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50我想,我还爱你

50我想,我还爱你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37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38

  

  东楼。

  靳韩声回来时,已经是半夜时分,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上楼,小于全程就没敢说过一句话,她生怕她一开口,靳韩声就要将她撕了。

  她呆呆地守在楼下,也不敢回房间,就怕靳韩声一会有事要喊她。

  男人回到主卧,想要走到那张大床前,却全身无力,他只能来到旁边的梳妆镜跟前,暂时坐定下来。

  那么多人都出去找了,可就是没有商陆的身影,所有的可能性都被他想过了,靳韩声盯着镜面中的自己,他精神恍惚,整个人看上去颓废不堪。他手掌轻撑着额头,满心都是商陆惶恐无助时的样子,她会不会被人欺负了?又会被人带去哪呢?

  如果是绑架的话,为什么对方连个电话都没有?

  靳韩声再度掏出手机看了眼,并没有未接来电。

  商陆活得简单,更加不会得罪别人,应该不至于是有人要故意害她。

  况且小于将他带到了洗手间那里,她当时确实是背对着门口的,但距离不过十来米,如果商陆是被人强行带走的话,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吧?

  那如果是她自己走的呢?可商陆很依赖小于,她倘若看到了小于,她是绝对不可能乱跑的。

  靳韩声轻敲着头,实在想不出什么思绪来,他的视线落到了旁边的抽屉上。

  那里面的东西都是小于收拾的,商陆疯了后,怕她伤害到自己,很多东西就被收了起来。

  靳韩声这会冷静下来不少,他想到商陆上次差点走丢,还有这次她坐在他边上看话剧的时候,好像就已经不怎么对劲了。她总是朝四下张望,又闹着要去洗手间,还不让他跟着,她似乎是越来越有主见了。

  男人走到门口,喊了一声,将小于喊上来。

  小于战战兢兢地上楼,也不敢靠靳韩声太近。“靳先生。”

  “你最近有没有发现,太太有哪里不对劲?”

  小于缩着肩膀站在一边,“没……没有啊。”

  “药呢,都在照常吃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亲眼看着她吃下去的?”

  “是,”小于轻点着头,事关商陆,她可不敢怠慢。“都是我递到她手里,看着她咽下去的。”

  靳韩声转身往卧室内走,小于站在门口不敢动,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“你还愣着做什么?”

  小于确实害怕,方才要不是靳寓廷拦着,替她说了两句话,她真的相信靳韩声是恨不得杀了她的。

  男人走到梳妆镜跟前,指了指旁边的抽屉。“打开。”

  “是。”小于赶紧回房间拿了钥匙过来,将抽屉打开。

  靳韩声蹲下身,将里面的小物件一样样拿出来,小于看到了那个收纳盒,“之前,靳太太让我将这个拿出来过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?”

  “不算很久,她一直吵着说要找盒子,我就给她打开了抽屉。她当时就抱着那收纳盒不肯撒手,只不过过了两天,她又让我放回去了。”

  靳韩声听到这,忍不住将收纳盒拿起来放到梳妆台上,他一眼看去并没有什么不对劲,靳韩声手指在镂空处轻抚,他沉了一口气,将盒子打开。

  里面放着一些小玩意,靳韩声将隔层打开,将首饰盒凑到灯光前一看,居然看到里面放了个微型摄像机。

  这东西他再熟悉不过了,是他公司研制出来的,可商陆的收纳盒内,怎么会出现这个呢?

  靳韩声将它拿出来,他手指在上面轻按下,这是关机状态的。

  男人目光紧盯着不放,商陆为什么要找盒子?而她找的盒子里面,怎么偏偏就有摄像机?

  “这个盒子,你是什么时候把它放进去的?”

  “很久很久了,差不多是太太刚发病的时候。”

  靳韩声长按开机键,居然发现屏幕闪烁下,随后便开了机。男人心中越发觉得不对,他拉开椅子坐下去,将里头的画面调出来,靳韩声直接看了最后那天记录的日期,画面都是连贯的,也就是说,这个摄像机是连续拍摄的。最后一天的影像中也没有拍到任何人靠近它去把它关掉,而且那个时间段,商陆已经疯癫了,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了。

  摄像机关机,是因为它电量耗尽。

  靳韩声想到这,心里陡然一阵发寒,他盯着右上角的显示处,看到还有百分之七十的电量。

  这东西放在这,他不知道,小于肯定也不知道,这是商陆的东西,那么……

  也就是说,她让小于将收纳盒拿出来后,她肯定找到了这里面的摄像机,并将它充了电。

  如果商陆还是个疯子,她会想到这里面有东西吗?还能在不让小于起疑心的情况下,再让她将东西放回去吗?

  靳韩声越想越觉得寒毛直竖,他着急地点进资料库里面,想看看究竟都录到了些什么。

  直到他拥着女人的身影进入房间,商陆撕喊痛苦的表情都被拍了下来,靳韩声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,商陆肯定看过,绝对看过!

  男人手指颤抖地在屏幕上点着,他熟悉他公司研制出来的每一款机型,他有法子看到被翻看过的记录。

  靳韩声呼吸越来越急促,他将这一切都寄希望于是偶然发生,他点开设置,一步步往下操作,输入原始密码,然后将近期被人翻看的记录调取出来。

  一个个片段储存在文件夹内,靳韩声点了几下,那些画面大多数都是他带了别的女人回来,他再一看被翻看的时间,几乎就明白过来了。

  商陆看过这些,他再仔细地回想下,怪不得她那晚狠狠地咬了他一口,恨不得要将他的肉撕扯下来一块。

  “靳先生?”小于小心翼翼地喊了声。

  靳韩声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和难以接受中,看来,商陆是已经恢复神智了,她居然把所有人都骗了。

  可怎么会这样呢?

  他竟然一点都没有看出来,更没有丝毫的疑心,她心里有怨恨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呢?

  他可以跟她解释,他从未碰过那些女人,他只是将她们推进了客房内,但除此之外,什么都没做过。

  她肯定是误会了,所以恨他恨得要命,今天是她自己逃走的,所以小于毫无所知,但她一个人能逃去哪呢?

  靳韩声挥下手,让小于先出去,他攥紧手里的摄像机,现在一想,商陆有时候的神色确实就跟正常人无异,可她总是反反复复的,靳韩声自然不会放在心上。

  翌日,商家也被惊动了,商余庆特地赶到东楼来,只是却被拒之门外。

  靳韩声知道商陆没回商家,那商家的这些质问声,他也懒得听,与其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赶紧去找人。靳寓廷出门的时候,吩咐司机小心谨慎,千万不能让人跟踪。

  顾津津还是像往常那样去公司,车子刚开出去,就看到了靳寓廷的车停在不远处。

  她眉头一拧,让司机不要理会,照常开就是,对方的车辆很快发动,也跟在了她的车旁。

  顾津津落下车窗,靳寓廷朝她看眼。

  “你又来干什么?你非要让人知道,商陆在我这吗?”

  “我来是想问一句,商陆怎么样?”

  顾津津没好气地回道。“好得很!”

  “我怕他很快会找到你头上,必须想个办法将商陆送出去才行。”

  顾津津自然知道这是最大的麻烦,也是最迫在眉睫的事情,但这事她一个人做不来。靳寓廷抬起腕表看眼时间,“还这么早,你吃早饭了吗?”

  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  “前面找家店,一道吃点东西,边吃边说吧。”

  靳寓廷说完合上车窗,车子快速地开了出去,顾津津犹豫下,最终还是让司机跟上。

  周边有几家不错的餐厅,倒是都有早点提供,顾津津下了车,看到靳寓廷在门口等她。

  她拿了包走到他身边。“有些事,昨晚不是应该说清楚了吗?”

  “进去吧。”

  靳寓廷要了个包厢,带着顾津津进去,她坐定下来,靳寓廷点了个套餐,随后让服务员出去。

  “我看商陆最好还是离开绿城,但外面人生地不熟的,她一个人……”

  靳寓廷给她倒了杯清茶,“她有什么打算吗?”

  “对她来说,只要摆脱掉靳韩声,她去哪都无所谓。”

  “我会安排她离开的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话,心头微松,“这就对了。”

  “但我打点也需要时间,找地方、安排人手,都需要时间,我会尽快。这一个星期左右,你得把她藏好了,如果再换个地方藏,反而不安全。”

  顾津津轻点下头。“放心,她不出门就好,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
  早点很快被送了进来,顾津津拿起筷子开吃,靳寓廷若有所思,顾津津这一上来就把人带走了,甩给他的烂摊子可不小。他这是要在靳韩声的眼皮子底下将商陆送走,再加上靳韩声如今魔怔了一般,恨不得逮谁咬谁,顾津津以为他什么事都能解决,却不知他也有焦头烂额的时候。

  顾津津看眼他的脸色,“靳寓廷,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当你知道商陆已经恢复的时候,你感觉怎样?”

  靳寓廷吃了口东西,慢条斯理道,“当然高兴,她解脱了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靳寓廷对上顾津津的视线,“除了高兴……还有欣慰吧。”

  “你真是没救了,商陆知道了靳韩声对她做过的事之后,肯定不会再跟他在一起的,这难道不是你的机会来了吗?”

  靳寓廷握着筷子的动作微僵,顾津津拍了下他的肩膀。“你现在把商陆救走,就是最好的英雄救美。”

  “事到如今,你是来撮合我和商陆的,是吗?”

  顾津津拿过边上的牛奶,又用筷子夹了块红糖糍粑放到碗里。“我之前就跟你提过,说让你和商陆在一起,但那就是想气气你,因为我知道那不现实。可现在我是说真的,既然机会来了,就把握吧,要不然的话,你这几年的感情全都浪费了。”

  靳寓廷将筷子放回桌上,“你还看不出来,我一次次找你,是为了什么吗?”

  顾津津眼帘赶紧往下垂,“当然是有事找我。”

  “你又何必装傻不知呢,你心里跟明镜似的。”

  “随你怎么说吧。”顾津津手落在玻璃杯上,手腕处却被靳寓廷给握住,“你随我说,那我就说了,别再把商陆扯到我们之间,我不只是喜欢你,这一点,你肯定是清清楚楚的,我想,我还爱你,以前不知,现在却是懂了……”

  “靳寓廷,打住。”顾津津想要将手腕收回去,“你想吓死我是不是?”

  “你胆子就这么小,听到这种话就能被吓死。”

  顾津津确实心跳加速,连脸颊处都不自觉的泛上了红,“所以,你别再说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害怕听到?”靳寓廷端详着她的面色。

  “靳寓廷,你说的话,我一句都不信。”

  特别是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个字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