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53房门外,突然出现的男人

53房门外,突然出现的男人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26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41

  

  曹家。

  商麒翻个身,身上凉凉的,商太太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,可她都没有接。

  她方才已经跟家里发了微信,告诉他们她今晚不回去了。

  商麒明白,商太太这是紧张着要她回去,毕竟她现在连个名分都没有,就这样住进别人家里,难免会惹来非议。可商麒已经顾不上这些了,她被人非议的还少吗?

  方才曹亦清让她住在这,她自然是推脱的,可前有靳寓廷的话摆在这,这似乎就成了验证她是否对靳寓廷动过心的唯一标准,商麒明知自己被逼到那一步,却还是跨出去了。

  商太太想让靳韩声看在商陆的面上,放过她,所以一直都在联系靳韩声,但那是一只狐狸啊,他表面上说着都是一家人,只让商麒以后别再干那种事就好,但她心里其实是清楚的,靳韩声肯定会不计一切代价要她好看。

  身上的被子被扯净,商麒视线往下看了眼,她抬起一条腿落在另一条腿上,她觉得羞愤至极。

  对她来说,商陆失踪并不是好事,毕竟那是她的亲姐姐,即便备用珠的事已经暴露,但只要有这层血缘关系在,靳韩声总是要顾忌的,可商陆这会要是出了事呢?怕是她就真的活不了了。

  天刚放亮,顾津津刚起床,门外便传来敲门声。

  她打着哈欠走到门口,将门拉开,一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,她惊吓不已,另一手忙揪住领子。

  顾津津杏眸睁着,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惊讶,“你,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很奇怪吗?”

  顾津津猛地将门推过去,靳寓廷眼疾手快,手臂挡住了门板,稍稍用力就将门再度推开。

  她昨晚睡觉就穿了吊带的睡衣,这会两个肩膀和大片锁骨都露在外面,顾津津恼羞成怒。“谁给你开的门?谁又让你上来的?”

  楼下还有佣人,怎么可能就放他上楼了呢?

  “你家佣人给我开的门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顾津津直接戳穿他,“她拿了修司旻的工资,给你开门,还放你上楼,你觉得解释的通吗?”

  “事实就是这样。”

  顾津津冷笑声,想要转身进去,可是不把靳寓廷关在门外的话,这房间就成了龙潭虎穴,不安全的很。

  楼下的佣人听到了声音,正在往楼上走,“修太太,是您在喊我吗?”

  顾津津忙回了句,“不是,对了,今天有人来过吗?”

  “没有,天还这么早,您要吃什么早饭,我正在准备。”

  顾津津想也不想地一把揪住靳寓廷的领带,将他扯进房间,她刚将门掩起半边,佣人就走上来了。

  “就随便煮点粥吧,清淡点。”

  “好的,那另一位小姐呢?”佣人显然还不知道商陆的身份。

  “你备些糕点吧,等她醒了再吃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佣人说完,准备下楼,但还是朝她的方向张望了眼。“修太太,您方才没喊我是吗?”

  “对,我打电话呢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佣人转身下楼,顾津津赶忙将房门砰地关上。

  她扭头冲着靳寓廷说道,“你疯了是不是?这儿是我家,你就这么进来了,要是传出去怎么办?”

  “也没人见我进来。”

  “你到底是怎么进门的?”

  靳寓廷视线轻垂,正在将被她扯松的领带重新拆开,系上,“你这也太用力了,脖子差点被你勒断。”

  顾津津还压抑着嗓音。“别扯开话题,你究竟是怎么进来的?”

  “门没关。”

  “不可能,佣人这会不会出门,怎么会没关门呢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出去,说不定她出门倒了垃圾,或者买菜,再或者……”

  “行,打住,”顾津津快步走进去,拿了丢在沙发上的外套披在肩头,“就算这么被你进来了,你怎么能直接进我的房间?”

  “我敲门了,不是你拉我进来的吗?”靳寓廷说着,扬了扬手里的领带,“是你扯松的吧?”

  “你知道被别人看见的后果吗?”

  靳寓廷将领带套回了脖子上,“那又能怎样呢?”

  “你这样子……”顾津津气得恨不得直跺脚。“万一被人误会,说你昨晚就没走呢?”

  “我不介意别人的目光。”

  “可是我介意啊。”

  靳寓廷将手落在了门把上。“那我现在出去好了。”

  顾津津拉住他的手臂,将他又拉开些,“现在佣人就在下面,方才都没看到你上楼,你这样下去,我更说不清了。”

  靳寓廷闻言,将领带慢条斯理地打好了。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  家里突然冒出来个男人,又是在别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,这种事换了谁都说不清楚。

  “你有本事进来,就得有本事凭空消失掉。”

  靳寓廷听了,一把将欲要抬腿离开的顾津津扯到跟前,她背部轻抵着门板,靳寓廷两手撑在她耳侧,将她困在身前,“你倒是教我一下,怎样才能凭空消失掉?”

  顾津津僵着身子,“好了,我待会想法子将佣人支开,你到时候赶紧走。”

  “我要不肯呢?”

  “你凭什么不肯?”

  “凭腿长在我身上。”

  顾津津一把将他的手臂推开,刚要跨出脚步,靳寓廷的手臂却又撑了回去,她再想推的时候就已经推不动了。

  “你来是想告诉我,安顿商陆的地方找到了是吗?”

  “哪有这么简单的事,找的地方需要避开大哥,他这几天盯得非常紧,你我都要小心才行。”

  顾津津也有些担忧,“他迟早会怀疑到我身上,说不定马上就会来找我。”

  “放心,我会掩护好你的。”

  顾津津目光在他脸上逡巡着,“那好,九爷可千万要记着你说的这句话。”

  靳寓廷视线往下移,顾津津一副刚睡醒的样子,他的眼睛又看向了不远处的大床。幸好修司旻不在绿城,要不然她这样子肯定会让他想歪了。

  “你先站在这吧,我一会还要去公司,还没洗漱呢。”

  靳寓廷乖乖站在原地没动,顾津津进了衣帽间,将门反锁上后换衣服、洗漱,出来时见靳寓廷倒是没有胡乱走动。

  “你以后别随便到我家来,被人看见了不好。”

  “顾津津,什么时候起,你这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了?”

  “谁不在意,你不在意吗?”顾津津觉得这话真是好笑,“过几天修司旻就回来了,商陆的事我还能跟他好好解释,可是你呢?”

  靳寓廷嘴里很小声地说道。“解释不清才最好呢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你今天穿这身衣服,就不怕冷吗?”

  顾津津走到房门口,将他推开些,“你先待着,我去把阿姨支开。”

  她拉开门,先探出个脑袋,再快步往外走去,就像做贼似的。走到楼梯口,顾津津站在扶手旁边往下看眼。“阿姨——”

  佣人听到声音,从厨房出来,“修太太。”

  “我忽然想吃油条,就沿街商铺那家新开的,你去买一些回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佣人答应着,回厨房先将火关了。

  顾津津站在那里没动,直到看见佣人走出去,将门带上,她这才稍松口气。

  靳寓廷跟着出了房间,走到顾津津身后,“这下安全了?”

  他不声不响地出现,又是突然开口,吓了顾津津好大一跳。她谨慎地朝着门口看眼,“过个几分钟你再走吧。”

  “你要留我在这吃早餐?”

  “我是怕你现在出门,我家的阿姨还没走远。”

  靳寓廷靠着一侧的栏杆,“她一时半会也回不来,我还能留会。”

  顾津津回头盯着他,“我也要上班,你留在这干嘛?想见商陆吗?”

  “怎么,见她你吃醋啊?”

  “呵呵。”顾津津故意扬高些音调,她走下去两步,靳寓廷也抬起脚步打算下楼。

  门口好似传来了什么动静,靳寓廷没有发现,但顾津津却敏感的很,她立马转身,按住靳寓廷的肩膀往下使劲。男人站立着不动,目光紧盯着她,“做什么?”

  “蹲,蹲,快往下蹲。”

  靳寓廷被她按着弯下了腰,门啪嗒一声被打开,佣人匆匆忙忙进来,看到顾津津还站在那里,她赶紧停下脚步,“不好意思修太太,钱包和手机都忘拿了。”

  “没……没事。”顾津津胸口砰砰地跳动,她将身子朝边上挪动下,尽可能地挡住靳寓廷。

  佣人快步走进餐厅,拿了东西出来,顾津津也不敢乱动,她尴尬地笑着,佣人总觉得她哪里怪怪的,两人的目光碰上,顾津津干笑两声。“我都快饿死了。”

  “好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  佣人没再逗留,快步出去。

  大门刚被带上,商陆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,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  靳寓廷抬下头,看到商陆站在走廊上,他想也不想地起身,面上也布满了不自然,神情那叫一个尴尬。

  顾津津朝他指了指,“都怪他,大早上过来吓死人了。”

  商陆上前几步,“寓廷,你怎么会在这?”

  “我……过来看看。”

  商陆看了眼他所站的地方。“二楼毕竟是私密空间,这一般的会客,不该在楼下吗?”

  “我忘了,差点以为这是西楼。”

  顾津津翻了翻白眼,“先别说这些,快走。”

  她拽着靳寓廷的手臂开始拉扯,靳寓廷还不忘在衣角处掸了掸,搞得这么狼狈至于吗?

  “走啊。”顾津津再度下逐客令。

  男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,“清者自清,谁要说你,你就用这话去堵她们的嘴就是。”

  商陆闻言,赶紧在靳寓廷的身后也推了把。“先下楼再说,真要被人看到你们这样,就麻烦了。”

  连商陆也帮她,靳寓廷被顾津津拉到了客厅内,商陆目光充满疑惑地在靳寓廷脸上扫来扫去,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  “他说门没关,他趁着阿姨不注意就进来了。”

  “这么早,门怎么会开着?阿姨不可能出去过吧?”

  靳寓廷视线闪躲下,商陆到底是站在哪边的?他这么帮她,她怎么就不为他考虑考虑呢?

  “大哥把剧厅外所有的监控都调出来了,一旦发现顾津津的车子在那里出现过,他肯定会怀疑到她身上。”

  商陆秀眉微蹙,也就没再细想那扇门的事,“他会不会找到这里来?”

  “迟早的事。”

  商陆同顾津津对望眼,顾津津朝她轻勾下唇瓣。“没事,不还有九爷在吗?”

  “九爷方才被你往地上那么一按,还没缓过神来,这会胸闷气短,什么法子都想不出来。”靳寓廷顺口就接了顾津津的话。

  “不不不,我看你这么镇定的样子,你肯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  靳寓廷不屑一顾。“这种时候,说再多的好话都没用。”

  “那你走吧,我自己送商陆离开。”她神色不慌不忙的,这事嘛,随缘好了,办不办的成都看天意,她才不要求着靳寓廷呢。

  或许,她也是因为吃准了靳寓廷,所以才敢底气这么足的说话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