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02靳寓廷,我已经跟别人结婚了(精彩必看

02靳寓廷,我已经跟别人结婚了(精彩必看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7957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39

  

  靳寓廷径自上前两步,拉开椅子毫不客气地入座,“那篇漫画,是你画的?”

  “漫画,怎么了?”顾津津明知故问,“哪里得罪九爷了?”

  “你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。”靳寓廷环顾下四周,这个办公室应该是新装修的,尽管用了上好的装修材料,但进来时还能闻到味道。摆在墙角处的空气净化器因为方才的开门而亮出红圈,“顾津津,你为什么会在这?”

  “那你觉得,我应该在哪?”顾津津面无波澜地盯着对面的男人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冽高贵,眉峰尖锐,眸子深邃且令人不易懂,不过现在顾津津早就不关心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了。有些人的心是黑的,就算进了他的心里,却没法看到他心底,说不定那里藏了头猛兽,随时准备张开獠牙吃人呢。

  “这些日子,你在哪?”靳寓廷仔细端详着顾津津,她同离开靳家时没什么变化,但面上的神色明显好看不少,整个人神采飞扬,精神奕奕。

  顾津津拿过边上的杯子,“九爷今天来,不是想要叙旧吧?”

  “我问你,这些日子你去了哪?”

  顾津津不以为意地喝了口水,“处理点私事。”

  门口传来敲门声,顾津津轻抬头,“请进。”

  走上前的男人高大壮硕,来到办公桌前,直接将手里的文件递给顾津津。“这是今天的测试结果。”

  “你直接告诉我结果就行。”

  “新上线的小程序可以投入使用了,我们先在内部试验两天,一会我会发在群里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个消息,嘴角轻挽起来,“好,辛苦。”

  男人准备离开,顾津津喊住他,“蟒叔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你这段日子盯紧点,要是网站哪天被人黑了,你这一世英名可就毁了。”

  “怎么,不相信我?”

  顾津津轻笑两声,“哪里,这不已经有麻烦找上门了吗?”顾津津说着,朝对面的靳寓廷抛了个眼色,男人面色骤然铁青,什么意思,这是在说他是个麻烦?

  蟒叔冲着顾津津打了个OK的手势,“包在我身上,只要有我在,绝不可能发生那种事。”

  “嗯,辛苦了。”

  靳寓廷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这分明含了调情的意思,而且还当着他的面,他狭长的凤眸浅眯,视线紧紧盯在顾津津脸上。

  蟒叔走到外面,将门带上,顾津津将文件放到边上。“还有事吗?”

  “你画得那篇漫画,在映射了谁?”

  “映射什么?”顾津津故作吃惊地看着他,“情节有问题吗?”

  “顾津津,你画的L城老九是谁?还有大哥,大嫂,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不是你画的?”

  顾津津嘴角噙笑,身子微微往前倾,“我还没见过非要将虚构情节往自己身上扯的人,我说男主角和他的大嫂之间常年保持不正当关系,你是吗?”

  靳寓廷眼角微凛,身子也向前倾过去,“你现在除了没把我的真名挂上去,别的怕是什么都不差了。”

  “你也说了,漫画里面没有真名,我画的人那就不是你。”

  靳寓廷手掌放到桌上,顾津津之前被逼入绝境,那栋别墅又还在出售中,这样黄金地段的办公楼可不是她想租就能租得起的。

  “谁在背后帮你?”

  顾津津上半身靠近舒适的椅背内,“靳寓廷,做人不能太自私,你不帮,难道也不允许别人帮我吗?”

  靳寓廷想到了顾津津的那个新笔名,再转念一想,他的面色趋近发白,“修经人,姓修的?”

  “你不是问我这些日子去哪了吗?”

  顾津津站起身,两手撑在桌面上,身子前倾望进靳寓廷的潭底,“这段日子,我可忙死了,我忙着结婚呢。”

  顾津津明显看到靳寓廷的脸色绷不住了,他眼角眉峰处全是吃惊和难以置信,靳寓廷坐在那里没动,“你以为我会信吗?”

  “你信不信,是你的事,不过就是你问起了,我回答你而已。”顾津津不以为意地侧了下俏脸。

  靳寓廷看着她这般神色,却有些吃不准,心里被结婚二字扎得难受不堪,不问问清楚又不甘心,“你和谁结婚了?”

  “你对我丈夫很好奇?”

  “哼,在这个当口上,谁敢娶你?”

  “修司旻,你认识吧?”

  靳寓廷的神色骤然大变,“谁?”

  顾津津坐回椅子内,嘴角处的笑意一点点收敛起来,靳寓廷的表情僵在脸上,顾津津真不愿意将目光就这么别开。

  半晌后,靳寓廷才咬着牙说出口,“你知道修司旻是谁吗?”

  “现在,我对他的熟识度怕是已经高过于你对他的了解。”

  “顾津津,修家是个什么地方,那是你轻易就能进的吗?”

  顾津津拿过边上的绘画板,手里的笔落在上面,刷刷勾勒出几道线条来,“我本来还有些吃不准男主角的恼羞成怒应该怎么画,现在看了九爷的表情,真是灵感迸发。”

  靳寓廷起身,将手按在绘画板上,“修司旻要娶你?”

  “你怕是没听清楚,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顾津津说着,将他的手推开。

  “假结婚吧。”

  说不定是顾津津需要这个身份,就像当初的他和她一样,只不过……

  他们可不能算假结婚,毕竟是有夫妻之实的。

  “领证了,就在绿城领的,九爷,我说得够详细了吧?漫画的事你要觉得不妥呢,你可以走法律程序,但我可以劝你一句,别白费力气了。你说我映射就是映射吗?你要把事情闹大的话,请便,反正丢的不会是我的脸。”

  顾津津还是这样伶牙俐齿,靳寓廷这会满脑子都是她说的‘领证了’三个字。

  不可能,这种事这样不现实,也就顾津津的嘴里能编出来。

  “我还有别的事要忙,就不送你了。”

  顾津津下了逐客令,靳寓廷坐在原地没动,她看了眼旁边的绘画板。“我现在正在头疼这个大嫂的设定呢,你说,我要不要从商陆身上借鉴借鉴?”

  “你现在是有恃无恐,是吗?”

  顾津津眼睛都未抬下,“不是有恃无恐,只是想警告你一句,别再来找我麻烦,不然的话笔在我手里,我什么都能画得出来。你要是给我好日子过,我就放商陆一马。”

  “你越来越会跟人做交易了。”

  “你又搞错了,这不是交易,是警告。商陆在你眼里一直是无辜的,那就不要把她牵扯进来。”顾津津看他的视线中,已无一丝一毫的温度,他就连个陌生人都不如。

  “顾津津,你接受修司旻的帮助之前,有了解过他是什么人吗?知道他家的情况吗?”

  顾津津闻言,轻声冷笑。“我如果还有命去调查的话,我也想先查查清楚。靳寓廷,修家是龙潭还是虎穴,跟你有关系吗?你靳家倒是好,安稳窝,可是是你把我一脚踢出去的,现在又在这装什么好人?你要还不肯出去的话,我只能请保安了。”

  靳寓廷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,他看着顾津津拿起话筒,拨通号码,靳寓廷伸手按在停止键上。

  顾津津没有动怒,眼帘轻掀了下,只不过那个眼神当真跟结了冰似的,靳寓廷心间既沉重又苦闷,他嘴唇蠕动下。“就,我走。”

  她这才将话筒挂了回去。

  靳寓廷站起身,顾津津转动下办公椅,身子跟着转了过去。“不送。”

  “你进了修家,会后悔的。”

  “我这辈子后悔的事只有一件,那就是进了靳家,进了你九爷的西楼。”

  靳寓廷竟觉无力还击,他杵在原地许久,顾津津始终没有再转过身。

  出了办公楼,孔诚在车里等他,靳寓廷上车后,立马吩咐出声。“你赶紧查一查,顾津津跟修司旻是不是真的结婚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孔诚惊得下巴都快掉了。“他们怎么可能结婚?”

  “赶紧查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中午时分,萧诵阳找到了靳寓廷的公司,说什么都要见他。

  靳寓廷跟他在公司楼下的餐厅内碰了个头,萧诵阳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。“我跟你说,你老婆出现了。”

  靳寓廷面色未变,萧诵阳也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。“上来就要跟我解约,要把笔名带走,我跟她可是签了合同的啊。”

  “那是你签的人,你找我做什么?”

  萧诵阳不怕死地说了句。“不是你老婆吗?你帮忙周旋周旋啊。”

  靳寓廷扫了他一眼,萧诵阳立马噤声,他只管点菜,直到服务员上了菜后,萧诵阳这才继续说道。“当初合同签的可是十年,时间还远远没到呢。”

  “你拒绝不就得了?”

  “有用吗?”萧诵阳也真是气得不行,“她说我擅自把她的文封了,在关键的时候没有相信过她,那她对我也不必留情面。法务部的人已经告诉她了,擅自违约是要付违约金的,可她压根不怕啊。”

  顾津津这会翅膀硬了,后面有修司旻,这些违约金简直就是九牛一毛。

  靳寓廷垂着视线,“走就走吧,一个作者而已,你手底下不还有成千上万吗?”

  “关键那件事影响力太大了,她的读者群本来就庞大。抄袭的事情闹出来之后,有些读者信了,有些忠粉还是相信她的。顾津津断更后,那些粉丝就找客服,甚至找编辑,非要给个说法。当时抄袭的事实那么清楚,我当然要摘的干干净净了。是我下的令,我让技术把她的后台封了……”

  靳寓廷冷笑声。“那你现在叫苦有什么用?”

  “我肯定以为她是真抄袭啊,没想到现在又洗白了,留言区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留言让她回来更新,我也希望她回来,我以后一定力捧她,可她现在去意已决!她要是去了别的网站,不就把那些读者全部卷跑了吗?本来就有不少人说对网站寒心了。”萧诵阳觉得他是最冤枉的,他好不容易捧起来个大神,想要好好留住怎么就那么难呢?

  “你的这些破事,我管不了。”

  “你让她别走,我以后保证所有好的资源都给她……”

  萧诵阳刚说完这话,手机就响了,他掏出来看眼,是公司群内有人发了信息。

  他点进去一看,脸色气得铁青,嘴角都在哆嗦,“太过分了,太过分了!”

  萧诵阳将手机放到靳寓廷面前,“看到了吗?这是白眼狼啊!”

  靳寓廷看了眼,那是顾津津的漫画,萧诵阳真是被气得不轻,要不然也不会手抖,“这个极易,不就是之前曝顾津津抄袭的那个作者所在的网站吗?她居然把《斩男色》搬过去了,你看看,短短两个小时,你快看点击量……”

  靳寓廷烦得要死,一把将他的手推开,“那你就告她!”

  “告了也就是赔钱。”

  “违约金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肯定比她一本漫画带给你的收益要高。”

  萧诵阳也不差钱,他要把网站搞起来,自然希望是能留住大神,多多引流的,这下好了,之前的晨袭走了,现在又轮到顾津津了。

  不光这样,他还被挖走了一大批人!

  “那个极易网站,来者不善,我手里有些作者漫画还没更新完呢,就被挖跑了。”

  靳寓廷倒了杯水,漫不经心地轻啜口。“你给更高的价钱不就行了。”

  “哪能这样啊,这是恶意竞争!”

  “萧诵阳,我对你网站的事情不感兴趣。”

  “你不是也投资了嘛。”

  现在对靳寓廷来说,顾津津都走了,投资能不能回本他更加不指望。

  一顿饭,几乎成了萧诵阳的诉苦大会,孔诚进来的时候,靳寓廷一语不发望着外面,萧诵阳还在说。“她就是钻法律的空子啊,再说作者去别的网站的事不算新鲜了,她是不是吃定我治不了她呢?”

  孔诚沉着面色上前,到了靳寓廷身边,弯下腰去。

  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看了眼他的脸色,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孔诚凑到他耳边轻轻说了句。

  萧诵阳还没反应过来,靳寓廷捏紧了手里的玻璃杯,越握越紧,在萧诵阳刚说出一句话的时候,男人手臂猛地挥出去,杯子砸在了桌上,弹出去又撞在了墙壁上,落地时已经碎得不成样。

  萧诵阳张大嘴,剩下的半句话吞咽回去,什么情况?

  再看一眼靳寓廷,似乎被气得不轻。

  “这,这是怎么了?”

  靳寓廷还是不敢相信,冲着孔诚说道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  孔诚看了看萧诵阳,只能实话实话,“确实是真的,进了民政局的系统查的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靳寓廷觉得这简直是天底下最荒唐最好笑的笑话,“顾津津有那么傻吗?她是傻子吗?”

  “九爷,不管她当时的目的怎样,这就是事实。”

  萧诵阳看了眼靳寓廷的反应,再想到孔诚方才的那句话,他乖乖噤声,这个时候不敢多言。

  “她再糊涂,也不可能真跟修司旻去领结婚证。”靳寓廷方才握住杯子的那只手想要握拢却握不住了。孔诚朝边上的萧诵阳看眼,“要不,您先回去。”

  “好,好。”萧诵阳赶紧拿了手机起身,几乎是一溜烟地跑出去的。如今靳寓廷发这么大的火,他可不能撞枪口上去。

  包厢的门被带上,孔诚拿了个空杯子给靳寓廷重新倒杯水。

  “孔诚,这种事就没有可能作假吗?”

  “如果她拿了结婚证当面给你看,你怀疑作假也情有可原,但民政局的系统不会骗人,九爷,他们确确实实结婚了。”

  靳寓廷怔在原地,心好像突然碎掉一样,那种疼痛感是从未有过的,他就像个傀儡似的,突然失去了意识,但手却还知道要从孔诚那里接过水杯。他分明看到心里在流眼泪,那种钻心蚀骨的痛将他折磨得几乎要昏厥过去,但他偏偏又那么清醒,“她怎么不等等我呢?”

  孔诚听着他的话,话中悲凉无比,看到这样的靳寓廷,他顿时觉得有些陌生。

  “她应该等等我的。”靳寓廷悲伤至极,一杯水放到桌上,杯里面的水因用力而倾洒出来。

  可事事难料啊,谁又必须要在原地等着你呢?

  于顾津津来说,她在濒临绝境之际冲她伸出手的人是修司旻,她牢牢抓住了以后,就不会轻易放手的。

  任人宰割的滋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,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,它给你仅有的两个选择时,就意味着其实是无路可选,因为是个人都不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要往死路上走。

  “九爷。”孔诚想要劝他,但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就不适合做什么知心大哥哥,只会越说越帮倒忙,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。

  “她难道就没想过,我是不可能袖手旁观到底的吗?”

  孔诚闻言,不由又说了句实话。“她应该是实在撑不住了,光是抄袭这一件事就能将她完全打垮,再说已经被逼得搬家了,可我们都没想到,会半路杀出来个修司旻。”

  “修家的人不应该在绿城,修司旻现在在哪?”

  孔诚不知道该不该说,但跟着靳寓廷这么久了,也知道他的脾气,他只好说实话。“他跟顾津津在绿城没有固定的住处,目前住在酒店内。”

  “哪家酒店?”

  “鼎铭。”

  靳寓廷眉头轻拧下。“潘榭扬开的。”

  “是。”孔诚小心翼翼看眼,“九爷,您可千万别找过去。”

  靳寓廷没说话,孔诚就怕他一时冲动。“他们是法律上承认的夫妻。”

  说完这话,孔诚又后悔了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  靳寓廷咬牙切齿说道,“我没承认!”

  虽然他们之间横亘着商陆的受伤,横亘着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,可靳寓廷从没想过,他们之间会插进来一个人。“什么时候领证的?”

  “就在上个月。”

  “刚从我眼皮子底下消失,就跑去跟别人扯证,我不信她就那么糊涂,那么想不开。”

  说到底,靳寓廷还是不肯接受。

  夜晚,鼎铭酒店。

  潘榭扬的脑袋都快摇掉了,“不行不行,这种事情坚决不能做,要是被客人发现了的话,我的酒店就开不成了!”

  靳寓廷坐在沙发内,面无神色地盯着他看,也继续用这样的表情去威胁他,“你要不照做,我让你的酒店明天就开不了。”

  “九爷,你自己说说,这种事是不是很缺德?”

  “不觉得。”靳寓廷手掌在前额处轻抚了下,“我现在只要你一个答案,肯还是不肯。”

  “我们这么多年朋友,难不成你还能这样为难我?”

  “今天,我是看定了。”

  孔诚站在边上,也觉得这个要求挺让人无语的,但这是靳寓廷提出来的,所以谁都不敢反驳。

  “真不行,要是客人举报,我完蛋了。”

  “他们不可能知道。”

  “凡事都会有万一?再说那是客人的隐私!”

  靳寓廷不想再跟他争辩下去,“你要不答应,那就这样吧,明天中午之前,我一定让你关门歇业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潘榭扬真是敢怒不敢言,最后还能怎样,只能是答应了。

  顾津津是在公司吃过之后回到酒店的,潘榭扬让人调了监控,修司旻从外面回来后就没出去过。

  顾津津回到房间,刷了门卡进去,男人坐在电脑桌跟前,听到动静声下意识问道。“回来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顾津津甩掉高跟鞋,赤着脚往里走,到了那张大床跟前,她整个人扑了上去,“好累。”

  修司旻放下手里的事情,“让你缓缓,你非要拼命。”

  “要赶紧步上正轨才是。”

  “晚饭吃了吗?”

  “吃了,在公司吃的。”顾津津躺在那里不想动,修司旻喊她两声,她也不回答。

  “洗澡去。”

  顾津津挥下手,“躺会。”

  “那好,一会跟我一起洗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话,眼睛咻地睁开,再累也强撑着起来了。

  “我让酒店送些吃的上来,一会应该就到了。”

  顾津津摇着头,从衣橱内拿了衣服后准备去浴室,“我吃不下,饱死了。”

  她在里面洗了澡出来,刚走进房间,门铃声就响了。

  “谁啊?”

  “你好,客房服务。”

  顾津津丢开擦拭头发的毛巾,“是不是你叫的餐到了?我去开门。”

  “等等,”修司旻喊住她,他站起身,谨慎地说道。“这都几点了,还有什么客房服务。”

  他走上前几步,冲着门口说道。“我们没有喊客房服务。”

  “你们一下预定了两个月的房间,又是总统套房,这是额外的服务。”

  顾津津不明所以地看了眼修司旻,男人眉头紧锁着,一口回绝了。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外面的人见状,只好转身离开。

  顾津津听着脚步声越渐走远,“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

  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
  “噢。”

  休息室那头,潘榭扬接了电话,说是安排的人没能混进门。“倒是挺谨慎啊,不过修司旻喊了晚餐进去,一会只能让服务员试试了。”

  顾津津吹干头发后坐向床沿,修司旻回到书桌前。“你那边进展得怎样了?”

  “只要前期肯花钱,多少作者都能挖来,名动漫那边畅销榜排行前十位的,我已经搞定了六个,还有两个说在考虑。”

  修司旻并未接触过这个行业,倒是有点好奇。“你是怎么说动她们的?毕竟要用新的笔名,风险性很大。”

  “按照更新量给保底,一页篇幅一百到上千的价钱,照她们如今的更新量来算,一天就能净收入几千,这可是名动漫给不了的。”顾津津当然也清楚这是在冒险。“我会让运营那边给她们安排好的推荐,还要上各个渠道,这就像是一场赌博。但那些作者我也算对她们有过研究,是有这个实力的,只要推荐得当,这笔保底费一定会赚回来。”

  修司旻视线落回到电脑上,“我相信你,放手去做吧。”

  “你怎么不早点下去吃晚饭,这会挺晚了。”

  “忙碌起来就是会忘记时间。”男人手指在电脑上轻敲两下。“我看,我们住在这的消息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还是觉得方才的客房服务不对劲,是吗?”

  修司旻侧身朝顾津津看了眼,“说不定,一会还要来。”

  服务员推着餐车从电梯出去,透过电脑屏幕,靳寓廷能看到走廊上的动静,她来到修司旻和顾津津所在的房间门前,按响了门铃。“您好,送餐。”

  “自己进来吧。”

  服务员闻言,从兜内掏出张卡,门嘀的一声开了。

  餐车被小心翼翼推进去,她随手关上门,卧室内的声音更加清晰地传到电脑上。

  “你别动,哎呀,别乱动……”这说话的人,分明就是顾津津。

  “你不让我动,我哪受得了,行了,你赶紧的。”修司旻沉沉的嗓音中带着笑意,靳寓廷听到这,脸色已经铁青了,他牙关紧咬下,目光死死盯着屏幕不放。

  服务员听了这话,不知道该继续上前还是怎样。“您好,您点的餐到了。”

  “进来,放到桌上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餐车慢慢往里推,房间内的布置也逐渐清晰地呈现在几人的眼中,画面轻扫,靳寓廷看到了书桌上的电脑。服务员将餐车推到桌前,将它摆放好后,休息间内的电脑屏幕就正对着那张大床。

  床上凌乱不堪,顾津津背对着镜头,她穿了件宽松的小吊带,两条细细的带子挂在肩膀处,后背也因此露出了小半个。

  潘榭扬定睛细看。“这人,是不是看着有些熟悉?”

  顾津津侧下脸,潘榭扬用手点了点太阳穴处,似在极力回想,靳寓廷抬手捂住他的眼睛,“把眼睛闭上。”

  “这是为什么啊?”

  孔诚站在后面,听到靳寓廷的这话,乖乖先将眼睛闭起来。

  “别让我发现你在偷看。”

  这靳寓廷真是越来越怪了,潘榭扬答应着将他的手推开,“行,行,我才不跟你一样,对别人开房的事有兴趣。”

  靳寓廷收回神,目光紧盯着屏幕,他形容不出自己这会是什么心情,只知道煎熬难耐,一遍遍警告过自己千万别动这样的念头,可却又鬼使神差地跑来做了这件事。

  最令他受不了的是,修司旻是面对着镜头的,他上半身光裸,靠着床头处,屋内开了盏壁灯,橘色的灯光跳跃在男人蓬松的发上,以及结实的肌肉上。

  顾津津手里拿着绘画板和笔,下半身跟男人一道裹在了被子中,靳寓廷嘴角轻搐,两手不知道该放在哪,只能紧紧地交握起来。

  “快好了,一会就画完。”

  “你画个漫画,把我画进去做什么?”修司旻靠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“每个人物都要有神韵嘛,我把你的轮廓画进去,这样每次画的时候都能想到你了。”

  修司旻一听,这话真不错,他坐起身,好看的眼角处挂着笑,想要朝顾津津更靠近些,“真的?”

  顾津津抬起腿,脚在男人的胸口处轻轻踢了下,“快坐回去。”

  这个动作落在靳寓廷的眼中,无疑是狠狠将他给刺伤了,这般亲昵,这般毫无遮拦,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在他心上用力剜割着。一下轻,一下重,一下又是扎进去后左右使力,就不给他一点点喘息的时间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推荐文若曦《豪门眷宠:季少的隐婚娇妻》

  一夜纵情之后,阮棠心想:她终于可以安心地嫁人了。

  可是坏事真的不能轻易做,会有报应。

  她怀孕了。

  正当她想去把孩子打掉时,那个男人掐着她的脖子说:“你敢把孩子打掉,我就杀了你!”

  他说:“跟我结婚,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!”

  这世上,戴绿帽子的男人她见过,可是这么拼命愿意喜当爹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既然她未来的老公都不介意她怀孕,她还有什么不敢嫁的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