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3九爷的暗中保护

23九爷的暗中保护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66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05

  

  “你在骂谁?”顾津津的视线透过车窗玻璃,盯着外面的商麒。“疯子,你是在骂商陆吗?”

  “快把我松开。”

  “这话要是传到靳韩声嘴里,你可不止要被拔指甲这么简单了。”

  商麒的手都快被夹断了,她尝试着往回抽,可就是收不回去。

  “我说你,我说你是疯子。”

  “是啊,你最好别人都疯了,这样你就能为所欲为,想给别人吃什么就吃什么,因为疯子分不清人和事,所以吃了带过敏原的东西都不知道,你呢,轻轻松松就让别人痛苦不堪,可你却躲在肮脏的背地里,你以为谁都发现不了你的丑事,是吗?”

  商麒透过敞开的车窗,依稀能看清楚顾津津的面色,她喉间不由轻滚下。“你,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这世上没有一件事是能永远瞒过去的。”顾津津看了眼商麒的手,“瞧这细皮嫩肉的,从小到大怕是连个碗都没洗过吧?”

  “顾津津,你赶紧放开我。”

  顾津津将手放到旁边,轻按下按键,车窗还要往上升,商麒尖叫着,“啊——”

  顾津津顿住动作,“商二小姐,我还是应该适当提醒你一句,你生了一双手,是让你吃饭做事用的,可你两手沾满污秽,也沾了别人的血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  修司旻见她想要放开商麒,他倾过身按住她的手。“就这么放了她?”

  “我手上有那些照片,足够让她喝一壶的了。”

  “那你忘了,之前你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?”

  顾津津不由轻抚下手背,看到修司旻掏出了打火机,他啪嗒一声甩开,冰蓝色的火焰蹭地在顾津津眼里烧起来。

  男人神色晦涩不明,他将打火机挪过去,火焰最上方蹿到商麒的手指上,她痛得蜷缩起指尖,手也握成了拳。

  “快放开我,救命啊!”

  顾津津冷眼看着,耳膜内被一声声撞击着,商麒做的指甲被烫出焦黑色,修司旻收起了打火机,“这样才好看,商二小姐,你自己回去欣赏下。”

  男人说完话,车窗也适时落了下去,商麒赶紧将手臂收回。

  “顾津津,你别太过分——”她话音刚落,车子呼啸着往前开去,车身差点擦碰到商麒,她狼狈退开,趔趄着又差点栽倒。

  手指尖痛得厉害,她放到唇边轻吹了口气,她现在应该担心的是顾津津手里的那些照片,万一她真的用它们大做文章可怎么办?

  商陆从医院回去的路上,还在难受,她伸手要抓,可靳韩声看不过去,按住她的手腕不给她动。

  商陆靠着椅背,扭动几下,靳韩声干脆将她搂到怀里。“吃了药,马上就会好的,不要碰。”

  “痒,我难受。”

  “我知道,忍一忍。”

  回到东楼,靳韩声带商陆上了楼,医院配了药膏,靳韩声迫不及待要给商陆上药。

  别说是商陆的手臂了,这会就连她的后背都有,靳韩声给她涂了药,怕她难受,在她过敏的地方一下下吹着。

  商陆顿觉后背发凉,她看不清楚靳韩声的表情,但方才他在医院里面方寸大乱,而在她的印象中,她好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靳韩声。小于似是习以为常了,那她神志不清的那段日子里,他一直都是这样对她的吗?

  商陆坐在床上没动,靳韩声涂完了药,替她将旁边的睡袍披上。

  “我说不带你出去吧,你非要跟着,吃没吃到几口好东西,倒是弄得一身红点回来。”

  而对于商陆来说,就算满身过敏也是值得的,她今天看到了顾津津,还亲口听到商麒说的那些话,很多事在她心里也算是有个底了。她总不能疯了的时候,傻傻地被人害,等到恢复神智之后,还要被人故意利用吧?

  “饿不饿?”

  商陆摸了摸肚子,轻点下头。

  “想吃什么?”

  商陆抿了抿嘴角。“蛋糕。”

  “不行,还吃那些东西呢?我让佣人下一些虾肉小馄饨去。”

  商陆没说话,看着靳韩声起身往外走,没过多久,他就端了个碗进来了。男人坐回床沿处,商陆看到碗里放了些许菜和虾皮,她着急要去拿,靳韩声忙避开身。“烫。”

  “我饿。”

  “等会。”靳韩声笑着拿起汤匙,舀了个小馄饨后放到嘴边,他一口口轻吹着气,极有耐心,商陆盯着他看了半晌,冷不丁看到男人将匙子送到她嘴边。

  她呆怔下,靳韩声对上她的视线,忽然就觉得那一双眼睛像是能说话似的,清澈干净,黑邃的眸子内倒映出了他的脸。他看得出神,商陆也怕被他瞧出不对劲,她张大嘴,一口咬住汤匙不肯松开。

  靳韩声看了眼,只能轻声哄,“商陆,这可吃不到馄饨。”

  他嗓音温柔,商陆嘴里力道微松,将馄饨咬在嘴里,靳韩声笑着说道。“怎么跟不会吃东西的小孩子一样呢?”

  男人神情间尽是宠溺,商陆几乎要怀疑之前那个女人上东楼来闹,只不过是假象。照理说她疯癫了,靳韩声应该早就厌弃她了,即便是念着夫妻之情,一天、一个月,都好说,可谁能做到两年以后还这样尽心尽力地照顾她呢?

  她也有些看不清楚跟前的这个男人,如果说他是装的,可这是在人后,她又是疯疯癫癫的,他实在没必要这样做。

  喂她吃完了馄饨,靳韩声将碗放到床头柜上,维持着一个动作久了,他肩膀有些吃不消。

  “我先去洗个澡。”

  方才只顾着她了,他这会澡没洗,肚子里也是空空的。

  商陆躺到床上,听见男人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传到她耳朵里,她睁眼望着天花板,这是她的家,她应该对它再熟悉不过了。可商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甚至一个人躺在这的时候,她会觉得恐惧、害怕,孤孤单单的好像整栋东楼内都是空的。

  靳韩声洗完澡出来,见商陆闭着眼,吃过药应该是舒服了不少,这会也能睡得舒坦。他小心地躺到她身边,伸手搂住她的腰,他望着商陆的睡颜,一时情不自禁凑上前,薄唇刚碰到她的耳朵,靳韩声就赶紧松开了手。

  他差点忘了,她这会还在过敏,好不容易睡着了,这要是把她吵醒了,说不定得闹半天。

  商陆僵硬的肩膀总算微微放松,直到听见靳韩声的呼吸声越渐沉稳后,她这才放心入睡。

  商麒回到家后,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内,商太太不住在外面敲门。“麒麒,怎么样了?你们一路上谈了什么?”

  商麒握向自己的手臂,被车窗夹过的地方疼痛难忍,她坐向床沿处,商太太还在敲门。

  她几乎是忍无可忍,“妈,你别再问了。”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商太太听着她的口气不好,“不是葛家的公子送你回来的吗?他对你感觉应该……”

  商麒捂着耳朵躺到床上,商太太想要开门,却发现门是反锁着的。

  女儿大了,很多事不肯跟她说也是正常,商太太只好先回了房。

  商麒耳朵根子总算清净些,可她脑子里已经乱作一团,今天的照片若是被发出去的话,她肯定会成为整个绿城的笑话,到时候别说是靳寓廷,就连不如商家的那些人都会笑话她、瞧不上她。

  她没办法,这个时候只能找顾津津谈判。

  顾津津恨她恨得要死,好不容易逮到这样的机会,她能善罢甘休吗?

  顾津津刚上楼,修司旻去书房处理些事情,她原本想洗个澡舒舒服服地躺一会,却没想接到了商麒的电话。

  她虽然没有存商麒的号码,但之前她们关系那样好,这个号码她看在眼里还是能认出来的。

  顾津津知道她的目的,她起身走到阳台上,接通了电话,“喂。”

  “顾津津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  “谈什么?”顾津津轻笑声。“照片我都发出去了。”

  “你最好赶紧收回,你不想让自己出名的话,千万别把照片放出去。”

  顾津津手指在栏杆上轻敲两下。“商二小姐有什么法子让我出名?”

  “你现在傍着修司旻,是不是已经完全把乔予忘了?”

  顾津津指尖的动作顿住,“怎么,你也认识乔予?”

  “我当然不认识,那件事也不是我搞出来的,但直播的那个视频,从头到尾我都看见了,也录下来了,尽管最后靳寓廷让人处理了,也没多少人再议论这件事,但如果我现在把它放出去,你觉得它会不会引起不小的轰动?”

  顾津津转过身,背部往后轻靠。“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吗?你这么喜欢搞事情,随便你搞,当时直播时,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,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,我怕什么?”

  “可能时间过去的太久了,所以你都忘了。当时你在镜头面前被人羞辱,还要被迫承认自己爱慕虚荣,勾搭了一个有钱人,那些话可都是你自己说的。你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,当真就不在乎这桩丑闻?”

  顾津津没有说话,商麒听着那头沉默,心里瞬间燃起希冀,“还有你的父母,网络直播的形式他们不懂,也接触不到,可我要是将这个视频放出去,我就保证他们能看到。你不是到处在找人合作吗?你不怕这件事被人知道?”

  顾津津嘴里泛起冷笑,“商麒,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,你就关注我的一举一动了,是不是?”

  都这个时候了,商麒也不用再继续装下去。“是,所以我知道你的很多事。顾津津,你把那些照片销毁了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的麻烦,行不行?”

  “你把我害成了这样,现在就想一笔勾销吗?”

  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你难道不怕修司旻看到?不怕他觉得这是你的污点?到时候我出名了,你也出名了……”

  顾津津打断她的话,“我不怕,再说我已经结婚了,名誉和清白对我来说,没有那么重要,不像你,待嫁闺中,又是商家的二小姐,看到你这样害怕,我很高兴,我们明天见吧。”

  “顾津津!”商麒怒不可遏,“我说到做到,你……”

  顾津津挂断了通话,商麒在那头喂了好几声,再打过去时已经没人接听了。

  她气急败坏地坐了下来,她现在只能心存侥幸,说不定顾津津只是嘴硬而已,那个视频放出去对她没有一点的好处,她真没必要那样做。

  即便这样,商麒还是将视频找了出来,又反复看了两遍。

  如果明天那些照片真的被公布于众,那这个后招,她不用也得用。

  翌日。

  商麒被剧烈的敲门声给吵醒,她恍然坐起身,心里一惊,看到商余庆已经推开门进来了。

  她来不及多想,就见商太太紧紧地跟在他身后,眼看商余庆的手臂扬起,商太太忙抱住他的手。“老公,别这样,有话好好说。”

  “还说什么?”商余庆怒火中烧,另一手直指商麒,“我没想到你这样不自爱,才跟人第一次见面,你就……”

  商太太红了眼圈,还未接受这个事实。“老公,说不定是有什么误会,你听麒麒解释。”

  “解释什么?他们是一起上车的吧?她是被人中途丢下车的吧?她坐在地上的时候,是不是衣衫不整?”

  商麒眼圈微红,顾津津可真够厉害的,没想到她真把那些照片公布出去了。

  “爸,是那个人要对我不轨,我拒绝了,他就把我赶下车……”

  “你看看那些文字都是怎么说你的,说你投怀送抱,被人玩完了直接扔在半路上,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女儿?”

  商太太着急要将商余庆拉出去,商麒这会说了实话,可是没人相信她的话,他们只相信他们看到的。

  商余庆推开商太太,上前打了商麒一巴掌。

  她栽倒在床上,捂着脸半晌起不来。商太太心疼的不行,好不容易才将商余庆拉到外面。

  商麒急急忙忙起身,拿出手机,看到了那些不堪入目的标题。新闻就是这样,看图说话也就算了,还喜欢添油加醋,恨不得将她往死里整。

  她轻咬了牙关,既然这样,顾津津的那个视频她也不用藏着掖着了,她喜欢脸上有光,她满足她就是。

  商麒联系了一家视频网站,将手里的资料都发过去。

  她这会焦头烂额的,留下的烂摊子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解决。顾津津坐在办公室内,看到商麒的照片被传得飞起,她确实觉得很爽,很解气。

  但她心里也是隐隐有些不安的,她现在的生活很好,她又十分满足,那则视频如果被再度公布出去的话,她如今的平静肯定会被打破掉。

  修司旻不会过问她以前的事,但她在绿城还有那么多亲朋好友,谁都有羞耻感,顾津津一直以为那件事早已经过去了,没想到它就像是一颗埋在黑暗中的种子一样,就等着在生根发芽呢。

  她担忧了半天,视频网站一遍遍刷新,都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商麒的事已经在绿城传开了,她自己肯定也是知道的,按照她的性子,这一口她不可能不咬回去,那她现在还不动手,是在等什么呢?

  顾津津也有些煎熬,还不如这一下痛痛快快地砸过来,也好过不痛不痒的在这提心吊胆。

  中午时分,商麒有些坐不住了,视频给了对方,原本回复说一个小时之内就能编辑好上传,怎么到了这会都没消息?

  她心急如焚,干脆再次联系网站方。

  商麒有对方的微信,她直接跟人发了语音通话。

  那边倒是很快接通,商麒焦急地问道。“怎么还不发?”

  “恐怕是发不了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视频上传现在都要审核,连续被打回来了三次,我刚才去问过了,说是有人不让发。”

  商麒气得牙痒痒,“谁还管这种事?”

  “是九爷,他说了一概不准发,哪家发就让哪家关门,谁敢胡言乱语,就让谁喝西北风去,我劝你也别弄了,对你没好处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