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4当着他的面,打情骂俏

14当着他的面,打情骂俏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6675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54

  

  顾津津的手指顿住,“被你吗?”

  “难道我跟商麒的事,你没听说?”

  “靳寓廷,我怎么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呢?”顾津津转过身盯着他看眼,“你跟商麒是什么人?至于让我生气吗?”

  好歹,她算是肯正面看他两眼了。

  顾津津看眼时间,宋宇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上来,车子都被撞得冒烟了,是不是还要报警理赔?

  她眼皮有些重,想睡不敢睡,靳寓廷看眼点滴瓶,“你好好的睡吧,我给你看着。”

  “你坐在这,我睡不着。”

  顾津津原以为他会说,那好,我走。没想到靳寓廷却是倾过身说道。“睡不着?我陪你说说话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又忘了,我是有夫之妇?”

  病房内的灯光原本就是黯淡的,撒在靳寓廷的侧面上后,他的脸色更加暗了。

  顾津津想拿起手机给宋宇宁打个电话,靳寓廷见状,一把将她的手机拿了过去。“好好养病。”

  “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靳寓廷,宋宇宁的车被撞,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有那么巧合的事吗?”

  靳寓廷划了下顾津津的手机屏幕,显示开锁需要密码,她之前设置的数字他都知道。靳寓廷输入六位数,却显示密码错误。

  “你这样光明正大的看我手机,有意思吗?”

  靳寓廷掌心内震动下,看眼来电显示,有些事怎么就那么巧呢?这都几点了,修司旻居然还打电话过来。

  男人手臂微扬,顾津津的手伸过去都碰不到手机。

  “给我!”

  靳寓廷其实就连发火的权利都没有,他手指虚空点在接通键上,“要不,我来跟他说几句话?”

  “你把手机给我!”顾津津坐起身就要去抢,靳寓廷侧了过去,“这么紧张做什么?你怕他误会你我的关系?我应该告诉他一声,你睡了。”

  原来,是这口气存到了现在。

  上次修司旻跟她说过,说有人给她打了电话,是他接的。

  顾津津目光紧紧地盯着他,“你以为他会信吗?”

  “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你说他信不信?”

  “卑鄙。”

  靳寓廷将手臂垂在身侧,顾津津扑过去就要抢,她忘了手背上还插着针管,这一下扎在肉里,痛得她赶紧将手抬起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靳寓廷忙拉过她的手看眼,满嘴都是紧张,“你怎么也不当心点?”

  “别猫哭耗子假慈悲。”顾津津推开他的手。

  靳寓廷朝她看看,手机震动几下后就安静了,顾津津压了压手背上的针管,听到铃声再度响起。

  男人这会没再不给她,怕她又要激动起来,靳寓廷将手机递给她。

  顾津津没好气地拿过去,毫不犹豫地接通电话。她就是仗着靳寓廷坐在边上,所以一声老公喊得也特别响亮。

  修司旻的声音随后传了出来。“在哪呢?”

  “我……我在家啊。”

  “还没睡?”

  “你不是也没睡吗?”顾津津躺到病床上,背对着靳寓廷,看也不看他一眼。小夫妻俩就这么当着靳寓廷的面卿卿我我起来。

  “我原本要睡了,但是肚子饿,起来弄点吃的。忽然想起来你不在,我还真是不习惯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靳寓廷真想站起身,拔腿就走,可他的两只脚这会好像钉在了地上似的,他放在腿上的手掌微攥紧,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。

  “你呢?文文还好吧?”

  “文文特别想你。”

  顾津津忍俊不禁。“下周再把她接来,我也想她。这么晚了,你早点休息吧,我不在你身边,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修司旻又说了几句,靳寓廷听到顾津津的说话声温柔极了,“嗯,谈了两家合作,后期还要跟进呢,放心,好啦,快睡。”

  靳寓廷几乎要听不下去,他也不知道他脾气怎么变得这么好,这个时候应该把她的手机抢过去砸了才是。

  “这两日我让人选了几个日子,到时候让你挑选下。”

  “办婚礼的日子吗?”顾津津轻问道。

  靳寓廷心头猛地一沉,听到顾津津继续开了口,“你选定了就好,我什么时候都行。”

  男人实在听不下去,将手伸出去,指尖碰触到顾津津的脸,她推了把他的手臂,“好,挂了,晚安。”

  掐断了通话后,顾津津将手机往被子里一塞,回过头时目光直直瞪向他,“我跟谁打电话,你好像管不着吧?”

  “你们不是夫妻吗?你病成这样,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

  “小小的肠胃炎而已,难道让他大半夜往这儿赶吗?”顾津津选了个舒适的姿势往下躺,“你不心疼,我还心疼他呢。”

  她就算这样说,居然都没将靳寓廷赶走,顾津津看了眼病房门口,有些不放心起来。“宋宇宁怎么还不过来?”

  “她是你的人,你怎么问起我来了?”

  医院停车场。

  宋宇宁远远就看到自己的车被撞得不轻,半个车头都瘪下去了,可见撞击力度有多猛。

  可这是停车场啊,谁还能把这么点地方当成赛车场不成?她忍着怒火大步上前,肇事司机见她过来,从车上下来了。

  宋宇宁眼眸轻眯下,居然是孔诚。

  她转身就想走,车上下来的另外几个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,宋宇宁顿住脚步,孔诚可不敢靠近她,“宋小姐,不好意思,把你的车撞成了这样,我觉得赔偿的事宜,我们应该好好协商下。”

  “用不着,你走吧,车子我自己去修,不用你赔。”宋宇宁看向拦在跟前的这几个男人,他们显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。

  “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,该掏的钱也不能省。”

  宋宇宁看了眼撞击过的车,“把我支开,又是因为想要见津津吗?”

  “宋小姐放心,九太太现在安全得很。”

  “津津可不是什么九太太。”

  孔诚笑着接过句话。“甭管她现在是什么太太,只要她安全就行。”

  宋宇宁要走,却被跟前的几人再度拦住。

  “宋小姐,我知道你厉害,但我喊来的这几人也不是吃素的,我们也不想跟你动手,你说这大晚上的,你守在病房多辛苦。”

  宋宇宁一看这架势,就清楚她今晚是走不掉的了。

  顾津津等了会都没等到宋宇宁回来,她实在困得厉害,就靠着枕头睡过去了。

  她睡得并不安生,毕竟在挂水,她胆子小的很,生怕最后空气进了体内,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?她还不想死呢,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完成。

  顾津津惊醒之余睁眼,朝边上望去,哪里还有点滴瓶的影子,她抬起手看了眼,手背上贴着纱布,看来在她睡着的时候就已经挂好了。

  她朝另一侧看去,看到靳寓廷趴在床沿处,应该是睡着了。

  顾津津收回视线,既然宋宇宁不在,她也不打算住院了。

  她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子,两脚刚落地,手臂就被人从身后攥住。顾津津想要挥开,可她这会使不出什么力气,身子虚弱得很,她被靳寓廷按回病床上。男人掐着她的肩膀,顾津津想要起身起不来,恼怒的不行。“干什么啊?”

  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

  “挂完了水,当然是回家。”

  “我方才问过护士,说你要住院几天。”

  顾津津肩膀处被她按得隐隐作痛,“你还不走做什么?是想留在这,等我老公过来以后,我把你介绍给他吗?”

  “顾津津,你一口一个老公,这么离不开他?”

  “他要是在这,我就可以不用看你的脸了。”

  靳寓廷身子咻地往下压,前额几乎抵着顾津津,“你就这么看不得我吗?”

  “我只是不明白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,算是关心我吗?靳寓廷,别告诉我,你是放不下我。”

  “不行吗?”

  顾津津别开小脸。“虚伪。”

  男人灼热的气息喷灼在顾津津的小脸上,半晌后,他手里力道才微松,顾津津立马转过身去,将被子拉高。“我睡了。”

  与其这样剑拔弩张,她还不如睡觉,顾津津连这些精力都不想耗费了。

  靳寓廷在边上坐了许久,确定了顾津津再次入睡后,他这才小心地趴在了她的手边。

  商家。

  商麒的门是反锁着的,天还未完全放亮,她房间里的门就被人推开了。

  商麒听到动静声睁眼,看到商太太关上了门,她径自走到梳妆镜跟前,将抽屉一个个打开。

  “妈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商太太没有说话,却在继续着手里的动作,她一把拉开其中一个抽屉,看到里面装着很多珠子。

  “这些是什么?”

  商麒从床上起来,穿了拖鞋上前几步。“这怎么了?”

  “你姐姐就是踩了珠子以后才摔跤的。”

  “妈……你……”商麒抓了把抽屉里的珠子,递到商太太面前。“你看看清楚,姐踩到的珠子跟我有关系吗?这只不过是我的项链断了,我一直没拿出去修而已,难道你以为每件事都跟我有关吗?”

  “麒麒,我也以为你对商陆是最好的,但我没想到……”

  商麒最后悔的莫过于那件事被曝光,人就是这样,在这之前,他们谁都没有怀疑到她身上,可是在那之后呢,又觉得所有的事情应该都是她做的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露出了马脚之后,做什么都会被人多盯看几眼。

  商麒将珠子放回了抽屉内,“我都说了,那是我放错了料,我原本没想放那么多的……”

  “好了,”商太太打断她的话,“我让你静下心好好想想,看来你压根没把我的话听进去。麒麒,糕点的事我还瞒着你爸,你觉得他要是知道了,他会怎么对你?”

  商麒轻咬下唇瓣,“妈,我害姐姐做什么呢?”

  “我也想不通,那是你亲姐姐,就算你喜欢老九,你何至于要对自己的亲人下手?”

  “所以……我,我真是不小心的。”

  商太太伸手将她推开,开始在商麒的房间内翻找着。

  “妈,你干什么啊?”

  商太太走到床头柜跟前,将一个抽屉拉开,“麒麒,我不想你误入歧途,我倒要看看你还藏着什么东西。”

  “我没有!”

  商太太回头朝她看了眼,“你尽管出声,一会把你爸引来了,你自己去跟他解释吧。”

  商麒闻言,轻抿了下唇瓣,商太太将她床头柜里的东西都翻出来,只不过没有什么发现。

  她走到另一侧,继续翻找,商麒的脸色也难看起来,商太太将里头的本子拿出来,随手一翻,却发现里面夹了张卡片。

  商麒大惊,上前想要拿回去,商太太避开她的手,照着卡片上的内容轻念出声:“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”

  商麒眉头紧拧,商太太的视线很快落到她脸上,“这是老九写给商陆的?”

  她轻攥下手掌。“妈,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  “麒麒,这卡片为什么在你这?”

  商麒牙关紧紧往下咬,“我就是觉得九哥的字好看,我留着了。”

  商太太轻摇下头,“老九一直对商陆有感情,我知道,他之前让你帮忙送过几次东西给商陆,这卡片上的字,商陆看过吗?”

  “妈,你管那么多做什么?姐姐都跟姐夫结婚了不是吗?”

  “那你呢?我竟然都不知道,你从那时候起就对他动了心思。”

  商麒站在原地没动,“难道在你看来,我不能喜欢他吗?”

  “可你没有丝毫地表露,居然连我和你爸都没看出来,麒麒,你不会在背地里还做过什么事吧?”

  “妈,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?”商麒上前,将她手里的卡片拿过去。“之前姐的日记本里就写过这句话,她要没看过,她会写吗?我只是觉得这话好,九哥的字又好看,我才留着的。”

  商太太仔细端详着商麒的表情,“我希望只是这样而已。”

  “不然呢?你以为还能有什么事?”

  商太太看了她半晌,那种目光实在令商麒受不了,就好像她是个陌生人似的。

  “妈,你也知道姐夫的为人,我怕他不会放过我。”

  “所以你以后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,哪都别去。”

  商麒可不想天天被禁足了一样。“妈,我有个主意。”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家里的糕点师傅也该退休了,东楼那边以后不会再收我们送过去的东西了,你和爸又不喜欢甜食,那么高的工资供着他也是浪费。”

  商太太猜到了她的意思,但并未说透。“你想怎么办?”

  “师傅一失手放错了料也不是稀罕事,想个办法让他答应下来,给笔钱就成。”

  “麒麒,你心思怎么这样重?”

  “妈,难道你舍得看我这个样子吗?”商麒现在就跟坐牢似的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这跟囚禁她有什么区别?“只要师傅肯认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干糊涂事了。”

  “你以为你姐夫是谁?他认定的事情是不会回头的,就算师傅上门认错,他对你还是会严防死守。他把商陆看成自己的命,有时候连我都不让接近,在他眼里,他是宁可错杀一千啊,商麒做的越多错的越多。你要真让师傅去东楼,这不等于是让你自投罗网吗?”

  商麒情急之下也想不到任何的法子,“那我以后怎么办?”

  “先老老实实在家待着,”商太太轻叹口气,“等我找个机会和韩声说说吧,只能说糕点是你练手的,放错了料,原本也不是送去东楼的,但是被拿错了。”

  商太太自己也觉得这样的理由实在不好,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。“韩声他八成不会相信,可总要给个说法给他。”

  “妈,这件事你千万不能让爸知道。”

  商太太视线落到床头柜上,还有一个抽屉没开,她弯腰拉开。

  商麒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,平日里她抽屉里的东西从来没人敢碰,商太太也尊重她的隐私,事已至此,她真是毫无提防。

  商太太看到里面有几个本子,她伸手将它们一一拿出来,翻开一看,居然都是商陆的日记。

  “这东西怎么在你这?”

  “我从姐姐房间拿的。”

  商太太疑惑地看了眼跟前的女儿。“你为什么要拿商陆的日记?”

  “姐姐疯了以后,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,我老是想起她以前的样子,日记是我拿的,因为我想记着她清醒时是怎么样的。”

  商太太翻到最后一本,却是空的。

  “这也是姐姐的,她还没来得及写完,就病了。”

  商太太触景生情,手指不住在封面上轻抚,“你说你姐姐那么好的人,为什么偏偏疯了呢?”

  “妈。”商麒上前步,伸手挽住商太太的肩,“她现在不是又好多了吗?放心吧,只要姐姐积极接受治疗,她会好转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商太太看了眼旁边的小女儿,“商陆对你向来好,你可千万不能……”

  “妈,我不会的。”商麒视线紧盯着她手里的日记本,“糕点的事已经过去了,我知道你心里有想法,但我从没想过要害姐姐。”

  商太太方才翻看日记时,看到了商陆的字,她这会心里难受的很,商陆还那样年轻,一点一滴的小心思都知道要记录起来,可是这会呢?她疯癫成这样,却是连父母都认不出了。

  “妈,姐姐所有宝贵的东西,我都给她收起来了。”商麒说着,弯下腰,从抽屉内拿出个匣子,“你看,里面有她喜欢的毛笔、砚台、还有画画用的工具,这些都是她生日的时候,你送的礼物。”

  商太太越发受不了,眼圈湿润起来,商麒见状,伸手从商太太手里将日记本拿过去。

  “东西都放在我这吧,等她清醒之后,我再给她。有些东西不好给别人看见,您也别看了,省得又要伤心难过。”

  商麒将笔记本放到床上,“爸也该醒了,你就别让他起疑心了。”

  商太太没再说什么,转身走了出去,听到关门声传到耳朵里后,商麒这才像丢了魂似的坐向床沿。她的心到了这会还在砰砰乱跳,她拿起一本日记,翻到最后一页,那是商陆出事那天写的。

  商麒知道她有写日记的习惯,所以在商陆出事的当天,在靳家和商家乱成一锅粥的时候,她跑去东楼,趁着众人不备将日记本藏了起来。

  她手指落在最后的字体上,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秦思慕是怎么找到商陆的,而这一页日记,是打死了都不能给别人看的。

  商麒将那页纸撕了下来,很快又用手撕成碎屑,看来她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。顾津津是被轻微的敲门声给吵醒的。

  她睁开眼,看到靳寓廷快步走到门口,开了门,冲着外面的人轻喝出声,“谁让你敲门的?”

  “不好意思,您点的东西到了。”

  靳寓廷伸手接过,直接将门推上,他走回去两步,就见顾津津正眨着一双眼睛看他。

  他将东西都放到桌上,“有早餐,还有洗漱用品。”

  顾津津掀开被子起身,拿了洗漱的东西后进了洗手间,出来时见靳寓廷正将打包盒一个个摆在茶几上。

  这时,护士推着车也进来了,顾津津躺到病床上,靳寓廷上前几步。“现在就要挂水吗?早饭还没吃呢。”

  护士朝顾津津看看,她将手伸了出去,“别理他,挂点滴的时候给我调快点,我待会还要回公司。”

  “谁允许你回去的?你知不知道肠胃炎严重的话也会要命?”

  护士给顾津津手背上插了点滴针,“这位是你家属吗?”

  “不是。”顾津津看也没看靳寓廷一眼。“是来送早饭的。”

  “外卖员吗?”护士上下打量靳寓廷一番。“现在外卖平台这么拼了?”

  靳寓廷脸色铁青,她是眼瞎吗?“我是她……”

  她的谁呢?前夫吗?这话他也说不出口。

  护士看眼时间,“不管是不是家属,现在都请出去吧,一会医生要过来查房,病房里不能留人。”

  靳寓廷径自坐了下来,护士将签字笔放回兜内。“跟你说话呢,出去吧。”

  “就是,”顾津津在旁边帮腔。“走吧,这是医院的规定。”

  “查完房是九点,到时候你可以进来。”

  靳寓廷冷哼声,“我没听过这样的规定。”

  “难道还要给你出个书面的文件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靳寓廷淡淡应声。

  小护士也有些急了,“你赶紧出去吧。”

  “要不,我给你们院长打个电话?让他跟你说说?”

  顾津津抬起手掌遮在额头处。“他叫靳寓廷,不少人叫他九爷,平日里飞扬跋扈,恃强凌弱,你要不去问问护士长或者相熟的医生,确定了他的身份之后,再想想要不要赶他出去吧。”

  小护士紧锁着眉头,听了顾津津的提议,先出去了。

  靳寓廷勾出抹笑来,“没想到你对我的评价,还不错。”

  “你在这都一晚上了,什么时候走?”

  靳寓廷走到茶几跟前,端起一小碗粥,“你现在要养胃,吃点小米粥吧。”

  “宋宇宁呢?”

  “什么宋宇宁?我不认识。”

  “别装蒜,我一晚上都没看到她,你把她弄哪去了?”

  靳寓廷坐回椅子内,用匙子在碗里轻搅几下,“你乖乖把这碗粥吃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

  “我才不吃你这一套,你买的东西我也不要吃。”

  “这么嫌弃我?”

  顾津津将脑袋别了过去。“你才知道我嫌弃你?”

  “那我给你买的房子,你怎么还住着?”

  顾津津冷笑出声,“我只是折现了而已,再说房产证上名字是我的。靳寓廷,你老提房子有意思吗?”

  他也知道没意思,可他不是被刺激的吗?他原本是指望着让她带着他一起去住的。

  “那好,还有我上门提亲的首饰,你居然都当的一件不剩,顾津津,你怎么这么下得去手呢?”

  顾津津小脸别过去,目光睇在靳寓廷的脸上,“不光是提亲的首饰,还有结婚戒指。你不知道吧?我把结婚戒指也贱卖了,值不少钱呢。”

  靳寓廷心里被扑哧扑哧的一通乱扎,行啊,顾津津真是越来越能耐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