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08躲着,偷情

08躲着,偷情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778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46

  

  顾津津想要甩开靳寓廷的手,可他紧紧嵌着不放,就是不肯松开。

  “你放手!”

  “嘘。”靳寓廷脚步微顿,“你想被人发现你在这吗?”

  “你不说你有法子不让别人靠近这儿吗?”

  靳寓廷冲她轻扯抹嘴角,“你真当我是万能的?”

  “靳寓廷,我要被人逮个正着,我就说是受你指使!”

  男人手里力道加重几分,“行啊,你说受我指使,我就说你对我余情未了,看不得我身边有女人出入,所以才下此毒手。”

  顾津津气得抬起脚去踢他的小腿,这点痛对靳寓廷来说也不算什么,前方有说话声传来,男人顿住脚步,“来不及了。”

  这儿是一条笔直的走廊,也没地方能躲,宋宇宁压低声音冲顾津津道,“你怎么办?”

  “你呢?”

  “我自有法子。”

  顾津津朝她看了眼,“你想飞天遁地不成?”

  宋宇宁眼见靳寓廷攥着顾津津的手腕不肯松开。“你有办法让她不被人发现吗?”

  “有,你只要让自己消失就行。”

  宋宇宁看了眼旁边的窗台,窗户高的很,不借助外力根本别想攀爬上去,外面就是花园,只不过通往园子的门被锁了,这儿才是必经之路。

  她一个跃步上前,踩住墙壁后纵身往上跳,身子灵巧地爬上窗台后回头看了眼顾津津。“一会会合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看着她很快离开,她赶紧问了旁边的靳寓廷。“你是要把我抱上去吗?那快一点,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我要让你这么离开了,我不就成嫌疑人了?”

  他看了眼四周,只有窗帘后面能躲,他一把掀开窗帘,拽着顾津津藏了进去。

  顾津津杏眸圆睁,难以置信地瞪着他。“这就是你说的,有办法?”

  “不是让你好好地藏起来了吗?”

  “你早说,我还不如自己躲。”顾津津着急往他胸口推去。

  靳寓廷更近地压向她,将她紧紧地抵在墙壁上不能动弹,“别说话,也别乱动,听,他们来了。”

  “我真是信了邪了,才跟着你跑。”

  从泳池离开的必经之路只有这儿,她又没有宋宇宁那样的本事,顾津津只能屏息凝神,希望这窗帘能藏得下他们。

  脚步声伴随着说话声从不远处走来,靳寓廷两手撑在她身侧的墙壁上,呼吸声一下下打在她头顶。顾津津被他压着,很是难受,她低沉着嗓音,低声地警告道。“你喘气声能不能轻点?”

  靳寓廷视线轻垂,落到顾津津高耸的那两处上,“你这样靠着我,让我怎么坐怀不乱?”

  顾津津真想一脚将他踢出去,可显然现在不能动,因为那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动一动都有可能会被他们发现。

  顾津津觉得全身发烫起来,她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一点点的声音,又总觉得靳寓廷的那阵目光太炽热,她抬头看眼,果然见他的视线定格在她脸上。

  她垂下眼帘不去看他,脚步声上前,还有两人的说话声。

  “刚才还出了事,不可能现在还有人出事吧?”

  “谁知道呢,多看看总不会错。”

  两人走过去几步,其中一人停了下来,“看。”

  顾津津一颗心悬起,听到另一人问道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看窗帘后面,是不是有人?”男人的声音尽管刻意压低了,可还是传进了顾津津耳中,她就知道不该听靳寓廷的,这么点地方躲两个人,能不被人发现吗?他还偏偏跟她叠在一起,要一左一右分开站着估计还好些。

  “好像是。”另一人上前两步。“谁在里面?”

  顾津津自然不会开口,男人继续说道,“再不出来,我就喊人了。”

  靳寓廷手动了动,伸过去拨开窗帘一角,但两人的身影仍旧被藏得严严实实,“喊什么?”

  有人上前,靳寓廷另一手压在顾津津脑后,将她按进了自己怀里,对方大着胆子将窗帘拉开些,这才认出靳寓廷来。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身子微侧,完完全全将顾津津挡住了。“好看吗?”

  那人吓得收回手,“不好意思,没想到是您。”

  顾津津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将他推开,她不能抬头,男人顺势搂住她的腰,下巴轻搁在她头顶,她排斥极了,抬脚踩在他鞋面上,见他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,她又使劲踩碾了几下。

  “我在这散散心,怎么,你们连这个都要管?”

  站在外面的两人面面相觑,散心?躲在窗帘后面散心?骗鬼呢?这摆明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可两人嘴上又不敢说。

  “不是,您别误会,我们就是看这边有人,过来看看。”

  靳寓廷并不着急让两人走,这会顾津津才是最听话的,至少不敢有大动作,他坚挺的鼻梁凑到她耳侧,轻轻吸了口气,顾津津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  “九爷,您忙,我们过去了。”

  他没说话,两人快步朝着泳池那边走去。

  顾津津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,她一把推在靳寓廷胸前。“把你的咸猪手拿开!”

  靳寓廷闻言,不高兴了。“怎么就是咸猪手了?”

  “别人家的老婆不要乱摸,有意思吗?”

  靳寓廷双手擒住顾津津的肩膀,将她按在了墙壁上。“你再敢重复这句话,我就把你按在这,你哪都别想去。”

  “你怎么也不关心关心商麒呢,她这会要是体力不支真淹死了怎么办?”

  经她这么提醒,靳寓廷也总算想起了这茬事,“你胆子真够肥的,真要闹出了人命,你就得赔命知道吗?”

  “不用你管。”顾津津拉开窗帘想要离开。

  靳寓廷见状,将她拉了回来。“方才你跟商麒的对话我都听见了。”

  那些对话毫无价值,商麒抵死不肯承认,靳寓廷这是想说明什么?说明她以商麒的性命逼她,都逼不出实话,所以商麒是无辜的吗?

  “走开。”

  “你恼羞成怒什么?”靳寓廷再度把她抓回来。

  “你才恼羞成怒。”顾津津轻吼回去。“要不是你过来,我已经让她开口了。”

  “我要不带你走,你这会正好被人堵在泳池,你怎么好坏不分?”靳寓廷听着她刻意曲解的话,气得心都快被炸开了。

  “就是你,都怪你,就是你!”顾津津坚持这样说。

  靳寓廷面对她耍无赖的样子,居然有些束手无策,这个地方又不宜久留,他拉住她的手臂带她出去。顾津津见状,用力挣开后一个人往前跑去。

  两人走到泳池前,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微弱的声响,一人开了门进去,看到商麒几乎要沉下水面,呼救声也弱了。

  “快!”

  另一人快步冲过去跳进了泳池内,将她捞上岸,今晚真是不太平啊,居然接连有人出事。“您没事吧?”

  商麒不住轻咳,咳的肺都快炸了。

  “您还好吧?”

  商太太左右等不到商麒回来,还是有些不放心,刚又要起身,就看到两个人搀扶着商麒过来了,再一看她的样子,商太太大惊失色。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我们是在泳池里将她救上来的,差点出了人命。”

  “麒麒,你别吓我们啊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商麒忍着哭声,全身湿透,又有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她看,她轻声啜泣着。“是顾津津,她和她身边那个女人把我推下去的。”

  对主家来说,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扫兴,而且现在有人当面指证,这件事不追究都不行。

  顾津津从走廊那边离开后,原本是要上楼的,可主家人怕修善文再出事,就让人守在了楼梯口,她要现在上去不是自找麻烦吗?

  她去了趟洗手间,出来的时候,就被人请到了一个小房间内。

  商麒衣服都没换,抱紧了毯子坐在沙发上,正瑟瑟发抖,商余庆看到她进来,怒不可遏。“你害了商陆还不够,居然还想害麒麒。”

  顾津津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。“我害她什么了?”

  “你把麒麒推进了泳池,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。”

  “谁能证明?”

  商麒不住哆嗦,脸上泪痕未干,“分明是你让你身边那个女人动的手……”

  “你看,这就是绑着她双手的东西。”商余庆拿起边上的手链,“你还要狡辩。”

  “这东西太普遍了,再说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吗?我方才那段时间内并没有见到商二小姐,她怕是认错人了。”

  商麒靠在商太太的身上,要不是那两个人过来的及时,她真有可能就要淹死了。“你就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”

  “你说你不在现场,那你刚才那段时间内在哪?”

  这屋子内既然没有监控,那也就说明谁都不能拿到相关的证据,“我四处转了转,怎么,这也不行吗?”

  “你分明在说谎!”

  靳寓廷敲响房门进来时,商麒看到他,忍不住轻问出声。“九哥,你应该能证明的。”

  商太太看了眼靳寓廷,“老九,你看到什么了?”

  男人上前几步,经过顾津津身侧之际,余光在她脸上扫了眼。“麒麒,你怎么了?”

  商麒眨着一双泪眼,她方才在泳池内垂死挣扎的时候,靳寓廷不可能没看见。“我被顾津津推进了泳池,差点淹死。”

  她并没有说刚才看到过靳寓廷,她不信男人连这点判断能力都没有。她是条命,如今差点丢在顾津津的手里,他难道不该看看清楚,顾津津肚里装着什么心肠吗?

  顾津津说她害商陆,终究只是她的猜测罢了。

  可是顾津津害她,靳寓廷却是亲眼所见,这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。

  “老九。”商余庆也上前步。“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?”

  “没有,”靳寓廷面色如常,“只不过我方才听你们在质问顾津津去了哪,不用问了,她一直跟我在一起。”

  顾津津眉头轻蹙,却是没有插话,商余庆声音里明显带着探究,“一直跟你在一起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没有去过泳池?”

  “我们去那里做什么?”

  商余庆不能接受这样的说辞,“你们都分开那么久了,老九,有些话不能乱说。”

  “我怎么乱说了?分开是分开,叙旧是叙旧,两码事。”

  “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?”

  靳寓廷痞痞一笑,“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  顾津津听着这话很不对劲,这要是传出去,不是损她的名誉吗?“靳寓廷,你不要胡说八道!”

  “我哪句话胡说了?难道你刚才没跟我在一起?”

  她瞪了他一眼,这下倒有了骑虎难下的感觉。

  商余庆冷笑下,唤过了站在窗口的两人。“你们说去泳池的时候,见到了九爷是吗?”

  “是。”其中一人小心翼翼道。

  “这就奇怪了,那是去泳池的必经之路,老九,你又说你一直跟顾津津在一起,那是不是就能说明顾津津也在那里?”

  靳寓廷思路清晰得很。“在那里怎么了?谁规定不能待在走廊上了?”

  “所以,是顾津津把麒麒推进了水里。”

  “您这样说可就不对了,那两人可以证明,他们发现我们的时候,我们是在窗帘后面呢,如果是站在泳池边,那真是无话可说了。”

  商余庆眼里露出轻嘲,“好好地站在窗帘后面做什么?”

  “偷情啊。”

  商余庆眼睛都直了,“我看你真是疯了。”

  顾津津也怒喝出声。“靳寓廷,你确实是疯了。”

  “是你说的,你现在有了老公,我们那样子也就变得名不正言不顺了,不是偷情又是什么?”  顾津津甩了下手,“既然事情都弄清楚了,我也就不必待在这了。”

  她转身离开,手刚落到门把上,就听到商余庆的嗓音带着满满的威胁和警告。“你敢走?”

  顾津津将门打开,回头,视线毫不畏惧地迎上他,“我有什么不敢的,九爷都替我作证了。你们一个个嘴里要的证据,他都给了,还想怎样?”

  她抬起脚步走出去,商太太喊了两声,顾津津连头都没有回。

  商麒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中,她觉得委屈,可现在就连商余庆都替她做不了主。

  顾津津回到房间后,屋内传来说话声,她上前几步,看到修善文坐在床沿处。

  “嫂子。”

  “走,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“解决了?”修司旻轻抬目光看向她。

  顾津津走到他身边,点了点头,“已经知道是谁对文文动手的了,来日方长,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先回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虽然主家那边尽力挽留,但修司旻还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,直接带着顾津津和修善文离开了。

  商麒坐在沙发上,别人怎么劝都没用,商太太都快急死了。“这样下去非生病不可,麒麒,先去换套衣服吧。”

  她摇着头,一语不发。

  “你倒是说句话啊!”

  靳寓廷见状,走到了她跟前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商麒抬起眼帘朝他看看,靳寓廷转过了身。“走吧。”

  商太太看着商麒起身,总觉得她这个样子怪怪的,她想要拉住她的手说些什么话,却被商麒用力挣开了。

  靳寓廷坐进驾驶座内,让司机自行回去,商麒拉开后车座的门,却听到他开口说道。“坐我身边来。”

  商麒闻言,走过去坐进了副驾驶座内。

  靳寓廷并未着急发动引擎,商麒冷得还在发抖,“九哥,不好意思,把你车子弄脏了。”

  “不碍事,回头洗洗就是。”

  商麒并未提起方才的事,这也让靳寓廷觉得有些不对劲,“你在泳池的时候,看到我了吧?”

  商麒强颜欢笑下,“我知道你怎么想的,九嫂对我有误会,才会做出那样偏激的事,你还是念着以往的情分,不想让她有麻烦。”

  “麒麒,我问你件事吧,听听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九哥,什么事。”

  靳寓廷的视线一点点落到了商麒的面上,“你说要是商家和靳家再次联姻,那究竟是好事呢,还是荒唐事?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2008年7月30日到2018年7月30日

  妖妖写文整整十周年,十周年快乐~

  十年了,感谢遇到的所有人,也感谢亲们一路以来的支持。

  希望下一个十年,你们还在,我也还在写,希望时间走得慢一些,善待所有人。

  今天留言区随即抽取读者的留言送潇湘币,亲们,留言刷起来吧~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