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54你这叫偷人

54你这叫偷人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99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43

  

  “既然这样,我还是先换个地方住着吧。”商陆面露担忧说道。

  “又能换到哪里去呢?”靳寓廷的目光落到她脸上,“外面说不定现在就有他的眼线,你只要出现就是风险,我们谁都冒不了这个险。”

  顾津津走到商陆身边,嘴角轻挽下。“你就安心住着,他应该不至于会闯过来,等九爷找到了安顿好的地方,他会妥妥当当将你带出去的。”

  靳寓廷径自走到餐桌跟前,拉开了椅子坐定下来,“今天早餐吃什么?”

  “你是不是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?”

  “我现在匆匆出门要是撞见了你家的佣人,反而不好,还不如坦坦荡荡坐着,一会你就说我是在她走后过来的就成。”

  顾津津和商陆对望眼,商陆侧过脸盯看着靳寓廷,“我以前没发现他这样过,一般来说,他都是很正经的。”

  “可能就是因为太正经,才追不到你,被刷下来了。”

  靳寓廷背对着两人,听到这话,头皮发麻,商陆反而没那么尴尬,男人站起身,什么话都没说,径自往外走去。

  商陆喊了声,“九哥!”

  他并未理睬,到了外面,将门砰地关上。

  商陆轻摇下头。“这些话也就你能说,换了别人试试。”

  顾津津捂了捂嘴巴,“我说错了。”

  “他不痛快了,你就痛快了?”

  顾津津抬起脚步朝着厨房走去。“也没有啦,就是想让他赶紧走,你看看家门口的喜字还贴着呢,你说我大早上的跟别的男人一道出门,要被人看见了怎么办?”

  商陆知道她有所顾忌,也是,毕竟她是修太太。

  佣人很快买了早餐回来,顾津津匆匆吃过几口后准备出门。

  她走到外面,刚将门带上,就看到地上躺着几个大红的喜字,一看就是被人揭下来的。

  有窸窣声传到耳朵里,顾津津看到靳寓廷从旁边的灌木丛内出来,她难以置信地盯着他,“你……”

  男人将手里的几个喜字丢到她脚边,好嘛,四周窗户上的都被他扒了,顾津津盯看眼地上,“你这是干嘛?”

  “你不觉得很俗吗?”

  “结婚就要这样啊,我妈说了不能拿掉,要等那红色自然褪去,不然不吉利!”

  靳寓廷抬起腿,锃亮的皮鞋踩着大红的喜字,左右碾了几下。

  “你不是走了吗?”

  “老大的人说不定在外面,我得跟你一起走。”

  顾津津和靳寓廷走出去后,佣人出了趟门,一看到地上的狼藉,吓了跳,“这谁啊,谁这么缺德啊?”

  到了车库,顾津津拉开车门,却见靳寓廷走到了另一侧,将副驾驶的门也打开了。

  “你这是干嘛?”

  “送我一段,司机把车开走了,这儿也打不到车。”靳寓廷也不管顾津津是否会同意,拉开车门后坐了进去。

  她虽然觉得不妥,却也没什么法子能将他拉走,顾津津坐进车内后,发动了车子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开车了?”

  “什么都得学,凡事不能都依赖别人。”车子在小区内开得很慢,车辆识别后刚要开出去,不远处有辆车的车窗就落了下来,有人举着相机对焦,将顾津津和靳寓廷的身影一道拍了进去。

  门铃声响起时,商陆已经回了房间,佣人走到门口,透过可视电话看到了站在外面的男人。

  “请问你是?”

  “送快递的。”

  “好,你放到门口就是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,这个需要当面签收。”

  佣人犹豫下,但是记住了顾津津的吩咐,她不能表现得太小心翼翼,佣人将门拉开,男人将手里的快递盒递给她,让她签收。

  对方朝屋内张望眼,并未看到旁人以外的身影,佣人将笔递还给他,男人拿起地上的另外一个包裹。

  “商陆住在这吗?”

  “什么商陆?”佣人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。

  “这有个快递是要给商陆的,你看,是你家地址吧?”

  佣人凑过去看了眼地址信息。“对,地址是我家的,但是没有这个人啊。”

  “家里还有人吗?说不定是随便填了个名字,你让她过来拿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没有了。”佣人神色镇定,一点不像是在撒谎。“我们太太刚出门,家里就剩下我了。”

  “这就奇怪了。”男人嘟囔几句,“寄件人是顾津津,这商陆跟顾津津肯定是认识的。”

  佣人心里咯噔下,寄件人是修太太?

  难不成这快递是真要给楼上那位小姐的吗?她只是疑惑了下,脸上并没有丝毫的表露。“顾津津是我家太太,要不您打电话跟她确认下吧,我们这儿没有什么商陆,不好意思,我厨房还开着火呢……”

  “那好。”

  佣人转身将门关上,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快递员,但这件事肯定是有蹊跷的,如果真是顾津津寄的东西,怎么又跑到自己家来了呢?

  男人转身离开,到了小区外面,他从快递车上下来,走向停在一旁的车辆边上。

  他拉开车门坐进去,里头的人朝他看看,男人轻摇下头。

  “不在?”

  “说是没有这个人,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,屋里没有其她人。”

  另一人没说话,视线盯紧了小区门口。

  中午,还未到吃饭的时间,宋宇宁慌忙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,“津津。”

  “如果你要说我和靳寓廷的事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顾津津合上电脑,轻摇下头。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大早上的,是他坐了你的车从你家里出来,这……”

  “这是不实报道,只拍了他出来的时候,不会连你都怀疑我吧?”

  宋宇宁干脆拉开椅子坐到她对面。“我怀疑什么啊,可你看那些照片,清清楚楚,我是怕你有嘴说不清楚。”

  说话间,顾津津的手机响起,宋宇宁扫了眼后赶忙起身。“我先出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接通视频,电话那头的修司旻坐在酒店的包厢里,周边有说话声,他起身来到窗边,“在做什么,吃饭了吗?”“还没有,一会下去吃。”顾津津知道他八成是为了那件事来的。“你都看到了,是吗?”

  “对,就算我不想看,也会有人想尽办法让我看到的。”

  “事情并不像照片上的那样,靳寓廷今天一早来了家里……”顾津津说到这,发现也有些不对劲,“商陆没被送走之前,我怕还是免不了要跟他接触。”

  “我最怕的不是这些,我是怕靳韩声找上你,他是怎么样的人,你最清楚。”

  “放心。”顾津津简简单单说了两字,她透过视频盯着男人。“我还以为你是来兴师问罪的。”

  “问你跟靳寓廷同进同出的罪吗?”

  “我没跟他同进同出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,前面的伤口还没好,你是不可能把自己送上去再挨第二刀的。”

  顾津津想笑,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酸涩,“我是不想送上门挨刀,就怕有人已经举着刀子在等我了。”

  “商陆的事,我一早便说过,你不该管的。”

  “她疯癫之时,还知道要抱住差点被推下楼的我,我也做不到对她见死不救。”

  在修司旻的眼里,这种事都是麻烦事,如今所有的种种都是因为顾津津对商陆伸了手,“那就在麻烦没找上来之前,赶紧解决了吧。”

  “你呢,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
  “过几天,等这边忙完之后。”修司旻倚在一旁,“津津,你跟靳寓廷这样,我不想管,但并不说明我不介意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我也知道你有分寸。”

  顾津津唇角处轻动下,“放心,等商陆离开之后,我跟他也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傍晚时分,顾津津谈完事回去,在家门口却被靳韩声的车给堵了下来。

  她看到男人下车,径自来到她的车旁,顾津津落下车窗,神色镇定地望出去。“靳先生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。”

  “商陆呢?”

  他到底还是沉不住气,哪怕没有任何证据,他还是找上门了。

  “商陆不在东楼吗?”

  “你别跟我装糊涂,是你把商陆带走了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忍俊不禁。“我为什么要带走商陆?”

  男人弯下腰,目光逼视着车内的人,“商陆是不是恢复神智了?”

  顾津津心头咚咚地跳着,她故作吃惊地看向靳韩声。“商陆已经好了?那真是恭喜靳先生,那您一定要问问清楚,她流产的事情是否跟我有关系。”

  “顾津津,那件事是我的错,你想对我怎样都行,但你别伤害商陆。”

  “靳先生,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  靳韩声脸色微变,“那天在音乐剧场内,是你把她带走的吧?”

  “我不恨商陆,真的,所以我不会做伤害她的事,我也不可能笨到再去得罪你。”

  靳韩声目光仍旧紧盯着她不放,“那你就是在帮她,帮她离开我。”

  面对这样的人,没有一定的心理素质还真是不行,顾津津面无表情地别开视线。“我虽然不恨她,但也不至于跟她有任何的情谊,我不害她都算我宽宏大度了,我凭什么要帮她?靳先生,您这话好像有些自相矛盾,您爱商陆如命,她为什么要离开你?”

  这话狠狠地扎在靳韩声心上,他潭底的黑幽加重了几分,“那老九呢,他频繁在你这儿出入,难道不是因为商陆在这?”

  顾津津有些哑口无言,但还是很快找到了回话。“他纠缠我,那是他的事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顾津津浅浅地笑开,“是啊,他知道商陆摔跤的事跟我无关,一心要让我回去,所以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公然闯到我家来。”

  靳韩声直起身,“这样看来,你是丝毫没把他放在心上了。”

  “靳先生,您要找商陆的话,还是请您移步吧,不管是要害商陆,还是救她,我都没有十足的理由,我也有一堆的事情要做,我不会浪费时间的。”

  靳韩声站在原地没动,眼里明显有了冷意。“商陆失踪之前,我怎么没见老九总往你这儿跑?”

  “我到这儿来,跟商陆失踪没关系。”一阵男音冷不丁钻进靳韩声和顾津津的耳中,顾津津余光里闯进了一抹身影,靳寓廷站定到车旁,“我往这边跑,是因为修司旻不在这。”

  “老九,你做什么不好,非要学上跟人偷情。”

  “没办法,忍不住。”

  顾津津的脸色铁青,她一语不发地坐在那里,靳寓廷抬起手臂轻落在车顶上,靳韩声视线在二人身上轻扫。“看来那些照片都是真的?”

  “大哥,您别跟妈说,我今晚也不回去了,还住在这。”

  “你就不怕修司旻回来,把你腿给打断。”

  靳寓廷听着,怎么觉得这么好笑呢。“这是在绿城,谁敢动我?”

  他说完这话,拉开车门准备坐进去,可是顾津津靠在那里动也不动,靳寓廷见状,推了把她的肩膀,“往里坐,大哥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
  早知道这样,顾津津回来的时候还是自己开车算了,她头疼地不行,就是不想动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