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6被泼伤(好好好,都听你的)

16被泼伤(好好好,都听你的)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6794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57

  

  女人坐在地上,伸手就要去拉靳韩声的手。

  他居高临下盯着她,目光幽冷,像是随时要在她身上扎出洞来。“我再问你一句,谁说靳太太疯了?”

  “我……我也是听别人说的,靳太太不大出门,有时候出席宴会对别人也是爱理不理,这不是我说的,是外面传的。”女人趁着靳韩声不注意,一把拉住他的手掌,“韩声,你看看我,是我啊。”

  靳韩声甩开手臂,“你要是不想自己走,我就让人将你从这儿丢出去!”

  女人委屈地坐在地上,商陆看着她,眼里冷得像是淬满了冰,女人这会坐在地上,高跟鞋掉了一只,眼泪汪汪的,出门之前画得精致妆容已经花的差不多了。可即便这样,却还是能看出这是个漂亮的女人,妩媚、妖艳,想必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,靳韩声肯定是热情如火的。

  小于走到商陆身边,小心翼翼地挽住她的手臂。“别怕,我们先上楼吧。”

  这样的场面,还是不适合让商陆看见,可商陆杵在原地却没动。

  靳韩声转身面向她,商陆收回视线,也收回了潭底的冷意。“她是谁?”

  男人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小于也适时松手,“不相干的人,走,我送你上楼。”

  “她打人,”商陆指了指那个女人,“她打人了。”

  “好,我一会打回去。”

  靳韩声着急要带商陆离开。“她没敢动你吧?”

  商陆摸了摸自己的身上,“忘了,但我这里、这里,还有那里,好痛。”

  靳韩声闻言,整张脸跟着铁青,他伸手在商陆所指的地方摸着,“她碰你了?”

  “痛,痛,走开。”商陆将她的手拍开。

  女人好不容易爬起身,听到这话简直是怒不可遏,“我哪里打过你?我连碰都没有碰你一下,她们抓着我,我能近的了你身前吗?”

  商陆像是被吓坏了,双手捂住耳朵往下蹲,“啊,啊——”

  靳韩声着急抱住她,“商陆。”

  “不要过来,不要打我。”

  男人扭头冲着女人怒喝。“滚,滚出去!”

  对方怔在原地,她没想到靳韩声会是这样的态度,之前他也从未好好对待过她,但好歹她有求必应,也送了不少珍贵的东西给她。如今看商陆的样子,真像是疯癫了,女人不甘心地走上前。“我知道你留着她,是因为她是你的太太,你需要在人前维护好你的形象,也可能是因为对方家世不错,跟你门当户对,韩声……”

  商陆的心越渐沉入了谷底,她完全想不起来她疯了多久,而她疯癫的这些日子里,又发生过什么?

  她好像还活在秦思慕撞死在她面前的那天,原来她一直深陷其中,拔不出来。

  靳韩声怒不可遏,回头拽住女人的胳膊,毫不留情地将她往外拖,女人脚步趔趄站不稳,脚上的鞋子都掉了,东楼何时出过这样的丑事?女人用力挣扎,靳韩声一把没抓住,她重重地摔倒在地,那一下很重,别人听着都觉得痛。

  她飞快地往前爬了好几下,然后起身朝着商陆冲去。

  小于先一步挡在商陆面前,却被女人拉拽着推开,商陆看到对方眼里的凶狠,这一下她肯定是要出手的。商陆想也不想地抬腿踢向她的膝盖,女人吃痛蹲下身,被追上前来的靳韩声一把按住了肩膀。

  “靳太太,我跟韩声在一起了,我还想给他生个孩……”

  女人的嘴被靳韩声捂住,这次他没再给她任何机会,他结实的手臂勒住女人的脖子,另一手死死捂着她的嘴不让她说话。靳韩声将女人带到门口,又将她拖了出去。

  小于紧张地拉过商陆,“靳太太,你没事吧?”

  商陆杵在原地没动,一直等到靳韩声回来,男人步履匆匆来到她面前,摸了摸商陆的脸,“没事了。”

 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他简简单单的没事两字就遮掩过去了,果然她是疯了,所以他对着一个疯子压根不用解释什么。

  “走,我带你上楼。”

  商陆看到院子里的身影,“那是什么?”

  靳韩声差点将这件事给忘了,“我让人给你搭个小花房,到时候里面种满你喜欢的花草绿植,我还让人给你打了张桌子,我陪你在里面写字、喝茶,好不好?”

  看来靳韩声这是沉浸在他好丈夫的人设里面出不来了,商陆有些出神地盯着外头,这个女人都光明正大地找到东楼来了,那么那些没找来的呢?又有多少?

  “商陆?”

  她垂下眼帘,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。“她为什么要打我?”

  “好了,事情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“她是谁?”

  靳韩声喉间轻滚下,他也有语塞的时候,“我说了,是一个不相关的人。”

  商陆害怕,靳韩声将她拉到怀里,“今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。”他目光落向旁边的小于。“她是怎么进来的?”

  “从那辆车上下来的,她躲在驾驶室内,我们谁都没有发现。”

  靳韩声手掌摩挲着商陆的肩头,“以后再敢有人效仿闯入,就打断她的腿,不要害怕,出了事由我负责。”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动静闹得那么大,秦芝双也过来了。

  靳韩声回头看眼。“没事,妈。”

  “什么没事?闹事的女人又是谁?”

  靳韩声自然不想再当着商陆的面提及这件事,“我已经解决好了。”

  秦芝双走到商陆跟前,“没事吧?没伤着商陆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小于在旁边说道。

  商陆看着秦芝双的侧脸,想要喊一声妈,但还是忍住了。秦芝双脸色难看,实在忍不住,她拽过靳韩声站到旁边,“商陆正在恢复期,好不容易病情有了些好转,这会又跑来个女人大闹一场,要再把她刺激了,我——”

  “妈,不会再有下次。”

  他们知道商陆疯癫,很多话听不进去的,所以说话也没有刻意回避。

  “韩声,商陆刚流产,你得特别照顾她的情绪啊。”

  商陆听在耳中,心跳漏跳了好几拍,她视线不由落在小腹处,她居然还没了一个孩子?

  她手掌颤抖地垂在身侧,连伸到肚子上摸一摸的勇气都没有,鼻尖酸涩的厉害,她忍不住想哭,眼圈彻底红透了,可她又不能尽情地痛哭出声。

  “妈,这次的事情是个意外。”

  秦芝双看了眼商陆,“那你以前的荒唐事呢?都是意外吗?商陆要是哪天真的清醒了,我看你怎么跟她交代!”

  商陆看向四周,陡然就觉得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好陌生,很多事都变了,人也变了。

  秦芝双推开靳韩声,回到商陆身边,她拉过商陆的手轻抚几下,“商陆,你要好好的,快点恢复过来,到时候就没人能欺负你了,你这个样子,妈看着都心疼啊。”

  商陆手指动了动,一语未发,在这个家里面,可能也只有秦芝双没变,她疯癫至此,她却依旧护着她,将她当做亲生女儿,不曾嫌弃。

  “妈,我先带商陆上楼。”靳韩声走过去拉住她的手,商陆没再闹,乖乖跟着他上去了。

  回到房间,商陆坐在床沿处,靳韩声没有跟她过多地解释,因为知道她听不进去,说了也是白说。

  商陆指了指墙上的电视。

  靳韩声看了眼,“你要看电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靳韩声取来遥控器,商陆环顾下四周,屋内的摆设几乎没什么变化,电视被打开后,商陆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。

  靳韩声调台时,商陆看到了上面显示的日期。

  她放在身侧的手掌微动,抬起手不由又摸了摸自己的脸,原来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?真是不知不觉,她却恍若还活在昨天一样。

  靳韩声坐到商陆身边,将手轻搭在她肩上,他就这么陪着她看,可实际上商陆压根是看不进去的。

  她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说过的话,她心里很慌,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疯癫的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,她好像完全忘了。

  她居然还有过一个孩子,可为什么又会流产呢?

  顾津津挂完水后就出院了,她虽然不待见靳寓廷,倒是将他的话给听进去了。

  修司旻手里确实有不少关系,关系托关系,要想找到能合作的制片人也不难。

  顾津津向来是个行动派,问修司旻要了联络方式之后,立马打电话过去说要拜访下。对方因着修司旻的关系,肯定不会拒绝她,就约在了一家小院内,说是便于谈事情。

  赶去的路上,顾津津翻阅下手里的策划案,生怕遗漏掉什么。

  宋宇宁安静地坐在边上,顾津津确认无误后,这才将文件合上,“对了,你还没说那晚发生了什么事呢,你去哪了?”

  “还能去哪?好几个男人拦在我跟前,一看就是练家子,我觉得那个靳寓廷有点变态,他身边的人也是变态,他们就让我在车里坐了一晚上。”

  顾津津哦了声,“我以为你跟孔诚有没有出去谈谈风月呢。”

  “我看你是疯了吧?”

  顾津津忍俊不禁,车子开过一片果林,宋宇宁朝窗外看眼,“越开越偏,不会是什么陷阱吧?”

  “他介绍的人还能不靠谱吗?文艺人说不定就喜欢那种地方,清净。”

  车子经过成片的果园后,来到一栋二层的小楼跟前,这是批了地自己造的房子,红瓦白墙,还有竖起了高高的铁门,院子非常大,一眼望去,里面还搭了葡萄架。

  顾津津下车,却看到门口停了另外的一辆车。

  她看眼车牌号,脸色垮了下去。

  顾津津想转身就走,但铁门已经被人拉开了,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走出来,“你是顾津津吧?”

  “对,您是苏先生吗?”

  “是的,等你好一会了,请进。”

  顾津津也不好不进去,她让宋宇宁跟在身后,两人往里走,顾津津看到葡萄树架下被藤条隔成了一个个单独的空间。苏先生边走边跟她说道。“还真是巧了,这儿有个人你肯定认识。”

  顾津津知道他要说谁,嘴上却装作毫不知情。“谁啊?”

  “九爷啊。”

  顾津津之前没跟这位苏先生接触过,所以他八成也是不认得她的,“九爷?哪个九爷?”

  “你不认识吗?”苏先生吃惊地看向顾津津。“他来找我,可是为了你的事,说要给你牵线搭桥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说话声,走出来两步,看到顾津津时一脸的吃惊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她是修先生介绍过来的。”

  靳寓廷脸色阴沉,真是到哪都躲不过那个修司旻。

  “九爷,您先坐,我跟她谈点事。”

  靳寓廷站在原地没动,男人冲着屋内喊了声。“阿姨,煮一壶茶过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屋内有人应声。

  顾津津跟着苏先生到了院子内的一处花架跟前,里头摆着石凳和石桌,倒是古色古香的很。

  顾津津将策划案拿出来,“这是我们网站几本比较热门的漫画,都签约了出版,您看下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两人谈着话,期间,苏先生站起身来。“不好意思,我先去那边招呼下,一会就过来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顾津津看他出去后,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,阿姨拎了个茶壶过来,另一手还拿了盘点心。

  “请喝茶。”

  顾津津听着声音有些熟悉,她抬头看眼,阿姨显然也认出了她,转身就想走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对方背对着顾津津,不得不停下脚步,顾津津起身走到她身边。“我们又不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,你怎么看见我就跑呢?”

  那人缓和下神色,转过了身,“九太太。”

  顾津津盯着对方看眼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“我早就不是什么九太太了。”

  阿姨故作吃惊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你当初用香水害我的时候,难道不就等着看我被赶出去吗?”

  “九太太,你真是误会了,香水的事真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阿姨着急要走,顾津津这会才想起来,她要从西楼离开的那天,秦芝双问了她假怀孕的事,顾津津一直没想明白,她是怎么知道的?照理说那件事瞒得很紧,也就她和靳寓廷知道,靳寓廷不会主动去提,那么还会有谁呢?

  顾津津上前拦住她的去路。“阿姨,没想到你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份差事,又清净又安逸,躲在这儿也不用担心被靳家的人发现。”

  “九太太,香水的事我真是无辜的,请你相信我。”

  “对了,靳寓廷也来了,你看到了吗?”

  阿姨神色大惊,推开顾津津就要走,她赶紧让宋宇宁拦住她。“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

  “九爷说过的,让我别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现。”

  “我还有很多话要问你呢。”

  阿姨生怕被靳寓廷撞见,她推开宋宇宁就要走,但靳寓廷听到动静声,已经走了过来。

  阿姨这一下差点撞到他身上,手里的茶壶轻晃几下,苏先生看了眼,不悦出声。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是你。”靳寓廷让孔诚到处在找她,没想到她居然躲在这个地方。

  这差事是商麒给她安排的,工资又高,平日里又闲,只需要打扫下庭院就好,最关键的是不用接触人,她就不必担心被人发现她在这。可这样的清净日子没过多久,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儿撞见顾津津。

  “当初你在医院门口制造巧遇,告诉太太顾津津根本就没有怀孕,我让人四处找你,没想到你躲得这么好。”

  她摇着头,想要解释。“太太误会了,我……我没说。”

  “你以为别人都是瞎子吗?”

  她慌不择路要逃,可跟前站着好几个人,她又气又恼,也知道落在靳寓廷的手里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。她就不明白了,顾津津都被赶出靳家了,为什么还要处处跟她过不去?

  她脑子里越来越乱,手里茶壶扔出去的时候靳寓廷挡了下,但里面装满了水,茶壶还是撞在了顾津津身上。

  靳寓廷听到她尖叫出声,盖子落在地上,里头的水都洒在了顾津津胸前。

  女人趁乱准备逃,被宋宇宁一把拽住,靳寓廷抬腿朝着她腰际用力踢去,她整个人软了下去,脑袋砰地撞在石桌上,当场就晕死过去。

  “津津。”靳寓廷见顾津津痛得弯下腰,衣服紧紧地贴在胸前,茶壶内的水很烫,泼在身上肯定是吃不消的。

  苏先生大惊,嘴里语无伦次道,“快快,先送医院。”

  靳寓廷揽住顾津津的肩膀,她已经痛得无力挣扎了,宋宇宁上前想要将他推开,靳寓廷冷眼扫向她,“这个时候你还要争什么?”

  “我送她去医院。”

  “用不着!”靳寓廷牙关间吐出几字。

  顾津津轻声呻吟,靳寓廷忙将她拦腰抱起,宋宇宁见状,也不好阻拦,毕竟到了这会,还是赶紧将顾津津送去医院最为关键。

  孔诚也过来了,靳寓廷朝他示意下,“将她带回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靳寓廷抱着顾津津匆匆上了车,宋宇宁想要跟上,却被孔诚拦住了。“还有一个伤者,用你们的车吧。”

  “凭什么?”宋宇宁看了眼满脸是血的阿姨,“你家主子下手那么重,万一这人死在我们车上怎么办?”

  “这儿一时半会叫不到车,”孔诚听着对方嘴里的主子二字,冷笑一声,“这人对你家主子来说,还是挺重要的,你掂量掂量吧。”

  靳寓廷带着顾津津已经走了,宋宇宁不放心,只好冷着脸任由孔诚将人放到车上。

  靳寓廷这会急得浑身都是汗。“是不是痛得很厉害?”

  顾津津觉得好多了,男人的手朝她伸过去,想想又缩了回去,“烫伤后不能强行把衣服脱掉,对了,方才应该用冷水给你冲的,我太着急了,这可怎么办……”

  他急得不行,目光紧紧盯着顾津津的胸口,她应该庆幸茶壶里面并不是滚烫的水,但泼上来的一瞬间可真是痛得她够呛。

  顾津津胸口起伏着,靳寓廷示意司机将隔屏放下,他心里几番挣扎后,还是探出手去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顾津津拍打下他的手。

  “我看看。”

  “你以为你是谁?想看就看。”

  靳寓廷这个时候可没别的心思,“好歹让我心里有个底。”

  “你又不是医生。”

  靳寓廷的指尖碰触到顾津津胸前的扣子,她两手着急护在胸前,却不想引来阵阵牵痛,“你烦死人了,我都这样了你还耍流氓。”

  “我哪里在耍流氓,好歹让我看看严不严重。”

  “你会治吗?”顾津津嘴里带着怒意,“都怪你。”

  靳寓廷没说话,隔了两三秒后才说道,“是,怪我。”

  “要不是你,我都不会认识这个人,也不至于被人又泼脏水又泼烫水的。”顾津津想想就委屈,伸手轻拭下眼角,“扫把星。”

  行吧,扫把星就扫把星吧。

  靳寓廷还是不放心,视线就落在她胸前不挪开了。

  司机将车开去了就近的医院,车子刚停稳,宋宇宁的车也跟来了。

  “津津。”宋宇宁大步上前,将车门拉开。

  顾津津小心翼翼下了车,靳寓廷甩上车门,就听到顾津津在吩咐宋宇宁。“不要告诉他,省得他分心。”

  “但你伤成这样。”

  “我自己清楚,不会严重的,他就算问起来,你也不许说。”

  靳寓廷铁青着脸上前,一把将她拉过去。“还等什么?等着细菌感染吗?”

  “要你管!”

  宋宇宁朝靳寓廷看了眼,他居然没有凶神恶煞,更加没有回一句,他架着顾津津往里面走。

  顾津津挣扎两下,“我走不动!”

  靳寓廷差点忘了,他拦腰又将顾津津抱起来,顾津津气得气息不稳,“放我下来,我不要你抱,干什么啊你!”

  “放你下来你也走不了,一会弓着个腰像什么话。”

  顾津津嗓音有些沙哑,宋宇宁听着,她好像都快被气哭了。“那也不要你管,放我下来。”

  靳寓廷大步往里面冲,这个时候宋宇宁也不好跟他起什么冲突,毕竟她这点力气,也做不到将顾津津抱起来就跑,她只能乖乖地跟在身后。

  顾津津被放到病床上,医生准备给她检查,靳寓廷站在旁边直勾勾地看着。

  医生戴上了口罩,“你是?”

  “你还不出去?”顾津津轻踢下腿,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出去。

  “你赶紧检查吧,我要看看她伤的怎样。”

  顾津津两手抬高,“你不走,我就不检查!”

  “你们两个究竟谁听谁的?烫伤不是小事,要是再这样延误下去,我可不负责。”

  顾津津抿紧唇瓣,一步不肯让的样子,靳寓廷长腿动了动,“听她的吧。”

  “那你还不走?”

  靳寓廷何时被人这样呼来喝去过,他睨了眼那名女医生,却是没办法,只能到外面等。

  医生将顾津津的扣子解开,毕竟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,所以还有心思开玩笑。“幸亏你没有真空上阵,文胸还替你挡了一劫,胸部没有受伤。”

  顾津津哭笑不得。“别的地方呢?”

  “是被茶水烫伤的?”

  “是。”

  医生看到下面,“还好,不算严重,幸好不是滚烫的水,不过胸口往下起了水泡,不怎么好处理,我要把衣服剪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顾津津盯看眼天花板,忍着痛,处理到一半,医生拉开门走到外面。“去给她准备件衣服,衬衣被我剪了。”

  宋宇宁朝靳寓廷看看,男人目不斜视盯着那扇门,“你还杵着做什么?买衣服这种事,难道不应该你出面?”

  宋宇宁拧紧眉头,听到顾津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“你去买吧,我在这没事的。”

  “好,我马上回来。”

  靳寓廷站在那里没动,眼见宋宇宁走远后,他这才给孔诚打了电话。

  车子的后备箱内一直会备一套他的衣物,孔诚拿了件白衬衫上来,正好医生也将伤口处理好了。

  她开门往外探去,“还没回来?”

  “衣服拿来了。”靳寓廷说着,用力推开门板往里走。顾津津衣不蔽体的,见到靳寓廷进来,伸手就要遮。

  男人上前给她将衣服穿上,“遮什么遮。”

  “唉,你这人怎么回事?”旁边的医生都看不下去了,“男女授受不亲,她衣服都没穿呢。”

  靳寓廷将她搀扶起身,顾津津真没法动,更加不好挣扎,他这会越是肆无忌惮,将宽大的白衬衣套在了她身上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