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21你走吧(精)

121你走吧(精)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734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29

  

  商陆用劲挣扎,想要将靳韩声推开,可他哪里肯松手,“商陆,孩子还在呢,在着,别怕。”

  小于从楼上也跑了下来,看到商陆这个样子,再想到自己方才的失职,她吓得瘫坐在地上。

  “在吗?”

  “在,在。”靳韩声说这些话时,心里就跟被撕扯了一样,“他好好的,没事,孩子没事。”

  商陆流产,最痛的恐怕就是他,可尽管都这样了,他都不能表现在脸上。

  靳寓廷胸口处还痛得厉害,如果商陆那一下没有被他挡下来,她是不是会跟当年的秦思慕一样?

  靳寓廷不敢往下想,他总是会想着商陆那么好的一个人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  答案,好像却都在他身上。

  起初是因为秦思慕,后来,却是因为顾津津。

  所有人都在骗商陆,秦芝双也是,都在跟她说孩子好好的。就因为她疯癫,她搞不清楚事,欺骗就成了最善意的手段。

  商陆哭哭笑笑的,漂亮的脸蛋时而狰狞,时而又挂满了惶恐,顾津津呆立在原地,她看到男人将商陆抱起来,但她挣扎得那么厉害,就连靳韩声居然都抱不住她。

  商麒站在边上,看到商陆的样子竟也有些不敢上前。

  商陆性子从小就好,跟商家人的急性子是格格不入的,商麒几乎也没见过她发火的样子。可她现在疯得吓人了,原来一个人全部的美好是真的可以被摧残掉的,如今的商陆哪还有当年的半点影子啊。

  她疯癫以后,受过的伤数也数不清了,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能够醒来,看到那些深深浅浅的口子,她又该怎么想呢?

  商陆推开了靳韩声,男人趔趄步,一个不小心踩在台阶上,差点跌倒。

  靳寓廷拉住她的手臂,也被商陆用力甩开了,她快步朝着门口跑去,靳寓廷见状,赶紧跟在她身后。“商陆!”

  商陆看见顾津津杵在那不动,她不由停了下脚步,靳寓廷见状,一手将她扯了回去。

  他生怕她再跑,从她身后握住了她的两条手臂,靳韩声也大步上前。

  顾津津知道,他们是不想让商陆接近她。

  “我带你去看孩子在哪。”靳韩声将她拉过去,搂住了商陆的肩膀。“你忘记我们都准备好婴儿房了?他就在里面,一个人玩太无聊,他在找妈妈呢。”

  “在哪?”

  “楼上的房间里面。”

  商陆将信将疑,不由又摸了摸肚子,靳韩声喊过了小于,“把靳太太带上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小于闻言,赶紧过来拉住商陆的手臂。

  秦芝双不放心,跟着上了楼。

  靳韩声目光抬起落到顾津津身上,“看着商陆变成这样,你心里是什么感觉?”

  “我一直都希望大嫂好好的,希望她能尽快恢复神志。”

  靳韩声不由勾起抹冷笑,一字一语都像是从齿间挤出来的。“恢复了以后,你又算什么呢?”

  顾津津仿佛被兜头浇了盆冷水,原来她的处境在别人眼里就是这样不堪,难道这段日子都是她在自欺欺人吗?是不是所有人都看透了她和靳寓廷是不会有结果的?她张张嘴,想要给自己说出一条活路来。“大嫂好了以后,我们才能好好的,我跟靳寓廷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“可是你们的这段婚姻,能保得住你吗?”

  顾津津鼓足了勇气看向靳寓廷,“你们这是在给我定罪吗?”

  “你说你没做过,谁能信你?”

  顾津津圆睁着一双眼不敢眨,她生怕眼泪会掉下去,这个时候她哭哭啼啼已经没用了。她的眼泪没法博得别人的同情,因为没人将她放在心上,“靳寓廷,你也不信我吗?”

  靳寓廷走到她身边,攥住她的手腕想将她带出去。

  顾津津想将手抽回去。“你不是说了你信我的吗?”

  “顾津津,单凭一句信任,你就想摆脱所有的责任?你多大了,还想要别人口头的相信不成?有时候,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信任就能将所做过的事情都抹平的,到了现在你还不承认,没关系,我理解你的垂死挣扎,你喜欢嘴硬是吧,那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有苦说不出。”

  顾津津听着靳韩声的话,觉得不寒而栗,她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些他的手段的。

  “这件事跟我爸妈没有关系,你不要找他们的麻烦。”

  靳韩声扯了扯嘴角,这件事只能到此为止,她不承认也没办法,他现在首要的是确保商陆没事,不能让她的病情加重,其次,就是要让顾津津付出代价了。

  不管靳寓廷保不保她,都没用,害人是最容易的,千防万防也总有防不住的时候。

  靳韩声担心着商陆,说完这些话后,转身上了楼。

  商麒看了看顾津津,也没说话,顾津津垂下视线,脚边还是一片狼藉。

  这事已经说不清了,顾津津转过身,浑浑噩噩地向外走去。

  回到西楼,顾津津头痛欲裂,今天的漫画还没有更新,都到这个时候了,她显然是没有心思再去想这些的。

  她坐在床沿处,一个人冷静下来,脚踝那里痛得厉害,她拉起裤管,看到白皙的肌肤上被割出一道血口子。

  门口有脚步声进来,她将裤子放回去,目光盯着走近的身影。“靳寓廷,你呢,你打算把我怎么样?”

  “你觉得我应该把你怎么样?”

  “我们不必这样。”顾津津这会都想好了,“其实一直以来,都是我在逃避而已,你的心从未动摇过,而我却不自量力地动了别的心思,我和商陆之间,你做出的选择还少吗?我觉得我已经够悲哀的,我的幸福全都要看商陆,她好的时候,你对我千般好、万般好,我身上就像是绑了个定时炸弹一样,一看到她,我就害怕,怕我随时随地会被炸得粉身碎骨。”

  靳寓廷端详着顾津津的小脸。“事到如今,你还要说这种话吗?”

  “上次外公的寿宴之后,你为什么还要把我找回来?我们之间扯平了不好吗?”

  靳寓廷低下身,目光直直望入顾津津的眼里,“所以你发现扯不平之后,有没有想过要动商陆?”

  顾津津迎上男人的视线,“你认定那件事,是我做的了是吗?”

  “我只知道你把别的女人放进过我的房间,当时那么短的时间内,你就能答应别人来害我,为什么?仅仅是因为我先救了商陆,而没有顾及到你吗?”况且那件事,他一遍遍跟她解释过,他当时真以为顾津津也在那个房间内。

  顾津津嘴巴张了张,发现此时此刻,她同样解释不清楚什么。“是,就因为我想离开你,你不放我走,我就自己离开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那女人手里拎着的不是一箱子的钱,而是更严重的毒,你就不怕我会被害死吗?”

  顾津津伸手推向靳寓廷的胸前,男人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顾津津算是明白了,她害过靳寓廷不假,所以在别人看来,她连他都能害,更何况一个商陆呢?

  “靳寓廷,这次你拦不住我了,你也用不着拦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顾津津起身,快步走到窗台跟前,将绘画板和电脑收拾好。“我还有必要再待在这吗?”

  她‘伤’了他心里最在乎的人,他不跟靳韩声一起将她逼入死地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。

  靳寓廷将她的动作都看在眼里,她质问他的同时,难道就没想过她其实是一点点都不信任他的吗?

  她不信他会相信她,即便他已经在替她说话,替她辩解,替她全力在找破绽。可如今这件事陷入了僵局,谁都不好受,而对于顾津津来说,她所受的苦和痛都来自于商陆,“我走以后,祝你心想事成,我希望没有了我,商陆能尽快好起来,你们就开开心心地过到一起吧!”

  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这不就是你心里所想吗?”

  靳寓廷快步上前,将她手里的包丢了出去。

  哐当一声,电脑砸在地上,顾津津赶紧上前想要查看,靳寓廷见状,将它又一脚踢开,“你现在还有心思管这些东西,是不是?”

  “那我能怎么办?我在这儿等死吗?”

  靳寓廷将她攥起身,顾津津甩开手,不想去看他。

  “你最好乖乖地留在这,哪都别去,有什么事也要事先跟我说……”

  顾津津再度蹲下身,将电脑捡了起来,靳寓廷也没有再留在主卧,他快步走了出去。

  她不得不接受事实,现在已经没人能救她了,靳寓廷不但不会救她,说不定他也要帮商陆收拾她。顾津津一想到这种可能性,就觉得既好笑又悲哀,她失魂落魄地坐在床沿处,这个时候不能再继续想那些情情爱爱了,她必须想办法救自己才行。

  那些备用珠如果不是在西楼丢的,也不是商麒拿的,那有没有可能,是那名导购动了手脚呢?

  顾津津虽然不知道这种可能性究竟有多大,可人心险恶起来,怕是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。

  她想到这,拿了包后就走了出去。

  一直到出门,她都没看到靳寓廷的身影,顾津津管不得这么多,她直接找去了商场。

  商场底楼的咖啡厅内,那名导购还穿着店内的工作服,她看了眼桌上的咖啡,并没有伸手去拿。

  “您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我就想问清楚一句,那天你给我的首饰盒内,确定放了六颗备用珠吗?”

  女人闻言,有些吃惊地问道。“到底是怎么了?你们刚来查过监控,不是没什么问题吗?还有,备用珠又怎么了?”

  顾津津深知这些信息对她来说至关重要,她必须要找到突破口才行。“你当时真看清楚了吗?”

  “备用珠不是我们放的,是原本就在盒子里的,肯定不可能有差。”

  顾津津双手捧着咖啡杯,目光紧盯着那名导购,“你看过了?也数过了吗?”

  “是,我一定会核实的。”

  “但是珠子缺了一颗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呢?”导购面露吃惊。“是不是掉了?”

  “我拿回去后,就没再动过它。”

  “那就奇怪了。”

  顾津津盯着女人手边的咖啡,她一口未动。

  “你怎么不喝?”

  “噢,我不喜欢喝咖啡,您要没事的话,我先回去了,我们店里规定……”

  顾津津看着她着急起身,她也只有破釜沉舟试试了。“对方给了你多少钱?我可以给你双倍。”

  “什么?”导购顿住动作,“什么钱?”

  顾津津原本就是诈她的,不管有没有那么回事,她也算是尽力试试了,“备用珠的事,是不是你动了手脚?”

  女人脸上有一瞬间的慌张,但很快又收敛起情绪,她坐回顾津津身前,挂上了招牌式的笑容。“您真爱开玩笑,我动那些备用珠做什么啊?一旦数目不对,我们可是要扣奖金的。”

  “那如果有人给你一笔钱,那钱比你所谓的奖金多了几倍甚至几十倍呢?”

  女人闻言,不由轻皱下眉头。“您到底是什么意思?您要实在是怀疑我,您可以报警。”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”顾津津不想跟她撕破脸,“我只想要我的一个清白,如果你能说实话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导购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,“我有我的职业操守,这点您放心好了,也请您不要再说那样的话。”

  就算别人要害她,顾津津也不信所有的事都是天衣无缝的,可她现在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,只能逐一突破。

  “你要是信不过我,我可以先给你一笔钱。”

  导购轻摇下头,“请您不要这样。”

  “多少钱你都不问吗?”她连一点犹豫都没有,更没提问钱的事。

  “不是我的钱,我自然不能要,我不知道您遇上了什么麻烦,但是对不起,这件事我帮不了您。”

  顾津津心急如焚,她现在就像是被人捆绑在已经点了火的柴堆上,她只能靠着火还没彻底烧起来的这点时间内想办法。“纸包不住火,难道你就没想过有暴露的一天吗?靳家不是好惹的,你就没有考虑过吗?”

  那名导购的脸上还是没有出现异样的神色,她余光轻抬,眼帘很快又压了回去,她搅拌着手边的咖啡,语调轻扬说道。“对不起,我帮不了你这个忙。”

  “我可以给你加钱,或者你开口,你说,你想要多少钱才能答应?”

  顾津津急切出声,女人自始至终都在摇头。“我帮不了你,这违背了我做人的原则。”

  “九太太。”

  顾津津还想要说什么,耳朵里陡然传来阵声音,听到这个称呼,她心脏猛地一缩,抬起头就看到靳寓廷和孔诚站在她身后。她面色刷的白了,刚要起身,肩膀就被靳寓廷的手掌给按住。

  男人的另一只手撑在桌上,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  顾津津拿起边上的包,但她没法站起身。

  靳寓廷的视线落到对面的女人脸上,“你们之间有什么交易吗?”

  那名导购神色也有些慌张,“没有。”

  “我没什么耐心,你最好实话实话。”

  顾津津感觉到他的手掌发烫,烫的她几乎要坐不住。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那你呢?”靳寓廷绝美的那张俊颜上,此时没有一点的表情,他侧着脸盯着顾津津。“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?”

  “我……我想问问清楚备用珠的事。”

  靳寓廷唇角勾起了冷笑,“还有呢?”

  顾津津咬紧了唇瓣,靳寓廷手掌微微收拢,将她整个肩膀都捏痛了。“我听到你们还谈到了钱,是吗?”

  对面的女人生怕引火上身,赶紧开了口说道。“她想让我说备用珠是我拿的,然后她会给我一笔钱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顾津津听到这话,惊愕不已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?”

  “是我拒绝了,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,但就算给我再多的钱,这样的事我都做不了,对不起。”

  顾津津全身发冷,她目光紧锁住对面的女人不放。“所以,备用珠是你拿的吧?”

  “您怎么还能说这样的话?”女人难以置信地摇着头,“自始至终都是您要给我钱,不是吗?”

  其实顾津津也知道,她最后说的那句话肯定是被靳寓廷听到了,关键她这几天就像是掉进了霉坑里一样,就算别人没有算计她,她也总能背到极点。“我只是想让你说出来,是谁指使你拿了备用珠。”

  那名导购觉得顾津津的话实在是荒唐。“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呢?您是在我们店里买了项链不假,但您的做法……”

  女人情绪也激动了起来。“我不想为了一笔钱而葬送了我以后的生活,备用珠的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”

  靳寓廷直起身,女人没有再逗留的必要,站起来后离开了。

  靳寓廷没有喝止,就是将她的话完完全全听进去了,顾津津盯着她的背影,她尽管有口难说,但至少有一件事是能确定的。

  备用珠的事,应该跟这个导购有关,要不然的话她何必要说这种话?

  靳寓廷放在她肩上的手掌松开,顾津津坐在位子上不动,她已经不去强求他要不要相信她了。

  男人盯着她的侧脸看了半晌,“你连这样的方法都想出来了吗?”

  如果那个导购真的答应了她,顾津津的嫌疑也算是被洗清了,他没想到她脑子转得这么快,一下就将脑筋动到了这边。

  她说不清楚,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。

  顾津津推开站在旁边的靳寓廷,拿了包后快步走出去。

  男人见状,大步跟上,到了外面,他伸手扯住她的胳膊,司机将车停在门口,靳寓廷拉扯着顾津津走到车边。

  “你放开我。”

  “放开你?继续去找人是吗?”

  靳寓廷拉开车门,将她一把推了进去。

  顾津津几乎是跌坐在了后车座上,“我们两个也别这样互相折磨了,反正我们没有领证,你让我现在就走吧。”

  她真的快撑不住了,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她身上,她还要战战兢兢的去担心靳寓廷心里是怎么想的。如果两个人在一起那么累的话,又是何必呢?

  靳寓廷闭起眼帘,一语不发,脸上却凝聚了满满的戾气。

  这时,孔诚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刺耳极了,顾津津听在耳朵里,只觉耳膜都快被震破了。

  他将手机放到耳边,喂了一声。

  紧接着,他的口气很明显发生了变化。“什么?”

  靳寓廷睁开眼,心跳明显漏跳了一拍。

  孔诚挂完通话后,回头担忧地看向靳寓廷,男人心里一惊,“出什么事了?说。”

  孔诚有些犹豫,但不敢隐瞒。“靳太太自杀了。”

  靳寓廷神色震惊无比,颤抖的话语中明显带着哀戚。“现在……怎么样了?”

  “送去医院抢救了。”

  他身子往后一沉,许久没说话。

  司机有些吃不准方向,“九爷,我们现在去哪?”

  顾津津握了握手掌,靳寓廷没有说话,车子继续向前开着,孔诚指了指。“去医院吧。”

  “先回西楼。”靳寓廷总算开了口,却是让司机回家。

  顾津津有些不解地看向他,男人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,“你不是想离开吗?走吧。”

  走吧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