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26凤凰涅槃,让他们再也欺负不了她(精

126凤凰涅槃,让他们再也欺负不了她(精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9683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36

  

  回去的路上,顾津津跑了趟中介公司,拎包入住的房子有不少,只要看对眼,随时都能住进去。

  顾津津就坐在办公室内挑选,中介倒了杯水给她。“慢慢看,钥匙在我这,一会我带你去看看房子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,手背上已经淤青了一大块,比方才看着还要严重,她不以为意地将手收回去。“没什么,就是磕到了。”

  现在哪还有时间给她矫情,顾津津挑了个不错的小区,虽然租金稍微高些,但安保措施应该不错,特别是电梯,就跟高档酒店一样,是需要刷卡的。

  “就这套吧。”

  “要不要带你去看看?”

  顾津津轻摇下头,“我这两天就要搬过去,再加上我爸妈,就是一家三口。”

  “好,押一付三,没问题吧?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顾津津回到家时,陆菀惠和顾东升都不在家,顾东升单位那边的事勉勉强强算是解决了。房间内闷热得很,顾津津打开电脑,想要登陆后台,却发现已经登不进去了。

  微信上有编辑发来的短信,还给她看了影视公司搜集起来的证据。

  顾津津强忍疼痛,给她回了几句话。“让他们走法律程序吧。”

  影视公司跟顾东升的单位性质不一样,再说都到这个地步了,顾津津好像也没什么能失去的了。

  她坐在床沿处,将手背上被碾破的皮撕掉,每一下都痛得她受不了,眼泪不小心落在伤口上,更是痛到她浑身发抖。

  顾津津总算明白了,心痛的时候就是不能哭,不然越哭越痛。

  商麒去了医院后,第一时间给商太太打了电话。

  商余庆带着太太赶到医院时,商麒已经缝了针躺在病床上,商太太看到这个样子,大惊失色。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弄成这样?谁干的?”

  “妈……”

  商麒哭着坐起身,一把抱住商太太,“好痛啊,痛死了,流了好多血。”

  “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?”商太太仔细查看着商麒的伤口。“不得了,居然伤得这么厉害,前面后面都有。”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商余庆逼问出声。

  “我今天出去见了顾津津,是她约我出去的。”

  “你身上的伤,是顾津津弄的?”

  商麒犹豫着点了点头。“是。”

  “她疯了是不是?”商太太看着女儿腿上狰狞的伤口,不知所措,商麒从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毫不夸张的说,身上连个小口子都没留过,可现在呢?腿上的针线歪歪斜斜的,看着触目惊心。“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“她约我出去,她想回靳家,让我跟姐夫求情,我不答应,她就把茶杯打碎了之后把我弄成了这样。”

  商余庆气得伸手朝她点了点,“她是什么人,你是什么人,她把你姐姐害成那样,你还出去见她做什么?”

  商麒委屈地抹着眼泪,“我原本还以为她是有难言之隐……”

  “你真是……”商太太既心疼又愤怒,“她把你弄成了这样,她有没有怎么样?”

  商麒轻摇下头。“我打不过她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商太太从包里拿了纸巾出来,给她擦拭着头上的污渍,“还愣着做什么呢,报警,这是故意伤人。”

  “妈,别报警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商麒伤口处又痛又痒,也不敢去碰,“这种小伤,顶多就是拘留赔钱罢了,再说姐夫不是一直在施压吗?我们就别插手了。”

  “她都把你欺负成这样了,你还说这种话。”

  “我没事,养养就好了,最可怜的是姐,没了孩子,就等于是要了她半条命啊。”

  商余庆视线定在她伤口上,“你要实在不能走,就在这躺个半天。”

  他说完这话,转身出去了。

  商麒躺回病床上,一条腿不知道该搁在哪,“妈,爸干嘛去。”

  “还能干嘛去,难道眼睁睁看着你被人欺负吗?”

  商麒不着痕迹地轻扬下眉头,这就是最好的结果,商余庆出面肯定也不会心慈手软的,就算被靳寓廷知道又怎样呢?商陆已经被害得丢了孩子,那是商家的外孙,他出口气又怎么了?

  顾家匆匆忙忙搬了家,也就带走了一些贵重物品和要换洗的衣物等。

  但毕竟是一个家,东西说是不多,却也装了一小车。

  顾津津银行卡内还有些余额,但是交完了房租,也就所剩无几了。

  作者后台都被封了,但她总要张嘴吃饭,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开一个号,重新画。

  顾津津当着爸妈的面不敢表露太多的情绪,可陆菀惠脸上再没有了笑,顾东升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  在新家安置好后,家里还缺一些日用品,顾津津看眼时间不早了。“今晚别做晚饭了,我们下楼吃吧。”

  “要不待会去趟超市,买点碗筷和毛巾、水瓶等,顺便买点菜,回来做还来得及。”

  “妈,不用那么辛苦。”顾津津走过去挽住她的手臂。“吃了晚饭再去买,楼下不是有馄饨店吗?你喜欢吃的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顾东升表示赞同。“今天你也累了,别做饭了。”

  小区外面就有自带的商业,顾津津带着爸妈进了店,店里人倒是不多,顾津津点了三碗小馄饨和一笼蒸饺。

  陆菀惠肩膀酸痛,她抬了抬头,顾津津看在眼里。“妈,累坏了吧?”

  “还好。”

  顾津津鼻尖有些发酸,他们原本可以有一个安稳的住处,要不是因为她,何苦这样四处奔波呢?

  顾东升将小馄饨放到她手边,“愣着做什么,吃啊。”

  顾津津拿了勺子,埋头吃起来。

  陆菀惠看着她手背上的伤,先前追问了几次,她都说是不小心被夹到的。陆菀惠夹了个蒸饺放到顾津津手边的碗碟内。“多吃几个。”

  “妈,我不是很饿。”

  坐在旁边桌上的一个女人忽然起身,拿着手里的馄饨朝顾津津走去,陆菀惠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到她将碗放在了顾津津的头顶上方,她刚要开口,就见整晚馄饨连着汤水,都倒在了顾津津头上。

  她居然没有尖叫,汤水还很烫,顾津津颈间的肌肤瞬间红了。

  陆菀惠啊地起身,扑过去攥住对方的手。“你干什么?你是谁?”

  “你女儿骗了我的钱,她不是喜欢钱吗?好啊,我送她,够不够?”

  “骗了你什么钱?”陆菀惠拉扯着对方,“你有病是不是?”

  顾东升第一时间抽出纸巾递给顾津津,他忙站起身,又拿了不少纸巾给她清理,“没事吧?有没有烫到?痛吗?”

  顾津津脸上油腻腻的,身上也是,她更受不了的是别人充满异样的眼光。

  “她抄袭啊,她是个无耻的抄袭者,不要脸!搬用了别人的情节在赚钱,赚的都是黑心钱!”

  顾津津蹭地站起身,对方没想到她会忽然这样,她吓了跳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,“干什么?”

  “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?”顾津津脖子里面火辣辣的,“妈,报警。”

  “好。”陆菀惠忙去找手机。

  女人的手指几乎要指到顾津津脸上。“报警就报警,我怕你吗?你做了亏心事在前,找警察正好,让他们查查你……”

  “是,正好问问你的会员号是什么,我看你订阅了多少章,到底是不是我的读者。”

  “废话!”

  陆菀惠正在拨号,女人见状,伸手推了顾津津一把就出去了。

  “你别跑啊,警察还没来呢!”

  顾津津拉了把陆菀惠的手臂,“妈,算了。”

  顾东升已经追了出去,看到那个女人小跑着上了车,很快就驱车离开了。

  陆菀惠心疼地看向顾津津的脸。“津津,我们去医院吧。”

  “没事,妈。”虽然烫的难受,但那碗馄饨也不是滚烫的时候泼到她身上的,顾津津用纸巾擦了下脸颊处,上面还沾着葱花。

  旁边的食客们也在指指点点,“人家不会无缘无故动手的,肯定有原因。”

  “不说了她骗钱吗?”

  顾东升进来,板着脸严肃出声。“不知道情况就不要胡说八道!”

  “爸,我们回家吧。”顾津津这幅样子,也没法再去超市了。

  “一会经过药店,去买点药膏涂涂。”

  顾津津走到外面,晚风带着夏日的炎热吹刷在脸上,她鼻翼间都是小馄饨的味道,新来的客人走到门口,难免要端详一番。

  陆菀惠想要拉着她快点走,顾津津的双腿却好像钉在了原地。

  “津津?”

  “妈,你和爸去超市吧,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?”

  “不行,我们哪能放心得下你。”

  顾津津僵硬的腿总算轻挪动下。“那你们把我送回家,我洗个澡,你们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陆菀惠心疼地在她头上摸了下,“津津,你总是不让我问,让我给你时间,你看看你这样子,我和你爸要怎么放心得了啊?”

  “妈,没事。”

  “我们都搬家了,那人怎么还能找到你?”陆菀惠有些话真是忍不住。“还有她说的抄袭……”

  顾东升忙喝止住她。“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吗?她要心里没鬼,跑什么。”

  顾东升很明显不想让陆菀惠继续这个话题,“至少以后在家肯定是安全的,小区的安保设施还是很不错的。”

  两人将顾津津送回家,顾津津开了门进去,陆菀惠进厨房洗了个手。

  “津津,我一会再带点吃的回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两人走出去,将门带上,顾津津找了换洗的衣服后走进浴室,她站在镜子跟前,看了眼里面照射出来的人影。

  她都没想到她原来是这样狼狈的,头发因为汤汁的关系而粘稠在一处,脖子上还有些红,衣服的领口处都湿了。顾津津打开水龙头,弯腰洗把脸,但脸上油的不得了,她只能挤了满手的洗面奶涂上去。

  顾津津睁着眼,洗面奶的泡沫跑到了眼睛里面去,怎么冲洗都没用,眼睛痛得厉害,最后眼泪就止不住往外流。

  顾津津在台盆内放满了水,她将脸埋进去,瞬间的窒息感又令她立马抬起头。

  她已经看不清楚镜中人的脸,顾津津只知道她的眼泪怎么忍都忍不住,她双手撑在身侧,哭声由抽泣转为痛哭,直到最后她跪下了身,靠在身前的柜子上。

  一直以来,她想要的生活都特别简单。

  画自己喜欢的东西,有个小房间能蜗居就行,就算对男友的标准,也是简简单单的,不用大富大贵,只需知冷知热就好。

  失去的远远比得不到更要残忍,靳寓廷的抽身,就好比釜底抽薪一样,如今的顾津津孤零零地漂浮在水面上,没人能对她施以援手,他们一个个都站在岸上,就等着她什么时候翻船被淹死。顾津津看尽了那些人的冷漠,他们手里都拿着长矛,一下下扎在她仅能依靠的小船上,要将它扎穿、掀翻。

  顾津津自认没有做过伤害别人的事,可他们却全部要置她于死地。

  而她所有苦难的开始,都源于靳寓廷,他是有心招惹,招惹之后就是丢之、弃之,不管不顾。

  顾津津不住在脸上胡乱抹着,泡沫还没洗干净,眼睛里面流出来的泪水又是怎么都擦不干净的。

  她在地上坐了许久,虽然知道哭顶不了任何作用,但有时候就是忍不住。

  陆菀惠走出小区,放慢了脚步,顾东升回头朝她看眼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想给寓廷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算了。”

  “憋了这么些日子,我快要憋死了,不问清楚我难受。”陆菀惠拿出手机,找出靳寓廷的号码。

  顾东升还想阻止,“孩子们之间的事,你别管了。”

  “都离婚了!还不管吗?”陆菀惠心里有气,“都是你,让我给他们自由,现在好了,津津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。”

  陆菀惠手指一点,通话已经拨了出去,顾东升在旁边看眼,“说不定寓廷不想接你电话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。”

  但是并没有人接通,陆菀惠望了眼屏幕,顾东升上前将手机拿过去。“算了,他们都闹成这样了,寓廷不接电话,就说明是不想接,以后别打了。”

  陆菀惠面上掩不住失落,看来两人是真分开了,要不然的话,靳寓廷不会连个电话都不接。

  “以后别再打了。”顾东升又重复句。

  陆菀惠轻点了点头。

  靳寓廷回到卧室,他走到床头柜跟前,将上面的手机拿起来,看见有个未接来电,是陆菀惠打来的。

  他手指在号码上轻抚过,犹豫了下后,还是没有回拨过去。

  陆菀惠无非是要问他和顾津津现在的情况,他也解释不出什么,凡事等以后再说吧。

  他视线落向不远处的窗台,顾津津走了,那个角落也没有整理过,还能看到她先前丢在那里的几本书,以及一些小零食。

  顾津津很贪嘴,特别是画漫画的时候,经常是一边吃一边动笔,靳寓廷说过她几次都没用。

  他走过去,将窗台上整理下,耳边再没了声音,生活好像陷入一潭死水,靳寓廷拿起本小说翻看几眼。

  卧室内还挂着他们的婚纱照,说来讽刺,他们去拍照的时候压根不了解对方,摄影师不止一次要求他们要含情脉脉地盯着对方,要甜蜜,可那张照片中,他分明能看出顾津津的不情愿和他的无比不耐烦。

  浴室内。

  顾津津洗了澡,却还是觉得身上有股味道,她披头散发地进了房间。

  打开电脑,网站那边没再找她,只不过有关于她的所有推荐都撤了,还有之前做过的访问,也直接被删了。

  论坛上,关于她抄袭的帖子还高高挂着,不少留言的都是她的粉丝。

  她们当初有多么喜欢她,现在骂的就有多狠,甚至已经开始人身攻击,攻击她的家人。

  顾津津拿出绘画板,想要构思一个新的故事,她必须让自己努力赚钱,不能让一家人的生活陷入窘迫。

  第二天。

  一大清早,顾津津就听到门铃声此起彼伏地传到耳朵里,她赶忙起身,刚走出房间,就看到顾东升将门打开了。

  陆菀惠从外面进来,顾东升朝她看了眼。“出门倒垃圾,钥匙都不带?”

  “不是,锁开不了。”陆菀惠低下身,仔细看了眼锁孔,“怎么被人堵了啊?怎么回事?”

  顾津津快步上前,果然看到锁眼被堵了。

  她心下一沉,“我打电话给物业。”

  物业的人很快上门,说是要回去看监控,顾津津心烦气躁,让陆菀惠和顾东升先去上班。

  她在家里等着消息,一直到中午时分,物业都没有打电话过来,顾津津打算直接去问。

  锁已经修好了,顾津津打开门想要出去,一条腿刚往前伸,也亏得她反应快,她赶忙收住脚步。

  顾津津下意识用手掩住鼻子,忍着呕吐望向满地狼藉,她家门口和跟前的走廊上被丢满垃圾,剩菜剩饭倒了一地,居然还有卫生用品。顾津津几乎要吐出来,她怔怔地站在原地,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这一幕要是被爸妈看见,他们还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。

  顾津津只能再次打电话给物业,让他们安排了保洁员过来清扫。

  保洁阿姨就在楼底下,坐了电梯上来,看到这些也是吓了一跳,“天哪,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我开门的时候就这样了。”

  “我在这干了两年,从没遇上过这种事!”保洁员也有些无从下手。“这也太恶心了,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?”

  顾津津轻摇下头。“我是刚搬来的。”

  “这么多垃圾,要扫到什么时候?你看看,汤汁都洒出来了,一会还要拖地……”保洁员从兜内掏出口罩戴上,“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。”

  顾津津握紧门把没说话,保洁员一边打扫一边抱怨。“你应该报警的。”

  “报警,有用吗?”

  “怎么没用,”保洁员将垃圾扫起来,“让他们调监控,看看谁干的。”

  这时,对门的邻居走了出来,她推上门,朝顾津津看了眼,但什么都没问,很快又将视线别开了。

  保洁员好像是认识她,“买菜去啊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你家小宝呢?”

  “送奶奶家去了。”

  保洁员继续清扫地上的垃圾。“也不知道是谁弄的,脏死了。”

  女人没有搭话,抬起脚步就要走。

  顾津津见状,忙脱口而出问道,“请问,你家门口有探头吗?”

  女人不情愿地收住脚步。“没有。”

  “我家有,我来的时候就装上了,一会一定要看看是谁做了这种事。”顾津津视线一瞬不瞬地落在女人身上。

  对方抬头朝她看了眼,“你这样子,肯定是得罪了人,我住着怎么没人来找我麻烦?”

  “我也是刚搬来的,谁会找我麻烦?”

  “我看你还是尽快搬走吧,你这样子还要连累邻居,这味道冲死了,真恶心。”

  顾津津看到保洁员扫过一个垃圾袋,袋子破了,里面的尿不湿掉落出来。

  “看来做这事的人,家里可能还有孩子,这样缺德,就没想过给自己的孩子积点福吗?”顾津津轻描淡写说道。

  女人听到这,情绪激动起来,“你骂谁呢?”

  “你这反应太过激了吧?”顾津津毫不客气回道。

  “听说你是个画漫画的呀,抄了别人的书火了,现在被人扒出来,所以躲到这儿来是吗?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。”

  顾津津冷笑声,她这个听说,又是听谁说的?消息倒是灵通。

  保洁员停住手里动作,朝顾津津看了眼,她面色绷得很紧,“不要以为你长了一张嘴就能污蔑别人,当心嘴巴被人撕烂。”

  “你再说一遍?”对方也是泼辣的性子,“别仗着自己年纪小,就什么话都敢说。”

  “哎,你们别吵了……”保洁员在中间劝和。

  “住在你这样的人隔壁,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。”

  “你把我家门口弄得这样乱七八糟,还有理了,你是不是喜欢在垃圾堆中过日子?大家都是邻居,我家成了这个样子,你不觉得也影响你家里吗?”两家共用一条走廊,如今这里脏乱差,她也受得了。

  “这是你家门口,又不是我家的。”女人说着,走了出去。

  顾津津气愤难消,眼见保洁员还要继续打扫,“阿姨,你别扫了,去忙别的事吧。”

  “小姑娘,你被气糊涂了,这么多垃圾不扫掉……”

  “我自己弄好了。”

  保洁员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,“还是我弄吧,这也是我的工作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顾津津让保洁员走了之后,回屋拿了扫帚和簸箕,她忍着恶心将那些垃圾扫起来,却并没有用垃圾袋装,而是统统倒在了对门的门口。

  地上还有不少污渍,顾津津回屋用拖把拖干净,干完时出了一身的汗,她回到屋内,将门砰地关上。

  女人买菜回来一看,头皮发麻,喉咙炸开,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  门口压根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,再一看那些垃圾,可不就是物归原主了。

  她快步走到顾津津家门口,腾出右手按响了门铃。

  顾津津一把将门打开,“干什么?”

  女人指了指对面的地上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天天都在家里待着,哪都不去,这房子我是租的,你应该是买的吧?我一会就下去买502胶水,没事做,闲着的时候,我就玩玩别人家的锁孔,不想下楼扔垃圾,我就丢到你家门口。再要无聊,我就往你家鞋柜的鞋子里面放放老鼠啊,蜥蜴啊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女人面色铁青。“你……”

  “好自为之!”顾津津说完,砰地甩上大门。

  屋外倒没再传来叽叽歪歪的叫卖声,顾津津回到卧室后,又将房门关上了。

  接下来的两天,倒是没再发生什么事,家里还有些东西缺着,顾津津准备去趟超市。

  小区门口就有小黄车,顾津津租了一辆,骑上后出发。

  一辆车见状,悄悄跟了上去。

  司机将车速开得很慢,“确定没人盯着她吧?”

  “没有,刚才还有车在那的,不是被引开了吗?”

  “那就好,”司机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,“等了这么几天,总算见到她出门了。”

  “所以今天千万不能失手。”

  顾津津骑着车子往前,前面就是渎墅湖,旁边还有个大公园。她这段日子心情实在是不好,顾津津将车骑在了小道上,四周都是竹林,今天风很大,湖里的水拍打在岸边,都能听到哗哗的响声。

  要是可以的话,她真想在这边坐个半天。

  今天是工作日,又是白天,所以人很少,顾津津打算找个僻静的地方坐会。

  四季青的竹叶随着风声乱舞,顾津津放慢车速,前面有休息的凉亭,她刚要提速骑过去,车身却猛然摇晃起来,紧接着就不受控制地冲进了竹林里面。

  顾津津摔在地上,手也被地上的碎石划破了,她勉强将自行车推开,却见一辆小轿车停在了她的跟前。

  这是公园内的人行道,一般是不让汽车进的,顾津津看了眼虎口处的血渍,余光睇见车上下来两个男人。

  她警觉地欲要起身,却见他们大步上前,来到她身边后按住了她的肩膀。

  顾津津潭底闪过惊慌,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

  “不好意思撞到你了,我们送你去医院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那辆车,再看了看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。“不用了,一点小擦伤而已。”

  “走吧,”旁边的男人见状,伸手攥住她的手臂。“去医院检查下。”

  “真的不用。”

  对方脸上露出凶狠,“走不走?”

  顾津津不住看向四周,但这么热的天气,白天真没多少人经过。她也清楚要是这会上了车的话,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  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

  男人强行想要将她抱起身,顾津津手里捡了个石块,趁着对方不注意砰地敲在他脑门上。对方立马松开手,额头上挂了彩,被砸出血来,男人伸手一抹,再一看,口气彻底变了,“你找死!”

  顾津津被另外一个男人按在地上,“废什么话,就地解决吧。”

  顾津津看到对方抽出一把小刀,她嗓音里装满了害怕,那是藏都藏不住的。“你们是不是要钱?”

  “听说你还挺虎的,是不是?”男人看了眼顾津津的腿,他将尖利的小刀放到顾津津的裤子上,她全身都是汗,T恤都快湿透了。“谁让你们来的。”

  男人手下用力,刀子的尖端轻而易举穿过顾津津的牛仔裤,扎进她的肉里,她痛得要尖叫出声,另一人见状,从她身后捂住她的嘴。

  淡蓝色的牛仔裤顷刻间晕染出一大片的血渍,这还只是开了个小口子。

  顾津津痛得眼圈都红了,跟前的男人冲她笑了笑,他握住那把刀子,左右旋转两下。顾津津面色狰狞,痛得使劲挣扎起来,男人按住她的腿不让她乱动,泪水从她眼角淌出来,顾津津大口喘着气,感觉那双手掌好像要将她捂得窒息一样。

  她立马就猜到了这事肯定和商麒脱不了干系,她那天将她扎伤了,所以今天是来一报还一报的。

  顾津津牙关颤抖,牛仔裤上的血渍还在晕开,男人将刀子拔出来,刀尖完全被血染红,她伸手捂向伤口,却是痛得碰都碰不得。

  “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,以后做事情之前,动动脑子。”

  另一人松开了捂住顾津津的嘴,豆大的汗珠顺着顾津津的颊侧往下淌,落在了白色的T恤上,她几乎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。“那天是我动的手,今天这样,也算还清了吧?”

  “还清?对方是什么身份?这一刀能抵过那一刀吗?”

  “那你们想怎样?”

  “这样吧,虽然你的命不值钱,但我们也不想闹出人命,十刀抵一刀好了。”

  顾津津已经痛得要坐不住了,她单手撑在身侧,怎么她的命就不值钱了呢?她也是被爸妈捧在手心里的,从小也没吃过苦,她的命,不值钱在哪里?

  顾津津将眼泪逼回去,“你们放过我吧,有事好商量,不要跟我一个小姑娘过不去。”

  “呦,方才用石块砸我的劲哪去了?这会知道扮柔弱了?”男人蹲在顾津津的身边,手伸过去打在顾津津的伤口上,她痛得弯下腰,惨叫声抑制不住喊了出来。

  “人还是要看清楚现实的好,既然身边什么人都靠不了,你去惹别人做什么呢?”

  “跟她废话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男人狞笑着甩了甩手里的刀子,“要不在你脸上划一刀好了,抵消掉剩下的九刀。”

  顾津津侧过脸看了眼,她鼻尖上都是汗,几乎是一串串往下掉的。

  “不要。”

  “很在意自己的脸?”

  顾津津猛地朝着男人胸口推去,她双手一撑,刚站起身要跑,腿上的伤口却再度被撕裂,痛得她软下了身子。

  两人将她按回去,顾津津张嘴喊道。“救命,救命!”

  “闭嘴!”男人再度捂住她的嘴。

  顾津津手在旁边的地上乱抓,抓起石块就要反击,却被身边的男人踩住了手腕。“擦,今天碰到了一只母老虎,都这样了还敢横。”

  他蹲下身,手里的刀子精准无误地扎进了顾津津方才的伤口内,她几乎要昏厥过去,眼前有瞬间的漆黑,痛感好像有几秒钟被剥夺掉,却又在几秒钟后,变得格外清晰。

  顾津津痛到只能挣扎,眼泪也是不住往外流。

  男人存心要折磨她,手里的刀子一直在转,她眼冒金星,可又挣扎不过他们。

  “以后拎拎清楚,听到了吗?”

  顾津津眼帘轻闭上,她对商麒没有想过先下手,要不是她的手被她踩住,使劲碾压,她也不至于去伤她。别人的秋后算账可以一次次用在她身上,完全是因为她背后没有能倚靠的人,自己也不够强大到可以去抗衡。

  人,生来弱小并没有错。

  错就错在别人看见你弱,就觉得欺负你成了理所应当,他们将你的反抗不了当成了肆意玩笑,一次反抗不成,就要遭遇十次百次的凌辱。

  凭什么?

  凭的,不就是手里有钱或者有权吗?

  可偏偏顾津津差的就是这两样,她不想被人欺负,不想让家人跟着她一起担惊受怕,但命运给她安排了什么路,她都必须接受,不是吗?

  男人大声地笑着,别人的痛苦难堪在他眼里成了最好的取乐方式。

  顾津津的痛苦和喊叫都被身后的人捂在掌心内。“你倒是换个地方啊。”

  “换什么,旧伤口才最痛呢。”

  顾津津恨不得就这样昏死过去,但她一遍遍让自己清醒着,她遭遇了什么,她都要记着,并且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她浑身都在哆嗦,裤子被彻底染红了,顾津津依稀间听到有汽车的刹车声传来,男人也抬了头。“有人。”

  那辆车就停在不远处,一名男子从车上下来了。顾津津视线模糊,已经不能看清楚对方的脸,只听到他轻轻说了一声,“放开。”

  “你谁啊?别多管闲事!”

  男人上前几步,顾津津看到他抬起手,有什么东西抵在了那人的脑袋上,两人立马松开她,战战兢兢起身,顾津津定睛细看,那居然是一把枪。

  他目光投落在她的脸上,又看了看她腿上的伤。“能走吗?”

  顾津津点了点头,艰难坐起身,两个男人开着那辆车一溜烟地跑了。她就算站起来了,也是摇摇欲坠,男人径自往前走着,“跟上。”

  顾津津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身后,到了车前,男人示意她坐进去。

  她看了眼裤子上的血,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你就不怕他们折返回来?”

  顾津津闻言,乖乖坐了进去。

  这个男人,并不是陌生人,顾津津记得他,他是修家的那位公子爷。

  关上车门后,男人吩咐坐在前面的司机,“去就近的医院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顾津津靠着车窗,已经痛到完全无力,“你……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  “不救你,难道眼睁睁看着你死吗?”

  顾津津的手落在腿上,“这点小伤,死不了。”

  “你心里应该清楚,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”

  顾津津虚弱地喘息着,“你就算今天救了我,可还是会有下次、下下次。”

  “那你就要让他们再也欺负不了你。”

  顾津津轻抬下眼帘,“靠谁,靠你吗?”

  “不可以吗?”男人说着,倾过身,目光直直望入顾津津的潭底,“你这样子,就像是一只丧家犬,可我能让你飞上枝头变凤凰。”

  顾津津眼角还是湿的,她视线对上了男人,“条件呢。”

  “凤凰涅槃,苦头肯定是要吃的,但我保证像今天这样的事,再也不会发生,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是最糟糕的,你既然无力反抗,我可以帮你。”

  顾津津没说话,眼泪却止都止不住,她抽泣出声,腿上的血顺着大腿在往下流。

  她不想被人整死,更不想永远被压在黑暗底下。

  哪怕这个姓修的给她指的是一条插满荆棘尖刀的路,她也要迎刃而上去试一试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