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7顾津津,你后悔吗?

27顾津津,你后悔吗?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40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11

  

  靳寓廷的视线同修司旻对上,“她没有得罪我,她跟我很好。”

  顾津津朝他腰际打了下,但这点力道对靳寓廷来说,不过就是花拳绣腿,靳寓廷手里力道微紧,顾津津就连最后反抗的力气都没了。

  “既然没事,九爷又何必这样强人所难呢。”

  “我哪里强人所难?”

  “津津不是机器人,她有自己的思想,我就不信是她主动跟你这样亲密。”

  顾津津手臂没法抡开,只能腾出手,用手指掐着靳寓廷的大腿,他腿部都是肌肉,一把掐住了还是硬邦邦的,顾津津干脆掐住一点小肉,然后左右旋转,可靳寓廷像是尊石像般坐着不动。不喊疼,也不乱动,“她是主动跟我过来的,你说她不是心甘情愿,你自己信吗?”

  “我当然信。”修司旻再度上前两步,“九爷,你和津津从前的事情我不管,但她现在是我老婆,你这样做实在是欠妥。”

  “你信,是因为你是真的大度呢,还是因为你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,所以觉得她这样也不算什么?”

  修司旻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恼怒,“九爷真是说笑了,我们两个感情很好,再说你哪里看到我花天酒地了?”

  “有人喜欢掩耳盗铃,我也没办法,”靳寓廷垂下眼帘,看了眼顾津津,“我明确地告诉你一声,我跟顾津津来这儿就是玩的,你看看我们的姿势就知道了。修司旻,我跟她之间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,今天要不是被你撞见……”

  顾津津好不容易能呼出口气,“靳寓廷,你闭嘴!”

  “放心,跟他说开了也好,”靳寓廷潭底幽暗,分不清他这会是怒火中烧,还是平静淡然,“说不定,修先生就此成全了我们呢?”

  “放开我!”

  修司旻轻笑两声,“九爷自己不要的人,现在又何来成全这一说?再说,我眼神好得很,不是瞎子,有些事不用九爷刻意提醒。”

  他走上前,弯腰拉住顾津津的手臂,但是靳寓廷坐在沙发上,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。

  修司旻眼帘轻抬,目光扎进靳寓廷的眼底,“九爷,顾津津现在好歹是我的人,为了不让我们彼此难堪,你还是放手的好。”

  顾津津朝着他身上打了几下,靳寓廷知道她急了,他手臂微松,顾津津立马挣开,顺着修司旻的力站起来。

  她头发有些乱,修司旻看见了,替她将发丝整理下,“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靳寓廷身子往后轻靠,上半身慵懒地陷进椅背中,修司旻能在修家内战中活过来,又站到今天这样的地位,就注定了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他所有的情绪都能收放自如,譬如现在,靳寓廷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暴怒,他手臂轻搭在顾津津的肩膀上。“走吧。”

  顾津津狠狠瞪了眼靳寓廷,“九爷,希望你记得你亲口说过的话,既然我老公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,那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,我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你。”

  她转身跟着修司旻往外走,快到门口时,靳寓廷陡然扬声,“等等。”

  两人脚步皆是顿住,修司旻的手已经落到了门把上。

  靳寓廷的声音在顾津津身后响起,“我方才说的那些话,都不是真的,我跟顾津津之间……什么事都没了。”

  修司旻拧开门把,率先抬起脚步走出去,顾津津跟在他身后,她走出包厢后,忍不住回头看了眼。

  那几个女人还留在包厢内,只不过缩在旁边,毫无存在感。偌大的包厢里面,这会好像已经被靳寓廷的身影给塞满了,灯光从四个角掸落下来,将沙发上的男人包裹其中,他双手交握,一向挺直的背这会也弯了下去。他目光紧盯着顾津津,她接触到他眼里的落寞后,视线仓皇而逃,人也彻底从他眼里走远了。

  说到底,他还是怕修司旻回去为难顾津津。

  这个时候,她若给他哪怕是一个犹豫的眼神都好,可顾津津再度转过了身,也再度跟着别人走了。

  孔诚快步进来,看了眼包厢内的情况,冲着那些面面相觑的女人说道。“出去!”

  她们一溜烟地跑了,孔诚将门关上,“九爷?”

  靳寓廷不说话,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坐在那里,孔诚也不再催促他,只能站在旁边等着。

  顾津津跟修司旻一道上车,男人带上车门,冲着司机说道,“回家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车内有股浓烈的烟味,那是从修司旻身上散发出来的,顾津津用手在鼻子跟前挥了挥。“你这是抽了多少烟啊?”

  “我没抽,坐在一个包厢内的另外几人抽了,我这纯粹是二手烟。”

  “你这边反应挺快啊,我们从餐厅过来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呢。”

  修司旻这会也闻到了身上的味道,“九爷亲自过来抓人,我可不能让他失望。”

  不知怎么的,顾津津又想到了靳寓廷最后的那个眼神,他原本可以什么都不说的,他应该以为他的那席话会让她和修司旻之间起争执吧。

  男人见她不说话,凑近了上前问道。“你怎么不来个突然袭击呢?说不定我在那里头真找了几个美人。”

  “我对你太放心了,你不会的。”顾津津看了眼他的脸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顾津津抬起手,手指在他脸上轻推了下,“一般的女人入不了你的眼,而且你谨慎小心,除了我和文文,不会轻易让别人近身的。”

  修司旻笑了笑,“不过他老是这样缠着你,也不是办法。”

  “我已经把结婚请柬给他了,等我们办了婚礼之后,我想他应该就能彻底死心了。”

  修司旻看了眼她放在旁边的手,他伸手握住,“津津,你有没有后悔过?”

  “后悔什么?”

  “看得出来,他总是找各种机会在接近你。”

  顾津津苦笑了声,“你别忘了,我是被赶出来的,我被逼入绝境的时候,他没有找过我。”

  修司旻朝她看了看,没再说话,只是更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,顾津津也是什么都没说,将他的手回握住。

  翌日。

  商陆跟着靳韩声出门,她并不知道他要将她带去哪,直到车子开进了医院,商陆抬头一看,心里才是微微一惊。

  下车的时候,靳韩声拉住她的手,“你最近恢复得不错,正好药也吃完了,我们再找医生看看。”

  商陆一语不发地下车,靳韩声紧紧牵着她的手,另一手则揽住了她的肩膀。

  一路走过去并没看到什么人,想来也是,靳韩声要带她看医生,绝对是不能让人看见的,万一传出去,他的脸面又该摆在哪里?

  坐了电梯出去,却发现医生办公室跟前站了名护士,一见到靳韩声,她赶紧上前两步。

  “靳先生,里面有人,您跟靳太太先去隔壁的休息室等一会吧。”

  靳韩声的脸色不好看起来。“我不是前两天就预约了吗?”

  “没法子,临时找来的,也是得罪不了的关系。”

  靳韩声抬起眼帘朝着紧闭的门板看了眼,能被安排在这个时间进去的,看来也是来头不小。他带着商陆走进休息室,护士看了眼商陆,“靳太太最近还好吧?”

  靳韩声的脸上有了笑意。“还好。”

  “看来最近几次的治疗很管用,我相信过不了多久,靳太太就能彻底痊愈了。”

  靳韩声嘴角轻展开,护士忙去沏茶,商陆打量着四周,眼见护士端了茶杯过来。“靳先生,请。”

  男人接过手,原本想递给商陆,却发现茶杯有些烫手,他将杯子放到一边。

  护士拿了资料夹过来,她坐到靳韩声旁边的沙发上。“为了一会能更好地了解下靳太太的恢复情况,有些问题我还是要问问清楚。”

  商陆对这儿一点印象都没有,休息室内就只有他们三个人,她听到护士嗓音糯糯地问道。“最后一顿药是什么时候吃的?”

  “今天早晨。”

  “靳太太最近的情绪一直稳定吗?”

  靳韩声见商陆不住看向四周,他点了头道,“是。”

  商陆的视线落到小护士的脸上,却见她拿着笔什么都没写,一双眼睛定格在靳韩声的脸上后,就再也挪不开了。

  那眼里分明有欣赏,有爱慕,商陆见到靳韩声扭过头,视线也对上了护士。

  小姑娘眼里有一瞬间的惊慌,却并未仓皇而逃,甚至目光都没有别开,靳韩声这样聪明的人,不可能不发现她眼里都是暧昧。

  护士朝她笑了笑,“靳先生,您对靳太太可真体贴。”

  “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  商陆觉得悲哀,如若她是一个正常人,别人总不至于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老公吧?还不是知道她意识不清醒,就算看在眼里又能怎样?再说她就是个疯子罢了,这样优秀的男人能将她带到医院来治疗已经算是不错的了,难不成还能要求他为她守身不成?

  休息室的门上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,紧接着,就有人推门进来了。

  商陆吓了跳,看到个年轻的男人挥舞着双手,“看,风筝起飞了,又掉了,掉了——”

  后面进来两个中年妇人,她们上前却是拉都拉不住他。

  “儿子,别闹了,赶紧回家。”

  商陆看到男人推开了自己的母亲,而且力道很大,那名妇人趔趄着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。她握紧双手,靳韩声第一时间将她抱在怀里,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  护士赶紧起身去帮忙。“这是休息室,你们走错了。”

  医生也追了过来,他想将地上的女人搀扶起来,“没事吧?”

  妇人头上肿了一大块,旁边的另一人和护士都在拉扯着那个男人。

  他已经完全失控了,手指着窗外。“看,风筝掉了!”

  商陆尽管埋在靳韩声的胸前,却还是能清清楚楚看到男人脸上的表情,他虽是笑着,神情却是狰狞的。他甩开了所有人,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顾。难道人疯了的时候,都是这个样子的吗?

  他突然扑上前来,靳韩声感觉到了商陆的害怕,他起身将男人一脚踹倒在地。

  休息室内的几人立马过来将他按住,中年妇人不顾疼痛,哭出声来。“儿子,别再想以前的事了,我就你这么一个孩子,你让我可怎么办啊?”

  “看啊,风筝,风筝起飞啦——”

  医生快步出去,回来的时候,手里拿了针管,一针镇定剂下去,男人立马安静了。

  商陆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里,她再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伤痕,说不定她那会也被这样对待过。

  护士喊了人过来,将人带走,医生轻叹口气,跟靳韩声也是熟悉的很,这才漏了口风。“哪是什么风筝啊,飞机出事,未婚妻还在上面呢,好好的一个小伙子就这么想不开了。”

  商陆瑟瑟发抖,靳韩声连忙在她后背轻拍着,“没事,不要怕。”

  “回家,我要回家。”商陆情绪激动,使劲推开靳韩声站起来。

  靳韩声忙抱住她。“商陆……”

  “我要回家!”商陆朝他轻吼出声,靳韩声想让她冷静下来,“这是个意外,你别怕,有我在……”

  “啪——”

  重重的巴掌声让靳韩声接下来的半句话吞咽了回去,杵在边上的小护士也吓呆了,她小嘴微张,目光不住盯着商陆。

  商陆手掌心内发麻发烫,靳韩声的半边脸上泛出清晰的指痕,商陆一步步往后退。“我要回家,我不要待在这,我要走。”

  靳韩声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就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么一下。

  脸上肯定是肿了,旁边的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,靳韩声收回神上前,想要拉她的手。

  商陆吓得甩了下手臂。“走开。”

  “好了,今天不看了,先回家。”靳韩声再度上前步,强行将她拉到怀里,他冲着那名医生说道。“先配药吧,改天我再带她过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商陆也算松了口气,她避开医生的视线,被靳韩声带了出去。

  车内,气氛很显然凝滞了,司机不敢多问,只顾着开车。

  靳韩声抬起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,真疼,商陆这一巴掌甩过去摆明了是使尽全力,男人脸色阴鸷,怒气冲冲地望着窗外。

  她总是这样,仗着自己意识不清,对他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,偏偏他还一点法子都没有。

  商陆双手交握,她的掌心到这会还是痛着的,可想而知这一下力道有多重。

  靳韩声半边身子都是朝着另一侧的,很显然也是有气存着,他时不时去摸自己的脸,又总是痛得收回手。

  商陆想到那个护士,越想越气,也不想搭理他。

  两人谁都不说话,车内的气氛越来越僵。

  商陆眼帘轻动下,她方才那样的反应之后,会不会等到回去以后,靳韩声又要将她关在屋内?

  她想离开靳家,就要找一切的机会出去,可是她对他动了手,靳韩声恐怕真是怒了。

  商陆手指在手背上轻画两下,她慢慢朝靳韩声靠近过去,到了他身侧后,拉了下他的衣服。

  靳韩声没动,眼睛还是看着窗外。

  商陆的下巴朝他肩膀上一放,手指捏住靳韩声的耳朵,将他的脸别过来。

  男人的视线落定到她脸上,没好气地问道。“干什么?”

  商陆手掌摸了摸他的脸颊,“痛不痛?”

  靳韩声将她的手推开,尽管知道商陆疯癫,但他总是挨打,心里也实在窝火。

  她抬起手指,在他脸上重重按了下,靳韩声嘶了声,回头瞪着她,“你故意的是不是?”

  商陆显然被吓了跳,她收回手,身子也坐直了,小脸上溢满了害怕,靳韩声见状,瞬间软了下去。“商陆……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痛了。”

 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,靳韩声看着也是心疼。“真的,我不痛了,不信你摸摸。”

  商陆闻言,用手在他脸上狠狠一推,靳韩声哎呦一声,痛得差点跳起来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