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52想吃

52想吃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02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40

  

  顾津津回到家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的味道,像是尝了都能饱似的,她换上拖鞋走进去,就看到佣人从厨房出来。

  “修太太。”

  “做什么好吃的呢?”顾津津边说边往里走。

  佣人指了指厨房内,商陆出来的时候围着围兜,顾津津走到她跟前后,朝她身后张望了眼。

  “做了些甜点。”

  顾津津回过身,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到餐桌上,“给你买了些换洗的衣物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靳寓廷给的钱,所以不用客气。”

  商陆笑了笑没再开口。

  外面的院子商陆是不敢踏进的,毕竟人来人往,到处都有可能是靳韩声的眼线。

  顾津津和商陆坐在阳台上,将一层薄纱窗帘拉上,隐隐约约能看到外面的景致。茶几上摆了两盘甜点,还有新泡的茶,商陆面容恬静,经历过那样的伤害,她的一双眸子却仍旧澄净,在她的脸上也看不出丝毫怨恨以及不甘。

  顾津津自问做不到这点,她心里的怨气始终难以消散,以至于现在看到商麒都恨不得抽她一顿,见到靳韩声也是。

  “商陆,靳韩声找你怕是已经找疯了。”

  “他不必再找我,”商陆说着,端起桌上的茶杯,“他应该庆幸摆脱了一个疯子,从此以后再无管束,他只需向外界透露我已疯癫多年,如今又是自己走丢,那他既可守得住他的深情人设,又可更加逍遥地将女人一个个带回靳家,多好。”

  顾津津听得出来,她最后的两个字,到底是苦涩的。

  “如果他不是将那些女人带回了东楼,我会认为他是深爱你的。凡事只要扯上了你,他永远都是不冷静的,他甚至可以为了你,跟所有的人反目。”

  商陆也就是这么一听而已,“所以,你们都以为他爱我,这就是他的目的。”

  顾津津哑口无言,仔细一想,好像也确实是这么回事。

  “津津,对不起。”

  顾津津抬起眼帘朝她看眼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“靳韩声对你做过的事,我多多少少知道了些。”

  “那也是他对不起我,不是你。”

  商陆手指在杯口处轻轻打转下,“我跟寓廷说了,秦小姐的事与他无关,他看上去很轻松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顾津津沉默片刻,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与他之间本来就什么事都没有,从开始至今就是清清楚楚的,只是我当时一直不清醒,很多事没法说清楚,你跟他……也实在是可惜了。”

  “世上最大的可惜,也不过就是错过罢了,再说,我们之间也不算是错过吧。”

  商陆很是聪明,也自然懂点到即止,“我明白,若不是被逼到一定的份上,你不会轻易跟一个陌生人结婚。”

  两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商陆也没法劝顾津津做什么决定,她如今都是自身难保,感情一团糟一团乱,她也未必就比顾津津清醒到哪里去。

  再说,顾津津如今是修太太,这是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。

  靳家。

  到了吃饭时间,谁都不敢上楼,秦芝双顺着台阶往上走,经过商陆摔跤的地方,她下意识停顿下。

  小于战战兢兢地跟在她身后,秦芝双回头朝她看眼,见她两眼红肿,人也憔悴的不行。“都这个时候了,哭也没用,既然是商陆自己要走,你防也防不住,别太自责。”

  小于看了秦芝双一眼,心里觉得安慰不少。“谢谢太太。”

  秦芝双走到卧室门口,门是敞开着的,她又回头看了眼小于。“这几天,你尽量别在韩声眼前晃,实在不行就先回靳家,他心急如焚,难免会迁怒到你身上。”

  小于满是感激,没有跟进去。

  秦芝双进了屋内,靳韩声就坐在床沿处,他听到脚步声抬了下头,看见是秦芝双,便又将眼帘压回去。

  “有商陆的消息吗?”

  他轻摇下头。

  秦芝双上前,将手轻按在靳韩声的肩头处。“先别找了,商陆这会不想见你,她既然有法子逃走,就一定有办法躲你远远的。”

  “妈,”靳韩声声音很是沉重。“我一定要找到她,跟她解释清楚才行。”

  “解释什么呢?”说到这,秦芝双也是满肚子的火,“你就算跟她解释了,你觉得商陆能相信吗?那些女人是你带回来的,也是你在她面前和她们故作亲密,没人逼你,她会信你什么都没做过吗?”

  “即便她不信,我也要说。”

  门口传来阵敲门声,靳韩声的特助站在外面,靳韩声沙哑着嗓音开口,“进来。”

  男人匆忙上前,但神色并不好看,显然还是没有商陆的消息。

  “靳先生。”

  “怎么样了?”

  “外面几个路口的监控都查了,却都未见靳太太的身影。”

  “难道她还能飞了不成?”靳韩声气得站起身来。“车子呢?”

  “靳先生您别着急,有件事确实挺奇怪,顾津津那天也去音乐厅了,但她应该是中途就离开了。她的车子在音乐厅外右边路口的监控画面中出现了,只不过看不清楚里头的人,但她离开的时间却是在靳太太失踪之后,况且那会音乐剧还未结束。我让人查了下她当天的行程,她应该是去找人谈合作的,这里头确实有些环节解释不通……”

  “解释不通,那就对了。”靳韩声深邃的潭底微亮,“我现在就去找她,一定是她把人藏起来了!”

  “等等。”秦芝双见状,忙一把扯住他的手臂。“你去哪?”

  “我去顾津津家一趟。”

  “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把商陆藏起来了?就因为她的车出现在画面中?”

  靳韩声可听不进这些话。“说不定商陆这会有危险,我之前那样对她,她对商陆恐怕也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  “你现在已经知道商陆流产的事和津津无关了,那你对她做过的事又算什么?你还欠着她一个道歉。”

  “如果商陆能安然无恙,别说是道歉了,顾津津就算骂我,甚至是打我,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。”

  秦芝双气得朝他指了指,“你啊!”

  靳寓廷的车开到半路上,孔诚在外面办事,司机顺路将他接上了车。

  男人将盯向窗外的视线收回,孔诚系上了安全带。“九爷,商二小姐那边紧张的很,看商家的意思,是着急要将婚事定下来。”

  “如今商陆都跑了,她知道我们不会放过她的,她现在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,如果连最后的一根稻草都不抓住,那就真的完了。”

  “我看靳先生那边倒是挺沉得住气。”

  要按照靳韩声的脾气,商麒早在他手里死过一百回了,可她现在安然无恙,孔诚以为是靳韩声这会的心思都在失踪的商陆身上,所以无暇顾及商麒。

  “他不是沉得住气,怕是憋着更坏的主意。”靳寓廷想了想后,忽然出声,“走,我们也去加把火。”

  靳寓廷让车子开去了曹家,在门口就看到了接送商麒的车。

  曹家的公子亲自到门口来接,商麒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,一看到外面站着的人,她真是懵了,居然真是靳寓廷。

  “九爷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

  “你跟我倒是客气。”这都是一个圈子的人,曹家公子跟靳韩声相熟,又是不错的朋友,跟靳寓廷自然也有往来。

  靳寓廷径自往里走,商麒勉强扯开抹笑。“九哥。”

  男人并未搭理,也丝毫没有给她面子,曹亦清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一道进门。

  曹家父母并不在,说是出去了,曹亦清让佣人泡了茶水上来。“对了,靳太太不见了?”

  “是,大哥派了人正在四处找,快急疯了。”

  “麒麒一早就过来了,也是担心的不行,我也让人出去找了。”

  “怕是挺难找的,她有心要躲。”

  这话,对面的两人都听不懂了,商麒着急出声。“你说姐姐有心要躲?”

  “被自己最亲近的人害得连孩子都没了,你觉得她还有这个承受能力去面对吗?有些人就是见她毫无还手之力,所以才肆无忌惮的欺负她吧?”

  商麒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这种事自然不能让靳寓廷在曹家说破的,“九哥,我姐经常去的地方找过了吗?我……我现在再去找找。”

  “你姐说不定跑滑雪场去了,她喜欢看雪,会不会又在那片林子里迷路了?”

  很多事他也都猜到商麒头上了,曹亦清又不笨,他双手交握看向对面的男人。“九爷,我怎么总觉得你话里有话呢?”

  “是吗?你要能听得出来那就最好了。”

  商麒两手轻按在膝盖上,她知道靳寓廷和靳韩声不会轻易放过她,所以她才着急让家里人出面,毕竟曹家家境也不错,她总要先将靠山找好了再说。

  “麒麒是靳太太的亲妹妹,靳家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放心。”

  “商麒都没把商陆当亲姐姐,我还能指望你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吗?”

  曹亦清听到这话,视线不由看向身侧的商麒,她急得轻摇下头。“九哥,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得很,但有些事……”

  “你现在倒是着急找下家了,当初说要跟我结婚的时候,我应该把你说的那些话录下来。”

  商麒的脸色彻底变了,“九哥,我从没有过那样的意思。”

  “没有那个意思?”靳寓廷眼里满是讥讽,“你差一点就要爬到我床上去,你现在倒是赖得一干二净,要不是我跟曹家公子有些情分,我也犯不着过来刻意提醒。商麒,你要找就找些跟靳家没关系的人,你如今要进曹家,我是实在看不下去的。”

  曹亦清神情很不好看,他面色铁青,商麒不住摇头。“我没有,九哥,你干嘛要这样说?”

  “行了,在我面前就别装了,以前我跟大哥都宠着你、惯着你,也不想想你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……”

  商麒急得抓住了曹亦清的手臂,靳寓廷没有将话继续往下说,这已经够狠了,如果再过分一点,把这门亲事彻底搅黄了的话反而不好。

  靳寓廷离开后,曹亦清仍旧一语不发地坐着,商麒不断地跟他解释。“我姐现在失踪了,所以九哥也急坏了,对了,他一直喜欢我姐,之前结婚也是为了掩人耳目,你相信我,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。”男人另一侧的嘴角勾起抹阴戾的弧度,只是商麒并未注意到,她一直在试图解释。

  晚上,靳寓廷回到卧室,刚洗完澡出来,就接到了孔诚的电话。

  “九爷,商二小姐今晚看来是在曹家住下了,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,居然没让曹家的公子将她赶出来。”

  靳寓廷勾了笑,挂断通话。

  他望了眼旁边那张空荡荡的床,他这是助了曹公子一臂之力,只是他的肉要到什么时候才有的吃呢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