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4秦思慕事情的真相(原来,竟是一厢情愿

24秦思慕事情的真相(原来,竟是一厢情愿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3916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08

  

  商麒紧咬着牙关。“所以,你们不敢得罪他是吗?”

  “你提供的视频要是能上传,肯定会火爆,但我们确实不敢惹他,他都将话撂在这了,别说是给你上传了,现在就连传都不敢传。九爷还说了,谁接触过这个视频,不光要销毁,还不能向外透露一个字。”

  商麒手掌握着,恨不得砸了手机。“你们不接,好,总有人敢接,我就不信所有的人都怕他。”

  “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对方顿了顿,然后干脆说道。“那你试试吧。”

  商麒挂断通话,立马找了一个熟悉的朋友,让她想方设法把视频公布出去。

  但是闹腾到最后,却还是没人敢弄,毕竟谁都不想为了一时的点击量而去得罪靳寓廷。

  商麒没法子,只好自己弄,配上了文字和视频一道上传,却一直显示在审核中,最后刷新一看,页面都没了,直接被人在后台删了。

  她手掌用力拍了下桌子,靳寓廷这样大费周章的就为了不让顾津津陷入丑闻的漩涡中,可是她商麒如今连门都不敢出了,那些新闻出来的时候,他怎么就连一声关心都没有呢?

  要放在之前,靳寓廷也不会不管她,毕竟她是商陆的亲妹妹,他会保她、护她。

  如今也只有商余庆为了她的事,开始在四处托关系,要在第一时间将那些照片和新闻都撤回。

  主楼。

  自从商陆流产后,这是第一次被秦芝双接到了主楼,她最近恢复的情况不错,秦芝双和她坐在院子里,商陆看向四周,这儿跟东楼一样,并没有多大的变化。

  “今天的药吃了吗?”

  “吃了。”小于在边上回道,“过敏的药也吃了。”

  “好好的出去一趟,怎么就过敏了呢。”秦芝双看着商陆手上还未下去的红点,眼里轻露出疼惜。

  商陆其实有很多话想问秦芝双,但又不好直接问出口,秦芝双性子好,对她也是真心的,但商陆还是怕她藏不住情绪,万一当着靳韩声的面表露出什么,有些事她可能就再也没法知道了。

  靳寓廷进来时,站在边上看了会,商陆在安静地画画,他快步上前。

  “妈。”

  “老九回来了。”

  靳寓廷的视线落到商陆脸上,商陆似乎不为所动,正在专心地画着。

  “天有些阴了,大嫂这样不冷吗?”

  “是啊,”秦芝双看了眼,“应该带件薄外套过来,披一下也好。”

  “小于,还不快去?”靳寓廷说着,坐定下来。

  小于倒还有些犹豫,秦芝双直接吩咐道,“去吧,有我在,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靳寓廷眼见小于快步出去,他看了眼商陆手里的画,“大嫂这是在画什么?”

  “自己长了眼睛看不出来吗?”

  “妈,您说话怎么这样不客气?”

  秦芝双拿起边上的画笔看了眼,“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你就来气。”

  靳寓廷实在冤枉。“我饿了,想吃东西。”

  “屋里有吃的,自己去拿。”

  “您帮我拿一下吧,辛苦您了。”

  秦芝双拧紧眉头瞪向靳寓廷,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你想跟商陆独处是吗?”

  “妈,您想到哪里去了。”

  “老九,你究竟是怎么想的?”

  靳寓廷别开了视线,“想什么?”

  “商陆啊,”秦芝双说到这个名字,不由看了眼旁边正在专注画画的女人,但她知道商陆听不进去,所以也没有避着她,“你别告诉我,你现在心里还有她。”

  靳寓廷还在思忖着顾津津说得那番话,也不知道商陆现在是真疯还是假疯。

  “我一早就跟你说过,你跟商陆是不可能的,就算有当年秦家的事,但她现在是你大嫂,你别忘了,当初是她选择了韩声,是商陆要嫁给他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靳寓廷口气淡然,也没有丝毫的割舍不下,“我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您放心。”

  “你让我怎么放心,你们兄弟俩闹得还不够吗?就算商陆是为你而疯的,你也该放下了。”

  商陆眼帘动了动,为什么他们的对话她听不懂呢?靳寓廷手指在石桌上轻画,“我已经放下了,妈,从商陆嫁进靳家的那天起,我就在放下,只不过后来她被刺激得疯了,再加上大哥荒唐,我也是不想看到她一次次在无意识中,还要备受折磨。”

  秦芝双相信靳寓廷不会骗她,只是她脸上并无轻松感。“那你现在的心里,还有放不下的人吗?”

  靳寓廷没有说话,秦芝双也就知道了答案。

  “妈,我是真的饿,您这么看着我防着我,难道我会伤害商陆不成?”

  秦芝双看了他一眼,站起身,“行了,给你拿吃的去。”

  商陆知道靳寓廷这是要将人都支开,等到身后的脚步声走远后,商陆握紧手里的笔,目光盯向对面的靳寓廷。

  男人有些吃不准,他紧紧锁住商陆的视线不放。

  “大嫂,你是不是好了?”

  商陆清楚靳寓廷的为人,也知道他定会护着她,再加上靳寓廷做事稳重,又特别能藏事,他若想瞒过靳韩声,应该也是不难的。

  “你们方才说的秦家的事,到底什么意思?”

  靳寓廷眼里藏匿不住吃惊。“商陆?”

  “快告诉我。”

  靳寓廷端详着跟前的这张脸,他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,可如今商陆好端端地坐在他面前,他百感交集,所有的复杂感都冲击而来。“你神志不清至今,有两年了,商陆,你还记得秦思慕吗?”

  她当然记得,而且是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我是为了你而疯的,为什么?”

  靳寓廷有些被问住了,他眼里聚起疑惑,“秦思慕当着你的面自杀……”

  他不想商陆重新回忆起那么血腥的一幕,所以赶紧将话题扯开。“她找到你,也是因为我。”

  “九哥,她找我,是因为她跟靳韩声有关系,她将我约出去,说她爱慕他已久,甚至是相思入了骨。他们二人之前是有过接触的,听秦思慕说,靳韩声薄情至极,完全不记得她,可她一见倾心,自此就没忘掉过他。说来好笑,我当时觉得秦家的这位小姐精神好像有些不正常,说话并没有很好的逻辑感,依稀就记得她情绪激动,我一句话都插不上。我没想到她会做出那样的事,更没想到自己那么没用,居然失了心智,恍恍惚惚,这两年都过来了。”

  靳寓廷听着,心口好似被一块巨石给击中,他目光紧盯着商陆,喉咙间像是卡了个鱼刺,一张嘴,就痛得厉害。

  “秦思慕找你,是因为大哥。”

  “是,”商陆看了眼手里的画,“所以,为什么说我是因你而疯?”

  靳寓廷完全明白了过来,他如坠冰窟,整个人被覆上一层冰寒。“现在想来,商麒那会还那么小,可居然却算计的这样深。因为她跟你最亲近,又对你的事清清楚楚,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她的动机,以及她说的那些话。她说,秦思慕找你是因为我,这两年来,我为此坚信不疑,大哥对你和我心怀怨恨,也是因为这件事。”

  商陆疯癫后,有一阵子,靳韩声几乎也疯了。

  他接受不了好好的一个人成了这副模样,再加上商麒哭哭啼啼,说秦思慕是为了靳寓廷才将商陆约出去的。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就因为她是商陆的亲妹妹,所以她的话,就成了事实。而秦思慕这个人,他和靳韩声都不熟悉,谁又能查的清楚她究竟爱慕的是谁呢?商麒的话,在当时又是有理有据,毕竟商陆有很多事都会告诉她。靳寓廷情不自禁地冷笑出声,“所以,大哥认定你我之间有事,要不然的话秦思慕约你,你是不可能出去的。”

  商陆嘴里轻念一声,“商麒……”

  她话语中充满悲哀,最后什么都没说,只是轻摇下头。

  “这两年中……”靳寓廷话语顿住,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,靳韩声变本加厉的将女人一个个带进东楼,商麒看得清清楚楚,也知道自己的亲姐姐遭遇了些什么,可她始终缩在后面,扮演了一个乖乖女的角色,她明知她的谎言会将商陆推入万劫不复,可她还是这样做了。

  她让靳寓廷坚信商陆是为他而疯,她让靳寓廷的心里充满歉疚和懊悔。

  男人胸口有微微的疼痛在蔓延出来,“商陆,你既然已经恢复了,为什么不和家里人说?”

  “有些事情我还没弄明白,如果我说我恢复了神志,我知道,依着靳韩声的性子,我这辈子都别想再弄清楚了。九哥,我希望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,还有,我听说了你的事,顾津津是因为害我摔下楼,所以被赶出去的吗?”

  靳寓廷唇瓣轻扯动下。“那件事我还在查。”

  “原本,我还想恭喜你已经结婚了的。”

  靳寓廷放在腿上的手稍握,“商陆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如果连秦思慕的事情都不算,你我之间,又能算什么呢?”

  商陆目光赤诚,嗓音温柔,“九哥,我一直喊你九哥,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  “我给你写过一句话,你还记得吗?”

  “什么话?”

  “我在送你的花上放了卡片,上面写着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”

  商陆的眸光轻触到靳寓廷的视线,然而,他却见她眼里藏满了吃惊和不解,靳寓廷心里涌起异样,商陆知道给他们独处的时间不多,她也不想拐弯抹角。“九哥,我从未收到过。”

  “什么?”这完全出乎靳寓廷的预料。“你没收到过?”

  “从来没有。”

  靳寓廷身子沉沉往后靠去,商陆秀眉微蹙,“你是不是将花给了商麒,让她给我?”

  男人抿紧唇瓣,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,“商陆,你有写日记的习惯,是吗?”

  “是。”商陆轻点头。

  “但是在你的日记本上,你写到了这句话,而且你说,你懂,你知,你的心和我一样。”

  商陆清澈的潭底涌起幽暗,她拿起笔,笔尖在纸上轻画,“是我的字迹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九哥,现在我比谁都清醒,那张卡片我从未收到过,就算收到了,我也不会给你那样的承诺。”

  商陆何等聪慧,她话已至此,靳寓廷就清清楚楚了。

  “这样看来,日记也是商麒伪造的,就算不是她写的,那也是她趁着你疯癫之时,用你的手写出来的。”

  商陆淡淡地扫过不远处。“我真是不懂,那真是我的亲妹妹吗?”靳寓廷头痛欲裂,隐隐约约间,觉得很多事像是放电影一样在他的面前呈现出来。

  他一颗心沉到了谷底,却又觉得有种莫名的轻松感。

  原来他和商陆之间,从来都是并无爱情,而他生平第一次上心的人,却也不过是他一厢情愿。

  商陆不是为他而疯,却阴差阳错是因为靳韩声成癫。

  他喜欢过她,商麒应是最先看穿的,所以她在中间游刃有余,扮演着一个想要撮合他和商陆的角色,却不想他所有的举动和喜欢,却又被商麒在商陆的面前,藏得严严实实。

  靳韩声为此恨着他,恨着商陆,可靳寓廷自始至终却连商陆的心都没有走进去过。

  他应该早就明白过来的,商陆性子坦荡,她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身处暧昧漩涡的。

  幸好,幸好,靳寓廷缓缓勾起了嘴角。

  幸好他喜欢上顾津津,是在知道这些真相之前,顾津津不是他的退而求其次,而是他的心被她剖开了,她是硬生生钻进去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疯狂嘲笑九爷,第一次暗恋就夭折了…。

  今天被小少爷拉出去游乐场了,苦逼啊,少更点,哎,暑假快快过去吧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