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06以自己的方式,以牙还牙!!!

06以自己的方式,以牙还牙!!!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84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44

  

  顾津津赶忙接通,“喂。”

  “津津,文文回来了吗?”

 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。“她没跟你在一起吗?”

  “我去了下洗手间,原本让她在外面等我,但出来就没看到她的身影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焦急起来,“附近找过了吗?”

  “我正在找。”

  她挂了电话,匆匆走到修司旻身边,贴到他耳际说了几句话,修司旻脸色微变,握紧手里的酒杯。“不好意思,失陪下。”

  他转身跟着顾津津走出去,靳寓廷看到了那侧的身影,不由跟上前去。

  修善文来到泳池边,她气喘吁吁地望入池内,“嫂子?”

  她心急如焚,不会她跑过来的这些时间内,顾津津已经……

  修善文靠近上前,身后猛地一阵力道袭来,她整个人被推了出去。修善文惊呼声刚溢出口,嘴里就呛到了水,这一片是深水区,再加上修善文不会游泳,她害怕地拼尽全力挣扎起来。“救命!”

  她接连呛水,两手挥舞着,“嫂子,哥……”

  顾津津和修司旻焦急地寻找着,顾津津拉住他的手臂。“这样不是办法,分开找找,就这么一栋别墅,上上下下也没多少地方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两人分开去找,靳寓廷跟在了顾津津身后,她神色焦急地喊着修善文的名字,脚步声穿过走廊不断向前。

  “救命——”隐隐约约好像有声音传到耳朵里,顾津津顿住脚步,听清楚了声音从哪个方向来之后,快步过去,“文文!”

  她走到外面,呼喊声越来越清晰。

  “救命,嫂子救我。”

  顾津津看到修善文在泳池内快要沉下去了,她心急如焚,大步上前。

  靳寓廷见状,想要拉住她,可已经来不及了,顾津津想也不想地跳了进去。

  他知道她不但不会游泳,而且极其怕水,靳寓廷跟着跳下去,想要拉住她,却见顾津津已经游到了修善文的身边。她一把拉住她的手臂。“文文别怕。”

  靳寓廷没想到她居然会游泳了,修善文害怕地缠着她,顾津津也有些吃力,靳寓廷见状,忙跟她一起将修善文带到泳池边。

  修司旻听见动静声也找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不少的人,毕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,他大步上前,弯下身后拉住了顾津津的手。顾津津将修善文往上推,修司旻忙将她拖了上去。

  修善文吓坏了,一个劲的哭,修司旻将她抱在怀里。“没事了,别怕。”

  宋宇宁也过来了,看到泳池边上的水,她面色煞白,站在边上一语不发。

  “哥,我是不是差点死了,我好怕。”

  “没事,现在没事了。”

  修司旻看了眼顾津津和她身侧的靳寓廷,他将手伸向顾津津,她上了岸,浑身湿透地坐在泳池边。

  别墅的主人急急忙忙赶来,“怎么会出这种事?对不起,对不起,修先生先跟我来吧,楼上有好几间空房。”

  修司旻眼神带着明显的冷,抱起修善文之际,冲顾津津说道,“走。”

  “你先带文文上楼,让她赶紧冲个澡,另外让人送几套衣服过来。”顾津津擦拭下脸颊处的水渍。“我稍后上去,有些事要问问清楚。”

  “好。”修司旻没有多说什么,抱了修善文跟着往前走去。

  靳寓廷坐在顾津津身边,朝她看眼,“你会游泳?”

  “很奇怪吗?”顾津津将裙摆处的水渍拧干。

  “你不是最怕水吗?”

  顾津津不以为意地将头发放下来,用力拧了两下,“修司旻说他被人设计过,车子冲进了河里面,当时他的腿受伤了不能动,我听到了很害怕,要是下次再出那样的事,可是我不会游泳,是不是就意味着即便我在他身边都救不了他?所以,有些事再害怕都要去克服、面对,其实也不难学,几天就学会了。”

  顾津津说得轻描淡写,可她显然忘了靳寓廷当初为了教她游泳,被她抓挠成什么样,她在水里紧紧挂在他身上不肯放,最后没法子,靳寓廷只能带着满身的抓伤放弃了教她游泳的念头。

  顾津津见他似有出神,她又怎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呢?

  当初她生活安逸,学游泳也是跟他打打闹闹的,以为只要在他身边,她甚至可以安全到不会落水。现在,顾津津都看清了,人不能太过依赖于别人,要不然等到对方潇洒地抽身之后,自己就会成为一个废人。

  “修太太,您没事吧?”主家的管家拿了毯子上前,将它们分别递给了顾津津和靳寓廷。

  男人没有立马起身,他心头沉重,一点一滴的话语落在他心上,像是在用力纂刻一般。

  顾津津披上毯子,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宋宇宁,“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吗?”

  “我查看过,四周都没有监控。”

  “是啊,这是专门用来设宴的地方,为了保护隐私,是没有监控的。”旁边的管家出声说道。

  顾津津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要是有监控的话,那人恐怕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将修善文推进泳池内。这些上流社会的人,别看平日里衣着光鲜,高高在上,可见不得人的事情太多了,所以彼此心照不宣,没有监控的地方才能藏污纳垢,才能玩得尽兴疯狂。一旦出了事,那就是互拼权利的时候了。

  “这已经构成谋杀了,你们肯定要给个说法。”

  “修太太,您先上楼吧,换身衣服再商量。”

  商麒也站在人群中,看到顾津津的狼狈样子,很是快慰,靳寓廷擦了下身上,管家也赶紧出声,“九爷,先去换套衣服吧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修太太三个字,脸色本来就不好,他率先走了出去。

  顾津津经过商麒身前,站住脚步看了她一眼,商麒见她目光凶悍,跟要吃人一样,她拧着眉头看向顾津津。“你这样看我做什么?”

  “要是再迟一步,你就害死人了,知道吗?”

  商麒觉得莫名其妙。“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除了你,我找不到第二个怀疑的人选。”顾津津视线紧紧攫住商麒不放。“你是不是耍阴招耍上瘾了?居然把毒手伸向那么小的女孩子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说话也别太过分,我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。”

  宋宇宁轻拉下顾津津的手臂,“先去换衣服吧,免得着凉。”

  顾津津点下头,跟着她离开。

  主家这边倒是考虑周全,派人去最近的商场照着每人的尺寸送了衣服过来,顾津津冲过澡,换上衣物后走出浴室。

  修善文躺在床上,双手拥着被子,一双眼睛不住往四周看。

  “嫂子。”

  “我一会让人送碗姜汤回来。”

  修善文这次被吓得不轻,“嫂子,我要回家,我不想待在这。”

  她急得眼圈发红,身子不住发抖,修司旻用手按住她的肩膀。“文文别怕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“不,我怕,我要回家,哥,我在水里的时候感觉有好多手抓着我的腿,要把我扯下去,我害怕。”

  顾津津坐向床沿,低下身轻轻将她抱着,“文文,没事了,在这个房间里没人敢伤害你,再说我们可不能就这么走了。难不成让人白白将你欺负成这样吗?这笔账,嫂子还没给你讨回来呢。”

  “可我想不通是谁推了我,等我想看清楚的时候,那个人也早跑了。”

  “没关系,嫂子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
  顾津津让她继续躺在床上。“你乖乖闭上眼,等睡过一觉,事情就都解决了,我们也能回家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顾津津站起身,冲边上的修司旻说道。“你在这里陪文文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修司旻轻应声,修善文这个样子,他也不放心将她一个人留在这。“别让我们等太久。”

  “放心。”顾津津快步出去,拉开房门,看到宋宇宁站在门口。

  “外面我已经安排了人,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,谁都别想离开。”

  顾津津带上房门,走出去两步,她沉着脸,同平日里完全是两副面孔,脚步声一下下踩在实木的地板上面,宋宇宁心里也有些虚。走到楼梯口,顾津津靠在那里,朝下面的人群中扫了眼,“一会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”

  “是,放心。”

  “这件事要没个结果,你知道后果吗?”

  宋宇宁当然知道,人是从她手里被弄走的,她要揪不出那人,她就要成为替罪羊。

  “方才你说的那个人,应该没错吧?”

  “十有八九就是她。”顾津津能怀疑的人,只有商麒,再说除了她之外,还有谁呢?

  可她习惯了在脸上戴面具的感觉,想要让她承认,怕是比什么都难。

  最主要的是,今天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一个商家就很难对付了,这毕竟又是在绿城,商家关系网比初来乍到的修司旻硬气多了。最怕的就是硬碰硬,到时候商家找了人来联手,事情可就麻烦了。

  顾津津想到了靳寓廷,他是靳家的人,靳商两家又是亲家,她要真一点证据都没有就动了商麒,靳家恐怕也会出头。

  “你先等我的消息,我去找个人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来到楼下,靳寓廷也已经换好了衣服,她放慢脚步,看到周边的人不住朝她指指点点。

  “这人,不陌生吧?”

  “记得啊,之前不说是九太太吗?”

  “现在又跟了那人,就在刚才啊,出事了,差点闹出人命……”

  顾津津径自往前,又有一道声音钻进了耳朵里。“这种事啊,就当吃哑巴亏吧,谁能弄得清楚呢?”

  “就是,只要不出人命,最后都是不了了之。”

  顾津津也知道这话什么意思,她们说的没错,就算她这会认定了商麒,可商麒只要找两个人一串通,有了不在场的证明,她就是清清白白的。

  商麒这会也有火,顾津津现在找到修司旻撑腰后,几乎就是变得不可一世,她以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吗?

  居然说那个小姑娘被推进泳池的事是她做的,她可没有这么蠢,她并不认为给了修善文一点苦头吃,就能让顾津津多么难受。再说在这种节骨眼上,她万万不可能去惹事,她犯不着费尽心思去做一件对她丝毫没有好处的事情。

  她靠在走廊上,看到有几抹身影走了过来。

  “麒麒。”

  商麒冲她们招下手。“你们去哪了?”

  “怎么样,解气了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顾津津不是以为自己攀上高枝了吗?现在小姑子出了事,你看她男人还有心思去管她吗?”

  商麒轻皱下眉头,“你别告诉我,这件事跟你们有关。”

  “就是我们联手做的,上次在店里她那么欺负你,这口气你咽得下去,我们可咽不下。”

  “你们疯了,这是什么地方,万一搞不好的话会闹出人命的。”

  女人不在乎的轻挥下手,“郁郁负责将她推下去的,就是吓吓她罢了,就算顾津津不找到她,我们也会让人发现她在泳池的。”

  “你们啊,真是没想过后果。”

  “麒麒,你难不成还怕那个顾津津不成?她就算知道了是谁做的都没用,她又能拿我们怎样呢?”

  就是,那个将修善文推进泳池的郁郁接过了话。“我们几家要是联手,真的需要怕她吗?”

  这话说的也对,商麒就算觉得不妥,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,谁都不会在顾津津面前承认这件事,她更加不会出卖朋友,所以,那个叫修善文的小姑娘还是自认倒霉吧。

  顾津津找到靳寓廷所在的位置,那名女伴陪在他身边,她来到男人身前,“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  靳寓廷轻抬眼帘,朝她看了眼。“你不是避我如蛇蝎吗?”

  “哪有,九爷这是误会我了。”顾津津看了眼他身边的女人。“美女,我借他一用可以吗?”

  女人朝靳寓廷看眼,见他轻点下头后,这才离开。

  “我先前跟你说过的有关于商麒的那些话,你是不是不信?”

  靳寓廷端详着她的面色。“别拐弯抹角了,有话直说吧。”

  “文文的事,我虽然没有证据,但我知道肯定是她。”

  “文文?”

  “对,修司旻的妹妹。”

  靳寓廷轻扯下嘴角。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啊,我会想办法让商麒开口。”

  靳寓廷的目光穿过顾津津的颊侧,落到不远处的商余庆身上。“我怕你刚找上机会去问,商家的人就不会让你继续下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想请九爷帮忙。”

  靳寓廷视线再度落回到顾津津脸上。“她有没有做过,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  “但至少能证明她是什么样的人,到时候你也可以往别的方面想一想,她如果真做出了今天的事,就有可能也做过……伤害商陆的事呢?事关商陆,你总要求证下吧?”

  靳寓廷冷笑出声,她的那点小心思,他这会全都看透了。“你想让我拦着商家的人,在你质问商麒的这段时间内,谁都不要出现在你们面前,是吗?”

  “九爷,聪明啊,还没点呢就透了。”

  他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吃她这一套的,可面对顾津津那双望着他的眼睛,他又实在不想拒绝。

  她一直对他都是浑身长满了刺似的,好不容易开了次口,也算出乎靳寓廷的意料了。

  “你很想这么做吗?”

  “现在是一条人命差点没了,我要不弄个明白,我寝食难安。”

  靳寓廷喉间轻滚动下,她现在已经开始为了别人,为了别人的妹妹寝食难安了,就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有想起他的时候呢?

  “我要帮你了,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

  顾津津试图将他绕晕过去。“我这也是在间接帮你,万一商麒不像你以为的那样呢?”

  靳寓廷再度冷笑声,抬了抬脚步似乎要走。

  “等等。”顾津津忙唤住他,“你想要什么好处?”

  靳寓廷一时半会还真说不上,万一话没说对,让顾津津以为他是在威胁她,反而不好。

  “行了,我帮你拦着外面的人就是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