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0你腿上的伤,怎么来的?

10你腿上的伤,怎么来的?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730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49

  

  靳寓廷那头没了声音,不过三五秒钟的时间,通话就挂断了。

  就算他找到了她的新号码,能有什么用?他好像也找不回她的人了。

  靳寓廷看了眼掌心内的手机,他似乎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。以前谁要敢说这种话,他绝对是想要打死那人的,但现在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,他这才深刻意识到一张结婚证不止是一纸证书那么简单。

  商麒跟着商太太去到东楼,小豆子一见到两人就扑了过来,商太太没兴致搭理它,伸脚将它轻踢开。

  “韩声,商陆呢?”

  靳韩声坐在客厅内,听到说话声抬了下头,“这两日总是做噩梦,说梦到孩子回来了,我不敢放她出房间。”

  商太太闻言,眼圈微红,“我上去看看她行吗?”

  “妈,您还是别去了。”靳韩声表情严肃,颈间有明显的抓痕,“商陆认不清人,万一伤到您就不好了。”

  “姐不是在接受治疗吗?还是没有好转吗?”

  靳韩声的视线落在手里的文件上。“流产的事情对她刺激太大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,靳韩声也不想再说了,商陆今后能不能恢复都要看运气了,他想象不到如果她一直都是这幅样子的话,他余生又该怎么办?放手是不可能的,可每次看到商陆发病,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钻心的折磨。

  商太太示意商麒别再问了,两人在沙发上坐定下来,商太太不住叹气,虽然商陆病着并不是一天两天了,可之前分明是有过好转的,希望幻灭比从来都不曾有过希望还要令人难以接受。

  “韩声,你也不要太着急。”

  靳韩声嘴角勾勒出抹苦笑,他着急了那么久,现在反而不急了。就当又回到了商陆刚疯时好了,日子熬着熬着,总能慢慢好的。

  “小于照顾的还好吧?”

  “还行。”

  商太太知道靳韩声要忙着公司的事,最近那边有新项目启动,他分身乏术,人也是疲惫至极的。

  “韩声,以后让麒麒多过来照顾商陆吧。”

  靳韩声眼帘未抬,“她也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做,总不能三天两头往这边跑。”

  他最近忙着新项目的事,几乎是一头扎进去的,所以别说是新闻了,就连睡觉时间都快没了。

  “要是让麒麒嫁过来,不就方便很多了吗?”

  靳韩声两眼猛地从文件上抬起,一双眼睛扎向了商麒,“她嫁过来?”

  靳韩声显然还没消化掉这句话的含义,商太太轻点下头,“是,老九身边放谁都不放心,还是让麒麒过来吧。”

  “这是老九的意思,还是你们的意思?”

  商麒不适合插嘴,她乖乖地坐在沙发上没动。

  “他跟商麒提了句,是有这方面的意思,也说了是为商陆好。”商太太原本是不想说最后那句话的,毕竟靳韩声对靳寓廷多有忌惮,要是挑明了说是为商陆,还不知道他心里又要怎么想。

  但来之前,商麒让她一定要这样说,商太太也知道她的想法,她毕竟是女儿家,不好表现得太过主动,总要给自己完完全全铺好了台阶才行。

  靳韩声的视线始终定格在商麒脸上。“你呢,你怎么想?”

  “姐夫,我也同意。”

  靳韩声潭底的幽暗加深几许。“为了你姐姐?”

  “她的病一日不好,我一日放不下心……”

  靳韩声冷冷打断她的话。“她在东楼从来都不会吃苦头,这点不用你操心。”

  “韩声,麒麒已经决定了。”

  靳韩声真是忍不住要多看商麒两眼,看不出啊,完全都看不出,“麒麒,你喜欢老九?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“没有,”商麒最怕被人追问,她想将话题赶紧扯开。“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,再说知根知底不是比什么都好吗?就像你跟我姐姐一样。”

  “可我是喜欢商陆的。”

  商麒紧攥下小手,她想跟靳寓廷在一起,这一关是必须要闯的,闯过去了,她所做过的一切就都值了,要是闯不过去,就要跌得个粉身碎骨。

  她想跟靳寓廷在一起的念头只要一冒出来,就势必会令人起疑,可她若继续藏着掖着,靳寓廷的身边迟早会有第二个顾津津。

  靳韩声丢开手里的文件,婚姻大事他做不了任何人的主,可他真是忍不住要多看对面的商麒两眼。

  这么看来,她对靳寓廷的心思可不像是这一两天内才起的。

  那晚吃过了晚饭,修司旻告诉了顾津津,靳寓廷有打来电话的事,她只简单地回了个好字,就没再说什么了。

  孔诚敲响办公室的门进去,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抬头朝他看眼,见他神色匆匆,脚步也比平日里快了不少。“是不是查到了什么?”

  “一时半会还找不到那个佣人和店里的导购,但另一件事却有了眉目。”

  “说。”

  孔诚走到靳寓廷的办公桌前,在他对面坐了下来。“顾津津之前借了一辆自行车,那是绑定了手机APP的,但是后来一直没有还回去。根据调出来的行程记录来看,最后停留的地点是在渎墅湖公园。我顺着这条线索找过去,发现二十六号那天,她是出现在了那里,但后面还跟着辆车。进入公园后的画面我找不到,可奇怪的是,当天规定了不能开车的竹园里面,又进去了一辆车,是修司旻的。”

  靳寓廷很快找准了话里面的信息。“第一辆车呢?是谁的?”

  “套牌车。”

  靳寓廷总觉得有些事情好像离他越来越近了,“那……当时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谁都不清楚,但我去了趟渎墅湖公园。”孔诚小心翼翼地打开手里的文件袋,他看了眼靳寓廷后,将里面的照片取出来。

  “每一寸地方我都仔细找过,虽然这期间也下过雨,但有些痕迹还是在的。”

  而那些所谓的痕迹,居然是一滩血。

  靳寓廷看到凌乱的针形落叶上布满了一滴滴干涸的血渍,他几乎是倒吸口冷气,那不是一滴两滴的血,他不用猜都能知道当时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。

  “这是,顾津津的?”

  “不能确定。”孔诚表情也很严肃,“但从当时那辆车进去的方向来看,应该就是这儿没错了。”

  靳寓廷的心被揪扯的难受,几乎是要痛得死去活来,“是不是有人对她做了什么?”

  孔诚不好说,毕竟他也不敢百分百确定那血就是顾津津的。只是那里面没人踏足过,所以才算留下了这些完整的红,只不过也不像是近几天发生的事,毕竟痕迹在那呢。

  可靳寓廷却已经断定了,“是不是修司旻把她救下来的?”

  “他的车从公园离开后,就再也没见到顾津津从那里面出来,那辆自行车是公园里的保安发现的,说当时就倒在那片竹林跟前……”孔诚做事不喜欢含糊,虽然种种迹象已经说明了一些事,但毕竟还不到下结论的时候。

  靳寓廷拿起照片一张张翻看,每一张画面都在他脑子里盘桓不去,像个噩梦似的。

  顾津津当时究竟经历了什么,怕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了。

  他一刻都等不及,必须要当面问问清楚才行,可顾津津是不会见他的。

  下午时分,顾津津拿了资料准备出门去洽谈合作,刚走出公司就看到孔诚站在那里。

  见到她过来,孔诚上前几步。“九爷想跟你谈谈。”

  顾津津充耳不闻,跟着宋宇宁一路去往停车场,孔诚不甘心地跟在她们身后。“九爷真有重要的事,想亲口问问你。”

  顾津津来到车旁,刚要拉开车门进去,却被孔诚拦住了,他手臂撑定在车门上,宋宇宁见状,一把扣住他的手腕。“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他手臂暗暗使劲,宋宇宁却拽过他的臂膀,一个过肩摔将他摔了出去。

  落地声响砰地传到顾津津耳朵里,她也没想到宋宇宁会这样简单粗暴,孔诚躺在地上一时半会起不来,连顾津津都怔在了原地。这……这不会把人摔出个好歹来吧?

  另一边传来甩上车门的声响,顾津津抬下头,就看到了靳寓廷正大步走来,他走到孔诚身边,孔诚刚想要起身,靳寓廷就用脚在他肩膀上碰了下。孔诚见状,心领神会,痛得左右翻滚起来。

  顾津津看了眼他的狰狞神色,应该没这么夸张吧?

  这是要碰瓷吗?

  宋宇宁也觉得他太小题大做了,“至于吗?”

  “九爷,我好像脊椎出问题了,想起身起不了。”

  靳寓廷弯腰想搀扶孔诚起身,他痛得哇哇直叫。

  顾津津拧紧眉头。“那你去医院看看吧,医疗费我出。”“我能缺那点医药费吗?”

  “那你想怎样?”

  靳寓廷看了眼顾津津身边的宋宇宁,“她这是故意伤人,我要是报警,她真没什么好果子吃。”

  顾津津听闻,冷嗤出声,“故意伤人?不过就是孔诚挡着道不肯让,把他丢出去了而已,有这么严重吗?”

  “你手底下的人没个轻重,可人不就是最脆弱的?好好走路摔一跤都有可能摔成骨折,我看孔诚的样子,脊椎断裂都有可能。”

  宋宇宁下手是有分寸的,这摆明是对方成心要讹。“碰瓷碰到这个份上,你们可别忘了,这儿都有监控。”

  “是,有监控正好能看到你动手。”孔诚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躺在原地,“九爷,我起不了身,我还没结婚呢。”

  靳寓廷余光斜睨他一眼,行了,差不多就行了,戏太多反而不真实。

  “那你想怎样?”宋宇宁将话给挑明了。

  “我说了,我只想跟顾津津谈谈,问她一点事。”

  宋宇宁拉过了顾津津的手臂,想要将她推上车,靳寓廷在她背后丢下句话。“修司旻再厉害,也遮不住绿城的天,我若报警,她进去了也就进去了,真别想轻易出来。”

  顾津津顿住脚步,又转过身看向他。“谈什么?”

  “有些事我心存疑惑,只有你能给我解答。”

  “好,但我一会还有事。”

  靳寓廷听出她话里的意思。“放心,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。”

  顾津津也不想惹麻烦,如果真是几句话能解决的事最好。“去哪?”

  “上车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地上的孔诚,“那他呢?”

  还要继续装吗?

  靳寓廷看向满目怒火的宋宇宁,“让她送孔诚去医院,好好做个检查。”

  顾津津轻拍下宋宇宁的肩膀。“我一会就回来,这边你看着办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跟着靳寓廷上了车,他也没说要去哪,司机已经将车开了出去。

  一路上,两人都没说话,直到顾津津看着窗外的景色有些熟悉,车子很快开到了渎墅湖公园,然后穿进了小道,慢慢在那片竹林跟前停下来。

  顾津津呼吸微紧,她不认为这是个巧合,久久未出声的靳寓廷总算张了口。“你先下去。”

  司机轻应声,推开车门后走了出去。

  顾津津收回视线,她在那里受的屈辱和疼痛都刻在了心里,那天的风都好像是刀子似的,停留在细细长长的竹叶上。如今它们又迎面扑来,尽管被车窗玻璃挡着,可顾津津总觉得还是有尖锐的疼痛感扎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。

  靳寓廷看了眼窗外,“你是不是来过这儿?”

  “靳寓廷,你让人查我了?”

  靳寓廷拿出一叠照片给她,顾津津没有伸手接,但视线从最上头掠过时,她看到了那处带血的痕迹。“我当然来过这儿,这血也是我的,应该还被冲刷掉了吧,不然不会这么少。”

  男人听着她这样轻描淡写地开口,他的心越揪越紧,接下来的话他都不敢问出口,他看了眼顾津津,顾津津的视线也对上了他,“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其实你不必把我带这儿来,给我看照片就行,省得跑来跑去浪费时间。”

  “谁对你下的手?”

  顾津津至今不愿回忆那一幕,谁都不会觉得濒临死境之前的所见和所听是美好的。“两个男人。”

  靳寓廷心底咻地沉了下去,“他们把你怎么样了?”

  “我只知道他们现在很惨,很惨。”顾津津说到这,轻笑了声,那笑好像夹满了对靳寓廷的嘲讽。“修司旻没有放过他们,他最擅长的就是以牙还牙。”

  她这个时候还不忘要用修司旻来刺激他,她肯定也知道这样是有效的,所以才能运用的这般得当。

  “他们,把你怎么样了?”

  顾津津这会穿了条裙子,她将裙摆往上拉,露出了白皙的一双腿,靳寓廷一下就看到了她腿上的伤疤。

  “看清楚了吗?”

  靳寓廷好似被人掐住了脖子,呼吸是猛然间就卡住的,她皮肤娇嫩的很,又白又细,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,可如今那儿却有了一道狰狞的伤口,他手伸过去,却被顾津津拦住了。

  “接下来的故事,你还想听吗?”

  “他们还对你做了什么?”

  顾津津低低地笑出声来,“对我做的事情可多了,你不会想知道的。”

  靳寓廷的眸光变得朦胧起来,顾津津想将裙摆放下去,却被男人按住了手,她挣扎几下,靳寓廷将她的手扯开,微凉的掌心按在了顾津津的伤口上。她顿觉灼烫的厉害,可他手掌紧紧覆在那里,就是不肯挪开。

  “那两个人是谁?”

  “商家派来的,”这件事,本来就没什么好隐瞒的,靳寓廷信也好,不信也罢,“我割伤了商麒,所以呢,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。靳寓廷,我记得你曾经说过,我只要跟你结婚,我就可以享受到你的一切权利,可这显然是句空话。商家的女儿被人欺负了,就可以有一帮人站出来替她出面,可是我呢?我没有,我被人欺负了,我还不能反抗,因为只要我反抗,他们会连我的爸妈一起打。我一边挨打,一边还要谢谢他们不要牵扯到我父母,这世上怎么还能有这样的道理呢?”

  靳寓廷这会整个人都觉得绞痛起来,他听着顾津津口气里的无奈、悲怆、愤怒,所有鲜明的情绪全都表露了出来,他掌心底下的那处肌肤是狰狞的,粗糙不堪的,那是她生生被人用刀子剜出来的伤口啊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