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5给他送结婚请柬

25给他送结婚请柬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783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09

  

  “九哥,我那日看到顾津津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商陆嘴角浅勾起来,“你知道我清醒之后,第一件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?”

  “是什么?”

  商陆目光遥遥望出去,看到了那栋熟悉的楼,“我想离开靳家。”

  靳寓廷眼角处轻跳跃下,“为什么?”

  “我恢复意识时,第一眼看到的是个女人,在我眼里,她跟疯子并无两样,她公然闯进东楼哭骂吵闹,我不清楚我神志不清的时候,是不是经常会遇到这种事。我现在还能有还手的能力,如果我还不了手呢?人,是他惹来的,我是他的妻子,我病了,他在做什么?”

  靳寓廷喉间轻滚动下,他见证了靳韩声那荒唐的两年,正因为恼怒他和商陆,所以他一次次失去理智。

  被他带回东楼的女人,靳寓廷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了,有些他出手阻挠过,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中。

  “商陆,你离开靳家想去哪?”

  “不知道,但肯定不会回家。”商陆看到小于拿了外套,正匆忙从远处过来。“九哥,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,我跟靳韩声之间,我还有很多事没弄清楚。”

  小于过来了,两人都没再说话,她将外套披在商陆的肩膀上。

  不出一会,秦芝双也从屋内出来了。

  靳寓廷没有多留,他看了眼商陆后起身离开。

  “老九。”秦芝双喊他一声。“不是你吵囔着说饿吗?怎么东西一口不吃就走了?”

  商陆盯看眼靳寓廷的背影,她跟靳韩声还未结婚前,她就知道靳寓廷的一些心思。她原本以为她答应嫁进东楼,就是最好的回应,但她没想到商麒会用这件事大做文章,靳韩声因为秦思慕疯癫的事情恨她,可秦思慕爱慕的人,分明是他啊!

  若不是他,她也不会疯疯癫癫过了两年,被人欺凌被人辱骂,可靳韩声却认定她和靳寓廷有事,他背地里的羞辱,又有谁能看见?

  商陆越想越心寒,一颗心也彻底沉进谷底。

  靳寓廷走出主楼,站停在去往东西楼的岔道口,他心里应该是放松的,可他不知道他坚持了那么久的感情,又算是什么?

  原来在商陆的心里,那些什么都不是,她从未给过他一点点暧昧的回应。

  她的心思玲珑剔透,她早已看穿也给了最好的了断,只是靳寓廷没说透,她也不会当着他的面拒绝,靳寓廷手掌轻动下,抬起脚步往前走去。

  回到西楼,孔诚在屋外等着,看到靳寓廷过来,他快步上前。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神色有些不对,整个人丢了魂似的,孔诚跟在他边上,连喊他几声。“九爷,九爷?”

  靳寓廷一条腿迈上台阶,却又适时收回,冷不丁问了一句。“顾津津有没有打电话过来?”

  “没有。”孔诚轻摇下头。

  靳寓廷站在门口,回头望了眼偌大的院子,“那个直播的视频要不是我拦下来,她这会可就出名了,她难道会笨到不清楚这件事是我做的?”

  “说不定,她压根不知道有人要将视频放出去。”

  “商麒的照片是她拍的,也是她发的,视频跟那些照片一前一后曝光,商麒肯定威胁过她,毕竟对商麒来说,那些照片也算是致命的。”

  孔诚听了他的分析,不管心里认不认同,嘴上只能说道,“她没有打过电话来。”

  “她现在在哪?”

  “应该是在公司吧。”

  靳寓廷又往下走了两步,“走,去找她。”

  孔诚着实吃了一惊,“九爷,您去找她做什么?”

  “我帮了她那么大的忙,她不应该谢谢我吗?”

  孔诚没有跟上靳寓廷的脚步,“您每回见她,回来都生着气,您这又是何必呢。”

  再说,人家做好事不都背地里偷偷地做吗?他看靳寓廷是恨不得搞得顾津津全部知道,知道也就算了,还要对他感激涕零。

  “我是看了她就气。”可是气也要见,现在这个理由这样充分,她确实欠他一句谢谢,不是吗?

  孔诚没法子,上头有个爱折腾的人在,底下的人就得跟着使劲折腾。

  傍晚时分,顾津津伸个懒觉,将绘画板放在边上。

  她又刷新了一遍网页,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,难不成这商麒是转性了,或者,是突然良心发现吗?

  顾津津可不相信会有这种可能性出现,也许,是有什么人在背地里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。

  宋宇宁在外面敲响了门。“津津,可以出发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她轻应声,收回了神,这段日子公司里的人都辛苦了,顾津津为了犒劳她们,选在今晚去聚餐。

  顾津津拿起边上的包,准备出去,临走之时却是打开抽屉,将里面的一样东西放到包里面。

  聚餐的地方就在公司楼底下,宋宇宁让人选了家高档的自助餐厅,也省去了点餐的麻烦,一行人有说有笑地往里走,顾津津刚要进去,耳朵边冷不丁窜进了孔诚的声音。

  “顾津津。”他知道称呼她九太太不对,只好连名带姓地唤她。

  宋宇宁一看到他,立马警觉起来,“你们怎么又来了?”

  他在这,就说明靳寓廷也在。

  顾津津拉住她的手臂,让她不要激动,“你先进去安排下,我一会就进来。”

  “那你有事一定要叫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这是大门口,顾津津刻意走到一边去。“有事吗?”

  “九爷让我问你一句,你知不知道乔予把你抓起来的那次直播视频,差点泄露出去了?”

  顾津津神色倒也坦荡,“知道,商麒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  “那你就不奇怪,它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各大视频网站上吗?”

  顾津津的表情还是没有大的变化。“我又不出名,又不是什么一线明星大咖,就算把那个视频放出去,也没多少人认识我吧。”

  孔诚站在原地,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他一个堂堂的特助,处理起一堆棘手的事情时都不曾眨下眼睛,可是他当初跟着靳寓廷的时候,他也没说有一天是需要他来面对这种琐事的。

  孔诚实在不喜欢和女人打交道,还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这感觉就好像将他丢进了一个嘈杂的菜市场,而他的工作就是跟那些老大妈讨价还价。

  “只要视频传播出去,你就一定会出名,所有的人恐怕都会看见。”

  “你是想说,靳寓廷在背后帮了我是吗?”

  孔诚看了眼不远处的车子。“原来你都知道。”

  “我原本是不确定的,但是听你这样讲后,傻子都能明白了。”

  孔诚赶紧转入正题,“九爷想见见你。”

  “你替我跟他说声谢谢就好了,我们公司的人都在等着我呢。”顾津津说完就要转身。

  靳寓廷透过车窗观察了好一会,让顾津津主动过来是不可能了,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。

  顾津津见到他过来,手掌轻落在斜跨的包上。“九爷是想亲耳听一听我跟你说声谢谢吗?”

  除此之外,他好像也没什么理由再来找她了。

  靳寓廷没想到她这么干脆,“你肯跟我说声谢谢?”

  “当然了,这是天大的好事啊,我方才还跟孔诚在说呢……”

  靳寓廷紧盯着顾津津的脸,“嘴上说一声就算了?”

  “那我请你吃晚饭吧,你要不介意的话,我们公司聚餐,一起?”

  靳寓廷没有丝毫的不自在。“走。”

  孔诚张嘴想要劝阻,“九爷?”

  男人跟着顾津津往里走,来到餐厅,公司的员工见到靳寓廷时自然是吃惊的,宋宇宁也不知道顾津津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。靳寓廷选了张靠窗的位置,顾津津将包放到桌上,“你想吃什么?我帮你拿。”

  “我喜欢吃什么,你应该了解。”

  顾津津去自助餐区取了些吃的东西回来,她坐到靳寓廷的对面,顾津津饿坏了,拿起筷子夹了牛肉不住往嘴里塞。

  “我今天跟商陆说上话了,你猜的没错,她已经好了。”

  顾津津轻抬下眼帘,“那她为什么还要装疯?”

  “有些事她还未弄清楚,只能趁着现在去找答案。”

  顾津津嘴角轻扯开,“恭喜你啊,九爷,你终于等到这一天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这还需要问吗?

  顾津津又夹起盘子里的秋葵,放到嘴边。“你心心念念的人总算醒了,商陆也该记得你了,你现在要做的,难道不是将她抢回来吗?”

  靳寓廷目光淡淡地落在她脸上,“日记应该是商麒伪造的,商陆也从未对我动过心,我送她的卡片并没有到她手里。”

  等等……

  顾津津放下手里的筷子,她脑子里没法转过弯来,她嘴里还塞着满满的东西,甚至等不及下咽,顾津津就开口问答。“你是说,商陆没有喜欢过你?”

  靳寓廷知道这事被顾津津知道了,她肯定是幸灾乐祸的很,“是,她也从未给过我任何的回应。”

  “噗——”

  顾津津忙捂住嘴,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我实在忍不住,太好笑了。”

  她好不容易做完了吞咽的动作,顾津津夸张的用两手捧住肚子,笑声也完全压抑不住,她甚至伸出一手指了指靳寓廷,“笑死我了,靳寓廷,这算是你的初恋吗?不对,不能算初恋吧,暗恋?还是无疾而终的那一类,想不到九爷这么纯情啊。”

  靳寓廷的脸色变了又变。“笑够了没有?”

  “没有,”顾津津的声音很大,也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,她差点都快笑出眼泪来。“原来九爷一直放在心里的白月光,从来都没有属于过你,原谅我忍不住,我是觉得真好笑。”

  靳寓廷手边放着刀叉和筷子,还有一盘顾津津随便给他拿的食物,他任由顾津津笑着。

  半晌后,顾津津嘴里的笑意收回,语气陡然变得犀利和淡漠,“靳寓廷,你现在跟我说,你跟商陆之间什么事都没有。那你对我做过的那些事又算怎么回事?你为了商陆强行把我娶进靳家,为了掩护你们之间所谓的感情,一次次将我当成挡箭牌,现在好了,不止你成了笑话,连我都是笑话了。”

  顾津津目光中闪烁着晶莹,他视线紧紧盯着靳寓廷不放,“我真想可怜你,可是想想你又实在可恶,靳寓廷,你现在说什么都迟了,商陆不喜欢你,所以你想回头找我,是吗?”

  “不是,”靳寓廷心口堵闷得厉害。“我跟你的事,同商陆无关。”

  “哈哈——”顾津津觉得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。“要不是商陆,你会娶我吗?靳寓廷,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做什么?难不成是心里太难过,想要找个避风港靠一靠,你找错人了吧?”

  “津津,我对她也已经放下了,你说话不用每句话里都带着刺,我只是想让你清楚,我和她之间明明白白的,你之前一直觉得这是一根刺,现在这根刺没了……”

  “所以呢?九爷觉得舒坦了吗?”

  靳寓廷确实觉得欣慰和轻松了不少。“是。”

  “那好,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能扎到九爷身上的,另一根刺呢?”顾津津说着,将包里的东西拿出来,靳寓廷目光瞥过去,看到大红的请柬上贴了一对喜庆的大头娃娃,这是顾津津要给他的结婚请柬。

  她果然要让他参加她的婚礼,靳寓廷现在恨不得一把将她掐住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