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44为了他,被砍伤

44为了他,被砍伤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18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31

  

  顾津津想着,她的情绪就这么明显吗?

  她就是看不得靳寓廷这恬不知耻的样子,怎么在他嘴里就成了……什么什么放不下,还有夸奖?

  这是要多大的脸,才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顾津津尽可能地表现出毫不在意,又冷冷地扯了下嘴角,“你要把骂你的话当成是夸奖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  宋宇宁不住盯着前方看,恨不得让拥堵一下散开,她就可以让司机轰油门开得远远的。

  导购缩在副驾驶的座上,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再祈求原谅,更不敢插话。

  靳寓廷有些意兴阑珊,他向来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或者没皮没脸的人,有些话说完,对方却仍是冷冰冰的态度,他心里的那把火也就渐熄下去了。

  “你去哪?”

  顾津津听在耳朵里,目光很快落到手里的电脑上。“回公司。”

  “我现在去商家,你跟我一起过去。”

  顾津津手指轻顿在键盘上,“我去做什么?”

  “你不想听听商麒会说些什么吗?”

  “有什么好听的,无非就是她没做,或者,说我现在有钱,就把导购给收买了,她是冤枉的。”

  靳寓廷盯着她的侧脸,“这件事,你是最大的受害者,如今机会摆在你眼前,你清白了,你难道不想亲耳听听,她们是怎么害你的?”

  顾津津心绪繁杂,也静不下心想工作上的事情,她将电脑合上,面色冷淡地看向靳寓廷。“我之前那么迫切地想要一个真相,是因为我想跟你证明,我没拿过备用珠,更没害过商陆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即便这盆脏水永远扣在我头上,我也不觉得有什么,所以,我不关心商麒会怎么说,也不关心她是怎么陷害我的了。只是要劳烦九爷转告靳先生一声,既然事情与我无关,道歉,我不需要,只求以后桥归桥路归路,再也不要找我的麻烦就好。”

  她这句话,究竟是想让他代为转告呢,还是要直接说给他听?

  “你已经,这样不在乎了吗?”

  “真不在乎了。”顾津津轻笑下,“我再也不用向你自证清白,毫无意义。”

  靳寓廷心里酸涩的厉害,孔诚是个旁观者,这时候恨不得将车窗合上,不想靳寓廷再跟顾津津说一句话。明知她没有好话,明知是自讨苦吃,眼不见为净多好?

  但是他又不敢擅自主张,顾津津养伤的这一个月内,靳寓廷只字没提她,可孔诚心里清楚他是怎么想的。所以,他时不时会将那边的消息告诉他。

  前面果然是出了车祸,车子好不容易在往前开了,顾津津看到一辆奔驰车和一辆电动车发生了碰撞,两人正在激烈地争吵。

  好好的路就这么被堵住了,还有不少人围在边上看热闹,唯恐天下不乱,起哄声都传到了顾津津耳朵里。

  “跟他废话干什么,打啊!”

  “就是,你开的是电瓶车,怕他干嘛?”

  “这话不对吧,开奔驰车的还能怕了电瓶车?”

  司机按响喇叭,前面的车子却没有要开动的意思,有些人不赶时间,纷纷探出脑袋,拍照的拍照,议论的议论。

  电瓶车主看到奔驰车被擦出一道长长的痕迹,他也不是很懂交通法,他生怕对方要他赔钱,所以小心地赔着不是。“我真没注意到你的车。”

  “你不长眼睛吗?眼睛瞎了吗?”

  “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  “说什么说,你当马路是你家开的?”奔驰车主说着,回到自己的车旁,一把拉开车门,从后车座上拿出一把长刀。

  电瓶车主一看不对,撒腿就跑,两旁的路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人,他只能穿过被堵车辆跑向前,顾津津坐在车内,压根没看到那人手里拿着刀,她看到一个身影仓皇跑过来,两辆车离得很近,电瓶车主一边尖叫一边撒腿跑。

  身后的男人凶神恶煞,不过是几句争吵罢了,却闹得跟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。

  眼见就要追上跟前的男人,车主手里的长刀砍过去,那人吓得双腿发软,摔倒在地,奔驰车车主的刀哐当一声砍在顾津津那侧的车顶上。

  顾津津看到泛着寒光的刀就架在她头顶上方,宋宇宁坐在边上,忙要起身保护,靳寓廷想也不想地开了车门,他用力将车门踢向前,它带着奔驰车的车主狠狠栽倒在地。

  顾津津听到靳寓廷冲她怒喝出声。“把车窗关上!”

  司机居然也没意识到后面的窗户是开着的,宋宇宁眼疾手快,忙按向车门上的按键,茶色的玻璃开始缓缓上升。刚升到一半,顾津津看到那名车主恼羞成怒地爬起身,还不忘将掉在边上的刀捡了起来。

  靳寓廷拉上了车门,顾津津的车窗已经完全关上,奔驰车车主起身后,抄起砍刀落在她的车门上。

  这人真是疯了,他这会追不上前面的人,就把怒气都撒在顾津津和靳寓廷身上。

  只是靳寓廷的车窗刚升起来一半,男人见状,抬高手臂,没有再乱砍,而是将刀子放平后朝着车里面的人狠狠刺过去。

  顾津津吓得面色发白,下意识用双手拍打着车窗,“小心!”

  她看不清楚旁边的车内发生了什么,只看到靳寓廷的司机很快下车,他快步走到车主身后,一个擒拿将男人按住,男人的刀也随之抽出来,落在脚边。

  顾津津落下车窗之际,却看到旁边车的窗户完全升了上去,她也看不清楚车内的人究竟怎么样了,一双眼落到地上,却看到刀口上沾了血。

  顾津津颤抖着唇瓣,那名司机还在叫嚷,不少人看到他发疯砍人,也不敢再围观了,前面的道路瞬间就通畅起来。

  宋宇宁冲司机道。“开车。”

  顾津津双手双脚发冷,只是透过旁边的车窗玻璃,她不能确定靳寓廷是不是没事,余光再度扫过刀上的血,顾津津颤抖着想要开口。

  司机踩了油门,车子缓慢地往前开去,顾津津喉间轻滚动下。“等等……”

  她,她至少应该确定下他没有生命危险吧?

  宋宇宁没将她的话听进去,她声音那么轻,司机也没听到,车子很快提了速,扬长而去。

  靳寓廷坐在车内,视线冷冷地收回来,他低头看了眼白色的衬衣,衬衣上面有血。

  他扭头望向孔诚,看到他一手握着手腕,血正顺着他的虎口和指缝间往外淌。靳寓廷眉头轻蹙起来。“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一点小伤。”

  方才那把砍刀伸进来,车窗又在上升,其实是伤不到靳寓廷的,但孔诚却想也不想地将刀口给握住了。

  司机踢了下男人的腿,让他跪在地上,正好警察和交警都赶来了。

  靳寓廷看到司机回到驾驶座内,他开了口吩咐道,“先去医院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孔诚看了眼自己的伤,再看看窗外,他也没想到顾津津居然就这样走了,要不是靳寓廷出口提醒她,那人也不会拿着砍刀来砍靳寓廷。就算再没感情,问候一声总是应该的吧?

  难道女人变了心之后,就这么绝情吗?

  车子从拥堵路段开出去后,顾津津总算彻底回过神。“停车,停车!”

  司机闻言,赶紧将车子靠停在边上,宋宇宁疑惑地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了?”

  “难道我们就这样走了吗?”

  “谁知道那个疯子会不会又要追上来。”

  顾津津落下车窗,朝后面张望了眼。“他不是已经被按住了吗?”

  “津津,你到底怎么了?不早了,你不是赶时间吗?”

  顾津津有些语无伦次起来。“你看到那把刀上的血了吗?他肯定是刺伤了人,说不定,说不定……他把人都刺死了呢?”

  “津津,”宋宇宁见她紧张极了,忙用手轻拍着顾津津的肩膀。“不会的,他车上还有那个特助,他也不是一件摆设品,他不会让靳寓廷受伤的。”

  “但当时那种情况,孔诚不一定能及时反应过来。”

  在宋宇宁看来,这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了,她是负责人身安全这一块的,所以从很多细节都能判断出靳寓廷没事。“他要真被刺死了,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,就算受伤的是他,他的司机隔得那么近,总能发现吧?你看他冷静的很,那就说明靳寓廷没事,刀上的血八成也不是他的。”

  顾津津听完这话,心里却还在是砰砰乱跳,“可若是有万一呢?”

  “津津,你就这么害怕吗?”

  她不由一怔,“我哪有。”

  “你要实在不放心,我可以让司机掉头。”

  顾津津没说话,视线望向窗外,她看到靳寓廷的车在路上开过去,她莫名有种心安的感觉,宋宇宁说得应该没错,靳寓廷不会出事的。

  “不用了,走吧。”

  宋宇宁示意司机继续往前开,“这世上,疯癫的人越来越多,为了一点口舌之争就要杀人性命,有时候,退却不是软弱,是惜命。”

  顾津津轻靠着车窗没说话,人心,可怕起来是要人命的。

  孔诚整个手掌都被划开了,医生处理的时候,靳寓廷就在边上看着。

  “九爷,您先过去吧,我一会自己去商家。”

  “不差这么点时间。”

  孔诚嘶了声,靳寓廷下意识出声道。“你轻点。”

  小护士已经将动作放很轻了,但这伤确确实实在这呢,她也没办法。靳寓廷单手插在兜内,转身看向门口。

  “九爷,您今天不该那样冲动的,要是那人真伤了您怎么办?”

  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
  “我怕你只要一遇上顾津津的事,就毫无分寸了。”

  靳寓廷挺直着脊背,“护士,把他的嘴也一道缝上吧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孔诚听到这话,自己先乖乖地闭上嘴了。

  商家。

  商太太一早上就亲自去买了菜回来,这会正在厨房吩咐着佣人,靳韩声和商陆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商麒也在。

  靳韩声剥了个橘子给商陆,他看眼对面的商麒,“麒麒,今天怎么不见你出门约会?”

  “我知道你们要来,那我肯定留在家里陪姐姐啊。”

  “我倒希望你们赶紧成事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  商麒抬头,目露疑惑地看向靳韩声。“什么夜长梦多啊?”

  “你就不怕他在意你以前的事?”

  商太太从厨房出来,看了眼桌上,然后又冲商麒说道。“你看看,你姐和姐夫都坐这么久了,你怎么也不知道泡杯茶呢?”

  “噢。”商麒说着,就要起身。

  一名佣人从外面走进来。“太太,九爷来了。”

  商太太闻言,一脸的不悦,“不见,他过来肯定没好事,上次都差点把家里给砸了。”

  “他已经带人进来了。”

  “你就说今天有客人,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。”

  好不容易盼到女儿和女婿过来,商太太这一天的好心情可不想就这么被破坏了。

  只是她话音刚落,就看到靳寓廷从门外进来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