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03办婚礼的时候,给他发个请柬?(精必看

03办婚礼的时候,给他发个请柬?(精必看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928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41

  

  孔诚虽然闭着眼,但两人的对话声还是清晰地传到他耳朵里,他不知道靳寓廷这会怎样了,也不敢睁眼去看。

  画面中,修司旻坐了回去,“好了,赶紧画。”

  “不要把你画好看点嘛。”

  “你这是漫画,还不知道出来时什么样子。”

  顾津津扬了扬手里的笔,“不相信我啊。”

  他们躺在一张床上,裹着一条被子,几乎是赤诚相见。在靳寓廷看来,顾津津的那个吊带穿与不穿也差不多了。可这不就是夫妻间该有的状态吗?以最舒服的姿势在床上打打闹闹,说着情话,做着想做就能做的事。

  靳寓廷手掌抵着前额,几乎要看不下去,可目光还是定在屏幕上不曾挪开。

  服务员尽量将上菜的动作放慢,这也是潘榭扬吩咐的。

  谁也没见过修司旻私底下是什么样子,原来,人都会有温柔的一面,即便平日里面目多么不易近人,可面对家里人时,全部的心房都会卸下。

  “对了,靳寓廷今天去办公室找我了。”顾津津冷不丁出声。

  修司旻没有多么大的反应。“他知道那篇漫画是你画的了?”

  “是,不过就是设定跟他有些相似罢了,大惊小怪。”顾津津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,修司旻抬起双腿,她就势将手臂压在他膝盖上,继续作画,“我跟他说,我跟你结婚了。”

  修司旻目光轻落到顾津津的小脸上。“等我们办婚礼的时候,给他发个请柬。”

  孔诚听到这,忍不住睁开眼看向靳寓廷的侧脸,他面色晦暗,整个人沉浸在一种说不明的哀戚之中,好像那个世界里面只有他,谁都进不去。而且只有悲伤能靠近他,所有好的东西到了他身边,都被吞噬掉了,他这会孤零零的样子让人看着实在是难受。

  “好。”屏幕那头,顾津津爽快答应了。“来不来就看他自己了。”

  “对了,什么时候去拍婚纱照?”

  顾津津跟修司旻之间,没有任何的不自然,她手里动作未停,“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吧,等作者群稳定了之后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服务员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。“您好,您的菜齐了。”

  “谢谢,”修司旻倾过身,从床头柜上拿了钱包,随手抽出几张大钞,“这是给你的。”

  他这个动作,也让顾津津动了动,她娇嗔出声,“哎呀,都画歪了。”

  服务员快步上前,从他手里接过小费,“谢谢。”

  修司旻用手里的钱包朝着顾津津的脑袋轻敲下,“不就是一会会时间,急什么。”

  “我不是怕你饿嘛。”

  修司旻嘴角轻扯开。“我做你模特,实在饿得不行,我可以先吃你。”

  顾津津抬手就要打他,修司旻忙乖乖地靠坐回去。“好了,画吧,记得身材也要画好看。”

  服务员推着餐车慢慢往外走,镜头一转,就只能看到墙壁了,车子被推出房间后,服务员将门带上。

  潘榭扬这会才敢睁眼,但还不敢说话,他方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画面里的两人说结婚的时候要给靳寓廷发请帖。他小心地看了眼靳寓廷的神色,越发确定现在还是不说话的好。

  靳寓廷在那里坐了许久,半晌后,才站起身。

  潘榭扬赶忙跟着站起来,靳寓廷没有再交代什么,一语不发就离开了。

  孔诚跟在身后,两人上了车后,也没说目的地,孔诚示意司机将车开回西楼。

  狭仄的空间内,没有一点声音,谁都没有要打破僵局的意思。

  孔诚应该松口气的,靳寓廷还算理智尚存,他方才要是问潘榭扬拿了门卡后冲进房间去,事情才算真的闹僵了。

  “孔诚。”

  “在。”

  “那家店的服务员,还没找到吗?”

  孔诚也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,“是,店里的人说她是辞职了,辞职报告是提前一个月就打好的,那会靳太太还没出事。”

  顾津津找了那名服务员没多久后,她就从那家店离开了,她的同事们都不知道她去了哪,只说她的男友好像在另一个城市,辞了职可能就是去找他的。

  “继续找,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鼎铭酒店内,顾津津一听到房间门关上,手里的动作就收住了。

  她放下绘画板,掀开被子起身,她下身穿了条长裤,修司旻跟着起身,同样也是穿着裤子,他拿起边上的浴袍披上。

  “赶紧吃吧,要不你的饭菜就要凉了。”

  男人上前几步,在沙发上坐定下来,“一起吃点?”

  “真吃饱了,我可不想变胖子。”

  修司旻拿了筷子,没有多说,顾津津坐到他对面,“文文傍晚还跟我打了电话,她挺好的,放心,有五哥他们盯着,不会出事的。”

  修司旻轻抬下眼帘,“这丫头,现在有事没事都找你,今天还没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  “跟我打不是一样吗?要有事,我就告诉你了。”

  “不行,一会吃完饭我还是要给她去个电话。”

  顾津津忍俊不禁,“她又要说你什么事都管着。”

  “她在你面前这样说我了?”

  顾津津忙装着去捂住嘴巴。“我可没说。”

  修司旻一口饭菜送到嘴里,咀嚼片刻后这才说道。“这丫头是我的命,我当然什么都要管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顾津津轻应声,“放心,文文很乖,也知道你不容易,她不会惹事的。”

  修司旻眼角勾起欣慰的笑,“是,她从小就听话。”

  靳寓廷回到卧室后,将领子处的几颗扣子硬生生扯开,他躺到大床上,目光盯着头顶的天花板。

  身边好像有人在说话,他侧过身,仿佛看到顾津津的影子在窗台前动来动去。

  她跟修司旻的那种亲昵,他太熟悉了,他们之间曾经也是那样的,只是最初开始的时候,顾津津就像是一只长满了针的刺猬。为什么她跟修司旻才认识不久,就能相处成这样?

  他之前提过几次要跟她去领证,她不是拒绝就是推脱,就算她不想草率好了,那她跟修司旻这闪婚又算什么?

  儿戏吗?这道坎,靳寓廷觉得他是过不去了。

  他目光看向床尾处,好像看到了顾津津拖着皮箱的身影,她一边哭一边将自己的东西放进去,再艰难地拉上拉链。她当初从这边离开的时候,有没有留恋过?又有没有一种可能,其实心里是不想走的?

  东楼。

  自从那天的事情之后,商麒在家足足待了好几天都没有出门,她的脸都丢尽了。

  看顾津津的样子,好像是得势了,要不然的话,那么贵的礼服不会说买就买。

  她漫不经心剥着手里的山竹,一次性手套上浸透了红色的汁水,秦芝双和商太太坐在沙发上说着话。

  “那个顾津津的事,老九回来说过吗?”

  秦芝双拿起水杯放到商太太跟前,“津津怎么了?”

  “她又跟别人好上了。”

  秦芝双眼帘轻抬,潭底露出不相信,“这才多少时间啊,津津不会的。”

  “都有人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成双成对地出入酒店了,千真万确,假不了。”

  “是吗。”秦芝双呢喃声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了,这姑娘倒是挺拎得清,刚离开靳家就找了人。”

  秦芝双若有所思地盯着手里的茶杯看,商太太趁机说道。“我看,寓廷也要抓紧了。”

  “抓紧什么?”秦芝双笑了笑。“孩子自有孩子的主张,我也做不了他的主。”

  “寓廷年纪也不小了,再加上商陆身体不好,近几年我也不指望她再次怀孕的事。亲家,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挺愧疚的,老大这边既然指望不上,你就多在西楼那头下功夫吧。”

  秦芝双听了,忙劝慰她几句,“你千万别这么想,儿孙自有儿孙福,商陆会好的,至于抱孙子的事,慢慢来,急也急不得。”

  商太太不着痕迹看了眼边上的女儿,商麒的视线望入她眼中,好像知道她想说什么一样。

  回去的路上,商太太试着试探商麒的口风。“麒麒,你觉得你九哥人怎么样?”

  “妈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商麒其实从商太太方才看她的眼神中,就依稀能猜到些什么了。

  “你看顾津津那样没有背景的人都能嫁进靳家去,你怎么就不行,是吧?”

  商麒心头轻颤,等了这么些年,她也大了,如今她们总算想到她身上了。

  “妈,你别乱说,九哥现在……不会有这个心思的。”

  商太太仔细端详着女儿的神色,“顾津津把你姐姐害成那样,寓廷跟她是不可能的了。他总是要结婚的,麒麒,妈也是有私心啊,如果你嫁进靳家的话,我就再也不用担心会有人伤害商陆了。你还可以时时照顾她,东楼和西楼争得厉害,要换了别人,商陆还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。”

  商麒是商陆的亲妹妹,她嫁到靳家去是最好的结果。

  商太太拉过商麒的手。“妈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所以方才当着你秦伯母的面不敢说透,妈现在想问问你的意思,我知道这样委屈了你,但是……”

  “妈,你的意思我都懂,”商麒回握住她的手掌,“我当然同意,我也想更好地照顾我姐,这样一来的话,我和她离得也近了。”

  “你不会觉得很委屈吧?”

  商麒浅笑出声,“不会,我跟九哥是知根知底。”

  “你能这样想最好,改天找个机会,我先跟你秦伯母商量下。”

  商麒面色羞红,轻点下头。

  翌日。

  靳寓廷出门办事,孔诚让司机将车停到不远处的商场地下车库中去。“九爷,下午还有会要开,我们先去吃中饭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这种小事向来都是孔诚安排的,靳寓廷看眼窗外,他这会对吃什么东西,什么时候吃东西完全不感兴趣,只需要填饱肚子别耽误他要做的事就好。

  进了商场,电梯刚要合上,就有一阵女声传了过来,“等等。”

  孔诚按向电梯键,眼见商麒从外面挤了进来。

  “九哥!”商麒手里还拿了两个纸袋,“你们怎么在这啊?”

  “过来吃饭。”

  商麒站到靳寓廷身侧,她逛得腿都快麻掉了,“我也在想今天中午吃什么呢,没找到朋友一起,九哥,我跟着你混吧?”

  靳寓廷目光淡淡地落在前方。“好。”

  多她一个不多,少她一个不少。

  孔诚找到吃饭的地儿,带着靳寓廷和商麒进去,两人先坐定下来,商麒将手里的袋子放到旁边的椅子内。“现在逛街都找不到人了,以前还有九嫂陪着。”

  靳寓廷眼角浅眯,没有说话,视线望着窗外。

  “九哥,你有九嫂的消息吗?”

  靳寓廷表情冷淡地说了声。“要什么消息,她就在绿城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不去找她啊?我姐夫那会是在气头上,最近好像好多了,我也会在他面前多劝几句的。”

  靳寓廷这个时候并不想听到顾津津的事,商麒单手撑在颊侧,“其实九嫂之前找过我,想让我帮她在姐夫面前说说话,但这件事,我也很难出面,毕竟受伤的是我亲姐姐。我虽然觉得她不是那种人,可我跟你一样,在那些证据面前,我真不好多说些什么。”

  孔诚从不远处走了过来,“商小姐,我就随便点了几个简单的菜,九爷下午还要开会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又不挑食。”

  商麒喝了口茶水,孔诚转身去找洗手间。

  顾津津和同事走进餐厅时,一眼就看到了靳寓廷,她着急想要避开,余光却瞅见了坐在他对面的商麒。

  顾津津拍了下同事的肩膀。“你先点餐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放轻脚步走过去,靳寓廷的关注力不在任何人身上,他只是看着窗外的某一处出神。

  商麒说了那么多话,也没等到他的回应,她只好没话找话说。“九哥,九嫂的爸妈好像搬家了吧?我上次去找她,家里没人。”

  “你找我做什么?”顾津津冷不丁地插进去一句话,吓得商麒差点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  她两手撑在餐桌上,视线落定在商麒发白的小脸上。“麒麒,你找我做什么啊?”

  商麒面露吃惊,靳寓廷也收回了神,他抬首看着顾津津的侧脸,顾津津却仍旧盯着商麒不放。

  商麒勉强笑出声来,“九嫂!”

  顾津津一语不发盯着她看,清冷的目光紧锁住她不放,商麒面上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。靳寓廷也冷冷说了句。“她已经不是你九嫂了。”

  商麒乖乖地闭上嘴,顾津津嘴角轻挽下,“找我,是看看我有没有被害死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,我是担心你……”

  “那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。”顾津津目光在她身上逡巡,商麒心里想着应对之策,万一顾津津说起她踩她手背,以及后来商家做的那件事的话,她应该怎么应对?

  “九嫂,我姐夫那阵火差不多要过去了……”

  顾津津打断她的话。“过去了?好啊,那可以有时间去查查清楚,到底是谁害得商陆流产。”

  商麒听到这,不知道怎么接话,她看了眼对面的靳寓廷。

  顾津津两手仍旧撑在那里没动,她扭头望向身侧的靳寓廷。“九爷,这位商家二小姐一直对你青睐有加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  男人斜睨了她一眼,显然觉得顾津津这是在故意刺挠他,“你倒是厉害,什么都知道。”

  顾津津故作吃惊地问道。“她没有跟你表白过?”

  商麒的脸色越来越白。“九嫂,你别胡说。”

  顾津津收起手臂,她站定在那里,两手改为抱在胸前,“靳寓廷,我要说商二小姐处心积虑,很多事都跟她脱不了干系,而她内心阴暗,根本不是表面上的那样善良温和,你肯定不信吧?”

  靳寓廷不由看向对面的商麒,商麒两手胡乱摆着,“九嫂,噢,不,津津,你不能因为我没有帮你求情就这样说我啊。”

  “当然,我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,毕竟没有证据。不过我之前被骗得够惨,商二小姐演技一流,不去做演员真的可惜了。”

  商麒之前和顾津津走得那么近,两人好成什么样,靳寓廷都是看在眼里的,没想到顾津津这会对商麒竟是这样的态度。

  “你想方设法要把我赶出靳家,不就是为了给你自己铺路吗?”

  商麒心里不由慌张起来。“你胡说什么啊,我跟九哥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  靳寓廷坐在那里,看到孔诚正从不远处过来。“我跟商麒确实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  “其实有个最好的方法可以验证,如果哪一天,商家提出来要把女儿嫁给你,你就应该掂量掂量我今日说的话了。既然商二小姐说跟你没关系,那就这样保持下去,这才能说明我是诬陷、胡说八道。但如果我的假设成真,那她有一天可能会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商陆,想跟你在一起,那就说明我的话不假。”顾津津几乎是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的,语速极快,可是每个字都是讲得清楚,也让坐在桌前的两人听得明白。

  商麒一口气哽在喉间,几乎要窒息,靳寓廷不由深深地看了眼顾津津。

  同事点好了餐走过来,顾津津眼角处泄露出几许狡黠,“商二小姐,你上次已经跟我承认了,说你喜欢九爷喜欢了那么多年,说我碍手碍脚,不让我滚出靳家,你就永远无法进门,你自己说过的话,怎么全忘了呢?”

  “我哪里说过?”商麒眼圈通红,她确实没说过,她又不笨,除了实在忍不住去踩住她的手,她几乎没有露出一点破绽。

  “哭什么啊,这是你最惯用的一招了,你跟我说的话,我都记在心里呢。你说九爷对商陆有情,所以用商陆来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最有用,你屡试不爽,而且谁都不会怀疑到你身上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,落到商麒面上的眼神明显充满了探究,商麒这会只能争辩。“这些话,我全部没有说过,我也不会打自己亲生姐姐的主意。津津,你怨恨我们也正常,但你不要把我拖下水。”

  “话已至此,我该讲的都讲了。”顾津津转身欲要走,抬起脚步之际,她又冲顾津津重复了一句重点。“等哪天商二小姐跟你表白了,或者商家有嫁女的意愿了,你就该相信我的话了。”她扔下这么几句重磅的话后就走了,商麒握紧手掌,她没想到顾津津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将她钉死在了这。她不甘心,她又生怕靳寓廷会完全相信。

  “九嫂怎么变成这样了?肯定是怨我没有替她说话,还为了我姐流产的事,迁怒到我身上。”

  孔诚回到桌前,在靳寓廷身边坐了下来,男人看了眼商麒,并未再说话。

  她越想越急,想到商太太昨天说的话,她更是恨得咬牙切齿,顾津津光凭着一张嘴就让靳寓廷心存怀疑,况且那些话真是她编出来的,可是现在的商麒有口难说,也说不清楚。

  她更加不能在这个话题上深入,万一靳寓廷问她一句是否喜欢他,那她就真的骑虎难下了。

  顾津津在自己的餐桌跟前坐下来,同事朝商麒那边看眼。“你刚才说的,都是真的?”

  顾津津轻笑了下,商麒虽然并没有说透她对靳寓廷的感情,但女人之间,也只有嫉妒才能令人发疯了。

  “编谎话谁不会,再说那也不算谎话吧,顶多是添油加醋,可是谁介意呢?说者无心,听者有心,能让她一张嘴巴说不清楚就够了。”

  当初商陆流产,顾津津就是再多几张嘴都没法还自己清白,现在的商麒不也一样吗?

  她这会是承认也不是,不承认也不是了。

  商麒以为把她赶走之后,她就能顺利进靳家?想得美,靳寓廷他就算打一辈子光棍,都别想娶商麒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