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8噩梦成真,太痛太痛

28噩梦成真,太痛太痛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95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12

  

  算了,算了,商陆疯了,她也不是故意的,她更不知道轻重。

  算了。

  靳韩声这么一遍遍安慰着自己,他手掌摸到脸上,手指尖刚碰到,就痛得收了回去。

  商陆看在眼里,心里至少是有几许快慰的,谁让他出门都能招惹小姑娘呢,他尽管没跟她眉来眼去,但她没看见的时候呢?真的说不准。

  “这回去要是被妈看见,我看你怎么说。”靳韩声恶狠狠地将脸别向窗外。

  这也不是商陆要担心的事,她是个疯子啊,疯子做什么事都是能理解的,就算人人都知道是她打的,但又有谁会去指责她呢?

  等靳韩声再次回头看她时,却见商陆自顾在看另一侧的风景,真是没心没肺。

  回到东楼,靳韩声唤了小于过来,“我马上要去趟公司,你看好靳太太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守着东楼的大门,除了妈以外,谁都不准放进来。”

  小于答应着,靳韩声走到商陆身边,脸上的指痕印还未下去,他弯腰在商陆的脸上亲了口。商陆全身绷紧,但强忍着没动。

  “我走了,你在家乖乖听话。”

  商陆没有应声,靳韩声走出房间,将房门轻带上。

  小于看了眼商陆,“靳太太,要不要吃水果?我替你去拿。”

  商陆摇着头,她平日里接触最多的人就是小于,除了睡觉上洗手间,小于几乎都跟在她身边,那也就意味着很多事她都知道,就看她肯不肯说了。

  商陆看眼门口,忽然抬起手臂朝那里指了下,“有人来了。”

  小于看了眼,“哪有人啊,靳太太,您听错了。”

  “真的有人,你听,脚步声上来了,是个女人。”商陆害怕地双手抱在身前,“一个女人来我们房间了,她是不是找靳韩声?她是谁?”

  “靳太太,哪有人啊。”小于走到门口,将门打开,“您看,没人。”

  “我真看到有人进来了,一个女人,她在喊靳韩声的名字呢,你快听啊。”

  小于都习惯了,她将门重新关上,走回到商陆跟前,“靳太太,您别多心,这种事以后不会发生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商陆轻问,不会发生,是意味着以前发生过吗?“就是有人找来了啊,你没看到吗?”

  “没有,没看到。”小于过去找遥控器,想要打开电视让商陆安静下来。

  “你没看见,是因为以前有人来过吗?”商陆冷不丁问出口。

  小于拿了遥控器回到她身边。“靳太太,您是不是记起了一些事?”

  商陆也听出了小于话里的犹豫,她点着头,冲小于说道,“有人来过是不是?”

  “靳太太,那都是以前的事了……”小于将电视打开,不想商陆再问下去。“现在靳先生对你那么好,你应该都看在眼里的。”

  商陆定定望着前方,脑袋隐约作痛,她的目光疑惑地落到不远处的梳妆台上,桌上很明显被整理过,商陆清醒至今,这才想起她之前在那里放过一样东西。

  她站起身来,快步朝着梳妆台走去,上面那些瓶瓶罐罐的东西都没了,应该是怕她伤着自己。

  “我的盒子呢?我的盒子呢?”

  “什么盒子?”小于上前来到她身边。

  商陆紧张地在桌上胡乱寻找,“我的盒子,没了,没了……”

  “靳太太,是您以前放在这儿的吗?”小于忙按住她的手臂,“您放心,您的所有东西都是我收着的,一样都没丢。”

  “在哪?”

  小于随身挂了串钥匙,她取下来后找到其中一个小的,将梳妆台下面的柜子打开,“您看,都在这呢。”

  商陆忙蹲下身来去翻找,小于生怕伤到她,想要拉住她。“您告诉我您想要什么,我帮您拿。”

  商陆已经看到了塞在角落里的收纳盒,她将周边的东西都丢开,一把抱住那个收纳盒起身。

  “靳太太,还是让我收起来吧。”

  商陆抱紧了不放,她使劲摇下头,快步走到床边坐下。

  小于没法子,只好将被翻乱的东西都收拾好,再将柜门锁上。

  商陆手指在收纳盒上摩挲,小于走到她身边。“靳太太,您是在里面放了什么宝贝吗?”

  “我喜欢这个。”她小脸在上面蹭了蹭。

  那是个简单的收纳盒而已,没有尖锐的棱角,应该不至于伤害到商陆,小于放下心来,商陆抬起头朝她看了眼。“我饿。”

  “那您想吃什么?”

  “面。”

  小于轻笑出声。“我让佣人给您去做。”

  她转身出去了,商陆听到脚步声越渐走远,直到门被带上,她这才动作迅速地将收纳盒打开,盒子上层摆满了一些简单的首饰和化妆品,商陆将隔层拿开,看到最下面放着的微型摄像机还在。

  这个收纳盒还有个好处,微型摄像机正对的前方正好是镂空的,商陆之前将它摆在梳妆台上,正对着卧室内的大床。她那时候还没有疯,跟靳韩声又是新婚,但关于靳韩声的流言总是那样精彩,再加上她要回娘家两天,商陆就想出了这个法子。

  毕竟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后来出了事,那个摄像机放在那也一直没有拿走过。

  要说起来,这东西还是靳韩声的公司研发的,号称能连续录像五百天,那也就是说只要没有人关机,它肯定会录到不少有用的视频。

  商陆手指在上面轻抚过,画面是暗下来的,她有些紧张,说不定这东西摆在那里,一早就被靳韩声发现了,那也就意味着里面的影像都没了?

  商陆按下开机键,开不了,看来是电量耗尽了。

  充电线就放在边上,商陆赶紧拿出来,小于一会就该回来了,她拉开床头柜,里面有个暗插座,商陆赶紧插上。

  刚将床头柜推回去,外面就有动静声传来,小于开了门进来,手里还端着一碗面。

  商陆乖乖地将面吃完,然后说要睡觉。

  小于让她躺到床上,替她盖好被子,商陆闭起眼帘,小于守在边上没离开,过了许久后,眼见她应该是睡着了,这才蹑手蹑脚地离开。

  关门声传到商陆的耳朵里,她睁开眼,人躺在床上并未下去,她一把将床头柜拉开,将充电器拔掉后拿了摄像机出来。

  商陆坐在床中央,将摄像机打开,页面闪烁下,电量尽管还是不足,但完全可以播放。

  商陆将小巧的屏幕展开,伸展开后足有手掌那么大,开机后,她手指点向最下方的按钮,将录像调取出来。

  上面都有时间存储,商陆随意点了几下,然后将录像快进,但都没有什么发现。

  商陆干脆将时间选在了她疯癫之后的半年左右,再点进储存好的影像中。

  她手指在屏幕上不住轻点,一直都在快进,直到房间内出现了别的女人的身影。

  商陆倒退了几秒后,按回播放界面,看到卧室的门被人推开,靳韩声搂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就进来了。

  商陆紧张地蹙紧眉头,摄像机的角度很广,不止能看到门口,还能看到坐在床上的她。

  那个时候,她就坐在这个房间里面,看到两人进来,画面中的商陆瑟缩下,想要躲。

  靳韩声像是喝了不少的酒,他摇摇晃晃上前,到了床边,他将女人推倒在大床上。

  商陆惊得站起身,靳韩声扯松下领带,目光迷离地盯着她。“商陆,你看看,这个女人比起你来怎么样?”

  那时候的商陆神志不清,可这样的画面终归是刺激到她了,她在边上走来走去,时不时又用双手去捂着耳朵。女人坐起身,两手圈住靳韩声的腰,将他拉了下去……

  两人就这么不知羞耻地在她面前亲吻,画面中,他们的身影交缠在一起。商陆站在边上,不知所措地看着,望着,她居然没有拔腿跑出去,也许她连这么点意识都没了。

  靳韩声就是仗着她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才对她肆意羞辱。

  躺在床上的女人千娇百媚,嘴里不住暧昧出声,商陆的视线挪到画面中那张属于自己的脸上,她真的觉得那时候的她,好可怜,可怜到连她都恨不得钻进去安慰她。

  画面中的商陆撕喊着,上前拉扯着靳韩声,可是压根拉不开他。

  他身下的女人还在嘲讽出声,“靳太太,您就不能大度点吗?您要看不下去,一起来啊。”

  商陆咬着自己的手指,疼痛感将她的神拉回来,她视线朦胧,眼泪一串串往下掉。原来,这两年来她就过着这样的日子,怪不得病情总是时好时坏,原来靳韩声人前对她体贴,可是人后却是用这样变态恶心的法子在折磨她。

  他一心认定她变成如今这幅样子是和靳寓廷有关,他怎么都不会想到,秦思慕找到她,完全是因为他,他才是罪魁祸首。

  商陆擦去眼泪,听着自己的撕喊声,一阵阵传进她的耳朵里。

  女人娇笑着搂住靳韩声的脖子,“在这儿不好吧?”

  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

  “你看……旁边有人看着呢。”

  靳韩声手掌在女人纤细的腰肢处轻抚。“你还怕羞呢?”

  “肯定不好啊,我放不开。”女人撒着娇说道。

  “好好好,”靳韩声站起身,又将女人拉了起来,“我们去客房。”

  商陆看着两人姿态亲昵地离开,画面中的她蹲在地上,她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在哭喊,可是靳韩声在哪呢?他在她隔壁的客房内寻欢作乐。

  商陆想不通,他究竟是有多恨她,才能想出这样的法子去折磨她。

  许久后,男人穿着长裤回到卧室,上半身是光裸着的,他走到商陆面前,她不肯起身,他却强行将她拽起来。

  “不敢看吗?”

  商陆用手捶打着他的胸口,靳韩声将她推倒在床上,又开始撕扯她的衣服……

  她不由痛哭,可是所有的声音都压在喉咙间,商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,她弯下腰,哽咽声出不来,眼泪却是簌簌而落。

  颤抖的手指不住在画面上摩挲,商陆觉得喉咙间蹿出一阵恶心,那种想要吐的感觉连压都压不下去。她退出画面,又重新进入另一个时间段的影像。

  偏巧,那里面也有别的女人的声音,只不过换了一张脸。

  商陆觉得靳韩声是真脏,他脏成那样,还让她在疯癫中怀孕,又流了产。

  他每次带回来的女人都不同,却都做了同样的一件事,他们当着她的面亲热,商陆现在不得不佩服自己,她那时候没有被刺激得自杀身亡,已经算是命大了。

  商陆将摄像机关了机,藏回收纳盒内,她躺到床上,却是翻来覆去,怎么都睡不着。

  她贴着枕头而眠,眼睛盯着一处,枕头上大半的地方都湿了。

  这段日子以来,靳韩声的一举一动都在她面前形成了假象,她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地录下了这些,她怕是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在她疯癫的两年当中,究竟出了什么事。

  靳韩声这样荒唐,东楼的佣人和小于肯定都看在眼里,可是她们不会告诉她,因为告诉她也没用,她就是个疯子而已。

  商陆心痛不已,心脏就像是被人用手在撕扯,她眼泪止都止不住,为她这两年受的所有耻辱,更加为了她的无力反抗。

  她揪紧身侧的床单,紧紧用力,可她终究没有这个力气将它扯烂。

  半晌后,商陆起身,她去浴室洗了把脸出来。

  她重新回到床上,眼睛盯着天花板,她知道靳韩声在房间内装了监控,所以早在几天之前,她趁着‘发疯’的时候,将几个监控都给砸了。

  她晚上还做了噩梦,说有眼睛盯着她,她反反复复几次,靳韩声就将卧室内隐藏的另一个监控也给拆了,也说了不会再装。

  商陆躺回床上,她尽量让自己安静下来,她在靳家肯定是不可能再待下去了,她也不能回商家,她现在什么都没有,她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之后,才能离开。

  顾津津在公司忙到半夜才回去,她事先跟修司旻讲了今晚会加班,要把接下来几个月的计划都明确下,她让修司旻先休息,不用等她。

  夜已经深了,顾津津坐上车,望了眼窗外的景致,车子开到中途,宋宇宁接了个电话,她几乎没讲什么话,顾津津抬头朝她看眼。

  “停车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外面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文文到绿城来了,车子遇到了些麻烦。”

  “大半夜的她怎么过来了?再说,修司旻应该派人盯着她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她虽然没有听清楚电话那头的人讲了什么,但她清楚的听到那边是个女人的声音,而且话语慌张,语速很快。

  司机闻言,忙找了个地方靠边。

  宋宇宁指尖在手机上轻敲两下,“你先送津津回去。”

  顾津津有些吃惊,“你要去哪?”

  女人面色紧绷,朝着窗外看了眼,车窗上挂满了雨珠,就连路边的行人都看不清楚。

  顾津津拉住她的衣袖,“你去哪?让车子送你就是了。”

  宋宇宁面色凝重,她推开车门下去,随后,车门被砰地关上,司机慢慢发动车子,顾津津透过后视镜看不清楚外面的人,她甚至趴到了车窗上,她看到宋宇宁的身影站在撑开的黑伞下面,只是那道影子落在她的眼中有些模糊。

  路边就有出租车经过,不出一会功夫,宋宇宁就叫到了车。

  车子往前开去,孔诚见状,让司机跟上。

  靳寓廷坐在后车座内没说话,孔诚看眼腕表,都这么晚了,还下着雨,也就只有靳寓廷有这个闲心思出来。

  “九爷,前面不远处就到她家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孔诚转过身看向靳寓廷,“您为什么……半夜还要出来?”

  “我今天睡得晚,孔诚,我做了个梦。”

  “什么梦?”

  靳寓廷摇摇头,那是一个噩梦,他不想说。

  车子陡然一个刹车,孔诚被安全带拉回来,刚要开口,却听到一阵撞击声传到耳朵里。

  靳寓廷抬眼望去,就看到顾津津所坐的那辆车已经被撞出老远,并翻在了路边,他心头大惊,没想到不过是一个噩梦,居然成真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