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2陷害的清白

22陷害的清白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749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04

  

  “姓修的身后那些势力,不明不白的,我就想把我的名动漫做好,顾津津要再对我手底下的人动手,我……”

  靳寓廷视线扫到他的脸上,萧诵阳没敢往下说。

  “你要对付顾津津,修司旻会袖手旁观吗?”

  萧诵阳轻轻嘟囔了句,“你袖手旁观就行了。”

  男人手伸过去,执起桌上的酒杯,“我也有帐要跟她算,等我算清了,才轮得到你。”

  “你找她算什么账?”

  靳寓廷也说不清楚,反正那笔账有得算了,说不定能算个一辈子?

  商麒坐在桌前,旁边的男人不住献着殷勤,也是能说会道,只是她的思绪并不在这,早就飘出去了。

  她要想进靳家,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,就算靳寓廷同意,恐怕连靳韩声都不答应。

  原本靳韩声也是疼她的,她出入东楼也向来都是自由的,要不是那天她在糕点里放的东西被他发现了,她现在也不至于会这样狼狈!

  而她想拿商陆撒气,无非就是因为靳寓廷在商家说的那番话,她实在气不过,再加上之前从没有出过事,这才抱了侥幸心理。

  “商麒?”男人见她不说话,在旁边重复喊了几声。

  商太太忙轻推下商麒的手臂,又顺着男人方才的话继续往下说。“我们商家家教森严,麒麒年纪还小,之前连一次正经的恋爱都没谈过。虽然也有人介绍过相亲,可是没遇上合适的,她也不肯将就,连谈都不肯谈呢。”

  男人听在耳中,自是欢喜,“现在有商小姐这般品行的人已经不多了。”

  商麒嘴角轻挽,没有当面拒绝男人的好意,就算她现在不喜欢他,找个备胎总没有坏处吧,将来有一天她迟早要结婚。商太太说的没错,趁着她现在还能好好挑选的时候,就应该把条件最好的人留在身边。

  “商小姐,我给你准备了个礼物。”

  商麒握紧放在腿上的手拿包,男人从兜内掏出个精致小巧的首饰盒。“初次见面,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一点小意思,希望你能喜欢。”

  商麒看了眼首饰盒上的logo,就知道里面的东西肯定是价值不菲的。

  只是她出门的时候压根没将这事放在心上,所以别说是见面礼了,她连个别的准备都没有。

  “谢谢。”商麒接过手,“只是这个礼物太贵重了。”

  “只要能配得上你,就是最值得的。”

  商麒手指在首饰盒上轻抚,“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,不过,要一会才能给你。”

  “商小姐真是太有心了。”

  第一次见面,商麒也不想占人便宜,她跟男人交谈了几句,借口要打个电话,便走了出去。

  顾津津看到她起身,她也跟着往外面走去。

  商麒平日里很会买东西,所以就有了不少奢侈品店店员的联系方式,她赶紧给人打电话,让店内的导购挑选了新款的皮夹后送过来。

  顾津津见商麒挂断通话后,低着头,应该是在付款,这么着急就要,看来是今天新相亲的对象很对她的胃口。

  顾津津眼见商麒回去,她也准备走,转身却差点又撞上了一堵人墙。

  看清楚了对方的脸后,顾津津全部的恼怒都写在脸上,“怎么又是你?”

  她走到哪,他就跟到哪,这是被狗皮膏药贴上了,拉都拉不掉了吗?

  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

  顾津津眼珠子转动下,“呼吸新鲜空气啊。”

  “少来,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

  顾津津扫了他两眼。“你是不是眼里就只有我?连我出来透口气你都要跟着,你难道没发现,我老公都没这么管着我吗?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,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,“谁管你?我恰好出来抽根烟而已。”

  顾津津将手掌放到鼻翼跟前,扇了扇,“抽烟?烟味呢?”

  “这不是看你鬼鬼祟祟地躲在这,我就知道没好事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  “我要进去了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

  她轻抬下巴望入靳寓廷的眼里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  “商麒的那通电话,我也听到了,我要是现在过去提醒她一声,说不定你接下来要做的事,就做不成了。”

  顾津津眼里的亮光微黯,“我接下来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太了解你了,你要不想整出点事,你就不会站在这。”

  顾津津冷笑声。“你去告诉她好了,反正商陆摔跤的事你们认定了是我做的,惩罚了我之后,你们就不在乎别的了。”

  靳寓廷听得太阳穴处有些泛疼,她三句不离商陆,她要好好地跟他说两句话,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?

  “趁着我还没动手之前,你怎么不去找商麒?”顾津津双手抱在身前,你看,我们也就只能躲在这个阴暗的地方说说话了,就像我们俩之前的关系一样……”

  “我们之前有这么见不得人吗?”

  “呦,你也知道现在见不得人,”顾津津从靳寓廷的身侧经过,“所以,不见面才是最好的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这样张扬,你就真的有恃无恐?”

  “我一点都不张扬。”

  靳寓廷盯看眼顾津津的背影,“你挖了萧诵阳那么深的墙角,我跟你说过的,他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顾津津迈出去的脚步轻顿下,她何其精明,这么一句话就让她听出了端倪,顾津津转身面向他,“他要对付我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那我也没别的法子。”

  靳寓廷忍不住上前步,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他伤害你。”

  顾津津做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,“原来九爷念在我们以往的旧情上,是要保我,是吗?”

  “怎么,你不相信?”

  “信,我当然信了。”顾津津现在也腾不出别的时间来防备萧诵阳。“九爷一言九鼎,在绿城呼风唤雨的,我相信萧诵阳动不了我。”

  “你……听完了这些话,就没什么要表示的?”

  顾津津扯动下嘴角。“谢谢。”

  她丢下两个字后,就转身离开了,靳寓廷看了眼她的背影,他总想找机会跟她多说会话,可顾津津避他如猛兽,这感觉实在是不好。

  宋宇宁在外面守着,看到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,从车上匆匆忙忙下来个女人。

  就是她没错了,因为商麒要的急,导购连衣服都没换就打了车过来了。

  宋宇宁看她正跟出租车师傅说着什么,应该是让他别走,她耽误不了几分钟。

  女人忙掏出手机,打了电话,宋宇宁见状,快步上前,两人即将擦肩而过之际,宋宇宁在她肩膀上撞了下,她手里的礼盒掉在地上,里头的东西也摔了出来。

  宋宇宁赶忙道歉,“对不起。”

  女人拨过去的电话也接通了,“喂,商小姐,您要的东西送到了。”

  宋宇宁蹲在地上,将钱夹拿起来,她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向正在打电话的女人,“对不起啊。”

  对方也没将她的话听进去。“好,我就在门口等您。”

  宋宇宁快速地将掌心内的东西塞进了钱夹内,将它合上后,再放入包装盒中。

  导购挂断通话,宋宇宁站起身,将手里的袋子递向女人,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着急回去。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导购接过手,幸亏不是什么易碎品。“以后走路当心点。”

  “实在不好意思了。”宋宇宁说完,快步离开。

  商麒出来的时候,左右张望下,她走到导购跟前,也没多说什么,接过袋子后,将它连带着钱夹一起塞进了自己的手拿包内。“你快走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商麒回到宴会上,坐定下来,又跟身边的男人聊了几句后,她将包里的礼物拿出来送给他。

  商太太看在眼里自然高兴,男人也是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。

  散席后,男人借故去趟洗手间,他将礼物拿出来,发现是个钱夹,展开一看,里面还夹了样东西。

  他眼里的光一下簇燃,像是有团火在跳跃。

  顾津津时不时观察着商麒那边的动静,修司旻都看在眼里,“你这眼珠子一晚上转来转去的就没停过,看什么呢?”

  顾津津回头盯着他,“你的眼睛就不动啊?”

  修司旻轻笑出声。“这种场面上,你可不要闹出什么事来。”

  “哪有。”顾津津娇嗔,伸手朝他肩膀上打了下。“在你眼里,我有这么坏吗?”

  “不是坏,是太机灵。”

  “那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不远处坐着的靳寓廷,他也就是随口说说,应该不至于去提醒商麒。

  宋宇宁的信息也发到她手机上了,顾津津单手撑着侧脸,这会已经没任何心思去吃什么东西了。

  商麒准备回去时,葛家的公子走到她身边,“我送你吧。”

  “不用,”她轻声推辞,“我跟我爸妈一起回去就好了。”

  “还是我送你吧,正好还能说说话。”

  商太太笑着冲商麒说道,“这会还早,我跟你爸去看看你姐怎么样了,你再玩会吧。”

  商麒轻点了下头,男人面露欣喜,“走吧。”

  两人一前一后去往停车场,男人替她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拉开,商麒说了声谢谢,坐了进去。

  车子很快往前开,黑色的车身融入夜色,商麒将颊侧的头发拨向耳后,只是车子开到一半,却在路边停了下来。

  商麒朝窗外看了眼,旁边是个小公园,这会四周安静得很,连个人影都看不到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商麒刚要开口,手却被男人握住了,她想要收回去,对方却越握越紧。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男人解开安全带,倾过身抱住她,商麒吃了一大惊,对方亲吻在她脸上,她忍不住尖叫。“啊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“怎么这会又害羞了?”男人大口喘着粗气,“先让我亲亲,一会我就找个最好的酒店,好不好?或者去我家也行。”

  商麒完全懵了,这葛公子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?方才明明还是彬彬有礼的样子,难道都是装出来的?

  “不要这样,你放开我。”

  “商麒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商麒推抵在他胸前。“我要回家。”

  “一会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
  商麒吓得伸手要去开车门,可门是反锁着的,“你别碰我。”

  葛公子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,“你这会跟我摆什么矜持,欲擒故纵吗?我们都是成年人,还是免了这一套吧?”

  商麒用手拍到着车窗。“你别碰我。”

  男人上前拉扯她的衣服,他半边身子压着商麒,不给她反抗的机会,“好了,别害羞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不是,你别动我!”商麒声音尖锐,男人在她脸上不住亲吻,她情急之下用手挥打向他,葛公子也恼了,他坐回驾驶座内,“那你送我的礼物,算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那不过是礼尚往来,你怎么……你怎么动起手来了?”

  “礼尚往来?”男人冷哼,掏出商麒送的钱夹,展开后从里面拿出个东西递到商麒面前,“那这个呢?你别告诉我,不是你放进去的!”

  商麒瞪大了双眼,钱夹里面怎么会有避孕套?她慌乱地想要解释。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礼物是你送我的,你现在跟我说,你不知情?”

  商麒确实完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,“我没放过。”

  男人的脸色越来越冷,“商小姐果然是好手段,要说男欢女爱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,既然你给了我这方面的信息,我对你也有好感,我们深入了解之后再好好地交往,不是更好吗?”

  商麒两手护在胸前,面露惊骇,“你别误会,这东西真不是我放的。”

  男人潭底漾起不悦,“你的意思是,它自己钻进去的?”

  “肯定是有人要害我,真的。”商麒不敢靠近身边的男人,“你把我送回家好不好?”

  男人胸口起伏着,“商小姐,大家的时间也都挺宝贵的,你今天跟我开这样的玩笑,不觉得过分了吗?”

  “我没有跟你开玩笑,我都说了是有人要害我,我怎么可能跟你第一次见面,就送这种……”商麒也恼怒起来,“放我下车!”

  她口气不善,男人用手捶了下方向盘,“真是好笑。”

  商麒不敢再激怒他,“感情的事情是要慢慢培养的,我们先交往……”

  “商小姐,我高攀不起你,今天的事闹成这样,你说是误会就是误会吧,只不过这样的误会,经常在你身上发生吗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男人将车门锁打开。“不送了。”

  商麒赶紧推开车门,脚还未落定到地上,却被人在背后推了把,她狼狈地摔了出去,衣衫不整地趴在了地上。

  砰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,商麒刚要爬起身,就听到一阵刹车声传来,她眼帘轻抬,看到那辆车的车窗缓缓落下,露出了顾津津的脸。

  顾津津拿着手机,冲着她拍了好几张照片,“真精彩啊,商二小姐这是刚跟人偷完情,又被赶下车了吗?”

  “顾津津,你别胡说八道。”

  “我哪有胡说,证据都在这呢。”顾津津说着,扬了扬手里的手机。

  商麒陡然明白过来。“原来是你。”

  “我可不清楚你在说什么。”

  葛公子的车绝尘而去,商麒赶紧整理下衣物,顾津津朝她看了眼,“商二小姐进不了靳家,也别饥不择食到这个地步,好歹去酒店开个房,是不是?”

  “顾津津!”商麒恨得站起身来,修司旻按了下旁边的键,车窗往上升起,商麒的一只手伸了进来,却正好被玻璃给夹住。她痛呼出声,“放开,放开我!”

  “哎呀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顾津津看到商麒的五指张开,她冲边上的男人说道。“老公,你也真是的,关窗也不看看外面有没有人。”

  修司旻见商麒想要将手抽回去,无奈却使不出力来,他的声音轻轻地传了出去。

  “她不是踩过你的手吗?你现在可以报仇了。”

  顾津津哦了声,“是啊,你不提醒我的话,我都忘了。”

  修司旻看了眼商麒的手。“好好的指甲非要折腾的花里胡哨,要不,就给她拔了吧?”

  顾津津抬手打了下商麒的手背。“这个主意不错啊,就不知道商二小姐能承受得了吗?”

  “疯子!”商麒怒骂出声,“放开我!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