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40我不想祝福你

40我不想祝福你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819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26

  

  旁边桌上的人开始相互敬酒,孔诚和萧诵阳跟着靳寓廷一动不动,服务员奇怪地看了几人一眼,将新上的菜再度端上桌。

  顾津津走回到台前,她站在那里,脸上的笑却也有些不自然。

  修司旻看出她的不对劲,赶紧搂在她身后,他压低了嗓音问道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腿开始痛了,我怕一会受不了。”

  修司旻低头看了眼她脚上的鞋,“现在去换衣服,我给你备了平跟的鞋,待会你坐着就好,不用起来了。”

  顾津津手掌轻搭在修司旻的手腕上,“敬酒还是要敬的,先去换衣服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走下去的时候,是被修司旻搂着的,别人看不出来,可是靳寓廷知道,她婚纱下的那条腿怕是已经在不舒服了。她习惯逞强,就算她瞒着他偷偷恢复得不错了,但毕竟时间太短,她出的可是车祸,不是一般的擦擦碰碰。靳寓廷看到这,心里既难受又愤怒,她以为他会一辈子不放她走吗?这不过就是个婚礼罢了,延期几个月又能怎样呢?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嫁过去吗?

  修司旻带着顾津津回到酒店的房间,顾津津撑着墙壁,一脸隐忍,男人见状,弯腰将她抱起来。

  他走进更衣室,礼服一件件被挂了起来,修司旻小心地将她放到沙发上。

  男人的手轻落在她膝盖上,目光担忧地盯着顾津津看了眼。“要是难受的话,就待在房间,不要出去了。”

  “这像什么话?”顾津津手掌覆在修司旻的手背上,“撑过今晚就好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这么一根筋呢?”

  顾津津弯腰想要将鞋子脱去,修司旻见状,单膝点地,将她的腿轻抬高后,再将鞋子小心翼翼地脱下来。他看到她的脚背充血严重,修司旻将手掌按上去,顾津津动了动脚踝。“我们做的所有这一切,都是不想夜长梦多,如果婚礼延期,修辅成会更加疯狂,我们不能再给他准备的时间了。”

  修司旻闻言,什么话都没说,将俊脸轻贴在顾津津的腿上。

  她抬起手掌落向修司旻的肩头,“只有你更强大了,才能保我和文文安全无忧,而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切,就是要让你拿回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

  顾津津说完话,将手也收了回去。“我要换衣服了,婚礼场上总不能少了新娘和新郎吧。”

  修司旻站起身来,替她取来礼服和鞋子。

  婚礼现场,萧诵阳拿起筷子,夹了一筷凉菜。“吃啊,怎么不吃?好歹也是随了礼的。”

  孔诚没动筷,靳寓廷自始至终还盯着台上在看。

  “一会新人就该来敬酒了,九爷既然不让我闹事,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祝福他们?”

  孔诚拿起酒杯,给萧诵阳满满斟了一杯,他就不能只吃东西不讲话吗?

  “我今天不喝酒。”萧诵阳将杯子推开些,“我酒品不是很好,一会闹开了怎么办?”

  孔诚也随着他去吧,他看了眼身旁的靳寓廷,小声问了句。“九爷,要不要走?”

  一会过来敬酒,敬完顾东升他们坐的那一桌后,就轮到这边了,到时候得有多尴尬?孔诚想想那个场面就不淡定了,与其挨到那个时间,还不如现在就走。

  靳寓廷看了眼手边的杯子,他拿起酒杯,将酒往里倒。

  顾津津和修司旻出来时,她已经换上了一件修身的礼服,裙摆很长,脚上换了双平跟的鞋子,她不能久站,不然会控制不住的腿抖。所幸今晚来的宾客不算多,再加上修司旻已经提前跟人打过招呼,所以不会有人为难他们。

  敬完了顾东升那桌后,修司旻带着顾津津走向旁边。

  李颖书是伴娘,旁边还有伴郎拿着酒,一看到靳寓廷,李颖书忙靠近顾津津两步。“怎么办啊?”

  “什么怎么办?既来之则安之。”

  李颖书可没有这么淡定,这前夫都来婚礼现场了,能有什么好事?

  顾津津跟着修司旻来到桌前,修司旻拿了酒,亲自给靳寓廷未满的杯子满上,也给孔诚倒了杯。“来,九爷,我敬你。”

  “今天不是你的好日子吗?应该我敬你才是。”靳寓廷皮笑肉不笑道。

  他话虽是这样说的,可却并没有要拿起酒杯的意思,伴郎见状,举着酒杯上前,“来来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  “你算什么人?”萧诵阳冷哼声。“轮得到你来敬酒吗?”

  这样一闹,场面可就不好看起来了,萧诵阳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下,“这是看人下菜碟啊,我怎么就没人给我倒酒呢?”

  李颖书就站在他边上,忍不住说道。“你杯子里满满的,怎么倒?”

  “是吗?”萧诵阳看眼,举起酒杯,将杯子里的酒泼到了地上,李颖书气得脸色铁青。“你……你这样做太不吉利了。”

  这可是婚宴,将酒泼在地上,那是……

  顾津津目光扫了眼,嘴角勾起抹嘲讽,“原来萧先生今天过来,还带了同伴啊,请恕我们眼拙,真没看到,这样吧,我先敬你一杯。”

  顾津津说着,上前步,她伸出手,手里的酒杯微倾斜,里面装着的是饮料,她将手臂从左往右移动,一杯饮料就这么倒在了萧诵阳的脚边。

  男人勃然大怒。“顾津津,你这是在咒我死?”

  “我哪敢啊,不过是跟你学了下。”

  她说完这话,仿佛站不稳似的,将手按在了桌沿处,身子也随之靠过去。靳寓廷看在眼里,他的手伸向酒杯,站起身来。

  修司旻见状,也将酒杯递过去,靳寓廷的视线落到顾津津脸上,“我是不是应该祝你新婚快乐,百年好合?”

  “如果九爷能有这样的心,我当然是感激不尽。”

  “我若说,我不想祝福你呢?”

  顾津津轻挽下嘴角。“也行,毕竟,我也不想祝福你,九爷都已经来了,你要实在不想喝这杯酒也没关系,那就多吃点菜吧。”

  顾津津说着,将修司旻的手臂压下去,“这场婚礼,有多少人不是抱着祝福来的?多九爷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也不少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怎么说话的?”萧诵阳坐在旁边都看不下去。“今晚要不是他拦着,我早就把你这儿给砸了。”

  “你当我的婚礼,是你想砸就砸的吗?”顾津津口气忽而转冷,目光落定到萧诵阳的脸上,“你要真想闹,丢脸的是你自己,堂堂名动漫的老大,居然跟我一个女人过不去,还卑鄙到去人家的婚礼闹事。萧诵阳,你应该谢谢九爷拦着你一把,要不然明天你可就出名了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萧诵阳气得话都不能说完整了。

  顾津津看眼靳寓廷,嘴角的弧度稍松,“九爷,还是谢谢你百忙之中抽空过来。”

  靳寓廷看到她手掌撑着桌沿,身子也朝一边倾斜,似乎有些难受的样子,李颖书见状,忙搀扶了把。

  萧诵阳刚要说别被她给骗了,就看到靳寓廷将酒杯凑到嘴边,将杯子里的酒饮去大半后,他什么都没说,坐回了位子上。

  顾津津心头彻底一松,修司旻没让伴郎代酒,喝完了一小杯酒后,带着顾津津转身往另一桌走去。

  “她是装的,”萧诵阳指了指顾津津的背影。“她就会在你面前装柔弱,你怎么还吃她这一套呢?”

  靳寓廷太阳穴处绷紧了,痛得厉害,偏偏萧诵阳还在边上说。“你看她的态度,一会强硬一会软弱,一会说什么不祝福你,一会又谢谢你,是不是只要她说两句好话,你就放过她了?”

  “萧诵阳,你闭嘴。”靳寓廷盯着不远处。

  “看,看她这会又是精神奕奕的吧,方才还装出生病的样子……”

  靳寓廷手掌朝身前挥了下,酒杯摔倒在桌上,里面流溢出透明的液体,大红色的桌布迅速晕染开,萧诵阳立马噤声,不再继续往下说了。

  修司旻靠近顾津津身边,看了眼她的腿。“是不是又难受了?”

  顾津津轻笑下。“没有啊。”

  “那你方才……”

  “现在换了双鞋,好多了,你别担心我。”

  修司旻抬起视线,看到修辅成坐在不远处,他眼睛盯着靳寓廷的方向,似在跟边上的人说话。

  “照理说不应该啊,靳寓廷脾气不好,怎么连敬酒都这么轻轻松松地让他们过了?”

  修辅成拿起桌上的坚果,轻轻一捏,果壳就碎了。“还能是因为什么,靳寓廷不想为难的人是顾津津,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,可惜啊。”
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这婚礼都成了……”

  修辅成眼里透出几许阴暗,“还能怎么办?”

  说到底,他连修家的人都不算,除非修家的人都死绝了,以后所有的好处才能轮得到他。

  “您这么多年为了公司,几乎是豁出命去,难道这些他们都看不见吗?”

  修辅成忍不住逸出冷笑来,他做的再多又有何用?修家把他抱回来,是为招子的,目的达到之后,又将他培养起来,可却不是为了让他继承家业,而是要让他做好修司旻的左膀右臂。说到底,他都是多余的,即便他能力再强,又有何用?顾津津跟着修司旻走到这一桌前,修辅成潭底的阴戾收敛起来,顾津津也笑眯眯地跟他打过招呼。“大哥。”

  “津津,身体挺好的吧?”

  “挺好的呀。”顾津津嘴角挽着,修司旻给修辅成斟满酒,“大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  修辅成眼里的笑意虽然很假,但好歹是笑着的,他站起身来,“好,今天是你的好日子,我们哥俩必须好好喝一杯。”

  修司旻手里的酒杯递过去,轻碰了下,修辅成一饮而尽,又指了指不远处道。“怎么不让文文跟我坐一桌呢?”

  “大哥,文文一个小女孩,也不喝酒,还是不要让她扰了你的兴致。”

  修辅成不知是喝多了还是什么,他笑出声道,“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,你该不会是怕我伤害了文文?”

  “我可没有这么想,大哥,文文是我们的妹妹,你怎么可能动这样的心思呢?”

  修辅成点着头,“是,是,你们可是我最亲近的人啊。”

  修司旻抬起手掌轻落在修辅成肩上,“大哥,今天是高兴的日子,你多喝两杯,酒店多得是房间,今晚你就别回去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修辅成笑着坐回位子上,他是大哥,是修司旻至亲的人,他怎么可能在婚礼上闹出点事情来呢?就算再有不甘,心头再愤愤不平,他也不能当面表现出来,更加不能落人口舌。

  他视线落在边上,却看到顾津津紧身礼服下的腿好像在抖,她手臂挽着修司旻,其实是借着他的力在让自己强撑着。

  也是,顾津津伤成那样,今天的婚礼若是换成正常人都会觉得累,更别说是她了。

  她一次次坏他的好事,更是跟修司旻一同来算计他,如今婚礼他是拦不住了,但他总有法子让她不舒坦。

  “津津,这一桌上都是长辈,可不能怠慢了,酒得一个个敬,还要点烟,明白吗?”

  修司旻听到这话,紧拧下眉头,“还是一起吧。”

  “这是最基本的规矩。”

  顾津津轻拉下修司旻的手臂,修辅成这些话听在别人耳朵里,可不是在为难她,相反,这是在教他们怎样尊重家里的人。

  靳寓廷收回视线,顾津津的难受跟他毫无关系了,他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,她也照样没有管他,不是吗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