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07你这样靠着我,让我怎么坐怀不乱?

07你这样靠着我,让我怎么坐怀不乱?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30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45

  

  顾津津紧紧锁住他的目光不放,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  “需要拉钩吗?”

  “九爷说笑了,我还是相信你的。”

  看看,为了找个暂时的合作伙伴,她连这种违心的话都说出来了。

  顾津津转身离开,靳寓廷盯着她的背影出神,她相信他这种话,她现在是随口就来,他有些怔忡又有些希冀,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。

  宋宇宁站在走廊的尽头,她是跟着顾津津和修司旻过来的,再加上一个修善文出事就将大部分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,所以别人不会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。

  顾津津走到她身边,“一会就看你的了,我先过去等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商麒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,毕竟事情不是她做的,顾津津要想把事往她身上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  宾客们开始入宴,商麒接了个电话走出去几步。

  “对,我在外面呢,明天吧,明天我过去趟详细说。”

  她听见身后好像有脚步声传来,商麒也没有回头,她挂了通话,刚要抬腿离开,嘴巴忽然被人从身后给捂住,对方的另一只手卡住她的脖子。商麒并不高,正好被人拖着往后走,她脚步趔趄,挣扎又挣扎不开,心里惶恐无比。

  “呜呜呜——”

  此时周边没什么人,她很快被带出去,余光似乎睇见了顾津津的身影。身后的力道将她甩出去,宋宇宁反手将门关上,商麒一下没站稳,摔倒在泳池跟前。

  腿上、手上都被磨出红红的一片,商麒揉着手掌,目光盯向顾津津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算算账。”

  “刚才的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商麒站起身,想要离开,“等你拿得出证据以后再来跟我说话吧。”

  她快步欲要离开,宋宇宁拦住了她的去路,商麒摸了摸自己犹在发痛的脖子。“你们看看清楚这是在哪里,想要闹事吗?”

  “我现在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,有时候证据这东西真不能说明什么,因为它可以伪造,它明明可以是假的,却能定一个人的罪。所以,我虽然拿不出证据来,但我可以让你亲口承认。”

  商麒走到顾津津面前,并没有丝毫的恼羞成怒,“你现在有了靠山,做事真是不计后果,我劝你别这样张扬下去,真的,对你不好。”

  “你把人推进泳池差点让她淹死的时候,就是好了?”

  商麒扯出抹笑来。“我都说了,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“你不肯承认,没事,我有办法让你说实话。”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商麒看了眼旁边的泳池,“难不成也想把我推下去?”

  “说不定人只有在濒临死境的时候,才肯说实话。”

  商麒眼角挑起轻讽,就这个地方还想困住她不成?

  宋宇宁摸向手腕处的手链,按住卡扣后将它取出来,她上前握住商麒的一只手,商麒下意识挣扎,她将她的手臂按在背后,商麒痛呼出声。“干什么?放开我!”

  商麒压根不是宋宇宁的对手,她将商麒的两手轻松绑在一起,按住卡扣后收拢,她两手被反绑在身后,那条手链看着极细,可商麒左右挣扎,手腕处都被勒出了红痕,但就是挣不开。

  “顾津津,你疯了是不是?”

  宋宇宁将她扯到边上,抬起一脚把商麒踢入泳池内。

  巨大的水花扑到岸边,顾津津这会坐在椅子上,她轻抬起双腿,避免衣裙被沾湿。“小姐姐,你温柔点行不行?”

  “装什么。”宋宇宁淡淡说了句后,站到顾津津身侧去。

  商麒极力想要自己站稳,但根本没办法,双手被束缚住后,她整个人都失控了,越是挣扎就越是焦急,越是焦急就越是站不住,这会就算她会游泳都没用,她狼狈地在泳池内上跳下窜,“救命,救命——”

  顾津津掏出手机,“你要嘴上承认了的话,我就将你捞起来。”

  “我没做过……为什么……咳咳咳,要认?”商麒连呛好几口水,那股味道恶心的要死,她连连作呕,正因为没法站稳,所以在水里面的阻力越来越大。

  顾津津压根没有要将她救起来的意思,站在她边上的女人冷冷朝泳池内睨了眼,“她要再不肯开口,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。”

  “我要是出了事,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  顾津津环顾下四周。“这儿不是没有监控吗?他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把你扯到这边来的?”

  “顾津津,你……你快把我放开。”

  “你就算想要对付我,也别把手伸向一个小姑娘,商麒,你一路来走得太顺了,正是因为商家在你背后撑腰,才使得你这样无法无天。”

  商麒真是跟她说什么都没用,修善文的事确实与她无关,“我没做过,我怎么认?”

  “嘴巴还这么硬?”

  商太太入席后,没见到商麒的身影,给她打电话也没人接,她心里微微有些不安,冲边上的商余庆说道。“麒麒怎么还不来?”

  “她朋友那么多,说不定在一处玩着。”

  商太太瞅了眼四周,“算了,我去找找吧。”

  毕竟刚才还有人出了事,她可不想见到自己的女儿也遇到点什么不测。商太太忐忑地往前走,正好遇到靳寓廷过来。

  “寓廷,你看到麒麒了吗?”

  “跟她几个朋友在一起,往外面走了。”

  商太太心里稍稍定下来。“这都开席了,还往外走,真是没有规矩。”

  “听她说什么最近在减肥,晚上不想吃,所以跟几个朋友到外面的院子里说说话,一会就应该回来了。”

  商太太不疑有他,毕竟她怎么都不会想到靳寓廷会骗她。“那就好。”

  她没有再多心,转身走了回去。

  靳寓廷也没有入席,他能猜到顾津津这会在哪,他朝着泳池的方向快步走去。

  商麒掉进去的时候还踩着高跟鞋,好几下眼看着就要踩稳,可鞋跟细的很,一个打滑后就是整个人仰面摔倒。她手臂使劲想要挣开,水一口口灌进鼻子里,双手被反绑后人都是不受控制的,她真怕自己就淹死在这了。

  顾津津难道就不怕她这样闹出人命吗?

  商麒脑袋从水里面探出去下。“救命!”

  “你要是再不说,我可就走了,到时候我把门一拉上,你就等着自生自灭吧。”

  “你敢!”

  顾津津站起身,真的就打算离开,商麒也怕了。万一顾津津就是来真的可怎么办?再说这件事确实跟她无关,她在这拼了命保护别人也没意思。

  “我说!”商麒将嘴里的水往外吐。“人不是我推的,但我知道是谁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庞意,你见过的,那天在店里她跟我是一起的,她就是见不得你那样欺负我……”商麒尽量蹬动下双腿,不让自己往下沉。

  顾津津将信将疑地朝她看了眼,“商麒,你是不是在你朋友面前也是另一幅样子?要不然的话怎么轮得到她来替你出头呢?”

  “我已经把话都说清楚了,你快拉我上去。”

  顾津津不急不缓地出声说道,“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
  “我骗你做什么!”商麒气喘吁吁,现在就怕自己的体力跟不上。“这儿是什么地方?我没有那么笨,再说我就算把她推下水了,对我来说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  顾津津双手抱在胸前,这话不假,她视线穿过四周的灯光落定在商麒脸上,“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备用珠的事跟你有关吧?”

  商麒眼角微凛,“你是想用我的命来威胁我吗?”

  “实在等不到你开口承认,那就趁此机会让你袒露心声也不错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想得美!”商麒闭紧牙关不再言语,她要真承认的话,也等于是在找死了。

  靳寓廷即将走出屋子之际,看到两个男人正在四处查看,应该是因为方才出了事,所以主家提高了警惕,生怕接下来还会有意外发生。

  这儿离外面的泳池不远,说不定立马就会巡逻过去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。

  他一路走到泳池门口,几乎听不到里面的声音,靳寓廷轻推下门,门敞开道隙缝,商麒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。“备用珠的事跟我无关,你别什么事都冤枉我,快拉我上去,我……”

  靳寓廷看到她在泳池内扑腾,似乎是没什么力气了,人倒也没有沉下去,顾津津背对着靳寓廷站在泳池边上,“那商陆受伤的事,跟你有关吗?”

  “没有!没有!”商麒害怕地连连呛水。“我怎么会害自己的亲姐姐?”

  “商麒,你应该认清楚形势,你若不说实话,我今天是不会拉你上岸的。”

  商麒不知道这家的深水区究竟有多深,她只知道她越是拼了命地挣扎,就越是往危险的地方去,她完全踩不到底部,没有了支撑点,她就真的是在垂死挣扎了。

  “我没有……没做过……”

  顾津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靳寓廷望了眼她的背影,她以前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来的,可人不都是会变的吗?如今的顾津津全身披着冷漠,她居高临下盯着那一汪漾开的水面,似乎是不计后果了。

  “商陆流产的事,谁都知道不是意外,但我没做过,当时在场的也不过那么几人,我现在认定了备用珠的事与你有关系,你又何必吃尽苦头不肯承认呢。”

  商麒嘴巴也是硬的很,“你别把这些事推到我身上,我真没做过……”

  “咳咳,咳咳咳。”商麒不住咳着。

  宋宇宁朝顾津津看了眼。“既然那件事情已经弄清楚了,我们先走吧,省得一会被人看见。”

  顾津津怔怔地盯着商麒,好似出了神,宋宇宁轻拽下她的手臂,“津津?”

  她嗓音低落,好像是跌进了某种情绪中,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她当初到底被害得有多惨,有时候,也不是说站起来就能站起来的。她只想知道真相,只想让别人清楚她不是心肠歹毒的人,顾津津手掌轻攥下,“你要不肯说的话,就算了。”

  “我没做过,怎么认?不要这样,拉我上去,我……我没力气了。”

  宋宇宁也不想闹出人命,她伸出手欲要将商麒拉上岸,却被顾津津攥住了手臂后退两步。

  商麒面部沉入水中,心跳越来越急,可就是不肯再开口。

  靳寓廷知道时间来不及了,他推开门大步往里走,顾津津听到脚步声音传到耳朵里,转身就看到男人已经走到了跟前。

  他伸手扣住她的手腕。“走。”

  “不,”顾津津想要挣开,“我还没有问出来,我不走!”

  “马上有人过来了。”

  商麒好不容易冒出个头,她睁开眼睛,视线还是朦胧的,但靳寓廷的身影却是清晰地印在她眼中。她潭底扬起希冀,拼了全力喊道,“九哥,救我——”

  宋宇宁也推了把顾津津,“快走吧。”

  靳寓廷朝她看眼。“你也不能待在这,一会让人看见了说不清,走。”

  “救命,九哥!”商麒怕靳寓廷没听见,忙扯开嗓门继续呼喊。

  凌乱的脚步声传到她耳朵里,商麒再次睁眼时,就见三人已经离开了。

  顾津津想要甩开靳寓廷的手,可他紧紧嵌着不放,就是不肯松开。

  “你放手!”

  “嘘。”靳寓廷脚步微顿,“你想被人发现你在这吗?”

  “你不说你有法子不让别人靠近这儿吗?”

  靳寓廷冲她轻扯抹嘴角,“你真当我是万能的?”

  “靳寓廷,我要被人逮个正着,我就说是受你指使!”

  男人手里力道加重几分,“行啊,你说受我指使,我就说你对我余情未了,看不得我身边有女人出入,所以才下此毒手。”

  顾津津气得抬起脚去踢他的小腿,这点痛对靳寓廷来说也不算什么,前方有说话声传来,男人顿住脚步,“来不及了。”

  这儿是一条笔直的走廊,也没地方能躲,宋宇宁压低声音冲顾津津道,“你怎么办?”

  “你呢?”

  “我自有法子。”

  顾津津朝她看了眼,“你想飞天遁地不成?”

  宋宇宁眼见靳寓廷攥着顾津津的手腕不肯松开。“你有办法让她不被人发现吗?”

  “有,你只要让自己消失就行。”

  宋宇宁看了眼旁边的窗台,窗户高的很,不借助外力根本别想攀爬上去,外面就是花园,只不过通往园子的门被锁了,这儿才是必经之路。

  她一个跃步上前,踩住墙壁后纵身往上跳,身子灵巧地爬上窗台后回头看了眼顾津津。“一会会合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看着她很快离开,她赶紧问了旁边的靳寓廷。“你是要把我抱上去吗?那快一点,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我要让你这么离开了,我不就成嫌疑人了?”

  他看了眼四周,只有窗帘后面能躲,他一把掀开窗帘,拽着顾津津藏了进去。

  顾津津杏眸圆睁,难以置信地瞪着他。“这就是你说的,有办法?”

  “不是让你好好地藏起来了吗?”

  “你早说,我还不如自己躲。”顾津津着急往他胸口推去。

  靳寓廷更近地压向她,将她紧紧地抵在墙壁上不能动弹,“别说话,也别乱动,听,他们来了。”

  “我真是信了邪了,才跟着你跑。”

  从泳池离开的必经之路只有这儿,她又没有宋宇宁那样的本事,顾津津只能屏息凝神,希望这窗帘能藏得下他们。

  脚步声伴随着说话声从不远处走来,靳寓廷两手撑在她身侧的墙壁上,呼吸声一下下打在她头顶。顾津津被他压着,很是难受,她低沉着嗓音,低声地警告道。“你喘气声能不能轻点?”

  靳寓廷视线轻垂,落到顾津津高耸的那两处上,“你这样靠着我,让我怎么坐怀不乱?”

  顾津津真想一脚将他踢出去,可显然现在不能动,因为那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她动一动都有可能会被他们发现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