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38他不会是来闹事的吧?

38他不会是来闹事的吧?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725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24

  

  门口处,靳寓廷不住盯着照片上的顾津津看。

  婚纱照是早就拍好的,画面上的那张脸眉眼轻弯,没有一点不自在和被强迫的意思在里面。

  他恨不得伸出手去,将这张照片给撕碎了。

  “九爷!”身后冷不丁有声音响起,他头也没回,萧诵阳几步来到他边上,“你居然也来了。”

  孔诚朝他看了眼。“您接到邀请了?”

  “可不是,”萧诵阳将手里的请柬用力拍在另一手的掌心上,“你说,他们是不是成心来示威的?”

  靳寓廷站得笔挺没说话,萧诵阳轻撞下他的手臂。“我要是你,我肯定不会过来的,这不是找气受吗?”

  “有什么好气的?”靳寓廷薄唇轻启,冷冷说道。

  “你就不气?她顾津津这才没多久呢,就另找他人结婚了,还让你来参加婚礼,你……”

  “她要嫁给谁是她的事,跟我无关。”靳寓廷说到这,转过身望向里头。

  萧诵阳有些吃不准他这会的态度,“对对对,一个女人而已,对九爷来说真不能算什么。”

  宋宇宁快步从不远处过来,她冲着门口的服务生说道。“连九爷都不认识,真是找死。”

  她做了个请的动作,“九爷,一会还请上座。”

  萧诵阳冷冷地笑着,跟了靳寓廷往里走。

  现场有不少宾客都是认识靳寓廷的,但这个节骨眼上,谁敢上前跟他打招呼?这说话是错,不说话好像也是错,再加上靳寓廷的脸色实在难看,毕竟这是他前妻的婚礼,也只有萧诵阳这样的人敢一步不离地跟着靳寓廷了。

  男人选了个位子坐下来,孔诚环顾下四周,婚礼还没开始,所以人群散乱,叽叽喳喳的声音不住充斥着人的耳膜。

  酒店房间内,顾津津穿着婚纱坐在梳妆镜跟前,她已经被接过来了,距离婚礼举行的时间越来越近。

  化妆师在替她弄头发,顾东升一声不吭地坐在床沿处,陆菀惠忍不住起身上前。

  她靠着梳妆台看向自己的女儿,顾津津嘴角轻挽了下,“妈,怎么了?”

  “津津啊,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  “您怎么问这话了?”

  陆菀惠知道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,有些话不该说,可她实在忍不住。“我知道司旻一定是帮了你很多,但结婚是大事……”

  “妈,我知道您是怕我过得不好,放心吧,我跟修司旻结婚不为别的,是真的想跟他在一起。”

  陆菀惠看了眼那名化妆师,有些话她也不好明说,毕竟人都是修司旻请来的,万一一会将她说的这些话又去告诉了修司旻,总是尴尬的。

  “之前寓廷把你留在医院,要不是司旻说你今天会回来,我和你爸……”

  “妈,靳寓廷也知道我要结婚的事,大好的日子就不要提起他了。”

  陆菀惠脸上布满了担忧,她看眼顾东升,顾东升也只是看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  “津津,我跟你爸这辈子什么都不求,只要你健康、快乐就好。”这话说出来是很俗的,却也是父母最真挚的希望,顾家不愁吃穿,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可寻常人家该有的快乐他们都有。

  陆菀惠眼看着顾津津第一次婚姻失败,弄得遍体鳞伤,这满身的伤还没养好呢,没想到就迎来了第二次。

  “妈,我现在就很快乐,真的。”

  如果没有修司旻,她现在肯定不知道笑是什么,说不定连一声哭都不会再有了,谁知道她的这条命还在不在呢?

  顾东升坐在边上总算是开了口。“津津,如果你真的已经决定好了,爸妈尊重你的意见,结两次婚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要以后能幸福。爸希望你不要因为是二婚,就委屈了自己,反正……你哪天要是不高兴了,你就回来找我们,女孩子不管到了什么年纪,背着什么身份,都应该是金贵的,知道吗?”

  顾津津眼圈发红,鼻子酸涩的厉害,她明白顾东升的意思,他让她千万别因为是二婚就轻视了自己,在他们眼里,不论她的婚姻失败与否,她永远都是他们的掌上明珠。

  “爸,我听进去了,也记在心里了。”

  门外传来敲门声,顾津津忙拿了纸巾在眼角处轻按两下,她化了妆,不能哭,一会妆又该花了。

  修司旻推门进来,他已经换上了西服,陆菀惠看了眼,当真是俊朗不凡,器宇轩昂。

  她能想到的形容词,也只有这两个了,顾津津看着化妆师将她的发盘起,她脸型紧致小巧,下巴又是尖尖的,头发盘起之后五官更加立体。皇冠被固定在顾津津的头顶上,她觉得有些重,化妆师轻笑一声。“这是修先生特意给您定制的,全部都是钻石打底,四周的镶嵌物也是宝石,价格不菲呢。”

  顾津津目光透过镜子盯着站在身旁的男人,“你花费这个钱做什么?”

  “这是我们的婚礼,”修司旻抚摸下她的肩头,弯腰后凑到她耳畔说道。“就只有这么一次,我当然要给你最好的。”

  顾津津看着化妆师将皇冠固定好,修司旻再一次开了口。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,这句话跟你很配。”

  她盯着镜中的自己,她都快忘记第一次当新娘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了,靳寓廷出手也不会小气,她那会肯定也是如这般光耀夺目的。也许是顾津津潜意识里想要将之前的事都忘了,所以她真的想不起来当时的情景了。

  皇冠固定好后,化妆师又在她额头处补了几下妆,修司旻起身走到陆菀惠跟前,“妈,我看到叔叔、婶婶还有舅舅他们全都到了,我已经让人招呼他们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陆菀惠答应着,看到顾津津起身。

  “对了,”修司旻回头朝她看眼,“靳寓廷也到了。”

  顾津津脚步轻顿住,“给他发了请柬的,他要过来也不奇怪。”

  “是,说是请柬没了,只不过生怕他闹事,我已经让人放他进来了。”

  顾东升和陆菀惠面面相觑,陆菀惠话语间也是充满着紧张,“津津,应该没事的吧?”

  顾津津低声安慰道。“当然没事。”

  “寓廷他……不会真来闹事吧?”

  顾津津不想看到爸妈这会还在替她操心。“不会,那么大的场面,又有那么多熟人,靳寓廷不可能做那种幼稚的事。”

  她说完这话,起身走进了浴室,她将浴室的门关上,走过去洗了下手,顾津津深吸口气,盯着镜面中的自己。

  那张美丽的小脸上,她每一根眉毛都修剪成了完美,皮肤白皙的好像是刚剥了壳的鸡蛋,嘴上的颜色也是偏红,再加上眼角处上挑起的眼线,更是恰当的衬出了顾津津的气场。

  她双手撑向前,让自己更清楚的看到了眼底的那抹身影,她话虽这样说,可顾津津心里却乱的很。

  她不明白靳寓廷为什么会来,他这会应该都清楚了,她不告而别是为这个婚礼,按照他的性子,他真有可能是来砸场子的。

  到时候,好好的一场婚礼被砸了不说,恐怕他们几人都会成为笑话。

  靳寓廷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顾及到面子的事,他只会因为愤怒而更加肆无忌惮。

  可是他就算来了,又能怎样呢?还能改变什么呢?

  顾津津伸手摸向镜子上的那张脸,手指在脸颊处触摸,她眼圈通红,只能轻抬下巴,强撑着将眼泪咽回去。

 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。“津津,差不多了吧。”

  “好,我马上就来。”她深吸口气,转身往外走。

  靳寓廷坐在离酒店主舞台最近的那一桌上,他也不管上面是否有他的名字,萧诵阳见状,拉着孔诚也入座了。

  期间,有人找到名牌想要上前坐,但一看到他们几人,都顿住了脚步。

  酒店经理过来,也是无计可施,毕竟这人是靳寓廷,谁敢出口让他换个位子呢?

  宋宇宁了解了情况,第一时间让人重新安排座位,萧诵阳轻笑声,这一桌上最后就只坐了他们三人,他看了眼坐在旁边的孔诚,“一会,有没有什么精彩的节目?”

  “您希望会有什么节目呢?”

  萧诵阳手指在桌面上轻叩两下。“我可以帮忙啊,孔诚,你看看这四周,有多少人是认识九爷的?他们居然还给九爷发请柬,这场婚礼要是能顺利举行,我都替九爷觉得膈应。”

  他知道这话靳寓廷肯定是听到了,男人果然很快转过头朝他看眼。“你要怎么帮我?”

  “等到新郎新娘上台,我可以上去讲讲话,将你们的过往提一提,修家来了那么多人,恐怕有些事还不清楚,即便修司旻还有意继续,但顾津津往后的日子,可就不好过了。”

  靳寓廷没说话,萧诵阳笑了笑道,“我知道你不屑做这种事,所以,我来。”

  这口恶气藏在萧诵阳心里很久了,要是再不找个机会出掉,他怕他会被憋死。

  不远处的座位上,修辅成早早就坐下了,他目光盯着靳寓廷所在的方向,胸腔内的怒火到这会还未排尽。

  他没想到修司旻居然会跟他玩这么一出,要不是派出去的人说顾津津已经回去了,他真要怀疑今天这场婚礼上是不是要找个替身来做新娘。

  好啊,一个两个原来都在骗他,而且是将他骗得团团转。

  修司旻为了那点权,还真是拼了,即便顾津津伤成那样,以防夜长梦多,这场婚礼还是准时举行了。

  吉时已到,司仪上台开场,热闹欢庆的音乐声落到靳寓廷的耳朵里,他却觉得刺耳聒噪的很,司仪请上了新郎,靳寓廷连眼帘都未抬一下。

  一串串的好话听在萧诵阳耳中,却换来他一声冷嗤,“九爷,你看,新娘来了。”

  孔诚顺着萧诵阳的手望去,看到顾津津身着婚纱,挽住顾东升的手站在远处。那里没有灯光,可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  靳寓廷没有勇气回头,他只能装作没听见。

  他如果看了一眼,估计真会克制不住冲过去质问她,甚至是放下所有的教养强行跟她拉扯。

  嫉妒有时候就像是魔鬼,让人防不胜防的同时,还要痛苦不堪。

  萧诵阳还在那里添油加醋,孔诚看到靳寓廷的脸色不好看,忙轻踢下他的腿,示意他别说了。

  音乐声声响起,有人鼓起了掌,顾津津深吸口气,挽着顾东升的手臂往前。

  直到穿过红毯一路向前,她才在最前面的那桌上看到了靳寓廷的身影,而且他就离走道很近很近,几乎是抬手就能拉住她的婚纱裙摆。

  顾津津心慌感加剧,她当然是害怕靳寓廷来闹的,她也不是真的无坚不摧,脚底下的高跟鞋好像变成了冰锥,让她的每一步都走得困难极了。

  手背上忽然被人轻拍了下,顾津津抬头,看到顾东升冲她微笑。“不用紧张。”

  顾津津回以一笑,“好。”

  她从靳寓廷的眼前走过去,婚纱的白在瞬间就刺伤了靳寓廷的两眼,他心底涌起了可怕的不甘、不情愿,以及愤怒和悲伤,他轻抬眼帘,却见顾津津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。她全然没有愧疚,更加没有觉得是哪里做错了吧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