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20最初的错,最后的痛

120最初的错,最后的痛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694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27

  

  靳寓廷起身往外走去,顾津津见状,赶紧跟了过去,“你去哪?”

  “你买完首饰之后,商麒有没有在店里碰过首饰盒?”

  “有,”顾津津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放过每个细节,“我记得她帮我查看过。”

  “你最好祈祷商麒真的碰过,或者,至少能拍到可疑的动作。”

  顾津津脚步僵硬地走到他身边,“你怀疑是商麒吗?”

  “我情愿怀疑是她,即便不是,如果能有她的一些疑似动作也好,把她推出去总比让你站出去要好,她毕竟是商陆的亲妹妹,死不了人的。”

  这就是靳家人吧,在这样重要的关头之际,即便是从小跟他们有交情的商麒都没用,她反而成了一个能将众人注意力引过去的靶子,靳寓廷可不管她会被射成什么样子。

  顾津津听出了他的意思,他现在肯定是要去珠宝店求证。

  这也是顾津津想做的事,她快步跟在靳寓廷身后,现在为了自保,她已经连一点点可能性都不能放过了。

  靳寓廷下了楼,打开门出去,看到孔诚拦着靳韩声的特助。

  “九爷。”

  靳寓廷顿住脚步。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“靳先生让我来催您一声,那些备用珠,您找到了吗?”

  外面刺眼的阳光穿透过来,顾津津眼睛微肿,接触到这样的光更是受不了,她看到靳寓廷的脸侧有一圈光晕,擦过了他干净的发尖,那是他替她挡掉的一束光。

  “你跟他说,我有些事需要求证下,马上回来。”

  “九爷,靳先生的意思再清楚不过,如果那些备用珠已经找不到了,这件事就能定了,希望您记得您之前所说的话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焦急得很,她清楚她这会已经算是在垂死挣扎了。

  “你回去告诉他,店里没有给备用珠,具体的事……我现在去查证。”

  这样的话,显然毫无说服力,就连跟前的这个男人都不会相信。

  “九爷,您想查证什么事?我跟您一道过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靳寓廷说完,率先走了过去,顾津津也赶忙跟上。

  那名特助见状,立马回了东楼。

  靳韩声听完他的话,眼神更加冷冽不少。“难不成到了现在,他觉得还能翻盘不成?”

  商麒一猜就猜到了靳寓廷所说的求证,应该指的是珠宝店吧。

  她原本以为靳寓廷知道了备用珠之后的事,至少会勃然大怒,这还不够明显吗?顾津津拿不出六颗完整的珠子,她就是害商陆的那个人。这件事总要有个人承担,现在靳寓廷拼命在帮顾津津洗脱嫌疑,他这样的做法,不就是在想尽方法要将她揪扯出来吗?

  秦芝双也是精疲力尽。“怎么会这样?不可能啊,津津做不出那种事的。”

  “妈,这件事您和爸都别参与了,我会处理的。”

  秦芝双也知道靳韩声的做事风格,她目露担忧地问道。“你要怎么处理?”

  “我孩子的命,是不是命?”才不过一夜的时间,靳韩声就已经颓废到了极点,他整晚没睡,也不知道靠着什么力气在支撑,他只知道他和商陆的孩子没了,而他最爱的女人还在床上躺着。他还要战战兢兢地担心着她能不能接受事实,会不会让自己的病情更严重。

  商麒这会也不敢插话了,这样更好,省得她还要违心地去反复说那些话。

  此时的顾津津坐在后车座内,孔诚也跟在了车上,来到商场,珠宝店刚开门,店内冷冷清清的,没什么人。

  孔诚走过去,找了店长过来,顾津津来到之前选购的柜台跟前,里面的首饰已经换了,顾津津指着中间的地方。“我上次买的项链,没有了吗?”

  之前接待过她的导购员从另一侧过来,“可能要下个月才能到货,那样的品相难得一遇,还需要等等。”

  孔诚走近过来,“九爷,九太太,走吧。”

  顾津津收回视线,跟着孔诚往里走,这样的奢侈品店内,监控设施自然是一流的。店长小心地问了顾津津购买日期,她原本有些不记得了,但方才正好看过发票,所以时间方面还记得。

  顾津津说了日期,店长坐下来,开始调那天的监控。“差不多什么时段?”

  顾津津一一将这些信息告知给她。

  靳寓廷站在她身边,看到她神色紧张地盯着电脑,监控中的画面很清晰,这也是顾津津最后的机会,可是他站在边上,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让她别害怕了。

  那段监控很快被调出来,顾津津和商麒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,商麒确实没有引导顾津津买那条项链,最后是付款,导购员将包装好的首饰盒递过去。

  顾津津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屏幕,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处,她不敢眨眼睛,生怕这几秒内就错过了关键性的画面。

  商麒接过了首饰盒,她的动作也被拍得很明显,她打开盒子,查看了项链,再打开了第二个首饰盒。顾津津仿佛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,但是商麒的动作并未继续下去,她看到发票在里面,手指也没再碰一下,更没打开隔层,她直接就将首饰盒重新关上了。

  再然后,她就将袋子递给了顾津津,从那之后,商麒就没有碰过它了。

  顾津津最后的希冀被击了个粉碎,旁边有椅子,她软软地瘫坐下来。

  很显然,那颗珠子应该不是商麒拿的,要不然她是没法从监控下面避开的。

  靳寓廷心里也抑制不住烦躁起来,“有没有可能,是备用珠少给了?”

  “不可能,”店长转身看了几人一眼。“我们的店员都经过专业培训,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而且我们都有严格的考核,万一弄错,这可是要扣奖金的。”

  靳寓廷站在原地没动,顾津津已经绝望了,“是不是所有的项链,都有备用珠?”

  “3A级和顶级的会有,别的没有。”

  靳寓廷哑着嗓音又问道,“那所有的购买记录,你们都有吗?”

  “对,很多人是办了会员的,我们可以查。”

  “好,你替我查一下之前的记录,会员号是手机注册的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靳寓廷快速报了串手机号码,然后又说道。“会员名,商陆。”

  顾津津心里忍不住抽痛下,商陆自从疯癫之后,应该不再用手机了吧?可是她的手机号,却像是烙印般深深刻在了靳寓廷的心上,就像她的人一样,挥别过去谈何容易?

  “有,您看下购买记录。”

  “直接说吧。”

  店长仔细看了眼后说道。“商陆小姐我还记得的,我也接待过她,她买东西特别随性,看中的几款都是设计新颖的,我看她气质不凡,推荐她购买更好级别的,但她说她就是个喜好而已,不做收藏升值用,她在我们店买过两条项链和几条手链,但都是没有备用珠的。”

  所以是不是就能间接说明,商麒并不知道备用珠的事情?

  毕竟不可能商陆每次买东西,她都在,既然商陆买的都是没有备用珠的,这件事又怎么能强行按到商麒身上去呢?

  况且,东楼的监控也没拍到任何有关于商麒的可疑动作,不是吗?

  靳寓廷睇了眼坐在旁边的顾津津,他终是什么都没再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孔诚见顾津津失魂落魄的样子,他上前提醒声,“九太太。”

  顾津津腿动了动,站了起来,孔诚很快跟在靳寓廷的身后也出去了。顾津津经过店内,总觉得别人看她的眼光都充满了异样,她不由加快脚步向前。

  到了外面,车子已经发动了,车门敞开着就在等她一个人。

  顾津津坐进了后车座内,将车门带上,司机片刻没有犹豫,踩了油门开出去。

  “九爷,现在去哪?”

  “回家吧。”

  顾津津握紧了手指,车子开回西楼,靠边停稳后,靳寓廷率先下车。

  顾津津进了屋内,男人却是站在门口没动,他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脸上。

  她几乎要受不了那样的目光,顾津津忙将视线别开。“现在,怎么办?”

  “你觉得应该怎么办?”

  顾津津哪里能说得出来,“就算让我重复说一百遍,我的答案还是不会变,我没做过。”

  门外,传来敲门声。

  孔诚将门打开,看到靳韩声的特助站在外面,他的身边还跟着钱管家。

  “九爷,您既然回来了,该查的事是不是已经查清楚了?”

  钱管家也上前了步,“老爷的意思,让您和九太太都过去,事情总是要解决的。”

  顾津津也没有再躲避,她抬起脚步率先往外走。

  东楼内,几人好像一直都维持着那个姿势坐着,顾津津脚步沉重地踏进去,靳韩声抬起眼帘看向她,那一眼就好像要把她吃掉似的。

  顾津津不敢太靠近靳韩声,她站在了茶几跟前。

  靳韩声的目光穿过她身侧,落向了身后的靳寓廷,“老九,那些备用珠找到了吗?”

  秦芝双和靳永岩也不由看向了他,毕竟那几颗珠子事关重大,靳寓廷看到面前的顾津津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。“应该是店员记错了,没有给备用珠。”

  靳韩声嘴角禁不住勾起抹冷笑,“你这个理由,不觉得太烂了吗?”

  “我在西楼,没看到什么珠子。”

  “那是被她销毁了!”

  顾津津因为靳韩声的暴怒后退了一步,一脚踩在靳寓廷的脚背上,她如芒在背,忙将腿收了回去。

  “她拿不出来,是因为那些珠子已经没了,备用珠这么清晰的事实摆在这,你真看不懂吗?”

  秦芝双听到这,起身走到顾津津的身边,“津津,那些珠子你看到了吗?”

  顾津津不想骗秦芝双,可事到如今,她还能说什么呢?

  她只能咬死了没见过,如果她告诉别人备用珠只有五颗,被人偷拿走了一颗的话,谁会信她的话?

  “妈,我真的没见过。”

  “需要把珠宝店的导购员请过来吗?”靳韩声冷冷说道。

  顾津津轻握下手掌,靳韩声将那些监控画面也播放给她看,“你自己的杰作,是不是也需要好好欣赏下?”

  顾津津的视线胶着在屏幕上,靳韩声已经将最重要的几段录像和画面截取出来了,说实话,顾津津要不是亲眼所见,她都不知道她居然是被人这样陷害的。

  “我在那个地方是捡了一颗珠子,但后面的事情与我无关。”

  “是,乘人不备又放回去一颗,对吗?”

  顾津津急忙争辩出声,“我没有,再说我怎么能知道大嫂就会走那里呢?”

  “所以,你赌的就是几率,世上偏偏就有那么多巧合。”

  顾津津发现自己在这些证据面前,完全词穷了,她抬了抬无力的手掌,“我没有动机害大嫂啊,大哥,你相信我,我真的不会去害她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爱老九吗?”靳韩声突然问了这么一句。

  屋内鸦雀无声,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她的回答,顾津津牙关在颤抖,她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。

  是与不是,她都将自己推入了死地。

  “你爱老九吗?”靳韩声偏偏又重复问道。

  顾津津垂下了眼帘,觉得眼眶内很热,她从来没有跟靳寓廷说过那样直白的话,之前都是因为她说不出口,也不好说。

  她心知肚明,如果她说爱,那对商陆的恨和嫉妒,就成了最好的毒和引子,也是最大的动机。

  如果她说不爱呢?秦芝双和靳永岩都在场,她的身后,还站着靳寓廷,她如果说不爱他,靳寓廷更加不会管她了,那她就只能在靳韩声的手里自生自灭。

  商麒也盯紧了不远处的顾津津,这真是一个好问题,一针见血!同时,也最是能一剑封喉。

  “你回答不出来?”靳韩声的嗓音带着沙沙的压抑,“你是不是记起来了,你最初是以什么身份进靳家的?别人就算不说透,你心里应该也清楚吧?”

  是啊,她不就是靳寓廷为了商陆而娶的挡箭牌吗?

  “但我们现在过得很好……”

  “我问你的话,为什么不敢回答?”

  顾津津手掌落向裤沿,手指在上面用力地抓着,“大哥,我要是想害大嫂的话,我早就动手了,上次外公大寿,我只需要闭紧嘴巴不出声,大嫂她不就……”

  “是,那次是要谢谢你,但那毕竟是公共场所,也许没有你的呼救,也会有别人看见,也许也正是因为你看到了别人,所以才呼救,这些都是说不准的。顾津津,你别怪我心冷,一个再好的人都有心理阴暗的一面,我无法相信你,再说一码归一码,这次是有真实的证据摆在我眼前,我没法忽略不计。”

  靳寓廷看向了顾津津的背影,他等到现在,也没等到那个答案。  而就在这时,谁都没注意到商陆。

  她手背上有血,还有一处淤青,点滴针头都是被她强行拔下来的,她起身的时候,小于趴在边上睡觉了。

  这两天东楼出了太多的事,她实在实在是撑不住了。

  商陆走出房间,她轻声地走到台阶上,客厅内传来几人的说话声,她在原地坐了下去。

  顾津津有口难辩,“大哥,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?”

  “如果不是你做的,还能有谁?”

  顾津津原本还是怀疑商麒的,可珠宝店的监控都看过了,她这会还能去说谁呢?

  “当时在台阶上捡珠子的人,不止我一个。”

  “可商陆摔跤的地方,只有你蹲下去过。”

  顾津津两眼再度落到电脑上,可不是吗,那画面截得真好。

  商陆摸了摸肚子,再看了看手背,她好像这才意识到孩子没了。

  她起身往外走,脚步也越走越快,但客厅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顾津津身上,再加上靳韩声他们是背对着那个方向的,所以并没有发现她下来了。

  顾津津盯着自己的脚面,无话可说,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清白。

  “你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吗?”靳韩声怒斥出声。

  靳寓廷的余光中看到抹身影走到装饰架跟前,商陆搬过一张椅子,踩上去后将一样装饰品拿在手里。

  靳寓廷来不及喊,更怕惊动到她,他快步往前走去。

  靳韩声抄起桌上的烟灰缸,秦芝双吓得惊呼出声。“别……”

  烟灰缸砸在了顾津津的脚边,破碎掉的玻璃渣割过顾津津的脚踝,这一阵巨响也惊到了站在椅子上的商陆,她一个没站稳就摔在了地上。

  靳寓廷回头看眼,见顾津津站在那里应该是没事,他走到商陆跟前想要将她搀扶起身。

  商陆扬起手里的东西。“走开!”

  靳韩声听得头皮一阵发麻,他赶忙转身,看清楚了商陆的身影后,他快步上前。

  “不要过来,我会打死你们的。”

  商麒也过去了,“姐,你怎么下来了?你别吓我啊。”

  顾津津站在原地,这会,她好像又被所有的人遗忘了一样,她脚踝处痛得厉害,可是相比她而言,此时的商陆才是最危险的。

  靳韩声伸手,想要拿过她手里的东西,“乖,把它给我好不好?”

  “我的孩子呢?”

  靳韩声几乎要说不出话来,“商陆,别再这样了,把东西给我。”

  “孩子呢,孩子呢?他去哪了?”

  “商陆!”

  商陆拿了手里的东西毫不犹豫地砸向靳韩声,他来不及躲闪,这一下就结结实实砸在他肩膀上,商陆看了眼不远处的墙,靳寓廷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,他快步上前的同时,正好商陆猛地撞向前,这一下撞在了靳寓廷的胸口上。他痛呼出声,靳韩声吓得面色煞白,冲过去将她抱在怀里。

  “商陆,你……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靳寓廷看到了她眼里的绝望,商陆伸手抓扯着靳韩声的衣服,“是不是孩子没了,是不是?”

  “你别闹了。”

  “孩子怎么没有的?啊——”

  商陆开始不顾一切地用手抓向跟前的男人,靳韩声的颈间被抓出一道道很深的血印子。她又开始用脑袋去撞人,第一下撞在了靳韩声的下巴上,然后就在他肩膀上乱撞,每一下都好像是用尽全力。

  秦芝双吓得握住商陆的肩膀。“孩子,你冷静点。”

  商陆抬起头,靳韩声用手想要护住她的脸,但她将他的手推开,她使尽全部力道撞在他额头上。

  靳寓廷也彻底慌了,那种害怕和惶恐,顾津津即便隔得那么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靳韩声努力了这么久,可是都白费了。商陆又回到了初时疯癫的样子。

  商麒轻声啜泣,“姐,你看看清楚啊,我们都在这呢,你别吓我们啊。”

  商陆的前额已经肿了起来,红了一片,她看向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失控的害怕,“走开!”

  靳韩声双手收紧,将她越抱越紧,他目光狠狠扎向靳寓廷,“这就是你娶进来的女人,老九,你都看到了,孩子没了,商陆又成了这样,你称心如意了是不是?”

  靳寓廷眼角眉梢跳跃着不明的阴鸷,所以,最初的错都在他身上吗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望天~

  好了,就要熬过去了,咳咳咳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