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9第一次清醒后的见面

19第一次清醒后的见面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728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4:00

  

  靳寓廷说到做到,从公司离开后并未立即回西楼,而是第一时间出现在了顾津津面前。

  顾津津站在地下车库的空地上,又看了眼面前的男人,她已经连开场白都懒得说了。

  靳寓廷看眼她身上的衣物,她今天穿了件宽敞的细条纹衬衣,领口微敞开,袖子也是宽宽大大的,怎么像是男人的衣服?

  顾津津见他眼神定住了一样,宋宇宁适时站到她身边,冲着靳寓廷问道,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

  “我有事要跟她单独谈谈。”

  宋宇宁听到这话就来气,“有什么事这么私密?当着我们的面不能说?”

  “她在西楼时遇到的事情,你清楚吗?”

  “清楚,”宋宇宁神色淡淡说道,“津津没有对我们隐瞒,包括修先生也都知道。”

  靳寓廷胸口起伏几下,顾津津处处针对他也就算了,就连她身边的人都要插一脚?

  “你既然跟着顾津津,首先要保证的是她的安全,你以为我会伤害她?”

  “伤害一个人,最痛的是伤了她的心,这一点我保证不了,但我可以让你离她远点。”

  靳寓廷不想跟她争,浪费口舌,他冲着顾津津说道,“我从那个佣人嘴里问到了一些话,要听吗?”

  “你是不是想说,她突然出现在你妈面前,说了那番话,是受人指使?那个人,应该是商麒吧?”

  靳寓廷的思绪还停顿在顾津津说的你妈二字上面,很快,他的注意力又被后半句话拉了过去。

  他一语未发,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  “除了商麒,我想应该没别人了吧,毕竟我走了,西楼九太太的位置就空出来了。”

  “你既然知道,为什么不说?”

  顾津津挺直了脊背,“我说?说给谁听?你吗?你又不会相信,再说这件事没有一点证据。靳寓廷,这么跟你说吧,就算没有那个佣人什么事,我如今也不可能还是九太太。你若不想我走,我走不了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总算能找到一个推脱的理由了?就算你妈当时拦着我了,你认为我还能留在西楼吗?”

  宋宇宁也在旁边适时插了一句话,“津津,你也别这样,我现在倒是有些同情九爷了。”

  顾津津拧着眉头朝她看眼,“你在跟我说反话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,如果靳太太摔下楼的事真跟你有关,对他来说可能反而好一些。我猜,现在九爷心里很矛盾吧?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商家二小姐的嫌疑怕是越来越大,你说到时候万一真是她做的,就说明之前你是被冤枉的。”宋宇宁看了眼靳寓廷的脸色,视线又落回到顾津津脸上。“你当初可是被赶出去的,要哪天确定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,九爷该怎么办呢?”

  顾津津唇角不着痕迹轻掀下,“你想多了,九爷心肠硬,还能有什么感觉?至于我,别的赔偿对我来说早就不在乎了,九爷到时候给我道个歉就行。”

  宋宇宁那样,就是故意的,她浅浅地笑出声来,“可是九爷很亏啊,一脚把你踹出去,还没等把你追回来呢,你就成了别人的老婆。”

  靳寓廷脸色阴沉,潭底寒光乍现,望出去的目光恨不得一道道使劲剜割在宋宇宁身上,可她一点不在乎,还是继续说道。“世上哪有那么多破镜重圆的事,碎了就是碎了,好马不吃回头草。”

  顾津津实在忍不住,跟着笑出声来。“你又想多了,九爷要把我追回去?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。”

  “那我实在是不理解,他怎么总是来找你?”

  顾津津看向对面的男人,“九爷,你看别人都误会了。”

  靳寓廷目光紧锁住宋宇宁不放,像是要吃人一样,顾津津伸手在他面前轻挥,“你赶紧跟人解释解释。”

  靳寓廷啪地将她的手打开,顾津津手腕处一阵发麻,“你打我做什么?”

  “津津,我猜他心里吧,应该隐隐约约有感觉了,肯定知道那件事八成跟你无关了,但他心里煎熬啊。那事要真是你做的,他煎熬,要不是你做的,更煎熬……”

  靳寓廷抬起手臂,边上的孔诚赶紧抱住他的臂膀,“九爷!”

  靳寓廷咬着牙冷笑,“好,说的真好。”

  宋宇宁面无惧色,“九爷总不是想动手吧?我也没说什么啊,实话实说。”

  “这你就错了,九爷永远不会是那个有错的人,更不可能吃回头草。绿城那么多名媛淑女,哪一个都比我强,你以为我是香饽饽?都跟人结婚了,九爷还非要我不可?一看你就是被电视剧涂毒的太深,世上哪有那么多深情男,那都是大猪蹄子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最近是看言情剧太多了。”

  这两人一唱一和,就差一个戏台了。

  靳寓廷将手臂从孔诚手里抽出去,“宋宇宁,是吗?我不信你的过往没有一丁点污点,要不要我让人去翻一翻,再给你宣扬一番?好好的女人做起了别人的贴身保镖,你当真没有过往?”

  宋宇宁想要装作不动声色,但眉宇间还是拧了起来,顾津津站上前一步,话语间恶狠狠地冲靳寓廷道,“你敢!”

  “看来是真有什么黑历史,”靳寓廷也是被激怒了,他伸手将顾津津推开,“你说,就那么点事,我能查到吗?”

  顾津津再度站到了他的跟前,“你敢查,试试?”

  “那我还真要试试。”

  宋宇宁拉住了顾津津的手腕,顾津津并未看她一眼,她目光紧锁住靳寓廷,“九爷要这些话都承受不住,以后还真没什么必要跟我见面。”

  他以为他是非要见她不可吗?

  可靳寓廷就是说不出这句话,他视线落到她胸前,“伤,好了吗?”

  “好不好都与你无关。”

  不远处,忽然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,顾津津抬眼望去,看到一辆车驶了过来。

  车子很快停稳,后车座的门被人推开,靳寓廷看到顾津津脸上漾起惊喜,她飞快跑了过去,靳寓廷转过身,就看到顾津津扑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。

  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你怎么没跟我说呢?刚到的吗?”她一连串地发问,修司旻笑着抱住她,“刚到,直接来公司找你了。”

  顾津津牵动下胸前,痛得嘶了声,修司旻朝她看眼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,抽筋了。”她说着,上半身有些僵,修司旻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,“到底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真没事。”

  靳寓廷咬紧牙关,太阳穴弹跳着,修司旻也看到了他,还冲他点下头打了招呼。

  “你不告诉我也没事,一会我给你检查下。”

  顾津津手掌往胸前按了按,“不小心烫伤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修司旻神色一紧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“有几天了,不严重,换了药都快好了。”

  宋宇宁上前几步,修司旻手掌轻落在顾津津肩膀上,他视线扫过宋宇宁的脸,并未逗留。“为什么没告诉我?”

  “这不怪她,我不让她说的,要真有那么严重的话,我早就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  “回家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靳寓廷看着她跟了修司旻离开,两人很快上了车,甚至再见都没跟他说一声,就这么开了车扬长而去。

  顾津津目光透过后视镜,能看到靳寓廷的身影被越拉越远,修司旻面色如常地看着,“烫伤,跟他有关吗?”

  “也不算,是靳家之前的一个佣人,她落荒而逃的时候将茶壶丢我身上了。”

  修司旻凑近了些,“真没事?”

  “放心啦。”

  男人轻拉过她的手,“你可不能出事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修司旻抿紧了唇瓣没说话,顾津津看他有些不对劲,“你……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?”

  “没有,只不过爸妈的忌日快到了,我有些感慨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回握住修司旻的手,“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回去祭拜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最近这段日子,商麒都没有在东楼出现过。

  商陆坐在沙发内,听着对面的商太太跟靳韩声说话,“韩声,上次的事你就别跟麒麒计较了,我也问过家里的厨子,说是当时……”

  “妈,您别说了,我认定了是她做的,就是她做的,您别找借口给她脱罪了。”

  商太太手掌轻摩挲下,商陆不住盯着她看,她想要张嘴相认,可是这股冲动被她强行压抑着。商麒在糕点里放东西的事,她这会都知道了,商太太也知道,可从商太太方才那句话里的意思来看,她摆明了是在替商麒说话。

  “麒麒毕竟是商陆的亲妹妹,真不会害她。”

  靳韩声冷哼,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不让她靠近商陆,就是最好的防备。”

  “但亲姐妹哪有这样不见面的道理。”

  小于从外面进来,手里拿了一张帖子,“靳先生,这是刚送来的,您看看。”

  靳韩声接过手,商陆睇了眼,是张邀请函。

  “是刘家发来的吗?”商太太轻问道。

  “是。”靳韩声将邀请函丢到桌上。

  “我们也收到了,晚点带商麒一起过去,你刘阿姨说要给商麒介绍门亲事,正好趁着大家都在,也让他们互相见一见。”

  靳韩声嘴角边的笑意越发冷,“她中意的人是老九,怎么又要相亲去了?”

  “寓廷都说出那番话了,我们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商麒再嫁过来的,趁着现在年纪还小,她还能有挑选的权利。”

  靳韩声搭起长腿,声音一直都是冷冷的,“她就不怕碰到顾津津?这样的场合,修司旻定会带她一道去的。”

  “顾津津有什么好怕的,再说我们跟她的圈子也不一样,只要不接触就好。”

  商陆手指在手背上一下下掐着,顾津津?是靳韩声和靳寓廷说的那人吗?西楼之前的九太太?

  商太太坐了会,便回去了,靳韩声拿起桌上的邀请函,还未细看,就被商陆一把拿了过去。

  靳韩声朝她看看,却见商陆站起身,快步朝着楼上走去。靳韩声不放心她,他赶忙起身跟上。

  商陆回到房间后,直接去了更衣室,靳韩声走进去时,看到商陆正拿了件衣服在身前比了比。

  男人走到她身后,“商陆?”

  商陆站到镜子跟前,左看看、右看看,似乎对这件衣服不满意,就将它挂了回去,又拿了条裙子重新放到身前。

  靳韩声手掌轻搭在商陆的肩头处,“好看。”

  商陆眼里扬起笑意,靳韩声用手圈住她的腰。“我的老婆,穿什么都好看。”  商陆将衣服拿下来,就要往身上套,靳韩声按住了她的手。“你身上穿着衣服呢。”

  “这个好看,我喜欢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可这是礼服,她在家穿这个做什么?“等下次我带你出去,我就给你穿,好不好?”

  靳韩声算是在耐着性子跟她说话了,商陆闻言,扬了扬手里的邀请函。“我要去这儿,我要穿好看的。”

  靳韩声看了眼,伸手要拿过去,却被商陆将邀请函藏在了身后,“我要去。”

  “商陆,别闹。”

  这种场合不适合商陆,到时候顾津津八成也会出席,还有商麒,靳韩声实在不想见到她。而在场合上,他难免是要应酬的,他也没法将商陆时刻带在身边,她到时候没了耐性就要折腾,被人看出来了可不好。

  “我喜欢,我就要去。”

  靳韩声摇了摇头,“你想出去,我改天单独带你出门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商陆捏紧手里的邀请函。“那我把它撕了。”

  “随你,只要你喜欢,撕了就撕了吧。”

  商陆开始不高兴,她将手里的礼服丢开,整个人也暴躁起来,“我要去!”

  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靳韩声将她拉到跟前,视线望进了她的眼底,商陆跺着脚,“我要去。”

  她能重复的也只有这么几句话,可是靳韩声显然不为所动。

  让她闹一闹没问题,这毕竟是在家里,靳韩声可不想带她去了人多的场合后,再让她受到什么伤害。

  商陆目光微沉,人疯癫了之后真是可悲,就连自己想去哪里都要听从别人的安排,完全失去了自由。

  靳韩声捡起地上的礼服,将它挂回衣柜内,他转过身想要跟商陆说两句好话,嘴唇上却感觉到一热。靳韩声吃惊地盯着面前的这张脸,他没想到商陆会主动亲吻他,这两年以来,这种奢侈已经被他忘得干干净净了。

  商陆拉开眼角,笑容恣意,虽然是疯疯癫癫的,却又有几许狡黠可爱,看得靳韩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。

  她退开身,然后又重重亲上去,再退开身,再重重地亲他。

  好几次撞到了靳韩声的鼻子、额头,撞得他都觉得痛,别说是她了。

  靳韩声忙一把将她按进怀里,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,带你去总行了吧?不过到时候你要听话,不能乱跑乱说话。”

  商陆将下巴轻搁在男人肩膀上,她没有开口答应,因为一个疯子不可能给别人任何承诺。

  出席宴会的当天,商陆在靳韩声的安排下换好了礼服,还化了精致的妆,她出门前看了眼梳妆镜,可能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,她又回到了两年前的那副模样。

  来到刘家设宴的地方,靳韩声让她挽住他的手臂,商陆走进去,看到不少人的目光投落过来,还有别人的窃窃私语也模糊不清地钻进她的耳朵里。

  小于跟在她身后,靳韩声就是为了以防万一,才一定要将她带上。

  商麒看到商陆的身影,装作想要上前打招呼的样子,却被商太太给拉住了。

  不少人冲着她喊靳太太,商陆无动于衷,靳韩声都跟他们一一打过了招呼。

  他将商陆径自带到休息区,冲着边上的小于说道。“一定要看好靳太太,不能让她乱跑,也不要让别人接近她。”

  “靳先生放心。”

  靳韩声的视线看向不远处,“特别是顾津津,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商陆抬起眼帘,跟着靳韩声的目光望过去,她看到一个女人穿着黑色的修身亮片礼服,手里拿着酒杯,正跟旁人谈笑风生,她看不清楚她的脸,只见她背影隐在半片阴暗中,能成为西楼九太太的人,应该并不简单吧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