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46救救我,带我走

46救救我,带我走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30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33

  

  顾津津将手机翻过去,懒得再看一眼。

  知道他没事后,她精力充沛,好像所有积压的工作都能在一天中完成。

  宋宇宁敲响办公室的门进来,手里拿着打印出来的资料。“这是你让我查的,那家网站虽然才起来几年,但成绩惊人,它家有一个特色,推荐的所有漫画和网文都不是自己的。也就是说,网站不做那一块,全是找人合作后抽成,这两年网站越办越大,合作门槛也高了,底下挂着的合作页面上全是大公司,我们这样刚成立的,人家恐怕看不上。”

  顾津津伸出手,宋宇宁将资料放到她手上。

  “就算他们看不上,我也要去试一试,就算合作不成,就当白跑一趟好了。”

  宋宇宁轻笑下。“有时候,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毅力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”顾津津清了清嗓子唱道,“爱拼……才会赢。”

  宋宇宁朝她白了眼,两手抱在胸前,“对了,你不是不放心那边吗,要不要我给你查查,看看靳寓廷有事没事?”

  顾津津用手里的签字笔在脸颊处轻敲几下。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怎么又不用了?”

  “他有事没事跟我有什么关系,你出去吧,我忙着呢。”

  宋宇宁两手撑向桌沿。“对啊,你就该这么想,不过是个前夫罢了,这事要被修先生知道,他要不高兴了。”

  “他才没那么小气呢。”顾津津朝她挥下手,你去外面自己玩吧。

  宋宇宁直起身出去,走到办公室外将门带上之际,看到顾津津拿起手机看了眼。

  这靳寓廷还上瘾了,她不过试探一句,他却发了一连串的消息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怕我出事?”

  “说句话。”

  “你不会是想看看我有没有死吧?”

  “下次直接打电话就好,现在都是智能手机,锁屏之后不能发信息。”

  顾津津头疼地拍着前额,她这一条短信还引来了这样的麻烦,她也不想跟他争辩,干脆当做没看见。

  商家。

  佣人都被赶了出去,那名导购这个时候也是多余的,她瑟瑟发抖地站在客厅内,方才已经有过激烈的争吵,这会就只剩下商麒的嘤嘤啼哭声,以及靳韩声暴怒过后的窒息阴冷感。

  商余庆这个时候只能护着商麒,要不然的话,看靳韩声这样子,真有可能会要了她的命。

  “你把这人留下,让我好好问一问,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  女人闻言,不住摇头,“靳先生,万万不行啊……”

  靳韩声斜睨了她一眼,“把她留在这,再让你们想法子将这件事推到别人身上,是吗?”

  “你叫我一声爸,你连我都不相信?”

  靳韩声连一声冷笑都懒得给他,“我相信老九,他不会不查清楚,就把事情捅出来的。”

  “他那是存了私心,他要包庇顾津津!”

  靳韩声双手轻搭在腰际,两边始终争执不下,商家咬死了这件事跟商麒无关,再待在这也没意思。

  男人回头看了眼坐着的商陆,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
  商陆手脚冰凉,她相信这才是事实的真相,虽然她对顾津津一点都不了解,另一个又是她的亲妹妹,但她亲耳听到过商麒的挑拨,她跟她说那些话时的语气和神态,真可怕,她至今都记得清楚。

  商麒坐在边上,她知道靳韩声只会听商陆的话,她陡然起身扑过去抓住商陆的肩膀。“姐,我怎么会害你呢?你向来都是对我最好的人,你跟姐夫说清楚……”

  商陆想要将商麒的手推开,但商麒怎么都不肯松开,商陆手指用力刺入自己的手臂。

  “啊——”她突然尖叫连连,身子开始挣扎,靳韩声见状,一把将商陆的手臂抽出去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商陆痛得眼圈都红了,她手臂发抖,“痛,痛。”

  她就穿了件单薄的雪纺衬衣,靳韩声将她袖口处的扣子解开,衣袖推上去一看,臂膀内圈有明显的手指印和抓痕。商麒怔怔看了眼,起身后摆着手,“我没有。”

  她保证,或者发毒誓都行,都这个节骨眼了,她怎么可能还敢做出对商陆不利的事?

  可是靳韩声听不进去,这若不是她干的,还能有谁?

  男人愤怒不已,“你当着我的面都敢下黑手,商麒,可想而知你之前一次次跑东楼去,你藏了什么祸心!”

  话音落定,他抬起腿踢向跟前的商麒,她猝不及防往后倒去,身子重重摔在沙发上,又瘫软着往下,坐在了地上。

  商余庆看在眼里,这可是他的女儿啊,他气得伸手指向靳韩声。“居然敢在家里动手,她再怎样也是我女儿,这是商家!”

  他气得几乎站不住,面色白了又白,靳韩声一把抓住商陆的手,“您放心,以后这个家我不会再来了,商陆也不会回来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你们欺负商陆不会跟商麒一样哭喊争辩,说到底,你们都把她当成疯子,而不是一个正常人。她若没病,她也能跟你们说说她没了孩子该有多苦,到那时候,你们是不是也能听进去一些?”

  商太太坐在沙发上,捂着脸哭起来,靳韩声带着商陆离开,临走时将那名导购也带走了。

  坐上车后,商陆朝外面看眼,她曾经想过,倘若她想离开靳家,如果回到了商家,爸妈能不能保她周全呢?现在看来,那都是个笑话,这条路也就这么断了。

  她想不明白她疯癫的两年中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尽管靳韩声一而再再而三地护着她,但有些伤害难以避免,她若不想方设法离开靳韩声,迟早有一天,她会再次被逼疯。

  而她要想逃走,唯一的法子就是出靳家,不论是以什么理由、借口,只要能有出去的机会,她都不放过。

  几天后。

  顾津津坐在办公室内发呆,宋宇宁走到她办公桌前,她都没有反应过来,宋宇宁手掌在她面前挥了挥。

  顾津津回过神,“干嘛?”

  “想什么呢。”

  “哎呦,吃饱饭没事做,都想睡觉了。”

  “怎么会没事做。”宋宇宁将两张门票递给她,顾津津看了眼。“音乐剧?不是吧,我是个粗人,听不来这种。”

  “想多了,你不是要找昇安那边合作吗?今天他们公司福利日,大大小小能说得上话的领导全去了。这两张票也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,你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?”

  顾津津闻言,眼睛里面放出光来,她将票拿了过去,在手掌心内轻拍下,“你挺厉害的啊,可以去做私家侦探。”

  “少来。”

  顾津津昨天去昇安拜访过一次,但是却被前台挡回来了,说什么下午要开会,一开就是一下午。这摆明就是下了逐客令,顾津津就搞不懂了,这些都是赚钱的买卖,她给他们送钱,这怎么还有人跟钱过不去呢?

  “好,今天下午就去会会大佬们。”

  “我怕他们不会搭理你。”

  顾津津站起身,拿过桌上的包,将票塞了进去,“不要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”

  顾津津话虽这么说,可到达音乐剧现场的时候,居然迟到了。她跟宋宇宁两个人不敢吱声,小心翼翼地找到座位后坐定下来。

  宋宇宁朝舞台上看了眼。“我都说了,这种场合不适合带我,我应该在外面等你……”

  顾津津刚要开口,感觉自己的椅背被人轻踢了下,她以为对方嫌她们吵,赶忙噤声,并朝宋宇宁轻摇下头,示意她别再说话。

  没想到过了会,身后的人还在踢。

  顾津津想着她方才迟到进来,难免影响到别人,便忍了,等到对方踢第三下的时候,顾津津猛地回头望过去。

  她进来的时候真没注意到后面坐了人,这会却见靳寓廷悠闲地倚靠在那,一双好看的剑眉轻挑下,顾津津眯了眯眼帘。“跟踪我?”

  “我比你先到,这话应该我问你吧?”

  顾津津转过身,宋宇宁收起余光,没再吱声。

  台下坐满了人,顾津津目光望向前,灯光有限,她对昇安的人也不是很熟悉,找了许久没找到,倒是看到了商陆和靳韩声在前面。

  顾津津对音乐剧提不起兴致,看了会,她将手里的包递给宋宇宁,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  “我跟你一道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还怕我走丢吗?”

  “我不放心。”宋宇宁说着,跟了顾津津起身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从旁边的通道出去,商陆看在眼里,她看眼边上的男人,靳韩声正出神地盯着台上看。

  “我要去洗手间。”

  靳韩声收回视线,“好,我陪你。”

  他出门将小于也带上了,商陆按住他的手臂。“洗手间,你是男人。”

  靳韩声忍俊不禁。“我又不进去,我就在外面等你。”

  商陆不肯起身。“你不能过去,你是男人。”

  小于坐在商陆的边上,压低了嗓音同靳韩声说道。“靳先生,您放心吧,出门右拐就是洗手间,我带靳太太过去就好。”

  靳韩声知道商陆的脾气,虽然懵懂不知,但却倔强的很,他非要跟着的话,她说不定就能不去了,一直憋到回家。

  “那你一定要看好她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小于带着商陆去往洗手间,其实商陆并不确定顾津津是到这儿来了,但她总不至于在刚开场的时候就离开吧?

  走到里面,她果然听到有人在说话。

  商陆顿住脚步,冲小于说道。“别跟着我。”

  小于点下头,这儿是洗手的地方,商陆要想出去,就必须经过这儿。“好,我在这边等您。”

  商陆快步往里走,循着顾津津的说话声走到一扇门前,她刚站定,就看到门被推开了,顾津津看见外面站着的商陆,吓了一大跳。

  商陆忙抬起脚步往里走,将顾津津又重新拉回了隔间内,她伸手将门反锁上。

  顾津津张张嘴。“大嫂。”

  她抬起手指,轻嘘一声,将声音压得很低,“你能帮帮我吗?”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我想走,想离开靳韩声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面色有些发白,“你真的已经恢复了。”

  “是,我没时间说那么多话,我找不到别人帮忙,也不能告诉别人我已经恢复的事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你怎么会信任我呢?”

  商陆一手推着身后的门板。“商麒害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,我有分辨是非的能力,我知道这件事会给你惹上不小的麻烦,但靳家是座牢笼,靠我这个疯子压根就飞不出去,我的亲人帮不了我,我真的只能想到你了。”

  外面传来小于的说话声。“靳太太,您好了吗?”

  商陆着急地回了句。“没有。”

  顾津津有些进退两难,靳韩声是什么人,他向来把商陆看成是他的命,要是这条命丢了,他还不得疯了?再说,她跟靳家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,她的苦难有大部分都来源于商陆,她为什么要帮她呢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