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5商陆清醒(精)

15商陆清醒(精)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6930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55

  

  “你连个戒指都要当,你是有多穷?”

  顾津津唇瓣勾了勾,“也不算很穷,就是觉得它没什么用,那还不如换成钱,而且我老公跟我说了,他给我买的结婚戒指要比你的好,比你的贵,还要比你的大。”

  “肤浅。”

  “我就是肤浅。”顾津津满口承认。

  靳寓廷强忍着一口气,将手里的匙子递到她嘴边。“先把肚子填饱了,你才能有力气说更多的话。”

  顾津津抿紧唇瓣,摇了摇头。

  匙子碰触到顾津津的唇角,她将脑袋别开,靳寓廷起身,又把匙子递了过去。

  “我自己吃。”

  “你一只手不能动。”

  “我还有另一只手。”

  靳寓廷干脆坐向床沿,“我今天也不去公司了,就在这跟你耗着,看你吃不吃。”

  “我一会挂完水要回去的。”

  “医生说了让你留在这,你要实在想办公,我可以让人去你公司,把你的电脑拿来。”

  顾津津听着靳寓廷这些理所当然的话,就好像他才是她的男人一样,管天管地,怎么不把他自己管管好呢?

  “你这样到处找人合作,有用吗?”

  顾津津依旧绷着脸色不说话。

  “你现在已经把《斩男色》拿了回去,别忘了它可是签了影视的,你不该在你自己身上先大做文章吗?”

  有些事不提还好,一提就让人想起之前的事,恨得牙痒痒,“你也别忘了,它当初被人诬陷抄袭,投资方究竟会不会将它变成影视剧,还要另说。”

  “现在不是洗白了吗?这是一个绝佳的卖点,当初全网热议,也算是未拍先红了,”靳寓廷分析的头头是道,条理更是清晰,“你找渠道谈合作,首先得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才行,对方也需要看流量,对于你们这样的小网站来说,最主要的是吸引大批高质量的作者前来。其次,就是要把这批作者培养出来,出版、有声、影视,能做的全部要做,这些都是你跟别人谈判时候的资本。”

  男人将匙子再度送到顾津津嘴边,她听得出神,嘴巴也不由自主微张开,靳寓廷给她喂了口粥。“等你的影视孵化出来之后,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顾津津吞咽下肚,“可就算能成功拍摄,从文学策划到上映最起码也要一年的时间,我等不了那么长。”

  “你现在就可以找人做宣传,还有网站最显眼的推荐位置,就放已经签约的影视剧。当然要带动一个网站光靠你一部作品可不行,现在IP被炒得很火,你哪怕是半卖半送,也要多推出去几部。”

  顾津津还未来得及开口,嘴里又被塞进一口小米粥,她只好吞咽下去。“可我们还是尊重作者的,万一作者不肯呢?”

  “未成名之前的小作者,哪几个是在乎钱的?第一部出去之后,后面才能走得更顺畅。现在的小网站太多了,想要立足下来很难,有时候并不是光有冲劲就行的,你要找准定位。如今的快餐文学太多,你要是能做到影视高产,你就抓住了大主流……”

  顾津津听得入神,她之前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赚钱,想着怎么打通渠道,确实忽略了这一块。

  靳寓廷将匙子塞到她嘴边,顾津津微张开。

  “你赶紧把《斩男色》画完才是关键,还有就是想方设法多接触影视公司的人。”

  顾津津朝他看了眼。“你给我支招,你就不怕萧诵阳在背后骂你吗?”

  她明里暗里挖了萧诵阳多少人,他这会正恨她恨得牙痒痒呢。

  “随便他,我也不怕他。”

  靳寓廷看了眼碗里,已经空了,“还想吃点什么?”

  顾津津的视线落到碗底,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把碗里的粥都吃完了,她一把将靳寓廷的手臂推开。“用不着。”

  “肚子都吃饱了,你这会跟我说用不着我了。”

  顾津津拉高被子,靳寓廷将碗放到床头柜上,“我认识几个制片人,要不要介绍给你?”

  “不需要。”顾津津不以为意地盯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“修司旻也有人脉,我可以用他的。”

  男人将已经放上去的碗重新拿起来,再重重掷下去,顾津津当做没听见,他自己非要待在这,也是他自找的。

  几瓶水还不知道要挂到什么时候,顾津津没睡好,她再度闭上眼帘。“你一会自己走吧,我还要睡会。”

  靳寓廷没说话,顾津津闭着眼没再去理睬他。

  可她知道身边是坐着个大活人的,也没有脚步声走动,就说明他一直坐在原位,说不定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。

  顾津津不自在地装睡,直到她的手被人包拢在了一双温热的掌心内。

  她想要睁眼,但这个场面实在尴尬。

  靳寓廷也没做别的动作,他握住顾津津的手并未用多大的力,他甚至将她的手贴在他的脸上。

  顾津津如果这会睁开眼的话,应该说些什么呢?是直接给他一巴掌吗?

  病房的门猛然被人推开,“津津。”

  靳寓廷朝门口望去,却见进来的人居然是陆菀惠,陆菀惠手里拎着保温盒,一眼就看到了两人握在一起的手。靳寓廷赶紧放开,但显然是来不及了,陆菀惠走上前两步。“寓廷,你也在。”

  “是,”靳寓廷嘴里的那声妈差点脱口而出,可意识到不对后,只好改口,“阿姨。”

  陆菀惠上前,将保温盒放到床头柜上,她看了眼桌上的打包盒。

  顾津津不好再装睡,忙睁开眼问道,“妈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你也是,出息了,生病都不告诉我了。”

  “就是小毛小病嘛,现在好多了。”

  陆菀惠站在病床跟前,也隔在了顾津津和靳寓廷之间,“司旻不在,你怎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?”

  “没那么严重,就是吃了辣的东西。”

  陆菀惠替顾津津将被角掖好,也没回头,嘴里直直问道。“寓廷,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我来看望下她。”

  “有心了,不过你还是应该避嫌的。”陆菀惠嘴里没有半句责怪,但话里面的含义分明不对。“有些话要是传出去,不好,津津生了病,有人照顾,我这个当妈的还能帮的动呢。”

  “我只是看她生病……”

  “人嘛,生病是常有的事,”陆菀惠语气平和,“她最艰难的时候都挺过去了,这点小病算不了什么。”

  靳寓廷知道,顾家一直都记着他当时的不出手,有些事想来,还真是令人唏嘘。

  那会的陆菀惠是真把他当成儿子一样,疼爱、照顾,偏袒,可是现在呢?他已经不是她的家人了,她的女婿另有其人,也已经不缺人喊她一声妈。

  “公司里应该还有不少事吧?你看津津生个病打扰你这么久,我就不送了。”

  顾津津坐在病床上没说话,靳寓廷听着这样的逐客令,不好不走。

  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我送送你。”

  靳寓廷眉峰微动,“不用了。”

  陆菀惠坚持将他送到病房外,“寓廷,我想跟你说什么话,你应该清楚吧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津津过得挺不容易的,我们现在能做的,就是不给她添麻烦,我希望你也是。”

  靳寓廷心头不由轻颤,原来他在她眼里,已经成了个麻烦。

  “人跟人之间要是没了感情,就很难存在什么朋友情谊,况且你们之间也做不成朋友吧?津津害得商陆摔下楼的事情还没完全过去呢,而她呢,做事情向来太果断,说离婚就离婚,说再婚就再婚。但她是我女儿,不管她做的对还是错,在我眼里都是对的,所以寓廷啊,你们之间还是不要有来往的好。”

  靳寓廷没想到陆菀惠的一番话,也能令他这么难受,“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逾越。”

  “你自问清清白白,可看在别人眼里不一样。毕竟你和津津是有过过去的,现在这个社会,给人泼脏水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的,寓廷,津津身上已经被人泼得够多的了,我不想有些话再传进修家。”

  靳寓廷呼吸间传来丝丝缕缕的痛。“我明白。”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”陆菀惠露出抹浅笑,“去公司吧。”

  靳寓廷没法再接话,只能转身离开。

  东楼。

  靳韩声起身的时候,商陆还没醒,他放轻脚步进了洗手间洗漱,出来时就见商陆坐在床上,一脸懵懵懂懂的样子,靳韩声看着好玩,忍不住上前亲吻她。

  商陆伸手将他推开,“干什么啊。”

  “亲亲你。”

  商陆抬起手背在嘴上擦了两下,见靳韩声的衬衣领口敞开着,她忍不住伸出手去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商陆动作认真地给他将颈间的扣子扣上,靳韩声轻抬下巴。“这颗不用扣。”

  “露那么多干什么?”商陆坚持。

  靳韩声不由失笑,“怎么了?怕我被别的女人看去?”

  商陆没答话,早饭已经准备好了,靳韩声带着她下楼,小于见到商陆过来,忙替她拉开椅子。“靳太太今天起这么早。”

  “是,”靳韩声心情大好,“她气色也不错。”

  商陆并未入座,“我想吃面。”

  “好,让厨房准备。”

  “不用,我自己会。”商陆说完转身进了厨房,靳韩声着急跟进去。“不行,你别做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商陆走到冰箱跟前,从里面拿了几样食材,“我真会。”

  靳韩声可不敢给她动刀子,“你告诉佣人怎么做,让她们动手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商陆走到料理台跟前,伸手就要去拿刀。

  靳韩声脸都白了,赶紧按住商陆的手腕,“别动刀。”

  “那怎么切菜?”

  “听我的成吗?交给佣人。”

  商陆将食材丢到台上,满脸不高兴,靳韩声见状,抽出一把刀。“那你告诉我怎么切,我来,行不行?”

  商陆将信将疑地看他眼,“你会吗?”

  “会,会。”

  “把胡萝卜切成丁。”

  “好。”靳韩声拿了胡萝卜,左右却下不去手,算了,横竖都是一刀,他直接往下切。商陆急得拉住他的手臂。“你怎么不去皮啊?”

  靳韩声忙收起手里动作。“没事,胡萝卜带皮也好吃。”

  “不行!”

  “真的,我每回都吃带皮的。”

  商陆手里力道微松,“你把牛肉也切了,我要切片的。”

  佣人站在旁边看着,想要上前帮忙,“靳先生,还是我来吧。”

  “不用,”难得商陆有这样的兴致,靳韩声小心翼翼地切着牛肉,差点切到手,“还需要什么?”

  他给商陆备了几样食材,商陆要起油锅,可靳韩声直接将她拉开了。“不行!”

  这要是烫到手怎么办?再说商陆病情这样不稳定,他可禁不起万一。

  “我没事,我清楚怎么做。”

  商陆在他怀里挣扎,靳韩声手臂越收越紧,“我炒就是了,你告诉我怎么做。”

  “你连个菜都切不好,不要你。”

  “商陆,乖……”

  “你不让我做,我今天不吃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商陆忙碌的时候,靳韩声比谁都着急,围着她一直在团团转。“当心,油烫。”

  “你慢点放进去,当心热油溅出来!”

  “火关小点!”

  小于站在外面看着,看到商陆将牛肉炒熟,再下了料,然后加水。

  等水开揭锅后,靳韩声看着商陆将面条放下去,他怔怔地看着,眼里藏不住吃惊,“商陆?”

  女人嫌他碍事,将他轻推开,佣人帮着将面条盛进碗里,然后端上桌,靳韩声跟在商陆身后,他伸手将她拉住。“你知道这是在哪吗?”

  商陆坐定下来,“我饿了。”

  靳韩声手掌微松,商陆先尝了口汤,再将碗推向靳韩声,“你尝尝。”

  靳韩声难掩激动,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面,味道刚刚好,调配的汤汁清淡有味,根本不像是疯癫的商陆能做出来的。

  “好吃吗?”

  “好吃,太好吃了。”

  小于神色也是溢满了惊喜,“靳太太,你是不是好了?你能记起我是谁吗?”

  商陆朝她看眼,没有答话,靳韩声握了握拳头,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摸,“我是谁,你总记得吧?”

  商陆将他的手推开,自顾自吃起了早饭。

  靳韩声有些失落,如果商陆真的恢复了,她肯定不会是这样的神色,她肯定要问一问他,她这些日子以来是怎么了?

  靳韩声出门的时候,刻意将小于叫到身边,“要是遇到商麒过来,把她拦在门外,别让她进来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这什么这?”靳韩声冷冷睨了她一眼。“难不成你还得听她的话?”

  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小于着急解释。“我就是觉着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拦住她。”

  “别给她开门就是了。”靳韩声回头看了眼仍旧在吃早餐的商陆,“好好看着靳太太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一会我让人送些东西进来,你注意签收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靳韩声走后,小于跟在商陆身边,她吃过早餐后就上了楼,小于回到自己的房间,进了浴室内。

  她赶紧给商麒发了条信息。“靳太太好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商麒惊得差点握不住掌心内的手机,“她怎么了?”

  “她今早起来给自己煮了一碗面,自己配了料,而且咸淡适中,一点没有出错。”

  商麒深吸口气,真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。“能认清楚人吗?”

  “这个,好像差了点,但瞧她的样子跟正常人差不多了。”

  商麒坐向床沿,她知道商陆迟早有天会好的,她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够久了,可她不是刚经历过流产吗?难道这么快就能恢复过来?

  “姐夫在家吗?”

  “你别过来了,靳先生嘱咐了不能给你开门,你也不要让我为难。”

  商麒视线定格在屏幕上,商陆能恢复成这样,怕是跟靳韩声脱不了关系。自从靳寓廷结婚后,靳韩声干的荒唐事也越来越少了,最近更是恨不得片刻不离商陆左右。可即便能做到这样,也掩盖不住他风流的性子,商麒想着,她应该想个办法提醒下商陆才是。

  小于删完了聊天信息,走出去给商陆准备水果。

  下午时分,有一辆厢式货车开进了东楼,佣人听到汽车喇叭声,开门走出去瞧了瞧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司机从车上下来。“麻烦把大门开开,我是来送货的。”

  “送什么货?”

  “靳先生定的东西,里面都是绿植盆栽,还有搭棚子的花梨木,说是要给靳太太造个小花园。”

  “噢噢,”小于想起了靳韩声早上说过的话,“你把单子给我。”

  司机将手里的单子递给小于,小于大致扫了眼,“好,进去吧。”

  东楼的大门被缓缓打开,司机回到车内,发动了车子后开进去。

  进入院子内,他再度推开车门下去,小于走到车后面,没成想副驾驶座的门也被人推开,竟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、浓妆艳抹的女人。

  她快步就往屋里走,佣人怔了怔,随后跟过去。“你是谁?你找谁?”

  “我找靳韩声。”

  “靳先生不在,请你回去。”

  女人走到门口,佣人生怕她这样闯进去惊扰了商陆,到时候谁都没有好果子吃。她一把拽住对方的手臂。“你要再不走,我报警了。”

  女人手臂一甩,将佣人推开。“我是靳韩声的女人,谁敢拦我!”

  门没有关上,她拉开后往里走,正好商陆听到动静准备出去,两人就这么差点撞上。

  女人顿住脚步,盯看了商陆半晌,商陆穿了条棉麻的裙子,头发绑在脑后,肤色白皙,一双眼睛落在她张扬的脸上,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靳韩声的女人!”

  佣人吓得面色发白。“请你出去!”

  小于听见声音也跑了进来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赶紧给靳先生打电话。”佣人护在商陆跟前,“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,一会靳先生回来了,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  “行啊,你让他回来,我就想找他呢,问问他为什么不肯见我。”

  小于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从哪冒出来的,但她深知这个时候只能通知靳韩声,万一商陆待会受不了刺激……

  小于赶紧站到边上给靳韩声打电话,电话那头很快有人接通,她语无伦次的将主要的意思说明了,靳韩声咔嚓挂断通话,立马着急往回赶。

  “你还是走吧。”佣人护着商陆,女人却很是彪悍,上前将她拉开,“你是靳太太吧?我不想跟你多费口舌,我是靳韩声的女人。”

  商陆恍恍惚惚地看着她,总觉着这一幕那样熟悉,好像曾经经历过。

  “你要找他,就去找他,别找我。”

  “他不肯见我啊,我们之间是有过关系的,靳太太,你说说,他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?我也不是随便的女人,我喜欢他,仰慕他,我知道他有太太,但我不在乎。”

  小于在旁边骂了句,“不要脸。”

  女人抬起手臂挥过去打了她一巴掌。“你别搞错,你喊她一声靳太太,你还应该喊我一声二太太。”

  “凭什么?”小于被打得脸蛋红肿,这个女人太张狂了,不止跑到东楼来大喊大叫,居然还动手伤人!

  “凭你就是个佣人,保姆!”

  小于委屈的眼睛都红了,商陆这个正主都从未这样说过她们,她又算什么东西?

  “呵,我打你,你敢还手吗?”女人甩了下发红的手掌。“你不敢,因为我好歹上过靳韩声的床,你呢?”

  啪——

  一记响亮的巴掌声传到众人耳朵里,等到女人反应过来时,脸上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。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脸颊,目光难以置信地望向对面的商陆。“你打我?”

  “你打了人,我就要打你。”

  女人上前两步要还手,被佣人和小于拦住了,女人撕喊着,面目狰狞,“你敢打我,你凭什么打我。”

  她力气很大,佣人差点拉不住,只能抱住她的手臂,女人拼了命地要往前闯,商陆看着她的样子,听到她的声音一阵阵刺进耳朵里,她不由倒退两步,心口堵得厉害,再看看四周,好似天旋地转一样。

  “我要见靳韩声,我要听他说清楚!”

  小于拉扯着女人的衣服,她的领子挣开,露出了一边的肩膀。

  “放开我!”

  商陆呼吸微紧,脑子里忽然就想起了另外一张脸。

  那张脸挂满了血,也像跟前的这个女人一样狰狞,她突然就想起来了,那是秦家的小姐。

  秦思慕。

  而现在,又有这么个女人在她面前寻死觅活,商陆站在原地,她不住看向四周,看看这个对她来说应该是熟悉的客厅。

  “你还是赶紧走吧!”

  “我不走,我要见靳韩声。”

  那女人拼了命似的,她们僵持着,直到累得气喘吁吁。

  靳韩声进来的时候动静声很大,商陆看到一抹黑影飞快地来到她跟前,脚步声急促,一下下砸在她的心口上,她恍然间就看到了对方结实的身形,男人紧张地握住她的肩膀。“商陆。”

  她回过神,望向跟前的脸,他真是一点都没变啊。

  “商陆,你没事吧?”

  她轻摇下头,女人看到靳韩声出现,嗓音也软了,“韩声。”

  靳韩声回头,眼里的怒火完全压制不住,“谁让你到这儿来的?”

  “我……我就是太想你了,一直见不到你,我是真的想你。”

  “滚!”靳韩声怒喝出声。

  小于和佣人松开手,女人扑到了靳韩声跟前,“你好久没跟我联系,我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

  两人的对话声一字不落地传到商陆耳朵里,她站在边上,冷眼旁观,靳韩声伸手将女人推开。“我何时要过你?”

  “你干嘛要说这样绝情的话?那个晚上,你忘了吗?”

  “住嘴!”靳韩声逼上前步,“趁着我现在还有理智之前,从这儿滚出去。”

  商陆满脑子都是女人最后的那句话,那个晚上,多么含有深意的一句话,可惜靳韩声不让她继续往下讲,要不然的话该有多精彩?

  “韩声,”女人喊了句他的名字,开始轻声啜泣。“你不能这样对我,我从未想过要跟你逢场作戏,真的。”

  靳韩声上前,拽住她的手臂要将她强行拖出去。

  “你难道是顾忌你太太吗?没关系的,我不在乎。”

  “你不在乎,我在乎。”靳韩声咬着牙出声。“她也会在乎。”

  “她哪里懂什么在乎,我听外面的人说靳太太疯了,我们就算当着她的面亲热,她都不懂……”

  靳韩声手掌陡然用力,使劲将女人推了出去,她趔趄着摔倒在地,“韩,韩声?”

  男人一步步逼上前,“是谁跟你说,靳太太疯了?”

  商陆冷冷地看着,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下,原来,她是疯了?而在她疯癫的时候,靳韩声也没闲着,他外面还有女人,居然还能够让这样的女人找上门来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