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01终于再见到你(神秘的新人作者)精必看

01终于再见到你(神秘的新人作者)精必看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9759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38

  

  顶层办公室内。

  孔诚匆匆忙忙开了门进去。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心不在焉地坐在落地窗跟前,外面阴云流动,黑压压的聚在头顶,他压根没将孔诚的话听进去。

  孔诚快步来到他身边,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回过神,看着孔诚一脸焦急,他心里陡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顾津津不见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靳寓廷坐起身,“你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“您先别着急,她可能就是躲起来了,这段日子我都有派人暗中盯着顾家的一举一动,但这几日都没见到她的身影,我有些不放心,让物业上了趟门,却没看到她的身影,家里只有她父母在。”

  靳寓廷神色有些慌,目光看向站在边上的孔诚,“你怎么看人的?会不会是出事了?老大那边最近有动作吗?”

  “我知道您会担心,方才我已经去过顾家了,确实没看到她的身影。但是她爸妈都在,说是去了朋友家里,具体是哪一个,他们不肯说。”

  “是那个李颖书吗?”

  孔诚轻摇下头,“应该不是,我也让人去找过李颖书了。”

  “顾家那边的态度怎么样?”

  “看上去没有丝毫的慌张,至少说明九太太没事。”

  靳寓廷却丝毫放心不下,“人都不在眼皮子底下了,那还不是说出事就出事,东楼那边不会就此罢手的,她难道不知道危险二字怎么写吗?”

  “既然我们找不到她,说不定,靳先生那边也一样。”

  靳寓廷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“顾津津那头的朋友和亲戚没有一个是能靠得住的,她躲去别人家里,用不了两天就会被揪出来。”

  “但这已经好几天了,九爷,她现在至少是安全的,您要非把她找出来,不正好给靳先生那边下手的机会吗?”

  靳寓廷心里有种说不明的慌乱,要依着她的性子,她可千万别去做什么傻事。

  “你赶紧找吧,先找到她在哪里再说。”

  孔诚闻言,答应了下来。“是。”

  康复医院的VIP病房内,顾津津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,她不用看都能知道是谁。

  她还躺在病床上,床头柜上有一个水杯和她的手机,男人上前几步,径自在床沿处坐定,“我看你在这养了几天,精神大好。”

  “什么都不做,当然好,”顾津津坐起身,在身后垫了个枕头,“我爸妈那边没事吧?”

  “有我看着,没事。”

  顾津津腿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就是走路还要踮着脚,“我什么时候能出院?”

  “住在这不好吗?多清净。”

  “但这毕竟是医院。”顾津津闻不惯那种味道,晚上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也有些害怕,“我想快点出院。”

  “在这养养好再走,这么漂亮的一条腿,要是将来穿不了短裙,岂不遗憾?”

  顾津津这会穿着长裤,伤口的地方痒得要命。“反正是要留疤的。”

  “你这样一瘸一拐的,我也不能把你带回修家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,男人长得很高,两条修长的腿裹在黑色的长裤内,他五官硬朗有型,但顾津津终究是对他不了解。

  “你到现在,都不问问我叫什么吗?”

  顾津津屈起了另一条腿。“你叫什么。”

  “修司旻。”

  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
  修司旻想了想,似乎在想着怎么回答她的问题,半晌后,他嘴里才吐出两字。“奸商。”

  顾津津低低地笑了两声,“不错啊,无奸不商嘛。”

  “家里的情况我都跟你说过了,记住了吗?”

  顾津津收回嘴角处的笑意。“记住了。”

  “等你的腿完全好了,我带你回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修司旻环顾下四周,“他们一时半会找不到这边来,你安心住着吧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有些发虚,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她是没有回头路了。

  几日后,修家。

  顾津津坐在车内,昏昏欲睡,车子沿高速下去,又开了很长的一段路后才到达目的地。

  顾津津跟在修司旻身侧,伤口还有不适感,她刻意穿了条长裙,既能遮住腿上的伤,又不至于会擦碰到伤口。

  她抬头望向前方,这儿以后就是她的家了,短短不到数月,她又进了一个新家。

  两人刚走进院子,就有一道身影开了门,从屋内跑出来,“哥。”

  顾津津看到个小女孩跑到他们跟前,穿着裸粉色的连衣裙,外面太阳晒得很,她小脸红彤彤的。“哥。”

  这应该就是修司旻的亲妹妹,修善文,今年十五岁,在读高中生。

  “文文,这是你嫂子。”

  女孩的视线落到顾津津脸上,没有奇怪,也没有多问,她乖乖地张了口,“嫂子。”

  顾津津喉咙间跟卡住了似的,修司旻轻睨向她的小脸,她嘴角轻挽开,轻答应声。“你好。”

  男人带着她们往里走,顾津津深一脚浅一脚的,细碎的光圈落在她苍白的小脸上,她心思淡定,经历了那么多事,如今已是不畏将来了。

  顾津津就好像突然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,孔诚派了那么多人出去,却都找不到她。

  靳寓廷坐在会议室内,手底下的人说了什么,他也就听了个七七八八,他很容易走神,直到孔诚从外面进来。他站到靳寓廷身边,贴到他耳侧说道。“萧诵阳的电话一直在打过来,打了十几个了。”

  靳寓廷看眼孔诚递过来的手机,他伸手接过去,“散会吧。”

  他率先往外走去,回到了办公室后,这才接通电话,“喂。”

  “我的九爷,你在做什么啊,打你电话就是打不通。”

  “你找我难道就为了问我在做什么?”

  萧诵阳自然是有大事。“前段日子顾津津不是被曝抄袭吗?她的漫画签了出版和影视,那件事闹得那么大,网站只能将她的后台封了。”

  靳寓廷心烦气躁。“然后呢?”

  “她抄袭的那篇漫画是极易网站的,之前说那个作者已经断更了将近一年,也找不到她的人,但就在今天……那人出现了!”

  靳寓廷紧拧眉头,从办公椅内起身,“你说话非要说半句吗?”

  “我跟你说,那人不但出现了,而且还承认是自己抄袭了顾津津!是不是很惊悚?至于更新时间,她说是巧合,她之前就是更了那么多章节,推荐的时候效果不好,就坑了。后来看顾津津的《斩男色》火了,她就想蹭个热度,原本是打算等这件事过去之后就赶紧画新的作品,这会实在是过意不去,所以发了公告。”

  谁都能看出这件事不对劲,靳寓廷沉声问道,“公告是她自己发的,还是网站发的?”

  “自己啊,诡异就诡异在这个地方,她是登陆了后台,发表在漫画的公告区内的,留言区也以作者名留了言,还置顶了。”

  靳寓廷走到落地窗前,“这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吗?”

  毕竟谁都不想自己网站的作者被牵扯进抄袭的丑闻中,而且顾津津又是名动漫正在力捧的人。

  “关键是我们把后台封了,现在就算解开了,也联系不到她回来更新,我们倒是想大做文章呢,但让编辑打电话给顾津津,却压根打不通了。”

  别说是他们了,现在就连靳寓廷都不知道她在哪。

  萧诵阳偏偏这个时候还要自寻死路。“九爷,你能找到她吧?”

  “她如果还想要这个笔名,她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最怕的是她不要了啊!”

  靳寓廷幽暗的眸子穿过透明的玻璃望向云层中,“她的漫画不是很赚钱吗?她现在需要生活……”

  “对了,还有件事我快被气死了。”萧诵阳说到这,口气不由激动起来,“我还听说极易网站被人收购了,也做出了承诺,说要将诬陷顾津津的那人踢出网站。你收购就收购吧,来我这边拉人做什么啊?那网站给我手底下的作者开出了高价,又不介意她们用小号过去,我跟你说,不少人私底下都同意了,这不是要断我的活路吗?”

  靳寓廷眉头紧锁着,“这所有的事加在一起,是不是太凑巧了?”

  “我也这样说的,极易网站那边流量本来就不差,一旦把我大牌的作者都挖了过去,我还靠什么吃饭?”

  靳寓廷闻言,冷笑出声。“铁打的网站,流水的作者,来来去去也正常,你需要着急成这样?”

  “要不是你家老大,我手里还有张王牌,现在好了……”

  靳寓廷不想再听萧诵阳废话下去。“这么看来,那个作者发的公告,是完完全全将局面逆转过来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吗?先前网上把顾津津骂得那样惨,一个个都恨不得要了她的命似的。现在这个公告一出,那就是最爽的打脸方式,她读者那么多,已经在截了图发帖子,我们的客服都快被骂惨了,连带着我都被狠狠骂了。”

  靳寓廷不是没想到过这个方法,顾津津不肯放弃笔名,他后来也想过只能从对方的网站那边下手,但有些事,终究还是迟了一步。

  名动漫将顾津津的后台解锁,又将她的文重新挂上了专区,萧诵阳让编辑不停地去找微信,QQ没有回应就去微信找,微信再不行,就打电话,电话打不通,就疯狂地发短信。

  可即便这样,顾津津还是没有出现,萧诵阳让财务将顾津津被扣掉的稿费给她打过去,但就算做到了这一步,她也还是没有回来的意思。

  一个人该有多绝望,才能将自己的心血弃之不顾,她曾经那样想要坚守住的‘顾美人’三个字,最终还是随着漫画的断更而消失不见了。

  顾家。

  陆菀惠和顾东升还住在顾津津给他们租的房子里面,两人刚吃过晚饭,屋外传来了门铃声。

  陆菀惠走过去将门打开,却看到靳寓廷站在外面,从顾津津搬回来至今,他总算是找上门了。

  靳寓廷犹豫下,想要开口,陆菀惠却先一步让开了身,“进来吧。”

  男人抬起脚步进去,顾东升从厨房出来。“寓廷来了。”

  两人面上没有过激的表情,陆菀惠示意他入座。

  “寓廷,我真没想到你和津津居然没有结婚,我知道的时候,说实话我是受不了的。”

  靳寓廷很明显一惊,难道顾津津连这话都跟他们说了?

  “之前老是麻烦你,那是因为把你当女婿看,我们也真是糊涂,居然压根不知道你和津津没有领证。”

  靳寓廷站在她跟前,却明显能感觉到陆菀惠的疏远,“您知道她现在在哪吗?”

  “津津不说,我们也问不出来。”

  “她有跟你们联系吗?”

  陆菀惠点了点头。“天天都会联系,我知道她过得挺好的,至少不用被人追着打、追着骂,家里也清净了,我们是小门小户的人家,就适合过这样的日子。”

  靳寓廷听出了陆菀惠的话外音,顾东升一边收拾桌上,一边又说道。“寓廷,之前发生的那些事,津津都跟我们说了。我们肯定是无条件地相信自己的女儿,我们顾家的孩子肯定是不会有坏心的,更做不到害人流产的事情。但站在你们的立场上来看,在证据充足之下,你们肯定要追究责任。津津不是你们的家人,所以,你们是做不到完全信任她的。她回来后,该吃的苦头都吃了,从小到大,她在我们手里加起来受的罪都没有现在的一桩多,该过去的事情应该能过去了吧?”

  陆菀惠的视线对上了靳寓廷,“她现在被逼到这个份上,之前一年的那些荒唐事,我们不会再去逼问她,自己的女儿自己心疼,我更不想将她逼死了。”

  那一年的时间,如今在他们的嘴里却成了荒唐。

  靳寓廷可受不了这个答案。“我们确实是结婚了,办婚宴的时候你们也都在场,只是结婚证……”

  后来是顾津津拖着,没有及时去领罢了。

  “寓廷啊,中国的法律我不相信你不知道,况且,津津是被你们赶出来的。她就算生死不明,和靳家也已经没关系了。在你们眼里,她害得商陆流产,这是事实吧?她为此也已经付出了代价,你再好好想想,她把人害得孩子都没了,所以,她现在过得好不好,你也别管了。”

  这是顾东升对他说过的最重的话了,确实字字扎在靳寓廷的心上,说不定他这样找上门,在别人眼里就成了猫哭耗子假慈悲。

  毕竟顾津津最需要人伸手帮忙的时候,他选择了袖手旁观,那么她如今别说是失踪了,就是死了,他都管不着了。

  孔诚在楼底下等他,他有些看不明白靳寓廷。他当初娶顾津津是因为商陆,如今将她赶出靳家,也是因为商陆,那么自然而然,商陆不就是他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吗?

  要换在以前,可能不用等靳韩声动手,他就已经让顾津津尝尽苦头了。

  他明知这次找到顾家来,对方不会给他好脸色,他却还是要上门。

  他就算确定了顾津津安然无恙,又能怎样?

  孔诚将烟头丢在地上,刚碾熄,就看到靳寓廷形单影只地下来了。他快步上前,“九爷,问出来了吗?”

  “她没事。”顾家的人不会骗他,要真出事的话,他们就不会是那样的语气和神色了。孔诚上门问过,可靳寓廷不放心,他非要自己亲耳听到了才算。

  “您非亲自过去,问到的答案不还是一样吗?”

  靳寓廷站定了脚步,幽幽说道,“不一样,我现在心安了。”

  绿城中心商场内。

  顾津津进了一家高定的礼服店内,导购何等的精明,在打招呼之前就已经将她上上下下的行头都看过了一遍,在心里也估算了价值。

  “您好,请问是要看礼服吗?”

  “对。”顾津津站在货架跟前,扫了一圈后,并没有看中的意思。

  “休息间内有画册,都是巴黎设计师亲手画的手稿,只不过每样只能出一件,是专门服务您这样的高端客户。”

  顾津津眼角眉梢处染上些兴致,“好,我看看。”

  “请跟我来。”

  顾津津身边还跟了个女人,岁数不大,三十出头的样子,穿着和打扮均显干练。她跟在顾津津后面进了休息室,那是专为VIP客户预留的。导购将门关上,先给两人泡了一壶清茶,然后才将画册递到顾津津手里。

  她随手翻开几下,上面每一件孤品都是价值连城,顾津津精挑细选,导购也在旁边耐心地推荐。

  过了会,店里应该是来个新客人,说话声透过门板传进了休息室内。

  “这件不错,好看。”

  “我还是喜欢简简单单的款式,这条小黑裙的设计好像挺别致的。”

  顾津津止住了翻页的动作,那道声音她是不会听错的,是商麒。

  “你去参加那么高端的酒会,肯定要艳压群芳才是,这条好像太普通了吧。”

  商麒将裙子拿下来,左右端详,不住看着细节。“你懂什么,款式看着越简单,在设计的时候才越费心思,那样的场合下难道穿得花花绿绿出席吗?”

  “好好好,你长得好看,说什么都是对的。”

  商麒看了眼标价,眼神微黯,旁边的朋友凑上前,“天哪,这么贵。”

  商麒并没有将礼服挂回去。“还好吧,这价位算是能接受。”

  商余庆每个月都会给她一笔钱,商家家资雄厚,他出手自然也是阔绰,这也让商麒从小到大养成了会用钱的习惯。东西都要用好的,即便这样,为了一条只能穿一次的礼服花这么大的价钱,她还是有些不舍。

  可谁让靳寓廷也要参加那个酒会呢,商麒手指在礼服的领口处轻抚。

  “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,钱还能赚,要随随便便找些衣服对付了,不会显得很廉价吗?”

  身后的另一位同伴笑着插了话,“商二小姐什么时候用过差的呢?”

  商麒想到跟顾津津逛街的那几次,简直是在浪费时间。“你还别说,我真买过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”

  顾津津手指在画册上轻敲两下,导购以为她对手下的这件感兴趣,忙殷切问道。“需要定这件吗?”

  顾津津朝她做了个嘘的动作,商麒现在即将要提起的,不就是她吗?

  “当然是真的,那些牌子我之前都没关注过,两三百一件,什么人就配穿什么样的衣服吧。”

  朋友们笑着问她。“那你买了做什么啊?”

  “还不是被人拉去的,看她在那边跟个小丑似的试穿,我不买吧,显得我多不合群似的。”

  “你买回去穿吗?”

  商麒将礼服放到身前比了比。“送我家佣人我都觉得送不出手,全被我丢垃圾桶了。”

  顾津津静静聆听,那些事明明就发生在不久之前,可她现在听来,就像个旁观者一般,感觉就是个笑话。她那会那么信任商麒,她装的也是相当到位,一口一个九嫂就让顾津津完全卸下防备,甚至还庆幸她和别的富家千金不一样,现在看来,可不就是她瞎了眼吗?

  她收回神,将画册合上,顾津津压低了声音,“你家的设计确实不错,这里面的礼服需要定制,是吗?”

  “对,要有一个月的周期,外面挂着的那些不用等。”

  “不需要,我还是相信一见倾心。”

  “您真有眼光。”导购面色雀跃,“那您选好哪一件了吗?”

  “小姐姐,你也来一件吧。”顾津津嘴角浅勾,冲着坐在旁边的女人说道。

  “我不需要。”对方看也没看那本画册。

  “不行,必须来一件。”顾津津全权替她做了主,“就要两件,两种款式。”

  “太好了。”导购闻言,忙起身给两人倒水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她拉长了语调,“外面说话的那人,我倒是挺好奇的,你能帮我个忙吗?”

  “什么忙?”

  “一会她想要试哪条裙子,你能拿过来给我看看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导购有些为难。

  坐在顾津津旁边的女人看眼腕表。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要看不准就走吧。”

  “我不是都挑好了吗?”顾津津娇嗔一句。“难得出来放松下。”

  “楼上还有几家店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  导购一看那女人满脸的不耐烦,她实在不敢得罪,毕竟这样的客户一个月只要遇到一个就够了。“好,我这就出去看看。”

  商麒挑选了一圈后,还是喜欢先前的那件,“有S码的吗?”

  “有,我给您去拿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导购从休息间出去,看到同事朝这边走来,“她要哪件?”

  “S32148,要小码。”

  “我去拿吧。”

  同事轻拉住她,“你休息间不是要重要客户吗?”

  “可不是,一下定了两件,不过说还要看看你客人挑中的那款,你先招呼她们吧,就说同事正在找,我给她看一眼就好。”

  “我不管,今天你要做成了大单,改天必须请我吃饭。”

  “放心吧,少不了你的。”

  导购拿了商麒挑中的那款礼服走进休息间,“您看,就是这件。”

  顾津津拿在手里,黑色的礼服设计倒是简单大方,后面的铂金拉链是亮点,从领口处一直贯穿至裙摆,顾津津将礼服塞到旁边女人的手里,“你看看。”

  “我又不喜欢,不看。”

  “看看嘛。”顾津津朝她使个眼色。“你不是很擅长的吗?”

  “我真受够你了。”女人尽管这样说着话,却乖乖将裙子拿了过去,顾津津起身,指了指导购先前泡的那壶茶。“这是绿茶吗?还是什么,好香啊。”

  “普洱,你喜欢吗?”

  顾津津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开,“挺好喝的,就冲着这茶,我下次也要多来光顾你们的店。”

  “太好了,欢迎。”

  “你先给我量尺寸吧,我朋友还要看下裙子,如果她喜欢的话,这件也要了。”

  “好,好。”

  导购闻言,忙起身给顾津津先量尺寸。半晌后,女人将裙子放到沙发上,“我不喜欢这个款式。”

  导购出去将裙子交给了同事,再回来替顾津津的同伴也量好了尺寸。

  “方才那条小黑裙,我觉得不错啊。”顾津津一边喝了口茶,一边说道。

  女人朝顾津津睨了眼。“你喜欢就买。”

  “这样吧,你替我也拿一条进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导购自然是欢喜的,顾津津在休息间内继续坐着,女人起身跟着导购出去付定金。

  顾津津趁着休息间内没人,打了个电话,让正在聚餐的员工都上来。

  她在里面继续喝着茶,外面有说话声传来。

  “蟒叔,你们怎么上来了?”

  “不说你试穿了礼服,特别好看,还说什么千万不能错过吗?”

  “胡说八道什么。”女人刷了卡,准备回休息间。“你们都吃好了?”

  “差不多了,准备回公司。”

  商麒在更衣室内换上了礼服,导购替她将拉链拉上,“正正好好,跟量身定做的一样。”

  商麒轻吸口气,小腹处平坦无赘肉,这种礼服极挑身材,黑色的面料将她的身材包裹得玲珑有致。

  “您可以到外面看看。”

  商麒从更衣室出去,几个朋友放下手里的杂志。“哇塞,原来上身效果这么惊艳。”

  “还真是啊,贵果然有贵的道理,麒麒,这也太好看了吧?”

  商麒站定在落地镜跟前,裙子将她的腰掐得很细,她侧过身看看,又转了个圈,确实好看。

  女人带着几名同事走过去,站在了旁边。“真好看。”

  商麒满脸得意,这还用别人说吗?她都看在眼里。

  她抬起手掌想要试试舒适度,没想到肩膀处猛地一松,她立马察觉到不对,但是想要抓住领口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礼服裙是紧身的,拉链崩开后,裙子猛然往两边分开,虽然布料挂在了肩膀处,但是后背彻底裸露了出来。那条拉链从头崩到尾,商麒忙护住胸前,可是她的后面已经是一览无遗,穿了什么文胸、什么内裤,这会都清清楚楚地暴露在人前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她站也不是,蹲着也不是,偏偏旁边还站着几个男人。

  有个朋友最快反应过来,冲上前抓着裙摆想要给她遮住,可裙子原本就是紧身的,一双手压根不够。

  顾津津走出去的时候,看到商麒被人围观,她踩着高跟鞋上前,“呦,蟒叔,大邦,你们都在呢,商家二小姐的胴体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  商麒听到这阵声音,浑身泛起鸡皮疙瘩,她狼狈地抬眼望去,就看到顾津津穿了条跟她一模一样的礼服裙正款款而来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一名导购快速拿了个披肩过来,给她披上,商麒目光穿过人群盯着顾津津,“是你。”

  顾津津走到她跟前,拍了拍一名男子的肩,“问你话呢?好看吗?”

  “好看什么,发育不良,皮肤倒是挺白的。”

  顾津津侧首盯着商麒越渐苍白的脸。“还嫌弃,你以为这样的春色是你想看就看的?”

  商麒往后退了步,恼羞成怒。“为什么会出这种事?是你动的手脚是不是?”

  顾津津单手撑在腰际处,面上含笑,即便这会商麒就站在跟前,可她的情绪却已经能全部掩藏起来,她嘴角的那些弧度,看着可不像是在笑,但分明又瞧不出丝毫怒意。

  “小姐姐,肯定是你。”顾津津说着,伸手朝边上的女人一指。

  对方双手抱在胸前,眼睛看都不看她一下。“关我什么事。”

  “我方才让你看看裙子,你看,下重手了吧?”

  “噢,那也有可能。”女人口气并无明显地波动。“我看东西就是喜欢重手重脚的,有可能把拉链弄坏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?”商麒的朋友看出来了,对方明显就是在找茬。“这种事难道一句不好意思就能算了吗?”

  “确实,”顾津津冲边上的女人吩咐道,“买单吧,就当是赔偿了。”

  “谁稀罕你的赔偿!”

  “不稀罕啊?”正中顾津津下怀,“也对,商二小姐不差这点钱,也不屑让我们赔,是吧?”

  “顾津津,今天这件事,你想就这么算了吗?”

  顾津津嘴角的笑意一点点收回去。“不然呢?要不你打电话,让你的九哥过来,但就算他来了又能怎样呢?你肯定会说我不是故意的,不要找我麻烦,然后又口是心非的替我说尽好话,对吧?”

  商麒的脸色变了又变,顾津津身边的女人再度看眼时间。“既然不用赔偿,那走吧。”

  顾津津身上就穿着那件跟她一样的小黑裙,她抬了下脚步,尔后扬长而去,身后一帮人也都跟上了。

  商麒实在是丢脸丢得厉害,她快步跑进了更衣室,先将衣服换下来再说。

  商陆这段日子都被关在了东楼的房间内,连主卧都没有出过。

  秦芝双去看过她几次,据说病情严重,而且又是认人不清。

  早上,孔诚来到西楼,在客厅内等了会后,才看到靳寓廷下楼。

  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走到门口换鞋,佣人从厨房出来,“九爷,早餐都做好了,吃过后再去公司吧?”

  “不了。”他冷冷回道。

  自从顾津津走后,他鲜少在家里用餐,似乎不想面对自己是一个人的事实。

  孔诚替他将车门打开,靳寓廷坐了进去,车子很快发动,孔诚这会坐在他身侧。“九爷,您让我留意的那个网站,这几天一直在主推一部漫画。”

  “嗯。”靳寓廷淡淡应声。

  “那个作者应该是个新人,那是她第一部作品,起的笔名挺有意思,叫修经人。”

  “男的吗?”

  “不得而知。”

  靳寓廷垂下眼帘,孔诚将手机递到他面前,“就是这个。”

  “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

  孔诚面色犹豫,但有些事不敢瞒着他,“我昨晚花了些时间看完了,九爷,我觉得这里面的情节,似乎跟您有关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靳寓廷点开那篇漫画,看到简介上是这么写的:都说L城景家的老九,持美行凶,目空一切。这个姿色一等一的男人,就连走路都带着一股撩人的风。他习惯女人的不请自来,他眼尾一扫,总有人自以为是地认定了他是有心招惹。

  靳寓廷眼眸微沉,外界是怎么形容他的,他自然心知肚明,这摆明了写的就是他。

  “网站很捧这个作者,连续几天都是最重要的位置,而且姓景的男主角在家排名第三,上面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,最要命的是……”

  靳寓廷胸膛处起伏着,“是什么?”

  “在漫画中,映射了男主角和自己的嫂子关系不正当,兄弟二人为了他的嫂子反目成仇……”

  靳寓廷一张俊脸瞬间变得铁青。“画这漫画的人是谁?”

  “极易网站不是萧诵阳开的,要想查到作者的信息还需要时间,但这个网站的注册地就在绿城,办公楼也在绿城。”

  “既然这样,我们过去会一会。”

  孔诚也觉得很有这个必要,要照着这么发展下去,一旦这篇漫画彻底红起来,就跟当时的《斩男色》一样,谁都会将书里面的人物和靳寓廷对上。

  靳寓廷点开章节,如果说《斩男色》里的靳寓廷只是跟他重名了的话,那这部漫画中的男主角,五官轮廓和眼神就完全有了他的样子,虽然不是十分相似,但四五分的模样还是有的。

  靳寓廷牙关轻咬,看到其中有一章节的情节是这样的,男主角的大嫂因为得罪了别人而被人辱骂,男主得知之后,让对方当场下跪,并且以后必须见一次跪一次。

  靳寓廷将漫画画面放大,他呼吸微紧,将手机递还给孔诚。

  孔诚看了眼,小心翼翼地收起来。“九爷,这事您怎么看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“我起初以为是九太太,但后来想了想,她似乎并不知道那件事。”

  靳寓廷的脸上仿若结了一层浮冰,孔诚也不知道那个小作者什么来历,居然敢画这样的情节,这不是生生往靳寓廷的心口扎了一根针吗?

  孔诚将查到的地址告诉司机,既然网站的办公楼就在绿城,靳寓廷今天说什么也要让对方将这篇漫画给删了。

  来到极易网站所在的办公楼层,这会正是上班时间,有员工打卡进入。

  孔诚径自走进去,说明来意后,也亮明了身份,直接要见网站的负责人。

  负责接待他的人去了间办公室,回来后客客气气地说道。“我们总监有请。”

  靳寓廷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,偌大的屋内只有一张办公桌,正在专心画着漫画的人头也没抬。“稍等。”

  孔诚脸色布满吃惊,靳寓廷更是上前了几步。

  坐在办公桌跟前的,不是顾津津又是谁?

  一道目光压在她的头顶,顾津津顿住手里的动作,她将绘画板放到一边,看见靳寓廷时脸色如常,“原来是九爷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

  靳寓廷倒真没想到是她,他的情绪全部写在脸上,顾津津挥下手,示意助理先出去,孔诚见状,也转身离开。

  “顾津津?”

  “这么吃惊吗?又不是半年一年没见的。”

  靳寓廷目光攫住她不放,“你是修经人?”

  顾津津双手放向桌沿,下巴贴在交握起的双手上。“是不是从字面意思上看,就够明显了?”

  字面意思?

  修经人,经,是津的意思吗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