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9谁都别想把你抢回去

29谁都别想把你抢回去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736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14

  

  靳寓廷来不及喊顾津津的名字,他打开车门,快速地往前走去。

  孔诚也回过神,跟着下了车,两人来不及拿伞,雨势迅猛,雨珠砸在脸上模糊了人的视线,靳寓廷的身上很快湿了,那辆撞击的大车轮胎别转,踩足油门开走了。

  靳寓廷现在哪管得了这些,他踩着水渍往前走,来到翻掉的车前,他看不清楚顾津津在哪边,只能焦急地用手抹掉窗户上的雨珠,“津津,顾津津!”

  车内没有丝毫的回应,靳寓廷手掌在窗户上拍打着,“顾津津。”

  “九爷,门打不开啊。”

  “破窗!”

  孔诚朝着不远处的司机招下手,司机已经将车开到了边上,他立马下车,从后备箱内拿出了工具。

  司机快步上前准备破窗,可敲砸上去居然一点用都没有,靳寓廷心急如焚,夺过了工具用力砸向车窗,但还是纹丝不动。

  孔诚见他几乎要失控,忙拉住了他,“这恐怕是经过特殊改造的,我立马找人过来。”

  “还来得及吗?”靳寓廷神色怔怔地问道。

  “来得及,一定来得及。”孔诚赶紧联系人,并且让对方必须第一时间赶来。

  靳寓廷看不到里面的人,他只好跪在地上,上半身往下弯,玻璃上还在淌着水珠,一条手臂却碰到了窗户上。靳寓廷赶忙扬声。“津津?”

  顾津津没说话,不知道是说不出话来了,还是已经昏迷。

  “津津,你跟我说话,你在哪?能动吗?要是可以,尝试着把车门打开……”

  靳寓廷知道,他说这些都是无用的,顾津津要是有意识,她早就求救了。

  孔诚养的那帮人做事效率向来是神速的,毕竟一旦要动用到他们,就肯定是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。

  普通的工具根本拆不开那辆如牢笼一般坚固的车子,孔诚将靳寓廷拉到边上。“九爷,会没事的。”

  孔诚让靳寓廷背过身,尽量想要转移开他的注意力,“九爷,很快的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“下这么大的雨,又这么晚了,你说她一个女人……为什么要这样拼?”

  孔诚不敢乱说话,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踩到靳寓廷的痛处,“这都是意外。”

  “意外?车祸就发生在我们眼前,那不是意外,是谋杀。”

  “九爷……”

  不远处,一道声音传到孔诚的耳朵里,他转身看眼,刚要说话,就见靳寓廷已经迈起脚步过去。

  顾津津已经被拉了出来,两条手臂软软地垂在身侧,外面这么大的动静,她居然连动都没有动一下。

  靳寓廷来到她身前,看到她眼帘紧闭,全身上下没有明显的外伤,只有额头处泛着淤青,他蹲下身将她抱起来,一边走一边还喊着顾津津的名字,只是她这会别说是应答了,就连骂他都骂不动了。

  靳寓廷将顾津津放进后车座内,车子朝着医院飞速而去,一路上,风刮得特别大,人行道上几人高的树木像是要被连根拔起。雨也越下越大,雨珠一颗颗砸在前挡风玻璃上,刺得人耳膜都在发疼,发胀。

  顾津津被送进了抢救室,那扇门当着靳寓廷的面被关上。

  没过多久,护士就推开门出来,孔诚忙着办理住院手续的事,可是医院施救需要签字,靳寓廷起身,拿过笔毫不犹豫写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他才不管他跟顾津津现在是什么关系,他只知道,人,医院必须救,至于等信息核查出来有误,那都是后话了。

  靳寓廷现在也没心思管这些,所有的事情都交到孔诚身上。

  等在急救室外的时间,煎熬至极,靳寓廷双手交握,两手越握越紧,他额头不住轻轻撞在手上,他脑子里空白一片。

  孔诚回到他身边坐定,靳寓廷眼帘紧闭,所有的可能性都冒了出来,他甚至想着哪怕顾津津断手断脚,或者失忆了,又或者残疾了,乃至一辈子都站不起来,他都可以接受。只要她活着,活着就好。可是这样的想法又实在可笑,谁都不知道她在里面怎么样了,他怎能想得那么远呢?

  他坐了会,又站起来,可站着又不知道要干什么。

  孔诚看着他走来走去,时不时又到抢救室门口去张望。

  他已经安慰过靳寓廷,顾津津坐在后面是系了安全带的,车子的撞击面也不在她坐的那一侧,她应该没有大碍。

  可即便这样,靳寓廷都觉得这些话就是没用的安慰罢了,他听进去了又能怎样,这会顾津津昏迷着,而他毫无办法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靳寓廷的心情也越发焦灼起来。

  宋宇宁刚将修善文送回家,修司旻就接到了电话。

  宋宇宁将修善文的行李箱推进去,“你这么晚还过来做什么?”

  修司旻匆匆忙忙下来,一看到宋宇宁,他脸色完全变了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文文的车在路上出了点小状况……”

  “她的事我会安排,我让你跟着顾津津,是让你保护她的。”

  “津津……还没有回来吗?”

  修司旻脸色铁青,咬着牙说道。“出了车祸,人都进医院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宋宇宁大惊失色,“不,不可能啊,我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呢。”

  修司旻快步要出去,修善文也吓得不轻。“哥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你别给我添乱。”修司旻回头朝她看了眼,目光很快别到宋宇宁的脸上,“看好她。”

  宋宇宁追出去两步。“还是让我跟着吧。”

  修司旻拉开门走到外面。“我让你跟着她的时候,你在哪?”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回头再跟你算账!”修司旻丢下句话后,快步离开。

  修善文走到门口,看了眼宋宇宁,“嫂子不会出事吧?”

  “不会的。”

  顾津津命那么大,一定不会有事。

 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,顾津津被推出来的时候,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,依稀好像看到有个人影扑过来。她有些想不起来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,就听到有汽车喇叭声传到耳朵里。

  她极力想要睁眼,但是怎么都睁不开,头顶有刺眼的灯光照射到她眼睛里,顾津津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。

  她呼吸声好重,每一口呼进去的气,却都是好痛。

  痛得胸腔好像被撕裂似的,顾津津猜想这个人会是谁呢?她睁开一点眼帘,但还是看不清楚。

  “修司旻。”她嘴里轻念出声,因为除了他,她想不出还会有谁。

  靳寓廷听到她口中的呢喃,他只是握紧了她的手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顾津津模模糊糊,听到自己的说话声传到耳朵里。

  男人没再开口,而是一路跟她回了病房。

  他将她从手术床上抱到病床上,顾津津鼻翼间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这人好像不是修司旻,那会是谁呢?

  她想要扭头看一眼,却发现脑袋动不了,她的脖子好像被固定住了。

  顾津津听到医生在说什么骨折,什么撞击,又说至少要住院观察半个月。她想要起身反对,但她全身没力气,眼皮重的只能合上眼。

  病房内很快恢复安静,顾津津这会好受多了,至少不会再有声音在她耳朵边叨叨叨的。

  靳寓廷在旁边坐了下来,顾津津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,但他的一颗心却还是悬着的。

  瞧瞧她现在的模样,靳寓廷有些不忍心看下去,别开了视线。

  顾津津完全醒来的时候,还未适应病房内的环境,就听到男人的说话声急切地在她耳边响起。“你醒了。”

  她想转动下脖子,却发现动弹不了。

  “哎呦——”她这么一动,全身都痛。

  靳寓廷站起身,凑到她面前,为了让她能完完全全看清楚他的脸。

  顾津津看清楚后,第一句话就是问道。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我一直都在这,不然你以为是谁?”

  顾津津闭了闭眼睛,再度睁开眼时,目光远远地在病房内扫了圈,“修司旻呢?”

  靳寓廷气得坐回原位,“你要找他?”

  “我刚才明明听到他的说话声了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有没有良心?”

  顾津津咯咯笑出声来,“我怎么了?”

  靳寓廷轻咬下牙关。“你还笑得出来,是吗?”

  “我当然应该笑啊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我以后多的是好日子呢。”

  “你知道你刚才差点把脖子折断了吗?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再摸摸你的脑袋,它已经和你的身体分家了!”

  顾津津听完,当真去摸了摸,脖子上戴着颈托,看来车子那么翻转一下,确实危险级了。“靳寓廷,你还有心思骗我啊。”

  她稍稍转动下脖子,就觉得痛,她不敢乱动,这样也就看不到靳寓廷的表情了。“现在几点了?”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通知我的家属啊。”

  靳寓廷斜睨了她一眼。“我就是你的家属。”

  “我说真的,看样子我是要住院的,后面还有一系列的事……”

  靳寓廷打断了她的话。“我也跟你说真的,你抢救的时候需要签字,都是我签的。”

  顾津津将手从被子中伸出去,“我的手机呢?”

  “我就救了你的人出来,没看到你的手机。”

  她似乎想要撑起身,靳寓廷忙按住她的手背,“不要命了?”

  外面传来阵敲门声,靳寓廷让顾津津躺了回去。“进来。”

  孔诚将门轻推开,他走过来几步,并未出现在顾津津的视线中。“九爷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修司旻来了。”

  顾津津扭动下脑袋,她老是忘记自己有伤在身,她痛得不住轻呼气,靳寓廷将她的手塞回被子内。“不见。”

  孔诚朝病床上的人看了眼。“他是来找顾津津的。”

  “我都说了,不见。”

  顾津津再度伸出手,朝旁边抓了两下,却抓了个空,靳寓廷见状,将手伸过去。顾津津一把握住,又用力捏下去,“让他进来。”

  “你就不想想,你今天为什么会被人撞吗?”

  顾津津沉默片刻。“可能是意外吧。”

  “你社会关系简单,就算有人要害你,应该也不至于用这样的手段,但是修司旻不一样,他身后多少人都在盼着他死?顾津津,你是不是傻,你难道要给他做肉盾吗?”

  顾津津躺在病床上不能动,脑袋里却是清醒的很,“我怎么会给他做肉盾呢?他每天要面对的危险比我多得多。”

  “那你还要待在这么一个危险的人身边吗?”

  顾津津唇舌干燥,声音夹带了不少的落寞,“有时候,人都是身不由己的,我那时候尽管知道他危险,但我身边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我现在不是没死吗?既然能活过来,以后自有翻盘的机会。”

  靳寓廷听着,却觉心惊胆战,孔诚在边上提醒道。“我没让他靠近这边,但他还没走。”

  顾津津听出了不对劲,“什么叫没让他靠近?”

  她不知道这间病房被保护了起来,也不知道外面守着靳寓廷的人,没有他的吩咐,连医护人员都不得擅进。

  “顾津津,我不会让他进来,更加不会让他带你走,你就好好在这养病。”

  顾津津吃惊不小,“你要把我囚禁在这吗?”

  “你跟他在一起,不行。他要过来抢人,也行,我等着,就看他能不能将你抢回去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