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33逃跑

33逃跑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666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18

  

  修司旻回了个好字。

  顾津津将聊天页面关闭,靳寓廷回来的时候,将洗干净的空水杯放向床头柜,“给你煮了点茶,一会给你倒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靳寓廷余光朝她打开的电脑屏幕上看了眼,她正在工作群里吩咐工作的事,男人走到她身旁,“别太累着。”

  “噢。”顾津津轻应声,朝他看眼,靳寓廷眼角眉梢带着柔意,她目光微怔,男人对上她的视线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顾津津别回视线,手指不自觉得在键盘上敲着,她脑子里其实很乱,她知道她现在留在这个病房内对她来说其实是最好的,靳寓廷的强势实际上是最好的庇佑,毕竟她这会就算回去也是养病,还要担心别人对她不利。

  茶几上还有孔诚送过来的水果,靳寓廷洗净后拿过来,顾津津手不好抬,他将它们切成一块块后送到顾津津的嘴边。

  她已经吃了不少了,这会撑得厉害,顾津津抿紧唇角。“不吃了,饱了。”

  “再吃最后一口。”他像是哄着个孩子似的。

  顾津津无奈,只好张嘴,话语模糊地说道。“干嘛给我吃这么多?”

  “你毕竟在生病,营养要是再跟不上,怎么受得了?”

  顾津津一边吃一边对着屏幕,靳寓廷看了眼腕表,他都是掐好时间的。他抬手按在顾津津的电脑上,她另一手伸出去,却不想牵动伤处。“干嘛啊?”

  “二十分钟到了。”

  “我还没开完会呢。”

  靳寓廷将她的电脑强行合上,“没有了你,网站还是在照样运转。”

  他将电脑放到旁边,搀扶着顾津津,让她躺好后,再将病床往下放。孔诚进来的时候,看到顾津津一脸不悦,不过他都习惯了,这也就是靳寓廷惯着她,都是惯出来的。

  孔诚站到靳寓廷身旁,没说话,顾津津别开了脸。

  男人并未起身出去,“孔诚,有什么话以后不必避着,说吧。”

  “商二小姐最近消停了,没事也不往东楼跑了,上次的那件事,商家虽然极力挽救,但舆论的攻势那么强烈,她确实也没那个脸出门了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,双眼落到顾津津的侧脸上,“这都拜那些照片所赐,拍摄角度清晰,把所有的狼狈不堪都拍进去了。”

  顾津津没说话,听到孔诚继续说道,“不过,这两日靳先生却给商二小姐牵了一条线,对方家境不俗,年纪稍长她几岁。”

  “大哥给她牵线?”靳寓廷怀疑自己一定是听错了。

  “是,商太太激动得很,对方好像也不介意那些新闻,今天碰上头了,看样子,还挺投机。”

  靳寓廷总觉得这件事里面透着古怪,“他上次为了糕点里放东西的事,还勃然大怒,再加上商麒挑拨他和商陆之间的关系,他怎么会这么好心,去给商麒介绍人呢?”

  孔诚将调查来的情况,一五一十的都告诉给他。“商太太找去东楼好多次了,说是商二小姐名节受损,让靳先生一定看在靳太太的面子上,帮帮忙。”

  靳寓廷笑出声来,“真要看在商陆的面子上……”他止住了后半句话,紧接着又说道。“老大那人,睚眦必报,特别是在商陆的事情上,谁要让商陆不好过,他是恨不得当场捏死她的,就算是亲妹妹都没有例外。”

  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

  靳寓廷嘴角越发勾勒起来,“谁知道呢,也许老大就是架不住商太太的眼泪,想着要把商麒嫁出去,也能清净些。”

  孔诚盯着病床上的顾津津看,她有些不悦地问道。“是不是有什么话不好当着我的面说?你们还是出去吧。”

  “还有事吗?”靳寓廷俊脸轻扬。

  “我让人查过了,修司旻并未将婚礼取消,酒店和婚庆公司那边也没有接到他的消息。”

  顾津津的视线落到靳寓廷脸上,看到他神色在瞬间阴暗下去,他的目光也看向了她,“那个时间,你还在医院里面。”

  “我可以提前出院,没关系的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再说一遍?”

  她嘴角立马拉开,“你笑死我了,靳寓廷,你就这么接受不了我跟别人结婚吗?”

  孔诚还站在边上呢,靳寓廷依旧冷着脸,“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,你跟谁结婚是你的事,我只是看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上,既然救了你一命,就要救人救到底。”

  “好好好,你才不管那么多事呢,你就是看我可怜,施舍点善心给我,行了吧?”

  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孔诚这会学乖了,杵在边上一语不发。

  “那既然这样,你放我出去啊,你的好意我都心领了。”

  靳寓廷绷着脸没说话,孔诚自然看得出来他心里有气,顾津津当然也清楚,他什么脾气她还不是摸得透透的吗?

  “你放心,我一定养好身子再出院,婚礼的事我现在都不考虑了,总不能为了结个婚而不要命吧?结婚请柬毕竟都送出去了,修司旻取消也是需要时间的,这两天他光顾着处理车祸的事,哪顾得上酒店那边啊。”

  靳寓廷细一想,也是,哪有新娘子还在医院,婚礼却仍要举行的道理?

  他面色微松,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  孔诚斜睨了眼,这顾津津现在也不和靳寓廷硬碰硬了,可又总是将靳寓廷挑得最上火的时候,又来几句软话,他看靳寓廷还挺吃这一套,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

  商陆自从清醒后,面对喂到嘴边的药,还是吃下去了。

  她没有别的办法,现在她连东楼的门都很难踏出去,她先前也试过将小于支开,只不过东楼还未出,就被守在外面的保安给送了回来。

  商陆连着几日表现得很好,若不是神色间偶尔的迷离和自言自语之外,靳韩声真要以为她快好了。

  她一直在靳韩声耳边念叨着要出门,靳韩声起初是想也不想地拒绝,可到了后来,言语和表情间明显有松动,最后,他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  靳韩声最害怕的就是带商陆出门,他总怕出事,可又架不住她眼里的祈求,也只能叫上小于和秦芝双,希望能万无一失了。

  来到附近的商场,商陆一边走一边四下熟悉环境,这是新开的商业街,以至于她对四周都是陌生的。

  秦芝双和靳韩声在说着话,商陆耳朵里依稀钻进了几句话。

  “送点什么好……珠宝首饰是不是太俗套?”

  “妈,这种事您别问我……要不,送套房?”

  秦芝双朝靳韩声指了指,“你啊你,没个正形,讨厌的很。”

  “太湖西城那边的房子也不贵,还适合养老,独栋的别墅依山傍水,多棒啊。”靳韩声说着,回头朝商陆看眼,他脚步轻顿,等商陆上前后,拉住她的手往前。

  “老九也不问家里的事,你也是,我也算是有女儿的人,可你长姐比你们两个都忙,至今连个孩子都不生,你们真是要愁死我。”

  靳韩声见状,赶紧安慰她几声,“好了好了,等明年,你的孙子、孙女、外孙和外孙女肯定会扎堆的,到时候你抱都抱不过来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,我第一个,好不好?”

  商陆垂着眼帘,秦芝双朝她看眼,眉梢处染了些许笑意。“我看商陆最近状态不错,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呢。”

  “那不是商二小姐吗?”小于眼尖,看到了不远处的人。

  迎面而来的一男一女显然也看到了他们,商麒脚步下意识收住,等看清楚几人后,她勉强勾勒下嘴角上前,“秦伯母、姐、姐夫。”

  “麒麒,你也在这。”秦芝双的视线不由落到她身后的男人身上。

  商陆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,对方好像和靳韩声认识,上前就跟他笑着说起话来。

  “姐。”商麒欲要上前,却见靳韩声将商陆揽到怀里,“我这小姨子,不错吧?”

  “我跟麒麒很投缘,多亏你了,给我介绍一个这么好的女孩。”

  商麒面颊绯红,低了嗓音说道。“你这样说话,羞不羞啊?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?我实话实说罢了。”

  男人笑着将商麒的手拉过去,“到底是年纪小,逗一逗就脸红,这不是你亲姐和姐夫面前吗?我夸夸你怎么了?”

  “好了。”商麒娇嗔着想要将手抽回去。

  靳韩声勾扯着嘴角,眼里藏着若有若无的冷笑,商陆别开视线,靳韩声明明知道商麒是怎样对她的,却还在替她张罗着择偶的事,看来她确实没将她放在心上。她被商麒欺负成那样,他也就是嘴上气愤罢了,毕竟他还要做好商家的女婿,不是吗?

  “韩声,中午一道吃饭吧?”男人开了口。

  “不了,我们一会就回去,你陪着麒麒好好逛逛。”

  “那好,改天再约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男人牵着商麒的手要离开,商麒看眼商陆,“姐姐最近还好吧?”

  “挺好。”靳韩声回道。

  商麒知道他们都不想让她靠近商陆,她也不想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,便跟着男人乖乖离开了。

  秦芝双盯着她的背影,面露不解地看向靳韩声。“之前不是有意于老九吗?怎么……”

  “她喜欢老九不假,但您肯让她进靳家吗?”

  “她这速度也太快了。”秦芝双轻摇下头,“你怎么管起牵线搭桥的事了?”

  “妈,瞧您这话说的,麒麒好歹也算是我妹妹,她的终身大事我肯定是能帮就帮。”

  商陆不想继续听下去,便拉扯着靳韩声要走,男人跟着她往前走去。

  秦芝双进了一家店,说要看看旗袍,几人陪着她逛,商陆好像挺有兴致的样子,靳韩声拿了几件给她。“好看吗?”

  她不住点头,觉得每一件都好看,靳韩声不由扬笑,“那你也试试,试中了好看的就买。”

  商陆将衣服挂回去。“我渴。”

  小于忙从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水杯,商陆却拧紧了眉头,“要果汁。”

  “楼下有鲜榨的,我去买。”小于说着,将水杯放回包内。

  “我去吧。”靳韩声让小于看好商陆,毕竟是要进肚子里的东西,靳韩声还是盯着一点比较好。

  商陆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定下来,靳韩声离开后,小于就守在她身边。

  秦芝双正在试衣服,商陆起身也去看了几套,秦芝双从试衣间出来,几名导购都围绕在她身边。

  “好看吗?”

  小于听到声音抬下头,“好看,这套颜色也好看。”

  商陆出去的时候,小于并没有注意到她,她快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。

  电梯是直通地下车库的,靳韩声就算要找她,应该也不至于第一时间会想到那里。

  再说商场的地库她方才已经观察过了,如果凑巧的话,会有出租车送客人下来,她只需要坐上车,就能安全离开这里了。商陆按了电梯键,看着一边的数字逐渐往下落,她心急如焚,这是她好不容易才等来的机会,她难得能出一次门,如果这次不成的话,以后恐怕都难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