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05你想娶谁,跟我没有关系

05你想娶谁,跟我没有关系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95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43

  

  靳寓廷的视线好像恨不得在顾津津身上扎出一个个洞似的,她也是无所畏惧,都到这一步了,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
  如今修司旻是她身前的一张盾,而且还特别好使,再多的疼痛和伤害再也别想扎到顾津津身上。

  靳寓廷忽然扯开抹笑,“你想让我娶商麒?”

  “商二小姐为了能入你的眼,费尽心机,你又何必辜负她呢。”

  靳寓廷目光紧紧攫住她不放,“好,你让我娶她,我可以如你所愿。”

  他想着,这样顾津津总能多看他两眼,哪怕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也好,恨他恨得牙痒痒的样子也罢,可没想到顾津津听到这,却是抬起手鼓了鼓掌,“真好,烂木头冲进了一条浜里。”

  靳寓廷知道这不是好话,毕竟都用上烂木头三个字了。

  顾津津见他面无神色,许是没听懂,“九爷从小耳闻的都是大雅的诗词歌赋,这种话肯定没听过,你可以体会体会。”

  “所以我娶不娶商麒,对你来说都无所谓。”

  “你我早该一别两宽,你娶谁都跟我没有关系。”

  顾津津说完,看了眼手上的腕表,“时间不早了,我走了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得罪那么多人,就没想过将来要面对多少敌人吗?你这么抢萧诵阳手里的资源,你别看他平时跟笑面虎似的,你当心他张口咬人。”

  她已经站起了身,手掌在桌沿处轻撑,“你放心,修司旻跟萧诵阳有业务上的往来,他就算知道了是我挖他的人,他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。”

  靳寓廷太阳穴处的青筋直绷,她一口一个修司旻,这三字用得可真好。

  顾津津拿起了包,就这么扬长而去,到了外面,她冲包厢里的人说道。“不知道靳先生有没有结账,一会九爷出去的时候可以问一声,省得被人拦在门口不让离开。”

  她脚步挪出去之际,还将门带上了。

  顾津津刚走两步,就听到包厢内传来砰砰的摔砸声,她才不管他心里爽还是不爽呢,靳寓廷不差钱,这点东西也赔得起。

  周六这日,修司旻让人将修善文接了过来。

  顾津津跟这个小姑娘很投缘,她学业紧张,又乖巧的很,学习上的事从来不用他们操心。

  顾津津上次定制的那件礼服已经拿到手了,她试穿过,大小正好,每个细节的贴合度也趋近完美。

  明天有晚宴,修司旻的意思是将修善文一道带去,她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,即便是待在家里,他也不放心,还是带在身边比较安全。

  顾津津跟靳寓廷在一起的时候,就特别不喜欢参加各种宴会,她总觉得跟那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,但现在不一样,她知道了自己的不足,她也清楚她需要认识更多的人,才能让自己的以后更好。

  翌日。

  靳寓廷刚下来,就听见了商麒的说话声。

  他来到楼下,看到商麒和孔诚站在一起,正在说着什么。

  “九哥。”

  靳寓廷扣上袖扣,商麒快步上前,“九哥,晚宴上的舞伴你还没找吧?”

  “你也要过去?”

  “是,我爸妈都要去。”

  靳寓廷走到餐桌前,看了眼上面的早餐,“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?”

  “我妈来看我姐了,我顺便过来问问你。”

  靳寓廷坐定在餐桌前,“问我什么?”

  “舞伴的事情啊,正好我也缺个人呢。”

  靳寓廷眼帘都没有抬下,他知道顾津津今晚也会过去,商麒的意思再明确不过。他要是答应了,就正好能带她过去,让顾津津也看看。

  男人撕着手里的面包片,嘴里却轻吐出几个字。“你另外找人吧。”

  商麒神色微黯,但还是问出了口,“为什么啊?你不是还没有定吗?”

  靳寓廷看了眼站在边上的孔诚,“你随便安排个吧。”

  在靳寓廷看来,舞伴有什么难找的,只要脸好身材正,带出去都不会给他丢脸。他没有结婚之前,也会携固定的女伴,由孔诚专门接送过来,大家心里也都清清楚楚的,靳寓廷没有心思跟她们搞暧昧,那些女的也不会跟他勾勾搭搭,拿到好处就抽身而退。

  “九哥,有现成的人选你不选,我有那么带不出去吗?”

  靳寓廷轻扫了她一眼,嘴上毫不留情说道。“你太矮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商麒嘴角处的笑意僵住,“我可以穿高跟鞋啊。”

  “就算穿上恨天高,也遮不住你腿短的缺点,你应该找个个子相对来说矮一些的男伴。你要实在找不到,我也可以让孔诚给你安排个。”

  商麒心里有火,但当着靳寓廷的面是不能发出来的,她跟平时一样撒着娇。“九哥,你烦死了,我也不算很矮吧。再说你以前也不是没有带我出去过。”

  “是带过,所以以后不带了。”

  商麒牙关轻颤,居然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,靳寓廷见孔诚站在边上不搭话,“坐下来一起吃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对了,麒麒,你之前是不是受了伤?”

 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让商麒心里咯噔下。“什么受伤?”

  “你不是有段日子都没有出门吗?”

  商麒不由仔细看了眼靳寓廷的神色,她心里猜测着他问这句话的意思,他说的受伤,应该是她跟顾津津私底下见面,被扎伤的那次吧?

  “一点小伤而已,没有大碍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会受伤呢?”

  她们见面那次的地点,是商麒选的,之所以选在那里,也是因为那是她朋友家里开的。所以她事后并不担心靳寓廷能查到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她受伤是真,腿上的伤口也造不了假,万一有天顾津津将事情说穿,到时候她再添油加醋几声,靳寓廷要再来问,她就真说不清楚了。

  “九哥,九嫂离开西楼之后,其实私底下是找过我的,我之前也跟你说过,她想让我在姐夫面前求情。”

  靳寓廷将商麒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耳朵里,“然后呢?”

  “我没有答应,我姐流产后,我只是说了一句九嫂不是那样的人,姐夫就冲我发了火。我是真不敢在他面前替她求情,再说我姐……她流产了,身心受创,我要在那个时候替她说话,我自己都说不出口。”商麒说到这,表情到位,眼圈也有些红。“九哥,你也知道我跟九嫂之前有多好,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她指责我假惺惺,一遇到事就看出了我的本性,说我见死不救。而且她对我姐跟你的事,一直就耿耿于怀,说了不少伤感情的话。我知道她那会不冷静,我也没有跟她争辩,后来我要走,她用打碎了的杯子扎伤了我的腿。”

  孔诚听到这,很是吃惊,商麒没有将伤口给靳寓廷看。

  “其实这也不难解释,她离开靳家后,日子并不好过,她自然会恨这件事里面的每一个人,包括靳太太,你是靳太太的妹妹,所以也逃不过去。”孔诚也是就事论事,站在他的角度来说,他这样分析一点不错。

  商麒听在耳朵里,没想到孔诚还是个神助攻。

  靳寓廷知道,自从上次他被带进局子里的事情之后,孔诚就不再相信顾津津了。他在他身边那么久,做事向来稳打稳扎,靠得也是不轻易相信别人这一点。

  “但真要这么说的话,她事后却没有伤害过商陆,特别是她的病情,她一句都没有跟别人透露过。”  孔诚想了想后,低低说道。“她要真的透露给别人了的话,靳先生不会饶过她的。”

  商麒坐在边上都不用开口,这些话要是从她嘴里说出来,说不定还会引来怀疑。

  靳寓廷吃了两口东西,不打算再吃。“食不言寝不语,话怎么这么多?”

  孔诚连忙吃了好几口,好吧,他是话多了。

  吃过早饭,靳寓廷朝坐在原位的商麒看了眼,“你还不走吗?”

  “噢。”商麒慢慢起身。

  靳寓廷走到门口,在门外等了会,见她出来后,这才将门拉上。

  商麒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吃了个闭门羹,靳寓廷对她说话也没有留情面。

  直到晚上,商麒这才见到了靳寓廷的女伴,皮肤白皙、身材高挑,男人果然都是视觉系动物。

  顾津津挽着修司旻出现的时候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毕竟修司旻几乎不在绿城活动的,而顾津津先前跟着靳寓廷也算出席过大大小小的场合,这个圈子就这么点大,不少人还是一眼就将她认出来了。

  有人不怕死地上前打过招呼,“这不是靳家的九太太吗?”

  修司旻睨了他一眼,“看清楚了,这是修太太。”

  “修太太?”

  顾津津大方地伸出手去。“你好。”

  靳寓廷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,这个时候,他应该是最没有资格说话的人。

  商麒站在商太太的身边,商太太也朝那边看了眼。“麒麒,我没看错吧,那个是顾津津吗?”

  “嗯。”她轻轻应声。

  “她身边的人是谁?”

  商余庆回了句,“修家的人,修司旻。”

  “她怎么会傍上修家的人?”

  “管那么多呢。”商余庆收回视线,上次的事情没办成,那两个人灰溜溜地回来了,他至今没有消气。顾津津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而已,可他两个宝贝女儿都在她手里吃尽苦头。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顾津津,商陆几次受的罪,不都是因为她吗?

  “他们身边的那人是谁啊?”商麒轻问了声。

  “修司旻有个妹妹,从年纪上来看,应该就是她。”

  商太太轻摇下头,“果然是好手段,怪不得能藏那么深,一直到商陆流产之前,她在靳家都过得好好的。”

  靳寓廷看着顾津津在人群中走来走去,她以前并不爱这种应酬,就算是被他带来了,也是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坐着。可现在明显不同,她在主动地结识别人,并且谈笑风生,好像那是她认识了很久的朋友、长辈一样。

  他有些看不透现在的顾津津,总觉得她戴着一张面具,纵使她再怎么努力,好像都没有办法将那张面具扯下来。

  商太太视线从顾津津身上收回,又望向了不远处携着女伴的靳寓廷。

  “也不知道你秦伯母有没有跟老九提起那件事。”

  “哪件事?”商余庆朝她轻睇了眼。

  “你糊涂了是不是,明知故问。”

  商余庆反应过来,商麒忙拉了拉商太太的手,“妈,不要说。”

  “为什么啊?”

  “这种事,哪有女方先提的?”最主要的原因还在顾津津先前说过的那番话上,商太太这时候要是冲过去跟靳寓廷提了想要联姻的事,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?

  商麒自然不肯放弃这个机会,但她必须让靳家先提,只有秦芝双开了这个口,她才能有台阶下。

  “也是,我还是跟你秦伯母多走动走动,这件事只有等她出面了。”

  修善文跟在顾津津的身侧,不住轻拉下她的衣角,“嫂子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这鞋子不能多走路,脚疼,还有这里好无聊啊。”

  顾津津朝她脚上看了眼,她已经尽量给她挑了双舒适的鞋,但修善文平日在学校穿惯了运动鞋,一时半刻还真是挺难习惯过来的。

  “那我找个地方给你坐坐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

  修司旻将手轻搭在她肩膀上,“你人生地不熟的,还是跟紧了我们吧。”

  “哥,我又不小了,再说这里这么多人,进来的时候门口还有那么多保安,你还怕有人会对我不利吗?”修善文尽管平日里都被保护得很好,但修司旻上次死里逃生的事着实把她吓了个半死,她知道危险的地方不能去,危险的人也不能见。

  “我让宋姐姐跟着她。”顾津津说着,带了修善文走向休息区,“你坐在这别动,要实在无聊,就吃吃东西,玩玩手机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宋宇宁坐到修善文身边,冲顾津津说道,“我在这呢,放心去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商麒观察着几人的一举一动,她真是见不得顾津津这幅装模作样的样子,什么样的人就该在什么样的地方好好待着。这四周的人群内,有几个是像她一样半路闯进来的?她这样就是东施效颦,给人看笑话罢了。

  过了会,宋宇宁朝修善文看眼。“文文,我要去趟洗手间,你需要吗?”

  “我陪你吧。”修善文站起身来,“我手机没电了,这边有充电的地方吗?”

  “有,一会我给你去拿充电线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修善文记着顾津津的话,所以不敢随便离开宋宇宁身边,宋宇宁脚步有些急促,修善文快步跟在她身后。“宋姐姐,你是肚子痛吗?”

  “没办法,我在血海里挣扎呢,今天第一天。”

  修善文想象得到那个画面,“那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
  “记得,千万千万别自己离开,有事情就叫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修善文看着宋宇宁一个闪身就进了洗手间,她在门口等着,就见迎面有两个女人正往这边走来。

  她们小声议论着,好像在说着什么话。

  “我看她蹦跶不了多久,刚把她推下去的时候可真解气,这个顾津津真让人看不惯……”

  “是啊,泳池那边没人,会不会把她淹死?”

  “淹死就淹死吧。”

  修善文听得鸡皮疙瘩冒出来,她转身想要去找宋宇宁,却见对方先一步拦在她身前。“小妹妹,先来后到懂不懂?”

  “我……我朋友在里面。”

  “你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话?”女人脸上似是冒出慌张,她上前想要扯过修善文,女孩张嘴就要喊,却被对方捂住嘴,“我警告你……”

  修善文挥手打向对方的脸,女人吃痛,将手松开,修善文眼见两人一道上前,她来不及呼喊,转身就跑。

  在走廊上好不容易见到一人,修善文忙开口询问,“请问泳池在哪?”

  对方手一指,“走到头出去就是了。”

  修善文来不及说谢谢,赶忙冲了过去。

  顾津津趁着空隙想要和修善文说两句话,却并未看到她的身影,她刚要去找宋宇宁,宋宇宁的电话就打进来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