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24打不死的小强

124打不死的小强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9833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33

  

  顾津津就站在路灯底下,看到车子已经停好,只是里面的人并没有下车。

  她等了会,还是不见车门打开,顾津津想着,靳寓廷应该是看到她了。

  顾津津想转身离开,但是想了想,有些不甘心。

  万一靳寓廷真是来帮忙的呢?现在是她有求于别人,就算满腹委屈,她也不该放掉最后的希望。

  顾津津想着一会要是看到靳寓廷,她应该说些什么呢?顾东升的事很棘手,她肯定是想让他帮忙的。

  顾津津抬起沉重的脚步上前,走近之后,忘了去看眼车牌号确定下。

  她走到后面的车窗前,刚要抬手敲向玻璃,就见驾驶座的车门被人推开了。

  下来的人一边打电话,一边甩上车门,见她站在那里,对方奇怪地睨了她一眼。

  顾津津赶紧收回手,落荒而逃,都这种时候了,她居然还能胡思乱想,仅凭着一辆车就断定靳寓廷会过来,实在好笑。

  回到家,陆菀惠在做晚饭,看到顾津津上来,她赶紧追问道。“怎么样?”

  “妈,如果把爸涉及到的那笔钱补上,这件事能这样过去吗?”

  “就算可以,那也是两百万啊。”

  顾津津走到主卧跟前,推门走了进去,顾东升正坐在桌子跟前写字,顾津津走到了他的身侧。“爸,你被冤枉的那件事是不是还在内部调查中?”

  顾东升放下手里的笔,“你妈到底还是跟你说了。”

  “都这个时候了,就别藏着掖着了,现在有没有可能跟你的领导沟通下,如果我们把这笔钱补上,他们能不能不要把事情闹大?”

  顾东升听到这,坚决地摇了摇头,“津津,你应该相信爸爸不是那种人,我可以接受调查,让他们报警好了。”

  “爸,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,是靳家的人想要害你,如果报警,我们就真的完了。至于说你受贿的那个人,我也可以找到他,以最快的速度给他一笔钱,封住他的口。”

  顾东升盯着顾津津憔悴的小脸,嘴唇蠕动下后,终究开了口。“靳家的人,谁?”

  顾津津沉默了差不多两三秒,“靳韩声。”

  “他怎么能这样做?”

  “渡过这个难关就好了,爸,你也是单位里的老员工了,如果我们把钱补上,应该来得及吧?”

  顾东升目光紧锁住顾津津不放,“津津,好几百万呢,我们哪来那么多钱?”

  “我手里还有个房子,我会尽快脱手的。”

  “爸现在不担心这些,爸担心的是你。”靳韩声连他都不放过,那就更别提顾津津了。

  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一步一步走总是没错的。”顾津津这会反而没眼泪了,她现在就算是把眼睛哭瞎了都没用,事情摆在面前还是要解决,没人帮她,那她就一个人扛起来。

  只要打不死她,她总能想到办法。

  顾津津丢下句话后,转身出去,立马就找了中介将靳寓廷送她的那套房子挂出去。

  她当初也算留了一手,没想到居然真会走到动房子的这一步。

  东楼。

  靳韩声将商陆接回家,她的状况很不好,一天比一天糟糕,有时候东西都吃不下,只要醒过来就吵着闹着要见孩子,倘若见不着,就会发疯。

  靳韩声实在没办法,只能将她绑在床上。

  秦芝双坐在床沿处,看到商陆睡了,只是两手都被绑着,她摸了摸商陆的手腕处。商陆方才挣扎过,腕部被磨得通红,“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。”

  “暂时只能这样了,总比她伤害自己要好。”

  “要是她哪天醒了,看到自己这满身伤,该多可怜啊?”

  靳韩声坐在了对面,目光端详着商陆的睡颜,“她要是好了,我就再也不会让她受伤了。”

  “韩声,”秦芝双知道有些话说出来,靳韩声肯定会不高兴,但她还是要说。“津津好歹也是靳家的人,现在尽管已经和老九分开了,但是……”

  “妈,您想说什么?”

  “你这性子,我再清楚不过,韩声,千万别伤及他人性命。”

  靳韩声一张俊脸绷着,“那商陆被人害成这样,这笔账怎么算?”

  “你不可能不下手,但凡事都要留有余地,津津不是十恶不赦的人,其余的事我虽然管不了,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,不要做过度伤害别人的事。”

  靳韩声看到商陆动了动,忙将被子给她盖好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秦芝双轻摇下头,她也不确定靳韩声到底有没有听进去。

  顾津津通过中介将房子挂出去了,因为是急售,所以价格也不对。顾津津可不在乎这些,现在首要的是赶紧拿到钱,虽然那栋别墅位于黄金地段,但现在只要能救顾东升,哪怕别人出个几百万,只要能顺利卖出,顾津津都会毫不犹豫出手的。

  办公室内,孔诚走到办公桌前,将手里的资料放到桌上。“九爷,您给九太太买的那套房子,现在正挂牌出售。”

  靳寓廷手里的动作顿住,“她要卖房子?”

  “是,九太太的父亲现在有了麻烦,顾家又拿不出那么多钱。”

  靳寓廷翻开文件夹看了眼,“就算卖得了又有什么用?再说,她又有几套房子能卖。”

  “您看,要不要找人出面?”

  靳寓廷收回视线。“不用,房子是我给她的,只要不咬着价钱,应该很容易出,这点事情她用不着别人帮忙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靳寓廷身子往后靠,目光轻落在孔诚的脸上,“她倒是硬气,没想过找我。”

  “九太太怕是已经认清楚了现实。”

  靳寓廷也不是不知道顾家现在面临着什么危机,但他并没有帮忙,有些事情只会越帮越忙而已。

  那么大一套房子,要想在短时间内出手非常难,顾津津让顾东升千方百计打听到了那个举报他受贿的人的地址。

  顾津津将房间的门反锁上,她走到床前,跪了下去,将床底下的两箱子书都搬开。

  她整个人几乎是钻进去的,拉扯了半天后,才将里面的东西拽出来。

  那是八个大小差不多相同的绒布盒子,当初靳寓廷仓促上门提亲,给的都是黄金的首饰和物件,她怕吓着爸妈,就藏在了床底下。顾津津打开盒子,将里面的金镯子和项链等东西拿出来,塞在了单肩包内。

  她出门的时候,顾东升跟在她身后。“津津,你去哪?”

  “我去办点事。”

  “你不用瞒着我,告诉我,你要去哪?”

  顾津津将头发扎在了脑后,也换了一条裙子,整个人看上去清清爽爽的。“我去中介公司,问问房子的事情怎么样了。”

  “我跟你一道去吧。”

  “不用,爸,我长大了。”顾津津压根笑不出来,但还是勉强地牵动下嘴角。“我已经会独立地解决一些事了。”

  “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打车找到了举报人的家里,她也是年轻,压根就没想到过害怕,她只是看到了一座座大山压在她的面前,而她必须将它们一一搬开才行。

  按响了门铃,屋内传来说话声。“谁啊?来了。”

  紧接着,门被打开了,里面露出一个骨瘦如柴的身影,中年男人盯着她看眼。“你是谁啊?”

  “你是刘仁财吧?”

  “你又是谁?”

  顾津津抬起脚步就往屋里走,男人侧开身,她转身对上男人的视线。“我是顾东升的女儿。”

  “出去!”

  “我既然已经进来了,就不会轻易离开。”

  男人并未将门关上,狰狞着神色冲顾津津道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“我就想问问,我爸收了你多少钱?”

  “你怎么不去问他?”

  顾津津攥紧了手里的包,往里面走去。“你说你给我爸送了钱,有证据吗?”

  “这还需要证据?我一句话,他就得被查,你怎么不去查查他银行卡里面是不是多了钱呢?”

  顾津津闻言,嘴角轻扯动下。“我明白了。既然这样,我跟你开门见山地说吧,我给你一笔钱,你乖乖地闭上嘴怎么样?”

  “笑话,你这是威胁我?”

  “不是威胁,而是给你送钱,两头好处都能得,多好啊。”顾津津站在男人家的客厅中央,她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,又还是个小姑娘,但这种情况之下,她不站出来,还能指望谁?

  谁都不是一夜间就能成长的,顾津津看着对方仍旧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“你开个价吧,我们可以谈。”

  “我劝你最好还是出去,别等着我把你丢出去。”

  顾津津走到沙发跟前,客厅并不大,摆了两张沙发之后,连茶几都放不下了,一张长凳子横在她跟前,凳子上还放着一包花生米和一瓶未喝完的啤酒。

  她将手伸进包内,掏出一个金镯子和一条金项链放到凳子上。

  男人看了眼,他走回去几步,将门推上后又来到顾津津身前。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给你的。”

  对方冷笑出声。“想不到顾东升的女儿也会来这一套,你拿回去吧。”

  ‘我知道你是替人办事,但我已经跟你身后的人达成共识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,你要不信的话,等我走了之后,你可以去问。”

  男人嘴上很硬,视线却并没有从那个金镯子上挪开,“什么身后的人,什么乱七八糟……”

  顾津津将手伸进包内,又拿了个金戒指和金碗出来。

  男人看得眼睛都直了,目光紧接着死死盯向顾津津的包。“你让你爸回去做好坐牢的准备吧。”

  “诬陷好人也不是靠你一张嘴就可以的,该说的我都说了,你要想双赢,就收下我的东西,到此为止。你要还想继续,那我们就破罐子破摔,我爸身上还背着另外一件事,多你一件不算多,少你一件更好,你自己掂量。”

  男人喉间用力吞咽下,很明显是被说动了。他上前两步,拿起那个金碗左右端详。

  “你要不放心,可以去金店鉴定。”

  每一件首饰上都有印记,顾津津也实在没有骗他的必要,她尽量装作不急不躁的样子。“你拿了这些东西,你背后的人也不会知道。”

  “你一个小姑娘,心思倒是深。”

  “我也是没办法,所以请你高抬贵手吧。”

  男人重重将金碗放回了凳子上。“要想太太平平,这些是不是太少了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把你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,我就答应你。”

  顾津津手掌顺势按住自己的包,“我能给你的,都给你了,包里已经没有东西了。”

  男人大步上前,一把拽住包带,顾津津抢着手里的包不放。“你不能这样。”

  “拿来吧你!”男人推开顾津津,拉开了包的拉链,他探头往里面一看,除了一些零散的小东西外,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他将包随手丢在了地上,走过去将凳子上的东西收起来。顾津津捡起包,从里面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。“你既然收了我的东西,至少要签个协议吧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方才我的手机一直在通话状态,我们两人的对话都被我朋友录了下来,你赶紧签字吧,签完了以后,这件事就结束了。”顾津津说着,将白纸黑字摊开在男人的手边,又从包里掏出来一支笔。

  “你信不信我弄死你?”

  “你做这种事,无非就是求财罢了,我给你的东西你即便拿去当了,也能值不少钱。大叔,我的命不值钱,真的,你背后的人还有别的招等着我呢,你就别给自己惹麻烦了。”

  男人将信将疑地盯着她看,顾津津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来硬的。“你把你的好处收了就行了,谁还能跟钱过不去呀?”

  对方闻言,看了眼纸上的内容,也没什么,无非就是让他保证不再将顾东升的事情闹大而已。

  顾津津看着对方拿起笔,在纸上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她赶紧将纸收回去。

  男人凑到金碗面前,咬了一口。“你要是敢耍诈,我就继续上你爸的单位去闹。”

  “你放心,这事是我求着你,我哪敢骗你。”顾津津匆匆收起纸,没有多做逗留,快步离开了。

  出门之际,她看到餐桌上放着一把刀,是那种很长的西瓜刀,她有些不寒而栗,可若不是被逼到一定的地步,她又何必以身试险呢。

  顾津津伸手拉开门,走了出去,迎面的热浪扑到脸上,她不知道还有多少艰难险阻在等着她。

  顾津津来的时候,将包里的东西都当掉了,就当剩下准备要给男人的这几样,人都是贪婪的,既然有机会得到更多,很多人都不会放过行恶的机会。

  她只是没想到靳寓廷送她的这些东西,这样值钱,她卖的一件不剩,银行卡上的钱也立马充裕起来。

  顾津津回到家,顾东升和陆菀惠都在,她关上门,陆菀惠忙上前几步,“津津回来了。”

  她走到两人跟前,将银行卡递给顾东升。“爸,这里有一笔钱,你赶紧去趟公司,能填多少是多少吧。”

  “房子卖了?”

  “没有,我把靳寓廷以前送我的首饰当了,房子一时半会是很难出手的。还有,他们说你贪污了两百万,这件事肯定不是用这点钱就能摆平的,你一定要找到能说得上话的领导,单位内部的事情,让他帮忙解决下,事后可以给他一笔钱。”

  顾东升闻言,却是很排斥这个做法。“平白无故拿出去这么多钱,津津,会不会是你把事情想复杂了?如果报警的话……”

  “爸,你对他们不了解,但是我知道,这件事你是说不清楚的,也查不清楚,只能哑巴吃黄连。”

  陆菀惠和顾东升本本分分过了半辈子,确实没遇上过这种情况。“但难道别人害我们,我们就只能忍气吞声拿钱去填吗?”

  “爸,能用钱填,这已经是好事了。”

  “津津,”陆菀惠在边上犹豫地出声,“你说的他们,包括寓廷吗?”

  顾津津想说不知道,但是看着陆菀惠的眼神,她还是勉强摇了摇头,“不。”

  从他们结婚至今,靳寓廷对顾津津的父母一直都很好,他即便再有恨,应该也不会跟靳韩声一样,把念头动到她的爸妈身上。

  陆菀惠怔怔地盯着顾津津看眼,“在我看来,你们才结婚啊……”

  是啊,一周年还没到呢。

  可这又算哪门子结婚呢?只不过是办了酒席而已,连个结婚证都没有。

  “爸,先别管这么多了,你赶紧去单位。”

  顾东升握紧手里的银行卡,终是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  顾津津的版权那边倒是走得很顺利,编辑一直在微信上跟她说进度,现在已经在进入盖章流程,对方也是诚心想要,所以让了不少条件。

  顾津津粗略算了下,扣除网站抽成和缴税,到她手里应该能有大几十万。

  她立马觉得肩膀上的一块石头落了下去,这笔钱一到账,顾东升的问题应该能解决掉了。

  到了晚上,顾东升才回来。

  桌上的菜已经做好了,只是都凉了,顾津津和陆菀惠也没心情吃。听到开门声,陆菀惠率先起身,“怎么样了?”

  顾东升将门轻推上,面色也不若出去时那样凝重,“答应了,说只要我把那个钱填回去就行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顾津津忙起身给他装饭,陆菀惠还是觉得很冤枉,“那么多钱呢,哎。”

  顾津津已经觉得很好了,不幸中的万幸,人有时候不能只盯着眼前的不顺利看,要不然日子就没法过下去了。

  版权签售成功后,编辑又联系顾津津,让她赶紧寄一份授权书到网站。

  影视公司的钱已经打到了网站,正好赶在发稿费之前,顾津津立马就将文件打印好了之后寄出去,没过几天,版权费就和顾津津当月的稿费一起,发到了她的银行卡上。

  她一刻都不敢拖,立马又将这笔钱给了顾东升,那个说他受贿的男人自从拿了东西之后,也没再来闹过事,顾津津彻底松口气,这几天她的神经绷得太紧,好不容易可以轻松下,可说不明的悲哀却一股脑的全涌了上来。

  顾津津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,小脸紧贴着枕头,屋外传来爸妈的说话声,她已经好几天没听到他们谈家常了。

  有门铃声响起,陆菀惠过去开门,看到是对面的邻居,手里拎着不少的菜。

  “津津妈妈,这是我亲戚送的,都是自家种的,我们也吃不完,我给你拿了点。”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呢,太谢谢了。”

  “都是邻居,谢什么啊,我们平时也吃了你不少东西。”邻居说着,将手里的菜递到陆菀惠手里,“对了,我看津津这几天都在家,怎么也没见你家女婿?”

  陆菀惠嘴角的笑意僵住,“是,津津回来住几天。”

  “小两口吵架了吧?没事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陆菀惠又跟那人说了几句话,等到对方回了家后,她这才将门关上。

  陆菀惠望了眼顾津津那扇紧闭的房门,她强忍着没有走过去,将菜放到了桌上。

  翌日。

  顾津津起床的时候,也没去洗漱,就打开电脑坐了下来。

  顾津津请假至今,留言区应该炸了,她强打起精神,今天想要试一试能不能恢复更新。

  顾津津登陆QQ,她设置了隐身状态,QQ刚登陆上去,几个读者群的头像都在跳动。

  茜小福星一直在找她,顾津津点开对话框,看到十几串表情跳出来。

  “在吗,在吗,出大事了!”

  也有一些读者来私聊她,顾津津一一打开,原来都是来祝贺的。

  网站方面对顾津津出售版权的事也很看重,特地弄了一个影视专区给她宣传,顾津津还没来得及和管理组说影视版权的事,她以为茜小福星要问的也是这件事。

  直到她打开群,才发现了不对劲。

  顾津津看着满屏的聊天记录。“不可能吧?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我不信,顾美人才不会做那样的事。”

  几个管理员在群里正在极力安抚,“大家不要随意猜测,我们都是跟着顾美人一路过来的,绝对相信她的人品。”

  “可是有证据啊,还有那么明显的对比图,真的就是一模一样,这怎么解释?”新进群的读者说完,将链接又甩了一遍。“大家可以看看,情节是不是一模一样?”

  顾津津看得心惊胆战,什么情节一模一样?这是在说什么?

  茜小福星立马打出一串字,“都说了在群里不能发无关紧要的链接,赶紧撤回去。”

  “这是有关于作者的帖子,群管理要这样说的话,难道是在心虚?”

  也有不少老粉丝站了出来,“图片有可能是造假,我还是相信顾美人的。”

  “那我把另一个作者的链接给你们看看。”那名读者说完,又发了串链接。

  顾津津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她点开进去,对方画的也是漫画,顾津津打开章节进入,她的手指很快僵硬地按在鼠标上,视线几乎被定格在屏幕上。

  那本漫画的情节跟她的《斩男色》几乎是一样的,除了人物的线条不一样之外,情节真是如出一辙。

  顾津津这时还不至于心慌,她当然不相信撞梗会撞得一模一样,这种几乎是复制黏贴的情节和画面感,肯定是对方抄袭了她。

  这也不难比对,只要对比下更新日期,就能一目了然。

  顾津津的鼠标滑到最上方,看到了更新的日期,居然显示是一年以前!

  她大惊失色,赶紧闭上眼,可是再度睁开眼帘时,看到的时间还是一年前。

  这怎么可能呢?

  她画的情节她最清楚,每一个场景和人物都是她绞尽脑汁构思出来的,怎么可能会涉嫌抄袭?

  群里面像是丢了个炸弹一样,连平时不怎么冒泡的读者都出来了。“居然真的一模一样!”

  “关键是人家先连载的啊,这下作者真是洗不清了。”

  “看来还真是抄袭了啊。”

  “那我们花了那么多钱怎么算?我可不想看抄袭的东西!”

  顾津津颤抖着手指,赶紧将对话框关掉,她身子往前倾,手肘压向桌沿,两手一点点遮住面颊。

  对于所有的作者来说,最耻辱的莫过于那两个字,而且一旦背负上,那是一辈子都洗不清的。

  很明显这是有人在故意害她,更新时间是变不了的,读者只要一看到对方是什么时候更新的,就肯定会认准了顾津津在抄袭。

 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,她通过对方所在的网站,很快找到了里面的编辑。

  顾津津将网址发给对方,“请问这个文,后来是弃了吗?”

  “对。”客服编辑倒是很爽快地回了。“我们警告过作者几次,她都没有再更新,所以现在解禁了,可以免费看。”

  顾津津翻到最后一章,真是完全一样,就是她到现在为止更新的那一张。

  怪不得方才读者群里有人在骂,说她是抄袭,那个作者后面没有继续更新,所以她也是断更断了好几天。顾津津越想越觉得不寒而栗,“你们有作者的联系方式吗?”

  “没有,她后来再没有画过,我们也找不到她。”

  顾津津一点都不觉得匪夷所思,她很快就将思路理出来了。

  对作者和读者来说,更新时间是最好的证据,所有人都不能改变它,但是运营的网站可以啊。

  这很明显是有人将她的漫画复制了,黏贴到另一个网站,再通过技术将那篇漫画的更新时间推到一年以前。这样,她就成了那个抄袭的人,而且是一锤定音,妥妥的死证据。

  顾津津手指落在键盘上,却敲打不出任何的字。

  她就算继续追问又能怎样呢?人家不会给她一个结果的,她不是自己走进了一个陷阱里面,而是被人硬生生给踢进去的。

  顾津津欲哭无泪,顾东升的事已经将她折腾的精疲力尽,可如今事情一桩桩地压过来,她根本就无力招架。

  顾津津情愿靳韩声用相同的方法来对付她,索性将她推下楼或者痛打她一顿,她都可以接受。网上的笔名是她好不容易写起来的,《斩男色》几乎熬尽了她所有心血,她一步步将它构架成如今的模样,笑着、哭着看到它有了今日的成绩。她这段日子情绪糟糕,可心里痛到快要熬不下去的时候,她也会想想将来漫画改编成影视后会是什么样子。顾津津觉得它已经成了唯一能支撑她继续下去的动力,可她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糟糕。

  顾津津继续登陆了名动漫网站的贴吧,看到有个帖子被置顶了起来,标题闪烁:这么红的小说居然是抄袭而来,不要脸,不要脸!

  顾津津看眼回复数量,已经一千多条了,她不敢继续看下去。

  那个作者肯定是找不到的,也许就是虚构出来的一个人物,靳韩声真是狠,一出手就要将她完完全全钉死,不给她一点后路。

  一夜之间,她从一个人人捧在手里的新晋大神成了一个贴有耻辱标签的抄袭者,就好像过街老鼠似的,人人喊打。

  茜小福星的头像还在跳动,顾津津点开,看到那席话后,蓄满在眼眶内的泪水涌了出来。

  “顾美人,你别吓我,你出来冒个泡啊。”

  “不管别人怎么说,我们管理组都是相信你的……”

  “你别伤心,事情总会过去的,我们一起想办法。”

  顾津津哽咽出声,她怕是过不去了,这次她不光自己掉进了臭水沟里,还连累了她的这些朋友。

  她们在群里极力想要安抚读者,却被人肆意谩骂,还只能骂不还口,小心翼翼地去解释。

  顾津津在椅子内坐了许久,起身找到手机时,才发现上面都是编辑打来的未接来电。

  她不敢回拨过去,她怕她解释不清,但是编辑的电话再打过来时,她也不能不接。

  “喂。”

  “顾美人,网上的那些东西你都看了吗?”

  “我刚看到。”

  编辑口气急迫地问道。“你有没有什么想解释的?”

  “漫画是我自己想的,也是我自己画的,我也看到了对方的更新日期,但她完全有可能是用新的内容替换掉了之前的……”

  编辑做这一行不是一年两年了,技术运营的事也是懂的,“就算是她换了更新内容,可她怎么能做到更新的章节数跟你一模一样呢?她停更之后,你就停更了。”

  “我只能说,是网站的技术动了手脚。”

  “现在有大批读者都在举报你,我们的客服都快忙不过来了。出版社那边也有人来问,顾美人,你知道抄袭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她当然清楚,那代表着是在找死。

  “而且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,“什么消息?”

  “影视方也找来了,说他们法务部门正在比对,一旦确定了你是抄袭的话,他们要追究责任,合同上面清清楚楚规定了,如果原作者作品被判定为抄袭,是要赔偿的,十倍赔偿啊!”

  顾津津感觉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,十倍?

  “难道凭借那些比对图,就能说我抄袭了吗?”

  “是,她的更新时间比你早,这就是最好的证据。顾美人,我也是看着你一路走到今天的,我很想相信你,可网站现在也处于被动的劣势中,微博很多大V都转发了这件事,网站要是包庇你的话,今后就没有新作者再敢过来了。”

  顾津津跌坐在床沿处,“好。”

  她接受,她接受还不行吗?

  哭没有用,喊也没有用,那怎样才有用呢?似乎怎样都没用啊。

  顾津津躺到床上,将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,虽然一遍遍跟自己说了不要哭,可眼泪总是控制不住地往外淌。

  一直到傍晚时分,陆菀惠回到家,她打开门,嘴里气愤地说道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顾津津一天都没吃东西,这会被饿得全身无力,她走出卧室,看到家里的那扇大门敞开着。

  陆菀惠气得面色铁青,“报警吧,太恶劣了。”

  “妈,怎么了?”

  “你看。”

  顾津津走到外面,看见大门上被人用红色的喷漆喷满了字,无耻、抄袭者、还钱。

  她脸色刷的白了,红色的漆一条条往下挂,触目惊心,陆菀惠气得直跺脚,“有病吧,是不是找错人了?”

  “妈,先通知物业吧,让他们来处理下。”

  “太过分了,那都是些什么人啊!”

  顾津津头重脚轻地往里走,还能是什么人呢。

  她坐在桌子跟前,这会饿得眼冒金星,“妈,妈。”

  陆菀惠用手擦了下,那是红漆,压根擦不掉,顾津津使了好大的劲道这才高喊。“妈。”

  “怎么了,津津?”

  “我好饿,你给我炒个饭吧。”

  “好,好。”

  陆菀惠先将门关上,进了厨房给顾津津炒饭,一大碗饭端出来的时候,顾津津就像是好几天没吃过饭一样。她顾不得烫,也顾不得吹一口,狼吞虎咽起来。

  吃过饭,顾津津洗了个澡,把头发也洗了,她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准备出门。

  陆菀惠不放心她,“津津,你去哪?”

  “找靳寓廷,谈谈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我骗你做什么?妈,不用担心我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顾津津说完,抬起脚步走出去,大门被陆菀惠用一块床单给遮住了,顾津津冷冷看了眼,然后走下楼去。

  她走到小区门口,掏出了手机,很快找出靳寓廷的号码。

  其实压根不用翻通讯录,他的号码她可以倒背如流,只不过这样还能拖延点时间,顾津津最后做着无谓的挣扎。

  她拨通通话,将手机轻贴在耳畔。

  三秒钟过去,五秒钟过去……

  最后,里面传来一阵女声,显示无人接听。

  顾津津的手臂垂在身侧,他连她的一个电话都不接了。

  行,他不接电话,那她直接找过去就好。事已至此,求饶已经没用了,顾津津必须让自己强硬起来。

  办公室内,孔诚看眼来电显示,靳寓廷没说话,他也没有开口。

  靳寓廷将手机翻过来放回桌面上,孔诚坐到了对面的椅子内。“九爷,要不要回去了?”

  “过会吧。”他继续翻阅手里的文件。

  “她现在找您,恐怕也是因为被逼急了,她的漫画被指抄袭,不但要面临巨额赔偿,更重要的是前途也毁了。”

  靳寓廷这个时候如果不帮忙,那也就意味着顾津津要被彻底压垮掉。

  靳寓廷目光盯着手里的文件,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  “但她肯定会来找您。”

  他拿起签字笔,在落款处潦草地写上自己的名字。“再等等。”

  孔诚听出了他的话外音,“所以,您还是想帮她是吗?”

  “再等等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靳寓廷重复着这句话。

  孔诚闻言,想要劝他,他毕竟对顾津津不了解,但他跟着靳寓廷这么久以来,忠心耿耿,他想说如果靳寓廷再帮顾津津,两人之间说不定还会回到原点,到时候,就又进了那个死胡同,循环反复地伤害,这是何必呢?

  顾津津叫了辆车,直接找去靳寓廷的公司,她跟他就那么不清不楚地分开了。顾津津原本以为他们是能够平静分手的,却没想到还是要到撕尽脸面的那一步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好了好了,津津女王倒计时~O(∩_∩)O哈哈~

  明天送你们个高氵朝,我们都能缓缓了,立马就不压抑喽

  今天开始,连续四天万更,正好这些情节都能写完,还能写到第二卷了,期待不~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