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2替她羞辱回去

12替她羞辱回去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17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52

  

  商余庆盯着靳寓廷的面色,他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,这几句话一听,有些端倪还是能听出来的。

  “老九,你倒是说说看,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  商太太以为靳寓廷还有所顾忌,“徐家小姐再好,你要不是真心喜欢她,你就没法保证她时间长了不会生出异心来。老九,你之前对商陆有过的心思,我们都看在眼里,说句自私点的话,你难道就不怕那个徐小姐变成第二个顾津津吗?”

  “她变不成顾津津。”靳寓廷菱唇微启,嗓音也是冷的。

  “我也不舍得看着商陆总是被卷进去,她是最无辜的,可偏偏接近她的人,谁都能去害她。”商太太想到疯癫的大女儿,神色晦暗,这也是她极力促成商麒和靳寓廷的理由。

  “那麒麒呢?”靳寓廷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她。“说不定,她也会害商陆。”

  商太太觉得这设想,压根就是不能存在的。“麒麒可是商陆的亲妹妹啊。”

  “亲妹妹就能保证不害她吗?”

  商麒手掌撑在旁边,掌心底下是皮质的沙发面,绵软而舒适。“九哥,是不是顾津津又跟你说了什么话?”

  “麒麒,你觉得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你身上,是吗?”

  商麒心里是有些慌的,她总觉得靳寓廷话里有话,话题又时不时在往商陆身上扯,“九哥,你要真觉得我会对自己的亲姐姐不利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“既然没什么好说的,结婚的事,还是算了吧。”靳寓廷淡淡出声。

  商家人闻言,均是吃了一惊,商余庆的脸瞬间就拉了下去。“你这是在当儿戏吗?主动开口的是你,如今说算了的也是你,老九,你未免太过分了。”

  “您方才也听见了,那是麒麒的意思。”

  商麒向来知道靳寓廷脾气不好,有时候闹起来谁的面子都不会给,但他现在说是她的意思,她何时这样讲过?

  “九哥,我没有……”

  “好了!”商余庆厉声打断商麒的话。“还没听出来吗?他在耍着你玩呢!他要真有这个心就不会说这种话。”

  商麒冷静下来,心里的寒意不住在往外滋生,靳寓廷抬起的双眼正对商余庆,“我听说您派了人,将顾津津的腿弄伤了是吗?”

  商麒呼吸微紧,商余庆一手撑在腿上,身子往后靠,他是何等的精明,有些话听到个头就能猜到尾了,“所以,你是来兴师问罪的?”

  “不,我准备把商麒娶回去,天天用一模一样的手法在她身上开个口子,行吗?”

  商余庆气得嘴唇哆嗦,“你个混账小子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话吗?”

  “顾津津虽然出了西楼,可还没轮到你去动手!”

  “九哥……”商麒生怕他和商余庆闹僵,“这件事肯定有误会。”

  商麒轻拉了下商余庆的手臂。“爸,你找人去对付顾津津了?我怎么不知道呢,你干嘛要那样做?”

  “还不是为了你,你看看你腿上的伤……”

  “我都说了,我没事。”

  靳寓廷将商麒的神色一一看在眼里,是,她永远都是不知情的那一个,永远都是受害人、无辜者,哪怕顾津津受了那样的罪,那也只能说是商余庆爱女心切,更何况还是顾津津先动的手呢?

  “行了,”靳寓廷不耐烦地打断了两人的话,“麒麒,我原本确实是想让你进靳家,但你爸动了顾津津,就是不行。”

  “老九,那个顾津津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?”商太太也觉得这件事很荒唐,这哪像是靳寓廷会说出来的话。

  他沉思良久,是啊,好像一直都在他心里,就没有出去过。

  “好,就这样吧。”商余庆挥下手。“是我让人动的顾津津,只可惜就扎了她几刀,这桩婚事就此作罢,今后你要娶谁都跟我们没有关系。”

  靳寓廷听着,太阳穴处不住轻跳,他拿起桌上的水杯,却没有喝一口,手里力道松开后,杯子砸在了茶几上,崩开的口子划到了商麒的腿上。

  “靳商两家是世家,你扎了顾津津两刀,我似乎不能在你身上扎回去,”靳寓廷说这话的时候,说话声是从他牙关里挤出去的。“我先前觉得最好的办法是娶商麒,娶回家后折磨她,这样你就没法好受。”

  商余庆越听越气,愤怒都堵在了胸口处,他气得真是手都在抖,他原本血压就高,不能受刺激,这会觉得脑袋都快不清醒了。“靳寓廷,你以为我的女儿你想娶就娶?商麒不会嫁给你!”

  “是,当然不会,我当时也就是随口说着玩的,想看看她什么反应,没想到这会闹得全城皆知,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散布出去的。”

  如今商陆疯癫,商麒就是商家捧在手里的掌上明珠,平日里舍不得打舍不得骂,哪能受得了被人这样侮辱。

  商余庆伸手指着对面的男人。“你——”

  靳寓廷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望着几人。“商麒,我从前是把你当成妹妹一样,现在看来,你连妹妹都不是。今天让我最吃惊的,就是你那句喜欢我,你藏得可真深,你要不说,我想没人能看出来。”

  商麒嘴唇蠕动下,难道他过来,就为了她的这句话吗?

  她脸色越来越差,靳寓廷看了眼商余庆和商太太,“如果说顾津津害了商陆,是因爱生恨,这话要是成立的话,反过来也可以说有人因爱生恨,而害了商陆吧?”

  “你不用在这耍文字游戏,你口口声声说着顾津津,也不想想她把商麒和商陆害成了什么样,我是不会放过她的。”商余庆想到商麒今日的委屈,越发恨得牙痒痒。

  “你要还想动她,我不动商陆,我动你的小女儿。”

  “九……九哥?”商麒难以置信地盯着靳寓廷,“为什么是我?”

  “你——”商余庆今天真是要被气疯了。

  “您自己好好想想吧,商麒还没结婚呢,改天要是有些不好的流言传出去,对她将来的择偶必然会很不利。外面既然都在传我们要结婚的事,那从我嘴里说出去的话,应该挺有可信度的吧?”

  “靳寓廷——”

  靳寓廷转身走了出去,商余庆弯下腰,抄起桌上的茶杯丢过去,他力气用尽,可那杯子还是没能砸到靳寓廷的身上。透明的玻璃杯应声落地,摔了个七零八落,靳寓廷连头都没回,就这么离开了。

  商余庆袖口上都湿了,他跌坐回沙发内,手还指着门口的方向,“靳家的又一匹狼,看到了吗?咬起人来又狠又准,我们被人这样上门羞辱,却还要暗暗吃下这个哑巴亏,你看看,这就是你要嫁的人!”

  商太太安慰着坐在边上的女儿,商余庆是余怒未消,“他们靳家的人,骨子里都有狼性,既凶狠又不择手段,麒麒,你就庆幸吧,他要把你娶进西楼后才原形毕露,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  商麒坐在边上哭,可就算进了靳家后不好过,那也是进了,总比她现在这样被人拒绝的好吧。

  靳寓廷坐到车上,重重关上车门。体内的那把火还是没能下去,是,他只是稍作试探而已,他若是能忍得住,就应该陪着商麒把这场戏继续做下去。

  可做戏太费时费力,到了这一步,靳寓廷已经不屑一顾了。

  修司旻将顾津津送回了公司,他并没有上去。“我明天要回趟家,文文有个家长会,我要参加。”

  “我知道,她跟我讲过了。”顾津津看了眼坐在身边的男人,“你凡事自己当心点。”

  “你不必担心我,我不在你身边,你别轻易出去,特别是不能单独出门。”

  顾津津轻点下头。“我知道。”

  她回到公司,经过方才那么一折腾,原本要谈的事只能推到晚上,宋宇宁还没回来,顾津津只能先给合作方打个电话另约时间,毕竟她也不太敢单独赴约。

  她坐在电脑跟前,一忙起来就忘记时间,宋宇宁回来的时候带着满身火气,她推门进入办公室。“气死我了。”

  顾津津抬下头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我在医院浪费了那么多时间,跟司机两个人带他检查这检查那的,到头来什么都没有,怎么不给他查出个大病出来呢。”

  顾津津忍俊不禁,“没病不是很好吗?真要有病啊,你现在都回不来。”

  “你说说,那么大的人了……真是,我第一次见,后来要不是他接了电话让他回去,我估计他今晚还能住院。”

  宋宇宁时间观念向来强,浪费的这半天时间,她可以安排多少工作了,“下次别让我见到他,不然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  “你可别,万一真打伤了,你更麻烦。”顾津津手掌撑在额前,觉得有些累,“我把跟合作方的见面改在晚上了,你休息会,我们一会过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东楼。

  靳韩声回来的时候,房间内没什么声音,小于见到他进来,这才动了动僵硬的腿,轻轻地起身往外走。

  商陆听见开门声,睁开眼,一双黑亮的眸子定在靳韩声身上。

  “没睡吗?”

  小于回头看了眼,“一直睡着呢,这会刚醒。”

  商陆的脸贴着绵软的枕头,床头柜上摆着个药瓶,小于忙走过去,从兜内掏出钥匙后将抽屉打开,将瓶子放进去后再锁上。她神色有些慌,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靳韩声,“不好意思,靳先生,方才给靳太太吃过药后,我忘记将药锁起来了,不过我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房间,也没有让她碰药瓶。”

  靳韩声脸色不好看起来,“她万一要是碰了呢?”

  到时候胡乱吃一通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。

  小于面色煞白,“对不起。”

  商陆坐起身,床头的灯光晕染在她如绸般的黑丝上,“多大点事,你怎么就发火了?”

  小于忙朝她看了眼,靳韩声也是一脸的吃惊,“我也没发火。”

  “我吃过药了,药又不是糖,就算要给我多吃我都不吃。”

  从商陆流产至今,她就没这么清楚地跟靳韩声说过话,他面上漾起惊喜,大步上前后坐定在床沿处。“你记得就好,我怕你一时忘记了。”

  “现在几点了?”

  靳韩声抬起腕表看眼时间。“五点半,一会就吃晚饭了。”

  “我晚上不想吃饭,想吃碗面。”

  “好,好,”靳韩声忙朝杵在边上的小于说道,“快吩咐厨房去做。”

  “是。”小于接了话,走到门口后回头说道。“对了,商太太今天来过,送了不少吃的点心过来,说是吩咐家里厨房做的,都是靳太太喜欢的。”

  “嗯,”靳韩声轻应声,“商麒呢,来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商陆从床上站了起来。“我好饿,我先去吃点东西。”

  靳韩声想也不想地拉住她的手腕。“让小于送上来吧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下去吃?”

  靳韩声端详着商陆的神色,他真是又惊又喜,“你先告诉我,我是谁?”

  “韩声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不是好了?”靳韩声激动地伸手将她抱住,“商陆!”

  商陆伸手想要将他推开,小于却并没有这么乐观,商陆这病情反反复复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康复。

  “你放开我。”

  靳韩声赶紧将手臂松开,“好,我们下楼吃东西。”

  商陆任由他攥着手掌出门,两人来到楼梯口,刚走下去几步,商陆就顿住了脚步。她视线盯着一处,靳韩声顿觉不好,刚要带她回去,就见商陆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“孩子去哪了?去哪了?”

  靳韩声忙抱住她,“我们先回房间。”

  商陆倒没再继续闹,也不敢再看那个地方,乖乖跟着靳韩声回到卧室。小于吩咐了厨房去做面,靳韩声在吃的方面十分考究,这次又是商陆主动要吃,所以刻意吩咐了厨房要现做。

  小于端了一小盘点心和水果上楼,走进卧室时,看到商陆坐在梳妆镜跟前,靳韩声许久不见她这样,正兴奋地跟她说着话。

  小于快步上前,“靳太太,先填填肚子吧。”

  商家送来的点心也不多,做的又小巧又精致,每样送那么几块,靳韩声不喜甜食,所以每次都只送了少量。

  小于将东西放上去,商陆看了眼,拿起一块香芋糕放到嘴里。

  她确实是饿了,没两口就将它吃完了。

  靳韩声瞧着也高兴,他坐在梳妆台上,拿了一块抹茶口味的糕点递给商陆。

  她乖乖接过手,一口咬进去,眉头却皱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靳韩声瞧着她的表情,“不好吃吗?”

  商陆没说话,咀嚼几下后咽进嘴里,小于走出了房间,靳韩声见商陆皱着小脸,也不说话,他将她手里的糕点拿过去,放到了嘴里。

  一口刚咬下去,靳韩声就将它吐了出来,他鼻腔内刺激的厉害,嘴里都是呛人的辣味,靳韩声忙拿了边上的水果送到商陆嘴里。“快,快吃。”

  商陆吃了两口,神色也缓和了不少。她伸手再度摸向糕点,靳韩声忙握住她的手腕。“这里面放了东西,你怎么还吃?”

  “家里送来的东西要吃完的。”

  “这还怎么吃?”

  “家里送来的,辛辛苦苦做的,一片心意,都要吃完的。”商陆重复着。

  靳韩声拿起另一块放到嘴里,刚咀嚼了一口后,就吐了出来。

  说它是盐做的也不为过,咸的就好像咬了一个盐块似的。

  而方才的那个糕点里面,分别是被人放入了芥末。商家的厨师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,靳韩声啪地将桌上的盘子挥到丢上,商陆吓了跳,男人见状,强忍着让神色缓和下来。

  “商陆,不怕,”靳韩声双手轻握住她的肩膀,“你告诉我,是谁跟你说送来的东西都要吃完的?”

  商陆朝靳韩声看着,想了许久后,才吐出了两个字来。“麒麒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