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23你会救我吗?

123你会救我吗?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661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32

  

  孔诚朝她使个眼色,示意她不要提起顾津津,但显然晚了。

  佣人眼神犹豫,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。

  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靳寓廷不由朝楼梯口看眼。

  “九太太回家之后,没过多久就走了,我拦了……”佣人着急出声,“但她说,是您让她走的。”

  靳寓廷没有多余的表情,他径自朝楼上走去,孔诚不放心,难得地跟在他身后。

  主卧内,明明从此以后就要少掉一个人,可一眼望去,屋里的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少。

  再一看,她不过就是将她的电脑等物品带走了而已。

  靳寓廷坐向床沿,孔诚朝他看眼,“九爷,您真让九太太走了。”

  “之前是谁一个劲劝我的?”

  “但那时候您不是不听劝吗?”

  靳寓廷面色严肃地盯着孔诚,“当初我要是听你的,是不是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?”

  “九爷,您也不要这么想。”

  靳寓廷合上眼帘,他弯下上半身,手掌撑着额头,“至少,商陆的孩子是能生下来的,她疯了两年,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那个陌生的世界里面,好不容易能有个孩子陪陪她……”

  “以后不会再出事了。”

  靳寓廷手指一下下摩挲着前额,“这件事太天衣无缝了,可越是没有破绽,就越像是设计好的一样。”

  “您是说,有人要害九太太吗?”

  靳寓廷放下手,目光定在一处,又摇了摇头。

  孔诚被弄得糊涂了,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

  “我也有些看不透她,至少她害过我。”靳寓廷想到那件事,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接受顾津津的那种做法。但她总是说干就干,他相信顾津津是善良的,可每个人心底都会有不受控制的时候。“还有她跟那个导购说的话,你也听见了。”

  确实,顾津津说那些话的时候,没人逼着她,不管她是真的想找人顶罪,还是病急乱投医了,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她动了那样的心思,而且付诸于行动了。

  “如今靳太太这个样子,靳先生那边肯定会有动作。”

  靳寓廷眼角跳动下,他又何尝不知道呢?“但那也是顾津津必须要承受的。”

  所有人都没法证明她是清白的,依着靳韩声的性子,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。“你盯着点,底线是不能闹出人命。”

  “九爷,你还是想帮九太太?”

  “你盯着就是了,不管是顾津津,还是她的父母,都不能有身体上的伤害,更加不能闹出人命。”

  孔诚答应下来,“是。”

  靳寓廷身子再度往下压。“这点苦头如果都不给她吃,东楼那头的火就撒不掉了,我若一直拦着,他恐怕会不顾一切直接下最重的手。”

  说到底,靳寓廷同靳韩声毕竟是兄弟,这么些年的相处还能不清楚彼此的个性吗?

  靳韩声这人,向来遵守的准则就是,谁要碰了商陆,谁就是在找死。

  况且这次搭上的,还有他们的亲骨肉。

  他现在能做的,就是不让靳韩声动一命抵一命的想法。

  “九爷,您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  靳寓廷身子往后倒去,“如果这件事真是顾津津做的,那么,只能说她是咎由自取。如果不是,那说明背后还有一双操作的黑手,那人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,如若我还把顾津津强留在西楼,对方恐怕还会更疯狂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孔诚,你出去吧。”

  孔诚看了眼靳寓廷,没再说什么,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晚上。

  陆菀惠做好了菜,将菜都端到餐桌上,顾东升将脸贴在顾津津房间的门板上,陆菀惠蹑手蹑脚走过去。“怎么样了?”

  顾东升轻摇下头,压低了嗓音道。“没有声音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。”

  “这么晚了,还是叫她一声吧,我看津津那样子,近来几顿可能都没好好吃过。”

  顾东升也是这样想的,再怎么样也不能饿坏了肚子,他伸手敲响门板。“津津,吃晚饭了。”

  里面传来轻应声,很快,房间门就被打开了。

  陆菀惠看眼顾津津的样子。“瞧瞧你,去洗把脸。”

  顾津津乖乖进了洗手间,出来的时候,饭已经盛好了,她坐到餐桌前,拿起筷子。

  “津津,来,这是你喜欢吃的。”顾东升说着,不住往她碗里夹菜。

  “爸,够了。”

  “多吃点。”

  顾津津实在没胃口,但现在是在家里,当着爸妈的面她硬塞也要将饭塞进嘴里。陆菀惠忍不住想问,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。“再吃点,喝汤。”

  顾津津一语不发,只是不住往嘴里扒饭,她不敢吱声,生怕一开口,爸妈就要问她离婚的事。

  她和靳寓廷,只能算是分手而已,哪算得上什么离婚?

  或者还可以说,她是单方面被赶出去了。

  顾津津想到这,鼻子又开始泛酸,她尽量不去深想,她想要转移注意力,却发现压根想不到什么开心的事。

  门口,好像传来阵动静声,陆菀惠敏感地起身,“是不是有人在敲门?”

  “哪有,”顾东升示意她坐回去,“家里有门铃。”

  “肯定有人在敲门。”陆菀惠忙丢开筷子走了出去,顾津津看到她满脸希冀,一把将门打开,外面的楼道感应灯亮起来,可却看不到半个人影。

  倒是有脚步声在往楼上走,陆菀惠失望地将门关上,这是怎么回事?从顾津津回来至今,靳寓廷一个电话都没有,也没有找上门来,难不成小两口真的走到那一步了吗?

  顾津津看到陆菀惠的样子,眼泪决堤而出,她捧着饭碗不肯放,眼泪就啪嗒啪嗒往碗里掉。

  “津津,”顾东升忙要将她手里的碗拿开,“别哭,多大点事。”

  顾津津含着声音痛哭,就像是一口气要上不来一样。

  陆菀惠也慌了。“津津,你别吓妈妈,我……我就是看看外面有没有人。”

  顾津津知道靳寓廷不会来的,这次和上次不一样,他再也不会耍赖缠着她跟到家里来了。那次是她被伤了,而这次呢,是她‘伤’了她最在乎的人,不一样的。

  “津津。”陆菀惠握住女儿的肩膀。“别哭,再大的事都会过去的。”

  “爸、妈,我和靳寓廷就是分开了,你们能不能答应我,不要问我,不要找他,答应我行吗?”

  “好,答应你,快别哭了。”

  说到底,她在他们眼里还是个孩子,可是这么点年纪,她却已经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,搞得遍体鳞伤,痛不欲生。

  吃过晚饭,陆菀惠也没多问,催着顾津津赶紧去休息。

  她躺在单人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靳寓廷让她走时的样子。

  不知道商陆有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不知道秦芝双是不是还在怨怪她,她也不知道靳寓廷这会,是不是恨不得掐死她?

  顾津津没去管漫画更新,她不知道她的心要痛到什么时候,或者是无药可救,要痛一辈子了吧。

  房间里面关了灯,越是清净的时候,脑子里就越清醒。

  她总觉得她是咎由自取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,顾津津没有真正对一个人动过心。她禁不住靳寓廷的攻势,即便他从未对她有过狂热地追求,但心动的感觉却是在点点滴滴的相处中被逐渐渗透入心的。

  别说她了,换了别人,能躲得过吗?

  靳寓廷就是这样的男人,他无心招惹,可他的所有,却是一种能令人着迷的慢性毒,一旦发现中毒,想要抽身时就已经来不及了。相思和痴缠早已浸入骨髓,怕是刮骨去皮都难以再忘记了。

  翌日。

  陆菀惠做好了早饭,不放心地走到顾津津的卧室门前。“要不,我今天请假吧。”

  “没事,你要待在家里,她反而不自在。”顾东升拿了碗筷坐到餐桌前,“津津已经长大了,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  陆菀惠心想也是,“哎,这问也不敢问,可把我憋死了。”

  “再等几天吧。”

  顾津津在房间里也没睡着,她竖起耳朵,听着爸妈的对话传到耳朵里,她不敢这个时候出去,能躲一会是一会吧。

  陆菀惠和顾东升相继去上班,很快,家里就只剩她一个人了。

  顾津津换了衣服去洗漱,站在镜子跟前,才发现这鬼样子实在是吓人,眼睛是肿的,头发乱得都快打结了,就连脸蛋好像也是肿肿的。

  她洗完脸回到房间,手机铃声一直在响,顾津津停住擦拭头发的动作,顿了三秒后,一个箭步冲过去,找了半天才发现手机在枕头底下。

  顾津津急忙看眼来电显示,眼里簇燃起来的小火苗却立马被扑熄了。

  她坐在床沿处,电话是网站编辑打来的,看来几天没有更新,那边也着急了。

  顾津津想着干脆请一段时间的假吧,就算再没心思,也不能把漫画丢掉,以后还要生活,不就是心痛吗?痛过一段时间总能好的。

  她刚接通,还未来得及开口,对面就传来了编辑的说话声。“顾美人,你怎么回事啊?居然断更,微信找你也不回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家里有点事,我想请假……”

  “算了,现在先不说这个,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版权部的同事前段日子一直在推你的影视,也有好几家公司表示感兴趣,现在有一家总算是谈妥了,准备签约。”

  这要换在以前,顾津津听到这样的消息不得高兴地跳起来?可她这会完全没有兴致去问细节,“好,反正我都授权给网站了,签约的事也用不着我出面。”

  “你怎么一点不兴奋呢?我方才都快激动哭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高兴啊。”顾津津庆幸她和编辑不是面对面站着,不然她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出来。

  “这个合同走起来挺快的,版权费也很快就会下来,以后你就是小富婆啦。”

  顾津津点着头,“谢谢。”

  挂断通话后,顾津津心情沉重,她以前总会为了想不出情节而郁闷,也会为了办不成的签售会而痛哭,现在想想,那些压根不算什么,全都抵不过靳寓廷的一句话。

  他的言语伤害,就像是看不见的刀子一样,一刀刀都扎在顾津津心口上。

  她将电脑和绘画板都拿出来,摆回书桌上,顾津津怔怔地盯着屏幕,也不知道坐了多久,他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。

  顾津津看眼时间,这才中午,爸妈应该不会回家。

  她走到外面,看到顾东升正在换鞋,顾津津哑着嗓子问道。“爸,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?”

  顾东升的脸色并不好看,听到顾津津的声音,他回头朝她看眼。“不放心你啊,中饭吃了吗?”

  “我不饿。”

  “不饿也要吃。”顾东升进了厨房,顾津津跟到门口,看着爸爸的身影在厨房内忙碌,“爸,这个时间点你应该在公司。”

  “我不放心你,请了假。”

  顾津津看着顾东升背对着她,她并不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,“我一个人在家可以的。”

  “一会吃饭叫你,先出去吧。”

  顾东升简单的做了两个菜,吃过中饭,他也没有去上班,而是回了卧室。

  顾津津脑袋昏昏沉沉的,也没多想,就进了屋。

  晚上,陆菀惠敲响顾津津的房门,顾津津坐起身,就看到陆菀惠推门进来了。

  “妈,你回来了。”

  陆菀惠走近上前几步,顾津津朝门口看了眼。“对了,你跟爸说明天开始让他正常上班,我在家里不用人照顾。”

  “没事,就让你爸……请假,在家陪你几天。”

  “不用,”顾津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“爸今天突然就回家了,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  陆菀惠虽然有意隐瞒,但言语间支支吾吾很不痛快,顾津津一看,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。

  “妈,出什么事了,您还要瞒着我吗?”

  “也没多大的事,过几天就能好了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赶紧追问。“你赶紧说啊。”

  陆菀惠知道瞒不住,这才简单地跟顾津津说了下。顾东升是遇上了不小的麻烦,他是单位里的一个小领导,原本安安稳稳做着还能有晋升的可能,但今早一道晴天霹雳劈下来。有人去他单位里闹事,说他收了贿赂却没把事情办好,公司方面一查账,又说他涉嫌贪污,这可把顾东升急得要死。

  领导生怕事情闹大,立刻让他回家等消息,必要的时候,还要配合调查。

  顾东升一辈子干净,哪里受过这样的冤枉,他这会一语不发,把陆菀惠急得要死。

  顾津津没想到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“妈,您先别着急,只要爸没做过,就肯定没事的。”

  “津津,你说这些事是不是太突然了?你爸他是老好人,在单位里从来不会得罪人啊……”

  顾津津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,这两天,她都是战战兢兢,她最怕靳韩声会找她的麻烦,但她没想到他居然先对她身边的人下手了。

  “妈,别急,一……一定有办法的。”顾津津轻按住陆菀惠的手腕,“对方有说涉及到多少钱吗?”

  “两百万。”

  顾津津这会除了安慰他们,别的事也做不了。“事情肯定能查清楚的。”

  “就怕查不清楚啊,贪污受贿是大罪,现在上头查的严,个个都要严惩,那可是要坐牢的啊。”陆菀惠欲言又止,但最后还是开了口,“津津,能不能让寓廷帮帮忙?他肯定有法子的,现在这件事还只是在调查,还能扳的回来。”

  陆菀惠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靳寓廷对她施以过援手,两人就算再怎么闹别扭,依着靳寓廷的秉性,他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。

  “妈,这件事肯定是他们搞错了,我会好好说清楚的。”顾津津说完,着急慌忙去找手机,她拿了手机后快步出去。

  “津津,你去哪?”

  “我打个电话。”

  陆菀惠没再追出去,顾东升的身子也不好,他禁不住这样的刺激,如今胃痛地躺在床上,让他去医院也不去。

  顾津津快速下了楼,虽然是晚上了,可这会天还没完全黑透,她站在单元楼前的凉亭内,兜里的手机被掏出来,又塞回去。

  事情肯定是靳韩声安排的,顾津津将手机拿出来,她如果打电话给靳寓廷的话,他会帮忙吗?

  不,他肯定不会。

  不止不会,说不定她在他眼里就成了个疯子,毕竟她那样‘伤害’了商陆,怎么还能有脸求他帮帮她呢?

  顾津津没再犹豫,她有靳韩声的联系方式,她还不如直接找他。

  接到顾津津的电话时,靳韩声没有丝毫的吃惊,他看眼旁边还在沉睡的商陆,他起身走到窗前。“你找我有事?”

  “我爸的事,是不是跟你有关。”

  靳韩声上半身靠着墙壁,目光落向商陆,即便她睡着,他也不敢让她远离他的视线。“是,这才刚开始。”

  “这件事跟我爸妈无关,你别找他们的麻烦。”

  “顾津津,我倒想看看,这次还有谁能帮你。”

  顾津津情急之下,想起了靳韩声之前说过的话,“大哥,你还欠我一件事,你没忘吧?”

  “没忘。”当初商陆的就诊记录差点曝光,是顾津津的一场签售会换来了她的平安。“你跟我邀赏,我也同意了,你什么时候需要办签售会,我可以给你安排个十场八场。”

  “我不需要那些,我只求你说话算数,我用这个赏赐换我们一家人的平平安安行不行?”

  靳韩声听到这,笑出声来,“你的意思是,用这件事就能填补掉商陆流产的事?”

  “我真的没做过。”

  “行了,现在不是你喊冤的时候。”

  顾津津听出了靳韩声话里的不耐烦,她生怕他就此挂断通话。“那用这个赏赐,换我爸妈平安可以吗?”

  靳韩声回答得倒也干脆,“可以,不过你爸的烂摊子需要你自己收拾,我可以保证不再对他们下手。”

  这对顾津津来说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,只要不连累父母,什么样的恶果她都可以挺过去。

  靳韩声应该不至于会要她的命吧?

  只要留着小命,别的事都会过去的。

  顾津津挂断了通话,她手机在通讯录上划着,上面还有靳寓廷的电话,她以前出事了,总是第一时间就找他,可现在不能了,再也找不到了。

  她身后还有一堆的破事,她还要让自己坚强起来,靳韩声那边才开了个头,但正因为他们之间力量悬殊太大,家里才出了一点事,顾津津就要招架不住了。

  靳韩声轻轻松松一句话,就让顾东升身上背了个受贿罪,权利真是好东西啊。顾津津转过身,看到有一辆车子开了过去,她没来得及看清车牌号。

  但那车型好像是靳寓廷的,顾津津心头不由一颤,难道是他得到了消息,所以过来了吗?

  顾津津忍不住抬起脚步追上前,那车找了个车位,正在停车。

  顾津津不由攥紧手掌,事到如今,她怎么还能有那样的希望呢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