房间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匆匆回了屋内,她怎么把靳睿言给忘了?如今靳寓廷做出这种事,这简直就是道德败坏,可靳睿言那边没有丝毫的动静,唯一能解释的可能性就是,她还不知情。

  顾津津之前给靳睿言的市长邮箱内发过举报内容,如今,同样的事情她还可以做第二遍。

  吃晚饭时,靳寓廷也不客气,不用顾津津喊他便自行入座,还将孔诚给拉着。

  佣人将菜端上桌,商陆帮着盛了汤出来,靳寓廷刚拿起筷子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  他看眼来电显示,靳睿言很少直接找他,靳寓廷忙接通电话。“喂。”

  “你在哪?”

  “吃晚饭,怎么了?”

  “是不是又跑别人家里去了?”

  靳寓廷放下筷子,抬起的视线正对顾津津,“没有的事。”

  “我在办公室等你,马上过来趟。”

  “姐,你别听风就是雨的……”

  “我正好也好久没见你了,我在办公室等你,你要不肯过来,我就去西楼候着你。”

  靳睿言挂断通话,靳寓廷的脸色有些难堪,他再度看了眼顾津津后,推开椅子起身。孔诚见状,赶忙也跟着,商陆不由轻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  “长姐让我过去趟。”

  顾津津眉眼未动,吃得很有味道。

  靳寓廷做这些事的时候,自然要背着靳睿言,可这也不能排除有人在身后耍什么小动作,比如曾经让他吃过苦头的顾津津。

  市长办公室内。

  门外传来敲门声,靳睿言一手撑着额头,没好气地说道。“进来!”

  门被推开了,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靳睿言眼中,她眉头轻拧下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段璟尧径自朝着她的办公桌走去,“我就不能来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靳睿言将桌上的文件收拾起来,男人知道她防着他,他也没有说破,“走吧,一起去吃晚饭。”

  “不用了,一会小九要过来。”

  “他最近搞的那些荒唐事,你都知道了?”

  靳睿言手指在太阳穴上轻按,目光有些冷,“你也知道?”

  “那么大的动静,想不知道都难。”

  “你怎么不跟我说?”

  段璟尧单手撑在桌面上,“你的两个弟弟,我管得了吗?我要真跟你说了,你会信吗?八成会说我中伤他们,是不是?”

  “他要真做错了,我也不偏袒他。”

  “是吗?”段璟尧抬起右腿,直接坐在了靳睿言的办公桌上,“三天前,他又抢了原本已经到我嘴里的一块肉,靳市长,你倒是管管他,再这么下去段家快要被你的两个弟弟掏空了。你可别忘了,你也是段家的人。”

  靳睿言朝他的腿指了下,“这儿不是家里。”

  段璟尧轻笑着,拍了拍自己的腿,“又没别人,我们到底是夫妻,不用这样生分吧?”

  外面再度传来敲门声,靳睿言喊了声进来,就看到靳寓廷推开了门。

  她一脸怒色几乎藏不住,段璟尧起身走向边上的沙发,靳寓廷跟他打过招呼后径自来到靳睿言的办公桌前,“姐,你着急慌忙的叫我过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你还有脸问?”

  段璟尧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杂志,靳寓廷丝毫没有觉得事情有多严重,“生这么大的气,为了我和顾津津的事?”

  “你跟她还有什么关系吗?”

  “姐,你就别管那么多了。”

  靳睿言听到这话,火气越发压不住,“你真是长本事了,当初不声不响结婚也就算了,现在又跟有夫之妇有染,你这是要让我的脸往哪儿搁?”

  “没那么严重。”

  “还顶嘴是不是?”

  靳寓廷深知这事就不该被靳睿言知道,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是可以过去的,但关键是不能被捅出来,“消消火,老大不小的,当心长皱纹。”

  靳睿言全程冷着脸,“小九,我的脾气你也清楚,别跟我嬉皮笑脸的。”

  “姐,我就是从顾津津那屋子里出来了,又能怎样呢,谁也不敢说什么。”

  靳睿言身子往后轻靠,“你是我弟弟,你做出这种事,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?”

  靳寓廷探出手去,想要轻碰靳睿言的脸。“姐,你摸摸,你的脸这不是好好在这吗?”

  “老九!”段璟尧忽然出声,男人的手顿住,扭头望向他。

  靳睿言顺势将他的手打开。“我再跟你说一遍,从明天开始不准跟顾津津接触,特别是不许去她家里,还有,她跟修司旻结婚的事有几个人不知道?你现在横插一脚有什么用?”

  “姐,你是怕我影响到你吗?放心,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。”

  “小九,”靳睿言撑着桌沿站起身,“你是靳家人,靳家的男人……不至于要做到那样,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?如果顾津津这会还未婚,我绝不插手你们的事,我不想看到你将自己作践成那样,人人都喊你一声九爷,可他们背地里又该怎么议论你?说你与人偷欢,还进出别人的新房,你……”

  “姐,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我做事有自己的准则,无论对错,后果我都会自行承担。”

  “你糊涂!”

  能这样跟靳寓廷说话的,恐怕也就只有靳睿言了,段璟尧听着觉得心头舒爽不少,谁让靳寓廷成天将眼睛长在头顶上,也不将他这个姐夫放在眼里。

  时间不早了,靳睿言忙到现在,原本刚要喘口气,却看到了这样的消息。

  她胃部抽搐着泛起疼痛,靳睿言慢慢往回坐,靳寓廷瞅了眼她发白的面色。“怎么了?”

  靳睿言轻挥下手,痛得说不出话,段璟尧丢开杂志走了过来。

  “姐,别气了,我听你的就是。”

  靳睿言闻言,脸色这才好看些,她拿起桌上的水杯想要喝口水。段璟尧将杯子拿过去,试了下水温,早就凉了,他朝杯子内看眼,居然还是凉茶。

  男人走到净水器跟前,将茶水倒了,洗净杯子后给她倒一杯温水。

  “你记着你方才说的话,别再让我知道你又干那些糊涂事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记着,你注意身体,晚饭是不是还没吃呢?”

  靳睿言直接挥下手。“回去吧。”

  “我送你吧,顺便吃个晚饭?”

  “不用了,这会看见你来气。”

  段璟尧将杯子递到靳睿言手里,靳寓廷见状,只好转身离开。

  跑那么远过来就为了挨一顿骂,可谁让骂他的是靳睿言呢,他也只能磨平了性子乖乖受着。

  靳睿言喝了两口水,段璟尧看眼时间。“走吧,不早了,去吃晚饭。”

  “不想吃。”

  男人拽住她的手臂,将她拉起身,她这会身子虚弱,也挣不过她。

  上了车后,靳睿言靠在座椅内,将眼睛闭上,“你决定吃什么吧,我都可以。”

  她总是这样冷冷淡淡的,表面上是尊重他的意见,吃饭这种事都随他,可实际上却是满不在乎。段璟尧情愿看她兴致勃勃想去哪家店尝尝鲜的样子,就算跟寻常的情侣一样,浪费一两个小时在门口等位,他都觉得挺幸福的。可靳睿言很显然不喜欢那样,她会说浪费时间,毕竟她身居高位,时间对她来说太宝贵了。

  车子开出去许久,段璟尧看眼身侧的女人,她好像已经睡着了。

  他脱下外套,给她披上,靳睿言警觉性十足,立马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是我。”男人目光沉沉地盯着她。

  靳睿言坐直些身子。“是到了吗?”

  “没有,你睡糊涂了,车子刚开不久。”

  “我太困了。”

  段璟尧眼里和话里均没有波澜,“那你再睡会,到了饭店我喊你。”

  “不要了,这样睡着也不舒服。”

  男人伸出手臂,臂膀穿过靳睿言身后,他手掌轻握住靳睿言的肩头,想要将她拉向自己。但靳睿言却僵着身子不动,她连他的肩膀都不想靠一下。

  段璟尧朝她看看,干脆起身朝她挪近些,靳睿言手掌在他胸前轻推下。

  男人抬起了手掌,“别让人随随便便摸你的脸,就算是你那两个弟弟都不行。”

  话音方落,他掌心在她细嫩的小脸上摩挲几下,靳睿言不习惯这样,便朝他的手臂推了下。

  “你这样对我做什么?我是你老公,不一样。”

  她肩膀动了动,却被他用力地抱紧,靳睿言上半身几乎被他按进怀里。

  “你要么闭上眼睛睡会,要么就一直这样被我抱着。”

  “好,我睡。”她毫不犹豫做出了选择。

  靳睿言闭起眼帘,头轻靠向一侧,段璟尧见状,手臂这才微松。车内静谧无声,靳睿言这会却毫无睡意,过了会,她偷偷睁开眼帘,想要看看段璟尧在做什么。眸子刚睁开一道缝,却见男人的俊脸放大在她眼前,她怔了下,来不及反应,就被他堵住了唇瓣。

  “唔——”

  她这会连挣扎都没用,段璟尧将她抱紧在怀里,靳睿言抬起腿踢了一脚,却踢在前面的椅背上。

  司机透过内后视镜看眼,知道非礼勿视,又立马将视线别开。

  男人撬开她的牙关,堵得靳睿言连一句话都说不出,他呼吸声越渐浓重,半晌后才结束这个吻,身子稍退开,双臂却未松。

  靳睿言小脸红透,刚要出声,却又硬生生将话咽回去。

  她不用开口都能知道段璟尧的说辞,他肯定会说他们是夫妻,做一些亲密的举动怎么了?

  “我有些晕车,想睡会。”

  男人勾了抹唇瓣,“睡吧。”

  这不是在家里,也没有关着灯,所以这种尴尬令靳睿言有些无所适从。她跟段璟尧结婚,完全是因为利益关系,可彼此又是成年人,心性成熟,也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所以他们之间并不排斥有亲昵关系。但靳睿言希望那只是局限在家里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他好像有些失控了。

  她闭紧双眼,头轻靠在旁边的车窗上,段璟尧为了让她睡得舒服些,只好将手臂抽回去。

  他将衣服替她盖好,靳睿言一动不动,这会胃痛稍稍缓和些,她卸下满身疲惫,只想好好睡一会,哪怕只睡个十分钟都好。

  男人透过车内仅有的亮光盯着靳睿言的脸看,想到方才她痛骂靳寓廷的样子,他就想笑,可再一想,却又滋生出些许心疼来。

  她操心的事情太多,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一样,压根不像个女人。

  她对自家的兄弟爱之深责之切,只有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才会露出最真实的一面。

  段璟尧甚至有些羡慕他们,她尽管责骂,但该护着他们的时候,永远都是冲在第一个的。

  来到饭店,包厢一早就订好了,段璟尧叫醒靳睿言下车。

  她胃不好,他便点了些清淡的菜系,她吃得很少,他不住给她夹菜。

  两人像这样坐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,段璟尧让服务员送上杯热牛奶,靳睿言看着满桌子的菜,眉头轻蹙。“点这么多,不浪费吗?”

  “每个都尝一些,你试试这个。”

  “下次还是少点几个吧。”

  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
  靳睿言发现自己今晚也是有些话多,段璟尧是商人,平日里铺张浪费是常有的事,而她呢,不过就是坐在了这个位子上,所以格外对自己严苛罢了,但她不该以这样的准则去要求所有的人。

  饭吃到一半,段璟尧陡然开了口,“石城之韵招标,为什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  “没有吗?”靳睿言面露不解地看他眼,“招标不应该是公开的吗?是不是你最近太忙,没有关注到?”

  “我让人时刻紧盯着那边,一刻不敢松懈,可等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,却说只是内部招标,都已经完成了。”

  靳睿言将一口小菜送到嘴里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“那就对了,有些招标是不对外的。”

  “睿言,到了现在你都不信任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靳睿言目光直视着对面的男人。

  “你把所有的好处都给了自己的弟弟,你把我当成过你的亲人吗?”

  靳睿言落下筷子,“你应该知道,你们商场上的事,我从来不管,也不参与。”

  “我不求你参与,只是希望你别从中作梗就好。”有些事,彼此都不用明说,向来都是心照不宣的,他们之间从来都是互不信任。

  “你觉得是我坏了你的事,是吗?”

  “睿言,我们是夫妻,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?”

  靳睿言抿紧了唇瓣,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他,“那你呢,你信我吗?”

  “当然,我当然信你。”

  她再度拿起筷子,“我看未必。”

  “靳家和段家联手,对两家来说都是好事,我不想你我再继续算计下去,我只想跟你好好地过日子。”

  靳睿言不是一般的小姑娘,所以甜言蜜语对她来说压根没用,但她没有这个精力跟段璟尧争辩什么。“好,以后我们彼此信任。”

  吃过晚饭回到家里,靳睿言洗完澡躺到床上,男人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准备要睡下。

  他上了床,躺到她身边,又翻身压向她,靳睿言下意识用手抵着他的胸口。

  “不要,我好累了。”

  “你天天都这样说,是不是压根就不想让我碰你?”

  靳睿言被他压得有些难受,“明天吧。”

  “可我现在就要。”男人说着,手里已经开始有了动作,靳睿言知道挣扎也没用,他克制力也算是不错,可真正想要的时候哪回不是她妥协了?

  她一条手臂伸出去想要关灯,段璟尧见状,将她的手按回去。

  “看着我不好吗?”

  “灯光刺眼。”

  “那就忍忍。”

  段璟尧还是喜欢看她脸上的表情,毕竟只有在那一刻,他才能见到最真实的她。

  一室旖旎映衬着灯光的起伏,投落在墙上、地上,靳睿言菱唇微启,时不时又咬着下唇,段璟尧想让她叫出声来,可她即便是要承受不住,都忍着不肯喊。

  他在她身上没法做到收放自如,很快便抱紧了她的肩膀,将湿漉漉的胸膛重重地压向她。

  靳睿言将脑袋偏向一侧,“你身上都是汗,去洗洗。”

  “不急。”男人将脸埋在她颈间,靳睿言下意识瑟缩下肩膀,很快,他退开身后去了浴室。

  靳睿言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胃痛感好像越来越强烈,她撑着坐起身,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药。

  段璟尧简单冲洗下后披着浴袍出来,他看到靳睿言背对他站着,手里似乎有什么动作,他上前两步,看到靳睿言拿起水杯,仰头将喉咙间的药就着水喝下去。

  他大步上前,想也不想地扯过她的臂膀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他突然出现,原本就吓了她一大跳,靳睿言手里的杯子没有拿稳,摔在床头柜上,半杯水洒向了枕头。

  “你吃了什么?”

  靳睿言怔怔地盯着他,这才反应过来,她推开了他的手,“你以为我吃的什么?”

  “你就这么不想要孩子?”

  靳睿言拿起摔倒的杯子,放正之后,她坐向了床沿处,“所以,你压根别怪我不信任你,你呢?你又信我有几分?”

  “我现在在问你,你吃了什么?背着我避孕,你有跟我商量过吗?”

  靳睿言眼帘轻闭下,“什么时候起,段先生这样不冷静了?”

  “我需要一个孩子,”段璟尧说到这,弯腰紧盯着靳睿言的脸,他伸出手一把攫住靳睿言的下巴,用力捏紧后,身子再度往前轻凑,“你是段家的人,你就有责任给我生孩子。”

  靳睿言闻言,一双好看的眸子睁开,眼底最后的温度都被段璟尧的这句话给驱逐干净。“段先生这么卖力,原来就想要个孩子罢了。”

  “你不在乎,可是我在乎,靳睿言,你就算怀孕了,又能对你有多少影响呢?你放心,只要你怀上了孩子,我肯定保你在这个位子上坐得更加稳当。”

  “呵,”靳睿言冷嗤出声。“我用得着你来保吗?”

  段璟尧手里的劲道加重几分,“你觉得我对你没什么用,所以连个孩子都不需要是吗?”

  “我看你真是莫名其妙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吃药?”

  “怎么了?我胃痛受不住,吃两颗药都要请示你吗?”

  段璟尧微怔,靳睿言啪地将他的手打开,男人看了眼床头柜,那盒药还放在上面,他拿起来一看,果真是胃药。

  段璟尧不甘心,又将抽屉拉开,可里头根本就没有别的药了。

  靳睿言嘴里溢出冷笑,“这就是你给我的信任。”

  她掀开被子躺到床上,枕头上都是湿的,她脸颊贴在上面,闭起了双眼。

  男人站在那里半晌,手掌心内攥着那盒药。

  说到底,确实还是因为不信任,所以才会不问青红皂白的动怒,他盯看着靳睿言的背影,她躺在那里,双手抱在身前,应该是胃部还有不适感。

  段璟尧拉过旁边的枕头,推了下靳睿言的肩膀,可她闭着眼睛动都不动。

  男人没办法,只好手臂穿过她肩膀,将她抱起来些后,将她枕着的湿枕头抽开,又给她换上了另一个。

  她面颊贴着干燥的布料,段璟尧刚起身,就要靳睿言将枕着的枕头拉出去,一把丢开。

  男人俯下身,两手撑在她身侧。“靳市长,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生气吧?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跟你生气,值得吗?”

  “是不值。”

  靳睿言仍旧闭紧了眼帘,“是不是家里人催你要孩子了?”

  “我们结婚至今,连一点消息都没有,换了谁都会着急。”

  靳睿言眉头不展,脸色绷得很紧,“你这么有法子,还会对付不了他们?”

  “你不会是想让我在外面生好了带回来吧?”这是段璟尧听到的意思,靳睿言为了自己的事业,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,“靳市长,你这是要我借腹生子?”

  靳睿言双眼咻地睁开,她翻过身坐了起来,目光直直盯着段璟尧。“怎么,你还有这样的想法?”

  “这不是你的意思吗?”

  “段璟尧,你要敢做出这种事,我一定扒了你的皮,你如果是来探我口风的话,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。”她越想,心里就越是不舒服起来,“难不成,已经有女人怀上了?”

  段璟尧佩服她的想象力,但嘴上却是说道。“如果是呢?”

  “趁着她还没有生出来之前,赶紧去打掉,如果已经出生了……”

  “怎样?”

  靳睿言轻咬下牙关说道。“我就送你们一家三口,去另一个地方团聚!”

  她眼里微微透出狠辣,段璟尧将手里的药盒放回床头柜上。“放心,这种事给我一百个胆子,我也不敢做的。”

  “我以为段先生天不怕地不怕呢。”

  男人闻言,再度弯下腰来,“可我怕你啊。”

  靳睿言面色变了变,有些不自然地别开视线。“段璟尧,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,我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。”

  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

  靳睿言再度躺了下去,“把灯关了。”

  男人关了灯,躺到她身边,段璟尧伸手去搂住她的腰。“你吃了胃药,万一怀上孩子怎么办?”

  靳睿言抿紧唇瓣不说话,太阳穴处扎得厉害,只想睡觉。

  “靳睿言,你就不怕这次正好怀上吗?”男人的口气焦急起来。

  见她还是不开口,段璟尧轻摇晃下她的肩膀。

  靳睿言的声音透着满满的不耐烦,“这药没副作用,医生给我配的,放心吧……睡觉,困死了。”

  尽管她这样说,可段璟尧还是不放心,要不明天拿了这药再去趟医院吧。

  靳寓廷前脚刚从靳睿言那里离开,后脚就把她的吩咐和威胁都抛在了脑后,顾津津那里他肯定还是要去的,只不过躲着点靳睿言就是了。

  靳家。

  靳韩声从外面回来时,满身疲惫,刚坐下不久,座机就接到了门口保安打来的电话。

  说是有人要提供商陆失踪的消息,靳韩声一听,哪里还坐得住,立马吩咐让把人带进来。

  他在东楼的大厅内等着,被保安带来的男人很年轻,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,靳韩声一见到他,便大步走了上去。“你说,你有商陆的消息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找人?”

  “这个圈子就这么大,虽然没有张贴寻人启事,但不少人都在帮着找靳太太的消息,要不是看到了靳太太的照片,我也想不到那天看到的人是她。”

  靳韩声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“你在哪看到她的?”

  “那日,我也在音乐剧厅,出门接电话的时候,正好看到了靳太太。”

  “她在做什么?一个人吗?”

  男人仔细回忆了下,然后轻摇下头,“不是,还有别人。”

  “你看到她去哪了吗?”

  “去坐电梯了。”

  靳韩声一颗心始终悬着,“她当时看着有没有危险?”

  “这个就不好说了,我看到另一人拉着她的手臂,具体是拉拽还是别的意思呢,我是真说不上来。”

  靳韩声牙关轻咬了下,“你看到那人的长相了吗?”

  “看到了,是个女人,还挺漂亮。”

  靳韩声忙掏出手机,从相册内翻出了顾津津的照片,他将手机递到男人面前,“是她吗?”

  男人看了眼,毫不犹豫地点头。“是。”

  靳韩声低咒,果然是顾津津!

  “是她把商陆带走的,是吗?”

  “对,她们应该是进了电梯,至于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靳韩声心里又急又气,现在有了人证,事情就好办多了,“你跟我走一趟,把你方才说的那席话牢牢记着!”

  “这……”男人有些犹豫。“这不会是得罪人的事吧?我只想提供下线索,至于别的事……”

  靳韩声打断了男人的话。“事成之后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男人沉吟片刻,点了点头。

  这会已经是晚上,顾津津在公司吃过了饭,回到家,商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,四周的窗帘拉着,除了屋内的灯光之外,外头连个身影都看不到。

  “津津,你回来了。”

  “是啊,你吃过了吗?”

  “吃了。”商陆起身,将电视关掉。

  “怎么不看了?”

  “待会上楼看书吧。”

  屋外传来急促的门铃声,佣人走过去看眼,见是宋宇宁,她伸手将门打开,宋宇宁快步进来。“津津,靳韩声又来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顾津津吃了一惊,“不是今天上午才来过吗?”

  “没时间想这么多了,他还带了不少人,看来这次没有那么容易打发。”

  商陆面上也有些焦急,“这可怎么办?”

  “你先上楼,回房间,把门反锁上。”

  商陆站着没动,“他既然带了人来,就已经做好了要进来的准备,津津,我还是自己出去吧。”

  “那不是不打自招吗?”

  商陆认得清形势,有时候垂死挣扎并不是好事。“与其让他在你家里把我找到,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,这样至少他找不了你的麻烦。”

  “这既然是我的家,我就不会让他轻易找到你。”顾津津说着,推了下商陆的肩膀,尔后冲着宋宇宁吩咐出声,“你带商陆上去,快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商陆没再坚持,跟着宋宇宁上了楼。

  靳寓廷在半路上就接到了消息,他让司机赶紧将车开过去。

  靳韩声带了人直接闯进了别墅区,保安想拦都拦不住,几辆车相继停在了顾津津家的门口。

  靳韩声走在最前面,他修长的身影站定在大门跟前,手指按向门铃处,听到里面的声响此起彼伏。整栋别墅除了院子内,没有一点亮光,靳韩声按着门铃不放手。

  顾津津站在二楼的楼梯口,她已经让宋宇宁调了人过来,应该是能撑一段时间的,但毕竟商陆还在家里,她最怕的就是被靳韩声搜到人。

  男人的耐性被完全磨光,顾津津听到靳韩声在吩咐,“把门砸开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紧接着,砰的几声巨响传到顾津津耳朵里,这样下去可不行,顾津津忙跑进一间房间,她径自来到阳台上,冲着下面喊道。“谁啊?”

  “开门!”

  顾津津强自镇定。“这大晚上的,有事吗?”

  “顾津津,你最好现在就乖乖把门打开。”靳韩声站定在门口没动,砸门声稍稍停歇下来,顾津津只能尽量拖延时间。“好,不过我刚睡下,我换件衣服就下来。”

  “我给你五分钟时间。”

  顾津津身子探回去,摸出手机想要给靳寓廷打电话,这才发现他已经给她发了微信,只是方才她太过于惊慌,没有察觉。

  屏幕上只有简单的三个字,写着马上到。

  顾津津深吸口气,没事,等他来了肯定会有办法的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