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37参加她的婚宴

37参加她的婚宴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50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23

  

  顾津津心里也有些害怕,害怕忽然会听到靳寓廷的声音,或者害怕会撞见什么人,毕竟凡事就算算计好了,也有出差池的时候。她的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身上的伤其实也好得七七八八了,她在靳寓廷面前装成那样,不过就是要麻痹他罢了。

  顾津津越走越急,穿过长廊进入医院内部,她站在电梯跟前,腿因为走得快而有些抖,她伸手撑在墙面上,电梯门打开之际,看到几人站在里面。

  “修太太。”

  她快步进去,其中一人搀扶住她,“您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“车子已经准备好了,就等您了。”

  顾津津轻点下头,电梯门合上,她透过电梯镜看到自己的脸色苍白,她身子往后轻靠下,心里更是空落落的,难受极了。

  如果现在她没有走,她应该还跟靳寓廷在一起,他拿了防晒的东西下来,说不定还要帮她涂,她肯定也要逗一逗他,让他注意保养,美白下他的那张老脸。她在医院里住了大半个月,真的过得好快,她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有些事却已经迫在眉睫了。

  顾津津望着镜中的那张脸,是不是她面对靳寓廷做戏做的太久了,所以,容易假戏真做呢?

  她完全不能将自己的情绪很好地抽出来,她觉得她好像陷进去了。

  为什么到了此时,她心里会这样舍不得呢?她不敢去想靳寓廷会是什么反应,她只能尽快抽身,让自己回到那个现实的世界中去。

  她没法在靳寓廷那双所谓的臂膀下过一辈子,毕竟这个男人靠不住,不是吗?万一他的翅膀再次收回去,她没了遮风挡雨的地方不说,她就连最后的庇护所都会失去。

  这么些短短的时间内,电梯的门开了,顾津津抬下眼帘,毫不犹豫地往外走去。

  医院外面停了辆车,顾津津在几人的陪同下快步往前,她这个时候已经不怕了,就算真被人拦着,修司旻的人既然已经到了,她就肯定能离开。

  车门被人推开,宋宇宁笑意盈盈地坐在里面。“津津。”

  顾津津抬起脚步坐进去,外面的人快速将车门拍上。

  靳寓廷回去拿东西的时候,心神不定,总觉得心里很慌,他进入病房,拿了防晒喷雾后快步出去。

  门口的人跟他打过招呼,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一语不发,脚步飞快往前,进入电梯后,整颗心用力地跳动着。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,总是疑神疑鬼的,他不止一次试探过顾津津,还好她都没有二心,表现得也是极为自然,可既然这样,靳寓廷还在担心什么呢?

  他就是胆小,就是放心不下,就是害怕会出意外啊。

  他存着满满的私心,要将她拘在身边,就算她会反抗会恨他,但也至少要过了她和修司旻的婚礼日期再说。

  靳寓廷想到今天是十六号,他心里猛然又是一惊,现在顾津津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,他真是心急如焚。

  男人手指不耐烦地敲在墙面上,眼看着电梯键的数字往下,他上前站到门口的地方,直到电梯门打开,他快步往前走去。

  电梯的门甚至还没有完全打开,男人就留下了一道匆匆的背影,他快步朝着院子的方向走去。

  院内没什么人,要换在平时,他一眼望去就能看到顾津津的身影。

  可是这会,他视线环顾四周,却没发现她的影子,他急得不行,靳寓廷大步往前,他失魂落魄的开始喊顾津津的名字。

  “顾津津——”

  视线扫向周边时,他看到了一个轮椅,一个空的轮椅。

  靳寓廷的脸色越渐苍白,他僵硬的双腿动了动,这才上前,花圃旁边还留有脚印,他似是不甘心,又将四周里里外外找了个遍。

  他只能接受事实,他攥紧手里的瓶子,抬起脚步狠狠地、用力地踹向轮椅。

  轮椅往后翻倒,轮子飞快地转动,靳寓廷心口被用力撕开了似的,他脚步往后退,趔趔趄趄踩在花圃上,里面坚硬的树枝透过薄薄的布料轻割他的腿,他小腿撞在了阻碍物上,靳寓廷丢了魂似的往下坐。

  他明白,真的明白了。

  顾津津哪是需要什么防晒啊,她也不是不记得日期,相反,她记得清清楚楚,所以她选择在今天逃跑。她真是一点时间都不给他,如果她提前一天离开医院,靳寓廷怕是还有翻盘的机会,可现在呢?

 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,婚礼应该没有取消吧?

  靳寓廷呼吸声越渐浓重,不出一会,他就有些喘不过气来了。

  顾津津骗了他,而且极有可能一直都在骗他,而他呢,完完全全被蒙在鼓里,这就是她的目的吗?

  靳寓廷看了眼手里的瓶子,他手掌紧握,瓶身咯吱作响,他知道现在就算是追出去都没用了,她不可能是一个人走的,肯定会有人来接应她。

  她向他要电脑、要手机,肯定有跟修司旻联系,怕是怎么走、什么时候走,都是他们商量好的。

  靳寓廷心痛到无法起身,他难以接受这样的伤害,到了这一步,他还是有些不相信顾津津会这么对他。

  昨天还是好好的,前天也是,睡之前还折腾他让她讲故事,他不信他对她的这些好,她都看不见。但如果她心知肚明了的话,那她就是故意作践,完全没将他放在心上过。

  靳寓廷的视线有些模糊,他抬起手臂,手背轻压在额头上,向来喜欢挺得笔直的腰也弯下去了。他真想好好地同情自己一番,可他觉得他就是自作自受。

  顾津津回到家时,修司旻和修善文在门口等她。

  一见到车子过来,修善文上前几步,顾津津推开车门下去,修善文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。“嫂子。”

  顾津津轻笑出声,“文文,好久不见啊。”

  “嫂子,我都快被吓坏了,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,”顾津津小手揉了揉她的脑袋。“我没事。”

  “身上的伤都好了吗?”修司旻上下打量着她,口气中充满关切和焦急,顾津津轻点下头。“好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一路过来还顺利吧?”

  “顺利。”

  “嫂子,家里布置的都差不多了,婚纱也取来了,就差你了。”

  顾津津笑着拉住她的手往里走。“我要先洗个澡。”

  “对,你今天是新娘子,要打扮得美美的。”

  顾津津心头被新娘子三个字狠狠扎了下,这是她第二次结婚,可是两次了,她却没有一次是高高兴兴,心无旁骛的。

  第一次是被迫,第二次是自愿,只是寻常新娘的那种欢欣喜悦,顾津津真的从未尝到过。

  洗完了澡,顾津津从浴室出来,跟妆师已经被接过来了,时间很赶,一张冰冷的面膜贴到顾津津脸上,凉的她整颗心都在颤抖。

  她闭上眼帘靠在椅背上,有人在给她吹头发,顾津津的手被拉了过去,另一人开始给她做美甲。

  修司旻在门口站了会,许久后,这才起身往里走。

  他站到顾津津身后,看到她脸上的面膜被取下来。

  “津津,不要勉强自己,要是状态不好……”

  “我这样不是挺好吗?”顾津津透过梳妆镜看向修司旻,“你放心,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修司旻将双手分别落在她肩膀上,“修辅成那边,我之前跟他说的是婚礼要延期,他假惺惺地问着你的情况,一会打电话让他出席,也不知道他的脸要绿成什么样子。”

  “我爸妈呢?”顾津津目露担忧,“千万别让修辅成将主意打到我爸妈身上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已经派人将他们接去酒店了,修辅成的手再长,也伸不到那里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顾津津再度闭起眼帘,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孔诚去往医院时,并未看到顾津津和靳寓廷的身影,他走到病床外面,询问着外头的人,“九爷呢?”

  “推着轮椅下去了。”

  “去多久了?”

  “估摸着有一个多小时了。”

  孔诚有些奇怪,他将门轻带上,靳寓廷一般不会带顾津津下去这么长的时间,他抬起脚步朝着电梯口走去。

  走进院子内,孔诚一眼看到了靳寓廷,以及翻躺在地的轮椅,他大惊失色上前,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眼睛都未抬下,孔诚站定到他身边,“这是怎么了?顾津津人呢?”

  “走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孔诚心情复杂地看了眼他的侧脸,“她……”

  肯定是跑了,要不然的话,这轮椅也不会是这样的。

  “我这就派人去找她回来。”

  靳寓廷艰难地扯动下嘴角。“不必了。”

  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轻摇着头,“她要想跑,谁都拦不住的,追回来又能怎样呢?现在是彻底撕破脸皮了,她回来后肯定是要闹的,就连做戏那套都省了。谁都不想落到这一步,再说,她这会应该已经回到那边了……”

  孔诚也有些气愤,“既然这样,她……她的婚礼还会举行吗?”

  靳寓廷冷笑下。“你说呢?”

  圈套,这就是个大大的圈套!孔诚气愤难消,“她这么想结婚,那就将她的婚礼砸了,让她结不成!”

  靳寓廷双肩轻耸,慢慢笑出声来,“真好啊,这个主意真好。”

  “她不仁,我们也可以任性妄为,九爷,我这就安排。”

  靳寓廷望了眼掌心内的防晒喷雾,“孔诚,你说她为什么要骗我?”

  “因为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跟修司旻结婚。”

  靳寓廷又气又恨,气得牙痒痒,他这些日子陪着她、守着她,怕她恢复不好,他三天两头去盯着她的主治医师。他让她日渐好转,不是为了让她能身体康健的去参加婚礼的。

  靳寓廷站起身,手一松,掌心内的东西掉在了地上,“孔诚,将晚上所有的安排都推了,查一查顾津津的婚礼几点开始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他站在原地没动,孔诚将轮椅搀扶起来,他们防住了所有人,甚至是顾津津的父母都不让靠近病房了,但没想到真正要防的人,其实是顾津津。

  她要真想走,其实是谁都拦不住的。

  结婚请柬上的酒店,那一场婚宴如期举行,车子停稳之后,孔诚下车替靳寓廷打开车门。

  他远远看见了酒店门口立着的照片,那是顾津津和修司旻的婚纱照,这样嘲讽,这样毫不留情的将难堪甩在了靳寓廷的脸上。

  孔诚跟着他往前走,走到门口处,被人拦了下来。

  “请柬。”

  靳寓廷身体站得笔直,嘴里冷冷说道。“撕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宋宇宁看到几人,神色也是微微一变,她抬起脚步赶紧进了内场。

  修司旻正在招呼客人,宋宇宁走到他身边,压低了嗓音说道。“靳寓廷来了。”

  男人神色未变,嘴角轻扯出抹弧度。“来就来吧。”

  “但是没有请柬。”

  “九爷赴宴还需要请柬吗?让他进来。”

  宋宇宁朝他看眼,然后点了下头。“是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