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20再次挑拨,反被修理

20再次挑拨,反被修理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792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01

  

  靳韩声将商陆交给了小于,“我去打过一圈招呼就回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靳韩声再怎么高高在上,一些场面上的事总是要做的。他可以习惯了众星捧月,但面对同样出席的长辈,他自然需要主动上前,哪怕是简单地问声好也行。

  商陆安静地坐在沙发内,靳韩声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她眼里,顾津津正好转身,也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商陆。

  两人的视线轻碰上,顾津津没有上前,只是移开了目光后继续跟身边的人说话。

  商陆眼里闪过抹身影,几个女人经过时朝她看了眼。

  “这不是靳韩声的太太吗?今天怎么带出来了?”

  另一人停顿下脚步,朝商陆看看,“前几天焕焕不是去靳家的东楼闹了一场吗?被赶出来了,她说靳太太脑子不好使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  商陆的目光定格在女人脸上,对方怔了下,没再继续说下去。

  这毕竟是靳韩声的太太,靳韩声是个什么样的人,她们也有所耳闻,还是不要惹的好。

  小于也目露警告,冲着商陆说道。“靳太太,靳先生说今天有人跟您说了什么话,做了什么事,一会都要一五一十地告诉他,您放心,我都记着呢。”

  几人面面相觑,赶紧离开了。

  商陆嘴角轻挽下,她环顾下四周,人群中还是能看到一些熟悉面孔的,但根本就没人上前跟她打一声招呼。看来,要么是靳韩声将她保护得太好,要么,就是对于她的病况,很多人是心照不宣的。

  商麒好不容易摆脱掉商太太,她走到休息区内,眼角含笑低低地叫了声,“姐姐。”

  商陆无动于衷,但却是抬起眼帘朝她看了眼。

  “姐,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多无聊啊,我给你拿点吃的吧。”

  小于忙上前拦在商麒的跟前。“靳先生一会就过来了,要是看到您在这,肯定不会放过您的。”

  “他一时半会不会过来的,放心,我就跟我姐说两句话而已。”

  小于还是拦着,不给她上前的机会。“您真的别这样,上次糕点的事情过后,靳先生对您意见很大。”

  “别废话。”

  商麒将小于拉开,她大步上前,小于来不及拦住她,商麒已经坐到了商陆身边。

  “姐。”

  商陆垂下眼帘,商麒握住她的手掌,“你好多了吧?看到你这样走出来,我真高兴。”

  商陆望着商麒指甲上的浅粉色出神,靳韩声说她给她的糕点里面加了料,还说商麒心里是喜欢靳寓廷的,她不由对上商麒的视线,为什么她之前竟一点都不知道呢?

  商麒看见商陆的潭底,好似一汪清澈浮现,她不由多看了两眼。“姐,你认出我了吗?”

  “走开。”商陆抽回手。“你不是韩声,也不是妈。”

  商麒忍俊不禁,她果然是担心的太多了,商麒也怕靳韩声回来,看到她和商陆坐在一起,她冲小于说道。“你自己找个地方去坐会吧。”

  “不行啊,万一被靳先生知道,他会扒了我的皮。”

  “小于,你是从商家出去的人,是不是我的话,你就一句都听不进去?”

  小于为难地看向两人,“您要有什么话,您说就是了,但我不能离开这,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。”

  商麒气得面色微变,她强自勾扯出抹笑来,“好。”

  商陆听出了商麒话里的意思,她显然是想跟她说些什么,只是碍于身边有人。商陆摸了摸肚子,“我饿。”

  “靳太太,一会就开席了。”

  “我饿,饿死了!”商陆说着就要起身,“我要吃东西。”

  小于为难地走到她跟前,“我给您拿点蛋糕垫垫肚子,好吗?”

  商陆指了指门口。“我要吃院子里摆放的那些,白色的,我喜欢白色。”

  小于面色犹豫,她不想让商陆和商麒独处,但她若不出去给她拿些吃的,商陆肯定会闹,这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她又清楚商陆疯癫起来的样子,有时候为了一碗面都能将家里弄得天翻地覆。

  “小于,你放心去好了,我会照看好姐姐的。”

  小于面露担忧,微微弯下腰看向商麒,“二小姐,靳先生怀疑很多事都跟您有关,靳太太是您的亲姐姐,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您跟她在一起,您千万……”

  商麒不耐烦地打断小于的话。“你的意思是,我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要害?”

  “我饿死了。”商陆适时插进去一句话。

  小于直起身,赶紧回道,“我这就去。”

  商麒胸口处压着一口气,眼见小于快步离开后,这口气还是没有消下去。

  商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商麒凑近她身侧问道。“姐,你身体好些了吗?”

  明知商陆不会有任何回应,商麒还是说道。“你流产以后,我特别伤心难过,我还一直想着等你的孩子出生之后,我这个小姨要给他买什么礼物呢。”

  “韩声呢?”商陆扭头望向商麒。

  商麒微微一笑,脸上挂着的笑也是温柔的,至少在别人看来,这是一对姐妹在亲昵地谈着心,说着话。

  “姐夫肯定背着你又找那个女人去了。”

  商陆心里咯噔下,哪个女人?

  她轻摇下头,“我要去找他。”

  商陆作势想要起身,却被商麒按住了手腕。“姐,你这样子就算了,一会看到了那些不该看的,你又要大吵大闹,不给姐夫丝毫的面子。你现在应该想想,你的孩子掉了,是被人害得摔掉的,顾津津跟姐夫好了那么久,生怕你生了孩子以后,她的日子不好过,所以在楼梯上放了珠子,害得你摔跤,这些你还记得吗?”

  商陆心里泛起丝丝缕缕的疼痛,想到了那个她压根没有感受到他存在过的孩子,她手指轻抖,可顾津津不是九太太吗?她跟靳韩声怎么又会扯上关系?

  “顾津津?”商陆一脸的茫然,“她是谁?”

  “你看你,害死自己孩子的人都能忘了,”商麒在不远处看到了顾津津的身影,“难得啊,这么好的机会,她居然没有跟姐夫厮混在一起,姐,你看,就是她。”

  商陆的视线望过去,但很快又收了回来。“我要找韩声。”

  “找姐夫干嘛,他的魂早就被顾津津勾去了,我替你抱不平,去找她,可是被她给打了,腿都割伤了,不信的话你看。”商麒说着,将裙子往上扯,商陆看到了她腿上的伤疤。

  商陆两手交握,嘴里不住呢喃,“孩子,孩子。”

  “姐,她为了跟姐夫在一起,把你孩子害死了,下一步说不定就要害你了。”

  商陆轻摇着头。“不可能,韩声呢?”

  商麒已经有些失去耐心,“姐夫外面那么多女人,就你糊涂,还成天要找他,想想你流产掉的孩子吧。”

  商陆站起身,商麒见她走了出去,没有拉她。

  顾津津走到僻静处,她靠在墙边,恨不得拉过窗帘将自己遮掩起来。

  她手里端着一杯香槟,手腕不住翻转,看到里面的液体将杯身染上一层别样的色彩。有这么一瞬间,顾津津觉得自己还是孤独的,她现在想想,她最怀念的还是自己盘膝坐在窗台上画画的那些日子。

  那时候简单,只需要把情节想好就行,不像现在,操心的事情太多,应酬面对的人也太多。

  顾津津听到有脚步声过来,她抬起眼帘,却没想到是商陆。

  她再一看,商陆身边没有别人,顾津津心里一惊,想着能躲还是躲开吧。

  “等等。”商陆突然出声,顾津津的脚步也顿住了,目露疑惑地盯向走近上前的商陆。

  商陆知道商麒在挑拨,如果情况真如商麒所说,她一心一意都是为了她这个姐姐着想的话,她就不会明知她被流产的事情刺激着,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,不顾一起地让她去找顾津津算账。

  再说,靳寓廷那么聪明的人,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妻子跟靳韩声有染?

  要真的出了那种事,靳寓廷那晚上也不会找到东楼去。

  商陆端详着顾津津的神色,可她对她一点都不了解,凡事也总要考虑到万一。

  顾津津最终还是轻唤了一声,“大嫂。”

  她手落到自己的肚子上,顾津津看在眼里,“大嫂,我知道你听不进去,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,你流产的事真的与我无关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

  “你,是谁?”

  顾津津听了这话,并不奇怪,商陆本就认人不清。“我之前是靳家的人,现在不是了。”

  不远处,小于拿了蛋糕回到休息区,却并没看到商陆的身影,她神色慌张地望向四周,这才找到了商麒。

  “二小姐,靳太太呢?”

  “不是好好地坐在那吗?”商麒见沙发上没人,吓得脸色煞白。“我就去了下洗手间。”

  “完了,完了。”小于将蛋糕放到茶几上,赶紧去找,出门时正好碰到靳韩声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靳韩声面色刷的难看下去。“靳太太呢?”

  “靳先生,对不起,我给靳太太去拿些吃的,可是回头就不见了她的身影。”

  靳韩声低咒声,可这个时候他也没心思去责怪小于,他心急如焚,大步往前,目光不住看向四周。

  “商陆!”

  顾津津和商陆面对面站着,有声音传到二人的眼中,顾津津将手里的杯子放到边上,那阵声音越来越近,她听到商陆冲着她说道。“走。”

  顾津津有些吃惊,她不由多看了商陆一眼。

  商陆重复一声,“快走。”

  顾津津来不及想那么多,拔腿就离开了,毕竟依着靳韩声的性子,他要是看到她和商陆在一起,肯定会不问青红皂白地认为她又想害商陆。

  商麒适时走到靳韩声的身边。“姐夫,我看到姐姐在哪了。”

  “在哪?”

  商麒走在靳韩声跟前,“我好像还看到了顾津津。”

  靳韩声往前走了几步,却看到商陆站在窗前,手里拽着素色的窗帘,恨不得要将它硬生生扯下来似的。

  商麒朝四周一看,哪有什么顾津津的影子。

  男人悬着的心总算落定,他上前两步,伸手扳过商陆的肩膀,话语中却仍旧装满了焦急。“商陆,你怎么乱跑呢?不是答应了我要好好待着的吗?”

  商陆猛地将他推开,靳韩声毫无防备,他退后两步,一脚踩在商麒的脚背上。

  商麒穿着高跟鞋,她痛呼出声,甚至蹲下了身。

  “她在哪?”商陆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句话。

  靳韩声看她的样子不对,生怕她在这闹开,男人压低了嗓音问道。“谁?”

  “那个女人!”

  靳韩声尝试着上前,手还没碰到商陆,就被她打开了。

  “商陆,哪有什么女人?”

  商陆急得跺着脚,恨不得靳韩声这会就躺在她脚底下,“你刚刚跟谁在一起?”

  “我跟人说了两句话而已。”

  谁都没把商陆的话放在心上,毕竟她之前也不是没有这样过,靳韩声上前强行将她拉到怀里,“我还能跟谁在一起呢?”

  “顾津津。”

  商麒站起身时,脊背发凉,视线抬起却看不到商陆的正脸。

  靳韩声动作微僵,他将商陆轻推开些,“是不是顾津津把你怎么样了?还是,她跟你说了什么话?”

  商陆眼圈发红,抬手就要打他,靳韩声忙扣住她的手腕。“商陆!”

  “你跟她厮混,还害死了我的孩子,我恨你们。”

  “我跟谁?”靳韩声怎么觉得自己这么懵呢?

  “顾津津。”

  商麒紧张地握起手掌,她恨不得拔腿就跑,以往她试过几次,商陆都不会记得这样的细节,她也不是没有当着商陆的面挑拨过,也从来没有失败过。她手掌心内都是汗,她摊开手,掌心不住在身侧擦着。

  她想,商陆应该不至于记得所有的事,她要是这会走了,再长十张嘴也是说不清的。

  靳韩声觉得这件事太荒唐了,“我跟顾津津?”

  “她是你的人,所以她要害我!”

  “谁跟你这样讲的?”简直是莫名其妙。

  商麒忍不住倒退了一步,却清楚地看到商陆的视线落到她脸上,她害怕极了,商麒轻摇下头,别,别说,千万不能说。

  不可能啊,商陆脑子里应该是一片混乱的,她理不清楚那些事的。

  她心虚的不行,也怕极了,她恨不得开口求饶,可这个时候商陆还没说话,她还是有一线机会的吧?

  商麒看到商陆抬起手,指向了她。

  商麒一个劲地摇头,“姐?”

  “她说的。”商陆毫不犹豫出声。

  靳韩声扭头看向商麒,她赶紧要争辩,可是除了摆手,她好像做不出别的动作。

  “姐夫,姐夫,你别听姐姐乱说,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我……我怎么会说这种话呢?姐姐她糊涂,她说的话不能算数,姐夫。”

  靳韩声大步上前,伸手拽住商麒的手臂将她扔出去,她穿着高跟鞋,压根站不稳,商麒狠狠扑在地上,摔得全身都跟散了架似的。“姐夫,我真的没说啊,姐姐病着呢,她的话你还当真吗?”

  商陆冷冷看在眼里,目光里的女人却是陌生至极的。

  这还是她的亲妹妹吗?

  她方才在她耳边说的话,一字不差地钻进了商陆的心里,她这会还是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我跟顾津津有染?你是不是还说顾津津害的商陆流产,商麒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  商麒坐在地上起不来,“姐夫,我没这样说,你相信我。”

  靳韩声指了指身后的商陆,“你觉得她会冤枉你?你可是她亲妹妹。”

  “可姐姐已经认不清人了。”

  “是,她是认不清楚了,那她为什么偏偏说是你说的?”

  商麒两手撑在地上,眼泪也流了出来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。”

  靳韩声看向已经呆怔在旁边的小于。“我让你看好靳太太,为什么把她一个人留在休息区。”

  “不,不是一个人,当时二小姐也在。”

  靳韩声面目有些狰狞起来,“也就是说,当时只有商麒和商陆在一起?”

  都这个时候了,小于也不敢乱说,只好压着嗓音说道。“是。”

  “商麒,我看你是在找死。”靳韩声上前,脚踩住了商麒的手背,“你这样跟商陆说的目的,是要让她找顾津津的麻烦,还是要让她疯的彻底?”

  “姐夫,我当时虽然和姐在一起,但我真没说过那些话……”

  靳韩声脚底下加重了力道,商麒尖声喊叫,不远处也有人过来围观,“呀,那不是商家的……”

  “快去喊人。”

  商陆看到商麒痛哭流涕的样子,心里还是有种异样感,商太太很快小跑着过来,看到商麒的样子,自是心疼。“麒麒。”

  靳韩声将腿收了回去。“妈,您把她带回家好好管教吧。”

  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商麒,要是哪天被我查到你之前伤害过商陆,你就等着脱掉一层皮吧。”

  靳韩声揽过商陆的肩膀,“今天你跟商陆说的那些话,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吧?”

  “姐夫,”商麒还想狡辩,“姐姐糊涂,你也跟着糊涂吗?”

  靳韩声嘴角勾扯出抹冷笑,“我看是有人太自作聪明,今天看在商家的面上,我给你留着一点脸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  靳韩声带着商陆离开,商麒站起身,委屈地将手伸到商太太面前,“妈……”

  顾津津站在一处稍显隐蔽的地方,前面有一人多高的盆景挡着,所以方才靳韩声并未发现她。

  热闹散了,她转过身,却不想撞到了跟前的男人。

  顾津津吓了一大跳,定睛细看,居然是靳寓廷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地方,我为什么不能在这?”

  顾津津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,“方才的事,你都看到了?”

  “是。”

  顾津津朝边上站了下,身子轻靠在墙壁上,“靳寓廷,你觉得商陆的样子正常吗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方才靳韩声在找她,即将找过来之际,她跟我说,让我走。”

  靳寓廷俊目轻眯,“你确定?”

  “当然,她还重复了一声,我不会听错。她说走,我差点没反应过来,她又说,快走。”顾津津清楚地记得商陆当时的口气,“她那个样子,一点都不像是疯了。”

  “你想说,她的病已经好了?”

  顾津津不敢确定,“我只是觉得她当时吐字清晰,面色就跟正常人无异,而且商麒肯定也是那样跟她讲的,她找到我时,却丝毫没有要跟我拼命的意思。”

  “如果商陆已经恢复了,她又为什么要装呢?”

  顾津津冷笑下,“说不定,她不想面对身边的人。”

  靳寓廷抬起眼帘,视线望着商陆离开时的方向,顾津津想到商陆方才的样子,她应该是有话要跟她说的,只不过神色间尚有犹豫。不过,那到底是靳家的家事,她在这操心什么?

  顾津津直起身,想要走,靳寓廷先一步拦住她的去路。“如果商陆真的恢复了,说不定还能知道是谁害得她摔下了楼。”

  “害她摔跤的,不是我吗?”顾津津轻讽问道。

  “你这算什么?要给自己揽上罪名吗?”

  “这罪名,是你给的啊。”顾津津的话语轻落到靳寓廷耳朵里。

  男人面色微凛,顾津津垂下视线,盯看眼自己的鞋面。“靳寓廷,我跟修司旻已经商量好了结婚的日子,这两天在写请帖,你的帖子,是我亲手写的呢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