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47最好的自救,是拉他下水

47最好的自救,是拉他下水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768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34

  

  顾津津眉头紧锁。“你也知道靳韩声有多谨慎,我实在没那个本事将你带走。”

  “我会想法子离开他身边的,但我对四周的环境都不熟,就算逃出去一会,我也不知道该去哪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商陆的样子,她穿着简单的针织裙,半高的领子将她的脖颈衬得特别好看,她神色清明,五官的精致程度是不用说的,顾津津不由别开下视线。“不是我不想帮你,是真的很难,我也没办法将你藏起来,而且靳韩声肯定会很快就找到你的,到时候他连我都不会放过。”

  商陆的眼里露出绝望,商家的人指望不上,她之前的那些朋友早就没了来往,她现在就像是一只断了翅的金丝雀,哪都去不了。

  顾津津手掌轻握下,外面传来宋宇宁的声音,“你还没好啊?”

  顾津津忙将门打开,只不过就开了一道隙缝,她冲准备出去的宋宇宁说道,“你先回去,再蹲会。”

  “什么情况?”

  “听我的,快!”

  宋宇宁见她神色凝重,忙回到了旁边的隔间去,并将门关上。

  “大嫂,你为什么一定要走呢?”

  “我已经知道了我疯癫的两年当中,他外面的女人没断过,还领了不少回家,我没法再跟他一起生活了。但我若跟他明说,他绝对不会让我走的。只是这样的日子太煎熬,我一定要走。”

  顾津津犹豫起来。“你想今天就走吗?”

  “是,我等了一个月才能有出门的机会,但是仅凭我一个人,我根本就走不掉。”

  顾津津将视线重新落回到她脸上,“你可以让靳寓廷帮你。”

  “我不相信他。”

  顾津津真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,“你……你不相信他?”

  “他们是亲兄弟,再说我从未一人在外生活过,他肯定会犹豫,或者说让我考虑,但我没那么多时间去说服他。”

  这么仓促之下,顾津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宋宇宁的声音忽然从两人的头顶上方传来。“津津,你疯了,靳家把你害得还不够吗?”

  顾津津抬头一看,宋宇宁就趴在上面,她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

  外面再度传来小于的声音,“靳太太?”

  “我还没好。”商陆赶紧回道。

  “你让我想想应该怎么办,半个小时后我再来洗手间,如果我能想到万全之策,我就带你走,但若不行的话,我也会告诉你一声。”

  商陆知道她的要求太突然了,顾津津能答应她考虑一下,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转身将门推开,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商陆抬起脚步出去,顾津津将门关上后,冲了下水。商陆走到外面,小于正在镜子跟前整理着头发,一见她过来,立马上前。“您怎么这么慢?”

  商陆一边捂着肚子,一边洗手,小于关切问道。“没事吧?”

  她洗完手后,水龙头都忘记关了,径自往外走。

  顾津津听着脚步声远去,这才开了门,宋宇宁在外面等着她。“我警告你啊,你千万别犯糊涂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不应该帮她吗?”

  “你又凭什么帮她呢?”

  顾津津站在洗手台前,一边洗手一边说道。“她的眼里全是绝望,最亲近的亲人却害得她流产疯癫,她连个家都回不去,待在靳韩声的身边,还要三天两头被刺激……”

  宋宇宁打断了她的话。“但是,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  顾津津沉默片刻,“我在靳家生活过一段日子,知道她是怎么过的,我就算被人害得再惨,也有张嘴能哭诉的时候,可是商陆没有,不止没有,她被人害了以后,连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我想让她过得好点,至少能让她离开靳韩声。”

  宋宇宁听到这,气得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单手撑在洗手台上。“靳韩声这人,我想你比我更了解他吧,更加不用再出门打听打听了吧?他要知道你把他老婆放走了,我保证,你会很惨,到时候身边再多十个我,都不一定能保障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跟明镜似的,她甩了下手,“走,先回去再说吧。”

  走出洗手间,顾津津看了眼四周,这儿都有监控,一举一动肯定是会被死死地拍下来。

  进去的时候,顾津津和宋宇宁绕了下,刻意从后面走,生怕被坐在前头的靳韩声给看见。

  两人回到座位上,顾津津这下是更加看不进去什么音乐剧了。

 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,一会要是音乐剧散后,商陆也就要回去了。

  宋宇宁轻踢下她的腿,“你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。”

  她一语不发,可是两眼不住朝四周瞅着,一看就是不安分的样子,宋宇宁很是头疼,这事就是个麻烦,不管还好,一管就要命啊。

  要想避开监控带商陆走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音乐剧厅到停车场,要经过的地方太多了,就算是坐个电梯,那顶头也有监控。

  这么短的时间内,她就算能带商陆离开,恐怕还没逃出去多远,就会被靳韩声给逮回去,到时候,那何止是麻烦连连啊。

  宋宇宁还在小声地劝她,“你就别管了,他们是夫妻,到头来靳韩声也不会拿她怎样的,可你不一样,你们之前还有仇呢,你就不怕他捏死你?”

  两人压低着嗓音,说话的时候都凑到彼此的耳边,也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要紧事,靳寓廷在后面看得仔细,有什么话不能等到外面说,非要跑到这儿来讨论。

  男人朝前面的椅背上轻踢下,顾津津回头看他。

  靳寓廷稍倾过身,“有点公德心行不行?”

  顾津津这会也没心思同他争辩,再加上在这儿说话确实是她不对,她转过身,想了想后,突然又转过身子,目光直直地盯着靳寓廷,

  男人眼帘微垂,这眼神可真是奇怪。“有事?”

  顾津津没说话,又转回去了。

  商陆坐在前面,全程都是目光飘忽,倒是身边的靳韩声一直都看得很出神,他难得陪商陆出来放松,这会完全没想到她居然在想着怎么从他身边离开。

  商陆两手轻握,手指一下下在手背上掐着,她陆陆续续从秦芝双那里听到了靳韩声对顾津津做过的事。她流产的事,所有矛头都指向顾津津,所以顾津津后来背上了抄袭的骂名,就连秦芝双都说过,她最怕就是靳韩声不听劝,做事太极端。

  商陆这么一想,心里最后的希冀好像被浇熄了,顾津津真的会帮她吗?

  毕竟她曾经间接将她害得很惨,她心里应该要恨她才是。

  但她实在找不到别人帮忙,今天这个机会不把握住的话,她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

  靳韩声将手搭在她肩膀上,人也朝她靠近些。“好看吗?”

  她没说话,定定地看着台上,靳韩声将她的一只手拉过去,手指在她手背上摩挲着。

  顾津津坐在后面,指尖在腿上轻敲,半晌后,她欲要起身,宋宇宁眼疾手快地按住她的手腕。“你去哪?”

  “不管了,先把她带出去再说吧。”

  “你真是疯了,”宋宇宁实在不了解顾津津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。“这件事就算你不管,也没人能说你什么。”

  “我有办法,你相信我。”

  顾津津推开了宋宇宁的手。“走,你跟我一道过去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顾津津拿了包已经起身了,宋宇宁拉她也拉不住,只好不情愿地跟上。

  商陆一直在注意着周边,她看到顾津津的身影隐约过去,她心头微喜,不管顾津津考虑得怎样,但她至少答应了要给她个结果。

  商陆推开靳韩声的手,“肚子疼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靳韩声面露紧张地朝她看眼。

  “我要去洗手间。”

  商陆轻松地甩开了靳韩声,毕竟身后还有小于跟着,来到洗手间,小于依然在外面等她。商陆快步进去,看到一扇门是开着的,她走过去一看,顾津津和宋宇宁都站在里面。

  宋宇宁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顾津津轻推下她的胳膊。“你出去,想办法将小于支开。”

  “我?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  “恐怕会很难,”商陆轻拧了眉头,“除了上洗手间,小于几乎是片刻不离地跟着我。”

  顾津津细想了下,“这样,你把她支开一会就好。”

  宋宇宁被推了出去,她真是十万个不乐意,可顾津津就是头倔驴,她又拉不回来,只能配合。

  小于在外面等着,将手机放回裤兜内,宋宇宁走到她身边,右手快速地伸出去后又收了回来。里面有个人过来,洗了手后,从两人身边走过去。

  等到那人走出去后,宋宇宁默数几声,这才走到小于身边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  “刚才有人偷了你的手机。”

  “什么?”小于吃惊地朝她看眼,宋宇宁适时别开视线,“真的,就是刚走出去的那人。”

  小于伸手一摸,兜里果然空空的。

  她下意识地追到门口,朝外面看眼,那人还没走远,这么点距离追过去应该没事,商陆肯定是不会乱跑的。

  小于三步并作两步过去,宋宇宁见状,赶忙出声。“好了。”

  顾津津率先往外走,她到门口探了眼,见小于已经追上那人了,争吵声很快传到耳朵里。“把我手机拿出来。”

  顾津津一把攥住商陆的手走了出去,两人快步往另一个方向走,小于顾着跟人拉扯,压根没看到这边的情况。

  三人进入电梯后,商陆仍能看到小于的身影,她赶紧往边上躲去。

  顾津津心跳加速,这会紧张的要命,她忙又掏出手机,发信息的时候手指都在抖,好几次都按错了按键。

  靳寓廷坐在里面看着音乐剧,手机震动下,他掏出来一看,顾津津给他发的信息猝不及防地呈现在他眼中。

  他的嘴角原本是轻勾着的,这会却如寒冽的冰一般僵住。

  顾津津给他发的信息很简单,只有一句话。“我把商陆带走了。”

  疯了!

  靳寓廷着急去找商陆的身影,果然,靳韩声身边的位子是空着的。

  “赶紧把她送回来!”靳寓廷一边发着消息,一边往外走。

  顾津津看了眼手机后,没再回,电梯直达负一层,商陆紧紧地跟着顾津津,也不敢东张西望。

  靳寓廷走到外面,远远的倒是听到有争吵声,像是小于的声音,他来不及想那么多,赶紧给顾津津打电话。

  几人坐进车内,顾津津让商陆弯着腰,身体尽量蜷缩起来,她立马接通电话,手机那头传来了靳寓廷急吼吼的声音。“顾津津,你不想活了?你快把商陆送回来!”

  顾津津的神经绷到了极点,“是商陆要我带她走的,你也知道她已经清醒了,她比谁都清楚她在做什么。”

  “你赶紧把她带回来,趁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  顾津津看到车子开了出去,她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不,已经晚了,人已经被我带走了。但是音乐剧厅周边的监控也把我们都拍下来了,我知道九爷你一定有办法的,给你的时间不多了,你就当帮个忙吧,谢谢。”

  靳寓廷气得恨不得当场将手机砸了。“你——”

  顾津津直接挂断了通话,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,行不行、成不成的,就看靳寓廷怎么做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