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17摔跤(精)

117摔跤(精)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746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24

  

  “进屋吧。”靳韩声侧过身,冲商麒说道,“带你姐上楼休息会,吃晚饭的时候我再来喊她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跟着靳寓廷往屋里走,商麒想要将首饰盒接过去。“姐,我给你放起来吧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顾津津回头看了眼,商麒轻笑出声,“九嫂,你看我姐都不肯撒手了。”

  “难得大嫂喜欢,是好事。”

  “行行行,那你拿着吧。”商麒轻拉过商陆的手,“我带你上楼。”

  这种场合,顾津津是最不喜欢的,晚宴还没开始,靳寓廷就被几个朋友拉到了边上,商麒走上楼几步,回头看了眼顾津津。“九嫂,你一个人在这多无聊啊,要不跟我们上楼吧?”

  “不用。”顾津津轻笑下,“我找个地方随便坐坐就行。”

  “他们男人聚到一起后就有好多事,楼上有影院,要不我给你放个电影?”

  顾津津脚步并未上前,“不用了,反正一会就要吃晚饭了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商麒见状,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正好,靳寓廷在不远处喊她,顾津津走到他身边,有几个他的朋友在这,靳寓廷给他们相互做了介绍。

  “这是我老婆,顾津津。”

  “噢——”对方刻意拉长了语调。“我们听萧诵阳说过。”

  一提起萧诵阳,靳寓廷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。“别听他瞎扯,他那张嘴就没个把门的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他说了什么?不过你跟九太太这缘分,确实稀罕的很……”

  顾津津站在旁边不好插话,靳寓廷怕她无聊,他轻捏住了她的手掌。

  回到卧室,商陆躺下来休息会,商麒则坐在床沿处陪着她。

  晚宴开始前,靳韩声推开卧室门进去,看到商麒正拿了本书在看,听见脚步声,她不由轻抬头。“姐夫。”

  靳韩声朝床上躺着的商陆看去,她这会已经睡着了,双手还抱着那个首饰盒。

  “是晚宴要开始了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商麒轻推了下商陆的手臂,“姐。”

  商陆睡得并不好,她轻睁开眼帘,靳韩声拉着她坐起身。“还累吗?”

  商陆轻摇下头,“要吃晚饭了吗?”

  “是,饿了吧?”

  “嗯,快饿死了。”

  靳韩声不由失笑,“走。”

  商陆坐在床上没动,她将首饰盒打开,“我要戴上。”

  男人回头看了眼,想要将盒子拿开。“我给你买了那么多首饰都不喜欢吗?为什么偏偏要戴这一条?”

  商陆用力抓着首饰盒。“我喜欢,好喜欢。”

  “乖,我们去挑一条更好看的戴上,好不好?”

  “不要。”商陆执意,“就要这条。”

  商麒坐在旁边没说话,靳韩声将首饰盒打开,拿起那条项链仔细看了眼,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。

  “姐夫,你是在担心什么?”

  靳韩声不动声色地将项链给商陆戴上,“没什么。”

  商陆摸着脖子里的一串珍珠,面上扬起几许喜悦,“好看。”

  “是,特别好看。”

  靳韩声牵住她的手往外走,到了走廊上,就能听到楼底下传来的嘈杂声,商陆有些紧张地握紧了靳韩声的手。

  “没事,都是你认识的人。”靳韩声抬起两人交握的手,在她手背上亲吻了下。

  来到台阶跟前,商陆跟着靳韩声往下走,只不过刚走出去几步,就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传到耳朵里。

  靳韩声眼疾手快,忙拉住商陆的手臂,不让她再走一步。

  项链断裂后,一颗颗珍珠四处飞散,它们跳跃在台阶上,有些冲进了人群中,还有些隐在了窗帘后面,最多的都集中在商陆的脚边。靳韩声面色严肃地拉着商陆,不敢让她多走一步。

  顾津津听到动静声抬头,她此时就站在楼梯口,她看到商陆挣扎着要去捡珠子,“我的项链,我的项链……”

  “一会就好,你别乱动。”靳韩声看着那些圆滚滚的珠子在脚边打着转,他心有余悸,万一商陆踩到了摔倒怎么办?

  商麒忙蹲下身一颗颗开始捡着,靳韩声喊了楼下的佣人也开始找起来,“一颗都不能少。”

  顾津津的脚边就有两颗,她弯腰捡起来,然后交到一名佣人的手里。

  项链才送到商陆手里,怎么就断了呢?花那么昂贵的价钱买到的项链,质量肯定是有保证的。顾津津隐约也有些不安,她赶紧上前几步,跟着众人一道找寻散落的珠子。

  商麒回卧室拿了首饰盒出来,将捡起来的珠子放进去,肉眼能看到的地方都找过了,应该是不会有所遗漏。

  秦芝双在楼下帮忙招呼宾客,顾津津掀开窗帘,也找到了三颗,她起身上楼,走到商麒身边。

  “但一共有多少颗啊?这样瞎找也不是办法。”一名佣人在旁边担忧地问道。

  商麒想了想后开口,“应该是六十八颗,我之前也陪我姐去这家店买过东西,一般店都是以长度计算的,但他家不一样,这样规格的珠子都是六十八颗,长了或者短了都可以免费调节。不过那天我姐不在,也没人试过,所以项链没有动过,就还是六十八颗。”

  “现在有多少颗?”靳韩声冷了嗓音问道。

  商麒仔细地数了一遍,“六十三。”

  “继续找,一颗都不能遗漏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忙跟着一道寻找,礼物毕竟是她送的,如今出了这种事,她实在是不好意思。

  大厅内剩下的人不多了,靳寓廷上前拉住顾津津的手臂。“出去吧。”

  “还有几颗珠子没找到呢,”顾津津靠近他身侧,压低了嗓音说道。“万一到时候出事怎么办?”

  靳寓廷余光睇了眼商陆,手里的力道也微微松开,一名佣人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下仔细地找着,总算又找到三颗。

  顾津津蹲在地上,好不容易找到一颗,最后商麒在脚边又将最后一颗给找到了。

  “总算齐了,”商麒重新数了一遍。“六十八颗正好,一颗不多一颗不少。”

  靳韩声睇了眼盒子里散落的珍珠,俊脸上的阴霾并未散去。他目光随后落到顾津津的脸上,却是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靳寓廷拉过顾津津的手腕。“走,肚子不饿吗?”

  顾津津避开靳韩声的眼神,这个时候,她是不敢再去看他的。

  两人走出去后,商麒将首饰盒盖上,将它递给了佣人。“去放好吧,改天我送到店里去,问问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商陆摸了摸空空的脖子,神色也有些黯淡,靳韩声不由出声安慰。“没事,明天就能戴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嗯,我答应你。”

  靳韩声说完,带着商陆走了下去。

  顾津津这顿晚饭吃得也是战战兢兢的,她希望项链的事就是个意外,但她心里总是不定,就像有一只手无时不刻的在撕扯她的心脏一样。

  靳寓廷夹了菜放到她的碗里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不觉得饿而已。”顾津津如坐针毡,抬起眼帘看到商陆好好地跟在靳韩声身边,她这才觉得心安。

  也许是她太过于小心翼翼了,又也许是这样的日子太好过,只要商陆没事,她就觉得她像是掉进了蜜罐子一样。但谁都不知道顾津津的心其实一直都是悬着的,她害怕商陆有个好歹,害怕又要让靳寓廷做出选择。

  “来来,我敬九嫂一杯。”桌上,有靳寓廷的朋友起身要敬酒。

  顾津津忙端起杯子,杯子里还有未喝完的半杯果汁。

  “九嫂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你就喝果汁啊?”那人说着,放下酒杯,走出去几步拿了空酒杯后放到顾津津的手边。“今天桌上都是自家人,你肯定要跟我们喝两杯才行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会喝酒。”

  “哪有人不会喝酒的呀,其实就跟喝水一样。”男人一边说,一边拿起酒瓶想要给顾津津满上。

  靳寓廷见状,用手按住了杯口,“她真不能喝。”

  “九爷,你这就不够意思了……”

  “我们准备要孩子,不能喝酒。”

  站在顾津津边上的男人面露吃惊,“你来真的啊?”

  “这还能有假吗?”

  对方没再坚持,将酒瓶放回了桌上,他绕过半张桌子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靳寓廷结婚,圈内不少的人都知道,但大概谁都不知道他是来真的,更别说是已经考虑到要生孩子了。

  顾津津不知道他们的心理活动那样丰富,更不知道靳寓廷短短的一句话,给了别人怎样的震惊。结婚生孩子挺正常的,不是吗?

  她完全忘了就在几个月前,她是打死都不肯给靳寓廷生孩子的。

  “九爷,你跟九嫂的爱情故事是不是可以出本书了?”

  靳寓廷淡淡勾起唇瓣,“可以,我老婆画的《斩男色》,你们可以去了解下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小脸涨得通红,她用脚轻踢下靳寓廷的腿。“干嘛要说。”

  那里面还有不少暧昧情节呢,顾津津可不想被认识的人看到。

  靳寓廷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。“怎么了?给你免费做做宣传还不好?要知道我这种级别的人,宣传费也是很贵的。”

  顾津津夹了菜放到嘴里,这桌上都是他的朋友,也都等着看热闹呢,她干脆就闭起嘴巴不再说话了。

  酒宴后,顾津津看眼时间,已经不早了,再加上这会还是心神不宁的,她想着还是早点回去吧。

  商陆坐在桌上也不会敬酒,也没有多少的耐心,吃过晚饭后,她就吵着要上楼,靳韩声见状,叫了小于过来。

  “你先带她上去吧,我这边还要些时间,带靳太太先洗澡,头发一定要给她吹干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商麒见状,也放下了筷子。“我跟你一起吧。”

  有商麒陪着,自然是再好不过了,小于搀扶着商陆起身,靳韩声见状,拿了酒杯去敬酒。

  顾津津坐在靳寓廷的身边,“我想回去了。”

  靳寓廷也吃好了,他环顾下四周,并未看到靳韩声的身影。“行,我们去打个招呼就回家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靳韩声既然不在这,那应该是在屋内,靳寓廷起身拉着顾津津的手往里走。

  上台阶的时候,商麒握住商陆的手,小于也陪在边上,两人还在有说有笑的,“我姐今晚挺好的。”

  “是啊,有人过来敬酒,她也配合了几次,我时常在想,靳太太这是不是快要恢复了?”

  商麒嘴角轻挽,目光轻柔地落到商陆脸上。“但愿如此。”

  “不都说为母则刚吗?说不定生了孩子以后,她就彻底好了。”

  商陆跟着商麒一步步往上走,商麒的视线不由往下压,小于还在兴奋地说着什么话,商麒轻握下商陆的手掌,她呼吸微凝,面色如常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,又好像什么事都不会发生。

  顾津津和靳寓廷走进客厅,抬头见商陆正在上楼,他们也没看到靳韩声的身影。

  顾津津刚要转身,耳朵里陡然撞进了一声尖叫,她心里咯噔下,紧接着又是商麒的声音冲过来。“姐!”

  谁都没看清楚商陆到底是怎么摔下去的,小于吓得面色发白,整个人怔在原地一动不动,商麒原本是拉着商陆手的,但她摔出去的那一下,她的手也被甩开了。

  “姐!”

  商陆重重栽倒在台阶上,顾津津和靳寓廷都看得清清楚楚,最要命的,是肚子很明显摔在了台阶上,商麒着急要去拉住她,手刚上碰到商陆,商陆就因惯力往下摔去。

  商麒被她的力道也拉扯了下去,两人狼狈地摔到地上,商陆痛苦地蜷缩在那里没动。

  顾津津唇瓣颤抖,吓得忘了反应,只知道牵住她的那只手被靳寓廷甩开了。

  男人三两步上前,着急慌忙地蹲下身,目光定在了商陆的裙子上,他心里好像霍然被撕开道口子似的,他看到她的白裙上都是血,那种蔓延出来的速度是他无法控制的,血色一片片渗出来,扎伤了靳寓廷的眼,更是狠狠扎痛了他的心。

  “商陆,商陆!”靳寓廷将她的上半身抱起,“快,快喊救护车!”

  商麒这一跤摔得也不轻,她趴在原地起不来,手上都是擦伤,眼眶内的泪水涌了出来,“姐,姐——”

  叮,叮,叮——

  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到顾津津的耳朵里,她垂下视线,看到有东西弹跳着过来,她的脸色越来越白,她甚至想要向后退去,那东西撞在了墙壁上,飞快朝着一处滚落,然后很快就定在了原地。

  顾津津看清楚了,那是一颗珍珠。

  她顿时觉得像是跌进了冰窟中,怎么会这样?商麒的哭喊和小于那些大声的喊叫,她已经完全听不见了。

  顾津津浑身都在抖,她理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她想也不想地弯下腰,将那颗珠子紧紧攥在掌心内。

  不可能,肯定不会是因为它才让商陆摔跤的,不可能!

  靳寓廷的声音焦急无比,手掌轻抚向商陆的小脸。“商陆,你别吓我。”

  商陆的手放到身上,一摸,湿漉漉的,她抬起手掌一看,满眼都是血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靳寓廷将她的手臂压下去,嗓音透着从未有过的惊慌。“没事的,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  商陆满头是汗,眼泪不住涌出来。“九哥,九哥,你救救我的孩子……”

  靳寓廷抬起眼帘,冲着小于喊道,“叫救护车了吗?叫了吗?”

  “叫了……”

  “不行,还是自己送去吧,不能耽搁时间。”靳寓廷想要将商陆抱起来,不远处的门口,却传来了靳韩声的声音。

  “商陆!”

  秦芝双等人听到惊喊声,也跑了过来,顾津津眼圈发红,看到场面陷入了一片混乱中。

  “商陆。”靳韩声大步上前,到了跟前,目光定定地落在商陆身上。

  秦芝双捂着嘴,一语不发,只是差点就要栽倒在地,忙在靳韩声的手臂上扶了下。

  男人浑身力气仿若被抽尽般,整个人直直往下跪,“商陆。”

  商陆看到了靳韩声的脸,再看了看手心里的血,她撕心裂肺地哭喊出声来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关于这摔的一跤,也不是那么简单滴,明天继续看~

  还有~咱不要以上帝视角去看这些事,嗯哼,高氵朝反正是来了,来了以后,咱们的大女主也要真正成长了~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