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25靳寓廷,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痛(精彩必看)

125靳寓廷,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痛(精彩必看)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9767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35

  

  到了靳寓廷的公司,顾津津直接找去前台,她上次跟着靳寓廷来过,所以公司里的人也见过她。

  “你好。”

  前台抬下头,忙站起身来。“靳太太。”

  “靳先生走了吗?”

  “还没……”前台刚说完,就觉得有些不对劲,“您要找他吗?”

  “是,我找他有急事。”

  “那您直接上去吧。”

  “我不是公司的员工,没有卡,应该上不了电梯。”

  前台闻言,有些犹豫。“要不,您给靳先生打个电话?”

  “我们两人吵架了,我是来找他和解的,我不想给他打电话,你直接带我上去吧。”顾津津说这话的时候,面色严肃,也没有丝毫的心虚,前台犹犹豫豫的,但架不住人家是老板娘啊,她只好拿了胸卡跟在顾津津身后。

  刷卡进入电梯后,前台按了靳寓廷办公室的所在楼层,顾津津站在电梯内,看着数字键一层层加上去。

  走出电梯不久,顾津津就看到了孔诚的身影,她冲身边的前台说道。“谢谢,我自己过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快步上前,“孔诚。”

  男人忙收住脚步,回头看到顾津津时,眼里不由露出惊讶,“九……”

  他连个称呼都没有说完,他快步走到顾津津跟前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找靳寓廷。”

  “九爷不会想见你的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心口还是被刺痛下,她又何尝不知道他不想见她呢?可她现在是被逼到绝境了。“我一定要见他。”

  “你又何必这样呢?”

  “孔诚,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道理吧,我这些日子遭遇了什么,你们不可能不知道。你跟靳寓廷说,他要不想我把有些事说出去,他最好还是在我身上耽误点时间。”

  孔诚不由多看了身前的顾津津一眼。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见他一面而已,你不用紧张。”

  孔诚用手里的文件在掌心内轻敲两下,他转身走向办公室,顾津津见状,跟了上去。

  孔诚以指纹打开办公室的门,顾津津走了进去,看到靳寓廷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。

  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轻抬下头,目光越过他颊侧,看到了跟在身后的顾津津,他神色微凛,嗓音也不由扬高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顾津津径自走到靳寓廷的办公桌前,将椅子拉开后坐定下来。

  “九爷,我先出去。”

  靳寓廷丢开手里的笔,视线在她脸上端详着,她面色苍白,不过眼睛还是有神地在盯着他。

  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
  “我遇到了些麻烦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顾津津见他态度冷淡,她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遇上这样的问话,一时之间居然还不了嘴。

  靳寓廷看眼时间,挺晚了,她这样找到公司来,靳韩声那边应该也会知道吧?

  “你能帮我吗?”半晌后,顾津津才算鼓足勇气开口。

  “你想让我怎么帮你?”

  顾津津不信他不知道,却还要这样明知故问,“现在所有的人都认定了我抄袭,但是我没有,靳寓廷,我都已经离开靳家了,以前的事一笔勾销行不行?我只想过回我太太平平的生活。”

  “商陆的孩子没了,你觉得你能太平得了吗?”靳寓廷不信她那样天真,靳韩声是什么人,她不知道吗?

  顾津津张张嘴,双手紧握着放在腿上的包,“那我平白无故被卷入靳家,这笔账又怎么算?靳寓廷,从来都不是我要留在那的,我跟你素不相识,结婚也不是自愿的。我一个在校的学生,如今被害得恨不能东躲西藏,我又是得罪了谁?谁又能为我来负责?”

  “现在说这些都晚了。”

  “是啊,晚了,当初我挣扎不过,现在同样也是。我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处于弱势,仅仅是因为我背后没有靠山,我原本以为你是,但显然,你做不到。我们这种人的绝望,你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吧?想要整垮我,真是轻轻松松,手段也不用多么高明,即便我知道了他们背地里是怎么操作的,我也没法反抗,为什么?”顾津津说到这,喉间哽咽了下。

  “因为收买人心需要钱,找人作假需要钱,在网上买大批的水军,还是需要钱。而我呢,我什么都没有,为了我爸的事,我已经倾尽所有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,不由接过了一句话,“是,你把我给你的聘礼都卖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卖呢?虚情假意的东西,留着做什么?!”

  靳寓廷牙关轻咬下,“所以,你就卖的一件不剩,是吗?”

  “它们能救我爸,我为什么不卖?”顾津津也将声音扬高了不少,“我这也算是跟你离婚了,可我走得时候什么都没要,现在遇上了这么大的麻烦,那个房子我也要卖掉。”

  “既然你这么能耐,还来找我做什么?”

  顾津津不由哑然,他这是在暗示她,求人就应该要有求人的态度吗?

  顾津津手指用力掐着包,“我的笔名是无辜的,我想保住它。”

  “它无辜吗?”

  顾津津鼻子不由一酸。“我最不该做的事,就是用它连载了现在的那部漫画,起了个男主角的名字,叫靳寓廷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,胸口处仿佛被剧烈撞击下,“顾津津,为什么你只有面对我的时候,才会这样理所当然?现在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,所有人也都认定了是你把商陆推下楼的,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,不管你有没有真正的做过,至少在你说不清之前,这个坎是过不去的。”

  顾津津耳朵里就留下了那么一句话:所有人都认定了是她把商陆推下楼的。

  这所有人中,自然也包括靳寓廷。

  她再反复强调她没做过,也没用了。顾津津的口气也强硬起来。“你不肯帮是吗?”

  靳寓廷紧紧盯着他的脸,她完完全全看透了,她现在就算跪在他面前,他也不会对她施以援手的。“既然你这么宝贝商陆,我们就用她作为谈判的条件,行吗?”

  男人脸色骤变,他所有的表情都躲不过她的双眼,顾津津觉得既好笑又讽刺,只有提及商陆,他才会这样失控。

  靳寓廷也是真没想到,顾津津居然会跑来威胁他。

  她怎么能想到对他用威胁的法子?

  “你要跟我提什么条件?”

  “你帮我,我就对你和商陆的关系,守口如瓶。”

  靳寓廷冷笑出声。“我和她除了叔嫂关系,还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我在你身边将近一年的时间,你觉得依靳韩声的性子,我要是跑去他面前说些关于你和商陆的话,他会听进去吗?”顾津津现在手里只有这个筹码了,“比如,我说你做梦的时候都喊着商陆的名字,跟我所有的恩爱都是装出来的,为的就是麻痹他……”

  “顾津津!”靳寓廷厉声打断她的话,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  她红着眼眶,她就是这样不争气,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有眼泪,顾津津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,“现在商陆更加疯癫了,如果靳韩声听到这些话,你觉得她还能好吗?”

  “你确定你要这么做?”

  “现在已经有人找到我家了,往我家门上泼油漆,全网的人都在骂我,微博收到的私信都是咒骂,那是我辛辛苦苦画出来的漫画,它对我很重要。我想靠着它生活下去的,靳寓廷,你们不让我活,难道就非要让我忍气吞声吗?”

  她这些话,像是一把把尖锐的小刀子一样,往他心上不住乱捅。

  靳寓廷没说话,顾津津见状,又继续说道。“这样还不行,是吗?”

  “顾津津,你应该知道这样做对你没有丝毫的好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靳寓廷目光定定地攫住她不放,“你怎么不直接去找他,要对付你的是他,你可以用刚刚那些话威胁他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肯帮我,我就直接去找靳韩声,不过要换一种方法了。”

  靳寓廷听着她的话,心里的火慢慢涌起来。“你打算怎么跟他说?”

  “秦家的事情,你们瞒了那么久,瞒得真好。”

  靳寓廷猛地用力拍向桌面。“你居然敢提秦家的事情?”

  她真是疯了!

  顾津津并未被吓到,她看了眼靳寓廷的手掌,眼帘轻抬,“我是不敢去威胁靳韩声,那是因为我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。我知道我去找他,那就是送死,恐怕威胁的话还没说出来呢,我就已经被他掐死了。靳寓廷,你不一样啊,我们好歹夫妻一场,古人有云,一日夫妻百日恩,我用秦家的秘密来换你一次出手,行不行?”

  “我倒真是好奇,我要不答应,你会怎么做?”靳寓廷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。

  “外面媒体那么多,我要提供的这个线索,应该很值钱吧?”

  靳寓廷蹭地站起身,目光居高临下看着她。“你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”

  “知道啊,一笔一画清清楚楚。”

  “不要去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,顾津津,一个笔名而已,你忍过去这段时间,到时候还能重新开始。你会有新的身份,你顶多就是丢掉一篇漫画而已,你换个笔名不照样可以画吗?”有些话,靳寓廷不能在这个时候完全说透,“到时候谁都不会知道你就是顾美人,抄袭这种事,过了一段时间就会淡去……”

  “不,”顾津津坚决地出声。“我不想丢掉我的笔名,也不想丢掉我的漫画。”

  “那我也跟你明说了,就算你用秦家威胁我也没用,到时候你就看看,哪家媒体敢接你的料!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顾津津嘴角苦涩地勾起。“你是不能帮我,是吗?”

  靳寓廷坐回了顾津津的对面,“你爸的事情,你不是靠自己解决了吗?”

  “所以,你都知道,你清楚我现在的处境,却冷眼旁观看着我四处碰壁是吗?”顾津津的眼神越来越绝望,先前她拉不下这个脸,没有找他,但心里总想着她若开口的话,也许,也许他不会放任不管的。

  可如今靳寓廷的心思再明白不过了,她除了绝望,还能有什么?

  “就因为我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,所以你们要这样对我,是吗?”顾津津抬手将眼角处的泪水拭去,靳寓廷,我这段婚姻换来了什么啊?除了满身的伤,什么都没有。今日你不帮我,我无话可说,我以后是生是死都和你没关系。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和你站在一样的高度上,我会记得你今天对我说过的所有的话、做过的全部的事。我也不会让你好受,我也会让你尝尝痛哭是怎样一种感觉,你别不屑一顾,谁都不是天生的强者,我若能有那样的一天,我不会让你舒坦。”

  “好,”靳寓廷没有恼怒,将话接下来,“我也挺期待那一天的。”

  顾津津站了起来,她攥紧手里的包,靳寓廷抬起视线看向她的脸。

  这几天,她必然是吃不好、睡不好的,这么仔细一看,人好像也瘦了一圈,黑眼圈都冒出来了。

  靳寓廷拿过旁边的签字笔,见她身影动了动,他鬼使神差地开了口,“吃过晚饭了吗?”

  顾津津随手将他桌上的一个相框挥到地上,她坐着的时候,就是背对着那个相框,如今它砸在她的脚边,她也没有去看,“靳寓廷,我祝你一辈子都不幸福,祝你孤独终老。”

  说完这话,她转身往外走去。

  靳寓廷紧盯着她的背影,顾津津双眼都是模糊的,所以看不清楚前面的路,她只能盲目地往前走,她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了软软的泡沫上,这个地方令她窒息、令她心寒。它若是沼泽也好了,她恨不得深陷其中,再也不要起来,不要去面对所有的事情。

  她说那样的狠话也没意思,她说祝他一辈子得不到幸福,难道就真的能如愿不成?

  顾津津走出办公室,孔诚在门口等着,眼见她从他身边擦身而过,像个木偶似的一步步走远后,他这才回到办公室内。

  孔诚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相框,捡起来看眼,里面夹着一张漫画图。那是《斩男色》中的男女主,两人脸贴着脸靠在一起,孔诚有些搞不明白,靳寓廷要真想放的话,怎么不放他和顾津津的真人合影呢?

  “九爷,”孔诚将相框放回桌上,“我看九太太的精神状态很不对。”

  “我说的话,她似乎听不进去。”靳寓廷双手交握放到桌上。“那不过就是个笔名而已,她不必看得那样重,以后换个名字,谁都不会知道她曾经是顾美人。”

  “但九太太似乎很看重那个笔名。”

  这才是让靳寓廷觉得最头疼的地方,“她倔强的时候,就是让人咬着牙的恨。”

  “九爷,她不会真做出什么极端的事吧?”孔诚做事就是小心,顾津津害过靳寓廷,光这么一条,就能让他防她个十年八年的。

  “她还能做什么,难道真把秦家的事情扯出去?”靳寓廷倒是不怕这一点,“她不是一个人,身后还有父母,她不会真那样做的。”

  秦家的事一旦曝光,就意味着商陆疯癫的事也瞒不住了,到时候靳韩声真会要了她的命。

  “她现在无依无靠,就怕病急乱投医。”

  靳寓廷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忧感,“她什么人都不认识,还能投到哪里去?”

  顾津津从公司离开后,径自回了家,走到单元楼跟前,忽然从旁边冒出好几个人。

  “你是顾美人吧?”

  她下意识拧紧眉头,神色严肃起来,顾津津忙摇了摇头。“不是。”

  “还说不是,敢做不敢认吗?”

  她不过就是在网上连载了一篇漫画,又没杀人又没放火,至于被人找到家里来吗?

  顾津津抬起脚步想要上楼,那几个女生看着岁数也不大,她们并未阻拦,而是跟在了她身后。顾津津停住脚步,回头看着她们,“别跟着我。”

  “不跟着你,怎么知道你住在哪里?”

  顾津津觉得不寒而栗,“你们究竟是谁?”

  “糊涂仙儿,认识吗?”

  “可口可乐加加,认识吗?”

  另一个女生站了出来,“顾美人的小棉袄,你总能知道吧?”

  这几个都是《斩男色》的读者,而且都是状元等级,顾津津嘴唇蠕动下,却是充满了无力感,“你们怎么会过来的?”

  “我曾经为了追你的漫画,晚上通宵不睡觉,考试都考砸了,现在网上都在骂你是抄袭,你觉得对得起我们吗?”

  顾津津轻摇下头,“我没有抄袭,这件事还没有定论,你们也不必这样。”

  “都到现在了还要狡辩,你有意思吗?”一名女生说着,将手伸进了包里面。顾津津一看,拔腿就跑,她快步上了台阶,跑到门口时,正好陆菀惠出门倒垃圾,顾津津忙推着她进了屋。

  “怎么回事啊,津津……”

  顾津津将门砰地关上,刚要喘口气,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。

  陆菀惠手里还拎着垃圾袋,顾津津将它接过手后放到地上,她拉着陆菀惠的手臂将她带进房间。“妈,我们找个地方先住出去吧。”

  “是不是有人要找你麻烦?”

  她也只能轻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不是去找寓廷了吗?怎么样?”

  顾津津面色有些犹豫。“算了,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吧。”

  “津津,这次的事很严重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寓廷不管吗?”

  顾津津实在不想再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,“妈,我们暂时先搬出去住吧,好吗?”

  “好。”陆菀惠轻叹口气,“听你的。”

  顾津津不敢上QQ,不敢上微信,更加不敢登录后台。

  她回到房间坐了下来,事已至此,她也只能冷静下来想想。

  抄袭的事情怕是洗不清了,那就意味着后面还有巨额的赔偿。那笔影视费已经被顾津津填了窟窿,不过对方肯定是要走法律程序的,这就意味着她还有时间。她都已经想好了,到时候法院就算判下来说她是抄袭,要赔钱,她也完全可以将靳寓廷给的那套房子交给他们去拍卖,钱多多少少已经无所谓了,只要能渡过难关就行。

  可顾津津的心里,终究没有一点轻松感,这一关就算勉强能过,那下一关呢?

  后面究竟还有多少事在等着她,她不得而知。

  家人已经被她牵累,而她的漫画现在又涉嫌抄袭,整个后台都被锁了。也就是说,她以后连经济来源都断了。

  顾津津回想整件事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可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。

  她拿起手机看眼,从她离开靳家后,商麒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。

  虽说在她看来,顾津津是伤害了商陆,但她平日里三天两头往西楼跑,顾津津每次出了事,她都会站出来替她说话,但这次她出奇的安静,别说是电话了,就连条信息都没有。

  顾津津想了想后,还是打算给她打个电话。

 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商麒的说话声,“喂,九嫂。”

  顾津津听着那道熟悉的声音,有些恍然,“麒麒,你在家吗?”

  “是,刚和我妈从东楼回来。”

  顾津津这会不想听到关于靳家的任何消息。“我们明天能见个面吗?”

  对商麒来说,这会早就没了跟顾津津见面的必要,但她嘴上还是找了个很好的借口。“九嫂,我姐现在这样,我爸妈都恨你恨得要死,他们说我要是再跟你来往,就要打断我的腿。”

  “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九嫂了,你不会因为这样,就不肯见我了吧?”

  其实商麒猜都能猜得出来,顾津津要见她,肯定是让她跟靳韩声去求情的。

  毕竟她现在那么惨,靳寓廷又不管她,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吧?商麒也想看看她现在的模样,她很快答应下来。“好。”

  “那明天见。”

  “我来定地方吧,到时候一起吃个中饭。”

  顾津津应了声。“好。”

  第二天,顾津津比商麒早到,她走进店内,原来商麒还定了个包厢。

  顾津津进了包厢等她,商麒到的时候,顾津津正在弄手机,一见她进来,她将手机放回包内。

  “九嫂。”

  顾津津勉强轻挽下嘴角。“我都跟你说了,不用再喊我九嫂。”

  “你跟我九哥又没离婚,我当然要这样称呼你了。”商麒让服务员赶紧上菜。“就上个套餐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服务员走出去,将门带上。

  顾津津看到商麒在对面坐定下来。“谁说我们没有离婚?”

  这一点倒是出乎商麒的意料,难道他们动作这么快?“我怎么不知道啊?”

  “你又没有让人天天盯着我们,怎么会知道呢?”

  商麒听着这话有些怪,“离婚了?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在他看来,我把大嫂的孩子弄没了,我们两个肯定是不能再继续下去的。”

  商麒喝了口水,将杯子放回桌上。“九哥可能是还在气头上。”

  “麒麒,你相信我吗?”顾津津目光攫住她不放。

  商麒点了下头。“我当然信你。”

  “那你能不能帮我跟大哥求个情?我不想背负一个抄袭者的骂名。”

  商麒面有难色,“我上次替你说话,姐夫已经警告过我了,今天要不是我跟我妈一起去的,他都不让我靠近我姐。”

  “麒麒,那条项链是你跟我一起去买的,你当时有没有看到导购员动了手脚?”

  商麒小脸上挂满吃惊,“你是说,那个导购动了备用珠?”

  “是,你看到了吗?”

  商麒轻摇下头,“没有。”

  顾津津不住端详着她的脸色,商麒的面上倒真是看不出丁点的虚假,她装作面露希冀地说道。“麒麒,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  “当时我的身边就只有你,你只需要跟寓廷说你看到那个导购动了盒子,他就一定会相信我的。只要他信了我的话,我就有救了。”

  商麒觉得这话还真是好笑,顾津津凭什么让她来帮忙?再说她和靳寓廷都离婚了,她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,难道还能给她翻盘的机会不成?

  “九嫂,我不能这样做,万一九哥问我细节怎么办?”

  “我都编好了,你照着我的话去说就行。”

  商麒还是拒绝了,“不行啊。”

  “麒麒,你不一直都是站在我这边的吗?你也不想看着我和靳寓廷走到头吧?”

  商麒没有答话,脸上有了不耐烦的神色,“一会就上菜了。”

  “你不肯帮我吗?”顾津津焦急出声。“我是你九嫂啊。”

  “现在不是了,对吧?”商麒手指在杯口上画了个圈,目光定格在顾津津的小脸上。

  敏感如她,这一下,顾津津立马就知道了,她一直以来都能感觉到的那种不对劲,原来是在出自于商麒身上。

  “如果你肯帮我的话,靳寓廷肯定会让我回到他身边,我还能做你九嫂。”

  商麒端起陶瓷的杯子,又喝了口茶,“我真的帮不了你,我姐现在这样,所有的证据都指明是你做的。”

  “那真是有人陷害我,那个导购很有问题,我已经试探过她的口风了,她确实是被人收买了。”

  商麒的眼帘动了动。“你和九哥说,让他查啊。”

  “他不相信我,所以我才想请你帮我。”

  商麒将包放到旁边的座位上,“你就别为难我了。”

  “你以前跟我不是最要好吗?”

  “那是以前,现在我姐的孩子掉了……”

  顾津津紧接着又说道,“你不是说相信我吗?”

  “哎呀,你烦不烦啊!”

  顾津津看着商麒的脸色,她这会就连眉宇中心都写满了不耐烦,真是跟之前判若两人。

  服务员进来上菜,两人沉默无语,直到关门声再度传到耳朵里,商麒这才说道。“我肯定是帮不了你的,那头毕竟是我亲姐姐,再说我没见到导购动了什么手脚。”

  “你说你之前陪着大嫂去过那家店,那备用珠的事,你知道吗?”

  虽然顾津津现在已经离开了靳家,但商麒不会笨到什么事都在她面前袒露,“我不知道,她们也没跟我说过。”

  顾津津也有些吃不准商麒这人,如果她真有古怪的话,现在看到她这么惨,她应该要得意洋洋并且原形毕露才是。可若说她和之前还是一样,这话分明又不对。

  顾津津相信感觉,商麒对她很明显疏远了不少,而且对话间尽是敷衍。

  商麒拿起筷子,吃了几口,也不主动问问她最近怎么样,网上闹得那么厉害,顾津津不信她一点风声都没有。

  “算了,我过两天再去找靳寓廷吧。”

  商麒手里的动作微顿,“这次和之前的事都不一样,现在是我姐流产了,而且病情更严重,你就算找他十次百次都是没用的。”

  “我相信他对我是有感情的,我那样害他,他还是要我,这次就是在气头上罢了,他说过他喜欢我,要跟我好好地在一起。”

  商麒几乎要握不住手里的筷子,“九哥跟你说了这种话?”

  “是,他说了商陆在他心里已经过去了,毕业典礼上,是他亲手给我戴的学士帽,他说我从今往后都要交给他了。”

  商麒真想让她闭嘴,顾津津还真是看不清形势,那是在商陆出事之前,也不看看她现在像只丧家犬一样,靳寓廷要真想管她,她会是现在这种样子吗?

  “我也是为你好,九哥的性子我清楚,你就别白费力气了。”

  “你虽然跟他认识的时间,比我跟他的长,但我们两个的独处时间最久,我知道他还是会心疼我,不舍得我的……”

  商麒太阳穴突突直跳,换在以前,这样的话她还能忍着听下去,可现在已经完全没这个必要了。

  心疼她?

  也不看看她配吗?

  商麒手臂动了动,手边的陶瓷杯落到地上,脚边有毯子,所以并没有摔碎。

  顾津津见状,起身后弯腰蹲到地上,想替她将杯子拿起来。

  商麒所有的情绪在顷刻间爆发,她抬起一条腿,顾津津的手刚碰到那个杯子,手背就被人踩住了。

  商麒穿着高跟鞋,鞋跟又尖又细,她一下踩在顾津津的手上,她痛得连连呼喊。“快放开,你踩到我的手了。”

  顾津津蹲在那里,商麒站起身,脚下的力道加重不少,顾津津痛得眼冒金星,手骨几乎被她生生给踩碎。

  看来她说得那些话还是起到作用了,商麒果然没能忍住。

  另一方面,她应该也是看到了顾津津失势,所以现在肆无忌惮没关系了。

  “快松开,麒麒……”顾津津状似亲昵地喊着她的名字。“你不小心踩到我的手了。”

  “我记得之前有次饭店失火,你两手都是伤,你知道我当初看到了,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?”

  顾津津抬起头,看到商麒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在看,脸上再没了她所熟悉的那种笑,顾津津还是有些吃惊,就好像从来不认识她一样。

  “我当时想着,你的手怎么没被踩断呢?你命可真好啊,顾津津,你不就是会画几张破漫画吗?而且还是抄来的,还不如将你的手碾断,让你以后不能祸害别人。”

  商麒说完这话,脚后跟动了动,尖细的鞋跟几乎要扎穿顾津津的手背。

  她痛呼出声,眼圈痛得都红了,但并没有流出眼泪。“商麒,你怎么说这样的话?”

  “难道不行吗?”商麒脚下再度用力。

  顾津津看到自己的手背已经破了皮,商麒将鞋跟碾到了她的手指上,撕心裂肺的痛楚从手指尖传遍顾津津全身。

  “项链的事情,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顾津津额头渗着冷汗问道。

  “当然没有关系,你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。”

  顾津津的承受力已经快要到临界点。“备用珠的事也跟你有关,是吗?商麒,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“我都说了,跟我没关系!”

  商麒今天出门时穿了条短裤,她右腿伸得笔直,鞋跟在顾津津的手指上左右碾压。

  她看到掉落在旁边的茶杯,顾津津想也不想地捡了起来,将它砸向旁边的桌腿,陶瓷材质的杯子应声碎裂,顾津津攥紧手里的碎片使劲力道划过了商麒细嫩的小腿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她尖叫声,下意识将腿收回去,她没想到顾津津的动作那么快,商麒感觉到一阵温热,低头再看时,腿上的伤口正在往外冒着血。

  “啊!”她平时特别注重保养,不光是这张脸,还有全身,就算是剪指甲被剪破了一点皮她都要郁闷半天。商麒急得想要捂住伤口,顾津津却跟只野狼似的,看到了鲜血完全没有住手的意思,她抬起手臂挥过去,碎片扎到了商麒的大腿上。

  商麒痛得几乎要蹲下去,顾津津站起身,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将她压在餐桌上。

  餐盘被撞翻掉,里头油腻腻的菜沾在了商麒的头发上。

  顾津津的手背和手指都肿得厉害,她另一手用力抓着商麒的头发。“我做梦都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我也没想到你这么能装。”

  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  “你叫吧,我现在什么都不怕。”

  商麒用手捂住腿上的伤口,嘴巴也闭了起来,顾津津看了眼自己手上的伤,“我真该早早地防备你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自己出了事,怎么都怪到我身上,我什么都没做过。”

  顾津津松开手,手背处痛得摸都摸不上,商麒赶忙起身,头发上的油渍往下挂,一滴滴落在她肩膀上,将她白色的上衣弄得一片狼藉。

  她强忍疼痛坐到座位上,顾津津将受伤的手垂在身侧,“你想要报警的话,我在这等着。”

  商麒轻咬牙关,拿起包想要离开。

  顾津津见状,出声喊住她,“我送你一句话,坏事做的越多就越容易露出马脚,我现在已经离开靳家了,你也可以就此收手了。”

  “你是在套我的话,是吗?”那些碎片幸好没有刀子那样尖锐,要不然的话她今天真是完了,可被割开和扎过的地方还是痛得钻心,“顾津津,你是不是弄了录音,想要将我的话都录下来?”

  顾津津没说话,在原来的位子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机,我姐夫做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,我能没有防备吗?”她扬了扬手里的包。“我有干扰器,你是录不了音的。”

  “商麒,你那样做的目的,究竟是什么?”

  即便都闹到了这个地步,商麒嘴上还是没有松动,“我没做过的事,没法回答你。”“你就不怕我跟靳家的人揭穿你吗?”

  “你觉得别人会相信你吗?再说,我那是做了什么恶事,需要你去揭穿?顾津津,你还是好自为之吧。”商麒转身就要走,可腿被扎伤了,她只能一瘸一拐往外走。

  顾津津忙拿起旁边的包,掏出手机,商麒说得果然没错,她虽然录了音,可听到的却是一片静音,压根不是两人的对话。

  她甩了下手,这点痛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。

  商麒走到外面,一路上引来不少人的围观,她鼻翼间都是那种饭菜味,恶心死了。

  她坐到车上,手掌按着伤口处,现在靳寓廷和靳韩声盯得那么紧,她要让顾津津吃尽苦头,那也得瞒过他们的眼睛才行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明天是‘持美行凶’卷,最后一章,马上就是新的一卷来~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