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15认识一下,我是她的老公!

115认识一下,我是她的老公!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838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21

  

  直到靳寓廷来到了跟前,脚步站定之后,顾津津这才吃惊地轻抬眼帘。

 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,因为大家都不记得有过这么一位老师,只有赵倩和宋芸她们认出了靳寓廷,但她们也觉得奇怪,他怎么会上来呢?学校的领导们都不管吗?

  顾津津放轻声音问道,“怎么是你啊?”

  靳寓廷将学士帽戴到顾津津的头上。“毕业快乐。”

  她伸手扶了下,目光炯炯望入靳寓廷的潭底,他又将她的领子抚平,靳寓廷的举动引来全班人的瞩目,站在旁边的王同学心里酸得就跟吃了满满的一缸醋一样。

  靳寓廷站在顾津津的身前,并未立即下台,她小脸越来越红,台下还有那么多别的班级的同学呢。

  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靳寓廷低声问着,口气有些委屈。“我来看你毕业还不好吗?”

  顾津津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“你又不是老师。”

  “在有些方面,我确实是你老师。”

  顾津津手里动作微顿,立马就想到了昨晚的事,她后背都渗出热汗来,此时的中央空调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。她想让他闭嘴,但左边、右边和后面都是人,大家挨得又近,就算她说得再小声,她们恐怕还是能听见。

  赵倩拉着她的手,指甲在她掌心内划拉两下,眼睛还不住朝顾津津眨着。

  顾津津也挤眉弄眼的,示意她千万别说话。

  可这么好的机会,赵倩这嘴巴拦也拦不住啊。“津津,你可幸福了,我们都是老师送我们毕业,你呢,直接是家属上台啊。”

  顾津津掐了把她的手指。“别乱说。”

  “还不肯承认呢,你瞒着我这么久的账还没跟你算呢。”

  顾津津红着脸,“嘘。”

  “哎呀,我好羡慕啊……”

  顾津津丢开了赵倩的手,刻意扬高些许音调,冲跟前的靳寓廷问道。“孔诚来了吗?是不是在外面等着呢?昨晚没把他吓得以后再也不敢出现了吧?”

  赵倩一听,立马老实了,“好好好,就此打住。”

  靳寓廷修长的手指将插在自己兜内的花掏出来,随后别在顾津津的身前,他定睛看了眼,眼神和语气都温柔不少。“恭喜你毕业了,以后所有的时光你都要交给我,我在这等着你,把你接回家。你永远不必为了前事和将来而烦恼,我那么努力得来的一切,也终于能找个人跟我一起分享了。”

  顾津津像是尊雕塑般杵在那里,动也不动,不知道应该给予什么样的反应,以及是否应该说出些什么话去回应呢?

  赵倩不住朝顾津津看眼,她怎么不说话啊,傻了吗?

  顾津津望了眼胸前别着的花,从此以后,她又少了一个可以避难的地方。

  没有结婚之前,她伤心难过时还能躲在家里,后来,生怕父母担心,她就只能躲到学校里面去。可是从今以后,这个班级就要解散了,赵倩她们也要搬出寝室,顾津津心里总藏着那么点害怕,她就怕哪一天,她还会受伤,还会有想躲起来的时候。

  靳寓廷的手指抚过她颈间,她收回神来。

  “你……赶紧下去吧。”

  “我只想祝你毕业快乐。”

  “我听到了。”顾津津嘴角禁不住轻挽起来,“你今天话真多。”

  靳寓廷的唇瓣跟着勾起抹弧度。“下去之前,我还有句话要说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男人的视线落到了站在顾津津旁边的王坚辉身上。“认识一下,我是顾津津的老公。”

  王同学下巴脱臼一般,脸上摆出奇怪的表情,靳寓廷嘴角笑意彻底展开,转身就下了台。

  顾津津也不好意思再去看王同学的表情,只能目光正视前方,盼着赶紧礼成下台。

  大合影后,顾津津随着人潮往外走,来到校园内的操场上,这会是自由的合影时间,赵倩搂着顾津津的手臂正在摆姿势,“记得开美颜相机啊。”

  一群女同学凑在一起,三三两两的在合影,顾津津笑得嘴巴都快僵了。

  赵倩拉着另外几人站到了树底下,顾津津正在看手机里的照片拍得怎么样,冷不丁身边有说话声冒了出来。“我们也合个影吧。”

  顾津津抬头一看,见靳寓廷站在身边。

  “你还没回去?”

  “等你这边结束呢,跟你一道回去。”

  顾津津生怕他在这又要招蜂引蝶。“那你先去车里等着。”

  孔诚站在不远处,拿了靳寓廷的手机出来,男人伸手将她扯到自己身边,“合个影我就走。”

  顾津津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摆,她拍照总是很不自然,顾津津尝试几下后,两手还是摆出了最老土的V字形。

  画面定格下来,这是她和靳寓廷除婚纱照以外的第一张合影,顾津津也不知道拍得怎么样。靳寓廷走过去看了眼,似乎颇为满意,他并没有再逗留,带着孔诚离开了。

  商家附近的一家湘菜馆内。

  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,里头传出一道女声。“进来。”

  门口的人将门打开,示意身边的人进去。

  那人看到商麒,并没有很吃惊,她往里走的同时,门被关上了。

  “商小姐。”

  “好久不见,你躲得真好,找都找不到你。”

  女人在商麒对面坐定,将包放到桌上,“没办法,那会子九爷震怒,把我跟另外的佣人一道换了,他警告过我们不要再出现在他眼跟前。”

  “是嘛,”商麒倒了杯水,自顾轻饮一口,“为了什么事呢?”

  “事情闹那么大,您不会不知道,”女人两手端端正正地放在腿上。“您找我来,不会是要找我算账吧?我也是替人办事,对方给了我一笔钱,要我把香水带进西楼,我也没想到那种香水味居然能让靳太太发疯……”

  既然商麒是商陆的妹妹,她这样突兀地找她过来,肯定是想算账。

  “那是谁让你干的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没见过那人,不过我猜肯定是秦家的人,为了给自己女儿报仇,他们不择手段也正常。”

  商麒潭底的寒光微敛,嘴角也不着痕迹地轻扯动下,幸好,这个佣人跟所有人一样,丝毫没有怀疑到她身上。

  她当初就是暗示了陈小姐那么一两句,她就完全听进去了,还把事情办得那么漂亮,虽然最后还是败露了,但单凭陈堇媛那个猪脑子,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想到她说得那些话其实就是另有深意的。

  “我至今没找到工作,没人肯用我,我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。”女人说着,抬起眼帘盯着坐在对面的商麒。

  “你现在把话跟我说透了,你就不怕我们商家对付你?”

  女人忙起身给商麒倒满了水,“我就想跟商小姐说一声,之前我也是逼不得已,但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做伤害靳太太的事,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我一定竭力去办,只不过希望您能给我条活路,总不能让我饿死吧。”

  她小心翼翼地坐回去,又很小心地观察着商麒的表情,她不会无缘无故找她的,要说单单是为了商陆的事,似乎也不可能。

  “之前西楼的很多事,都是你负责吧?”

  “是,是,包括楼上的卫生打扫等,都是我。”

  商麒拿起筷子,见女人僵硬着肩膀不动,她嘴角轻挽下。“吃啊,边吃边说。”

  “好。”女人点着头,却也不敢随意夹菜。

  “那你做了那么久,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呢?”

  女人一口菜咬在嘴里,慌忙下咽,“奇怪?您指的是什么?”

  “你好好想想,我要是知道,我还问你做什么?”

  她自然知道这顿饭不是那么好吃的,“有,就是九爷买的很多衣服吧,九太太都不穿,首饰也是,您说多奇怪啊,他们不是夫妻吗?”

  “谁让你说这些?”商麒微恼,目光狠狠扫了眼对面的女人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再想想。”

  女人战战兢兢,手里的筷子拿着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,半晌后,她果然就想起了一件事。

  “对了,那阵子九太太不是怀孕了吗?但有一次我打扫洗手间的时候,看见过卫生用品的包装纸没有被及时冲下水,我当时确实觉得奇怪,九太太既然怀孕了,怎么还需要用这种东西?”

  商麒握住筷子的手猛地收紧,两眼紧盯着对面的女人不放。“你看清楚了?”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

  “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,也许是之前的没用完,她就整理下而已,所以随手就丢了。”

  这样的解释,当然也能说得过去,但女人随后又说道,“我第二天还在垃圾桶内看到了九太太丢弃的一条内裤,还是新的呢,不过上面有污渍,应该是洗不掉了,就丢了。”

  商麒干脆放下手里的筷子。“她没有怀孕吗?”

  “我不能确定。”

  “这会子怎么又说不能确定了?”

  女人说话不敢大声,总怕被第三个人给听了去,“我当时也有些怀疑,但有没有怀孕,九爷心里总是最清楚的吧?他当着太太的面也没表现出什么不对劲来,我一个佣人能说什么啊。”

  确实,靳寓廷跟顾津津天天睡在一张床上,她有没有怀孕,他心里应该最明白。

  “但照你这样说的话,一次可以是巧合,两次加在一起,就很难说了。”

  女人端详着商麒的脸色,“商小姐,您问这个做什么?”

  商麒的手落向旁边的杯子上,“就是问问而已,对了,你不是找不到工作吗?我可以给你活干,但是接下来的时间你要继续躲着靳家那边,不过我找你的时候,你一定要出现。”

  “好,谢谢商小姐。”

  毕业后,顾津津的生活没有什么大变化,几乎还是窝在家里画着漫画。

  商麒来到西楼时,看到靳寓廷的车开进了院子,她几乎是跟在后面进去的。

  走进客厅内,并未看到靳寓廷的身影,商麒弯腰换了鞋子,“九哥和九嫂呢?”

  “九爷刚上楼,九太太应该在睡午觉。”

  商麒自顾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,佣人见状,想要上前拦住,“商小姐,要不我先上去……”

  “这么麻烦做什么?”商麒说完,已经跨上了台阶。

  来到二楼,商麒放轻脚步走到了主卧跟前,卧室门没有关,靳寓廷也没有随手关门的习惯。

  顾津津正在睡午觉,靳寓廷站在床边,她听到动静声,想要睁眼。

  靳寓廷见状,一把拉高被子盖住了她的脑袋,顾津津睁眼就看到一片黑暗,还被蒙住了头,吓得她尖叫声不断。

  “救命啊——”

  靳寓廷忙将被子扯开,顾津津看清楚面前的人,气得抬起手就要打他。

  男人握住她的手腕,将她压回大床内,顾津津瞪大了杏眸瞅着他,“做什么啊?”

  靳寓廷吻住了她的唇瓣,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,商麒原本打算就这样走进去的,看到这一幕后,赶紧将脚步收了回去。

  “逗逗你不行吗?”男人的说话声从唇齿间逸出。

  顾津津另一手朝他身前推了把。“我以为被人绑架了呢。”

  “你有什么好被人绑架的,劫色吗?”

  卧室外,远远地传来商麒的声音,“九嫂!”

  顾津津忙坐起身,双手在头上摸了摸,将乱糟糟的头发稍稍整理下。

  商麒方才往回走了一段,这会来到门口,就将脑袋探了进去。“九嫂。”

  “麒麒来了。”

  靳寓廷目光扫向门口,顾津津让商麒赶紧进来。

  “你还在睡午觉呢。”

  “是啊,刚醒。”顾津津掀开被子下了床。

  “你之前都是这样上来的?”顾津津的视线落到商麒身上。“万一我们不方便怎么办?”

  商麒闻言,开着玩笑说道。“九哥,你平时白天又不在家,我都是白日里来找九嫂的,这要是大晚上的话,我也不敢闯啊。”

  “以后还是注意点。”

  商麒也没有生气,快步走到顾津津身边挽住了她的手。“你看九哥,自从有了九嫂以后,就是不一样了。”

  顾津津笑着将头发扎起来。“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?中饭是在东楼那边吃的?”

  “是啊,姐夫也在家,说下周是他和我姐的结婚纪念日,还是我姐的生日,要在家办宴,我一想时间挺仓促的,想约你一道出去逛街,我要给我姐准备礼物呢。”

  这么一说,西楼这边肯定也是要送的。

  顾津津看眼坐着的靳寓廷,“我要不要准备什么?”

  “随你。”

  “九嫂,你跟我一起去买好了,我姐姐喜欢什么,我还比较了解。”

  顾津津轻点下头。“可以啊。”

  正好今天的更新都画完了,顾津津出去的时候,靳寓廷给了她一张卡,“我就不跟你们去了,我睡会,你早点回来,我等你吃晚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顾津津和商麒来到商场,商麒也没想好要送什么。

  “我爸妈那边也要准备礼物,我还未成家,买个小玩意就成。”

  顾津津看到一楼都是奢侈品店,她转了一圈,拉住了商麒的手腕,“大嫂家里什么都不缺,挺难买的,她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吗?”

  “我姐兴趣爱好倒是挺广泛,喜欢雕刻、喜欢画画,还喜欢自己动手做些东西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有些为难。“我总不能送她画画用的东西吧?”

  “我可以啊,九嫂,你倒是提醒我了,我一会去精品店给她买些精致的砚台摆件等,她肯定喜欢。”

  顾津津目光再度落向巨大的玻璃橱窗。“我能想到的,只有首饰了。”

  “对了,有家店我姐之前经常光顾,我带你去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

  顾津津来到商麒所说的那家店内,琳琅满目的珍珠首饰被摆在柜台内,顾津津有些吃不准,“大嫂真的会喜欢吗?”

  “当然,她之前也经常买。”

  既然是送礼的,自然不能太寒碜,不过顾津津一看标价,就知道她孤陋寡闻了。

  导购指着其中一串向她们推荐,“这是塔希提黑珍珠,产于南太平洋法属波利尼希亚群岛的珊瑚环礁,它们在光的折射下有不同颜色的泛光,比如绿色、浓色或海蓝色。”

  “真好看。”商麒俯身盯着里面的珍珠项链看,“哇,这一串价值不菲啊。”

  “对,因为珍贵,当然也要遇到有眼光的人才行。”

  顾津津向来对首饰没什么研究,对珍珠更是不感冒,但她此时站在柜台前,竟也有些移不开眼。

  “麒麒,你说大嫂会喜欢吗?”

  “肯定爱不释手啊,但算了吧,好贵啊。”

  顾津津摸了摸包里的银行卡,“要不就这个吧,反正你九哥给钱。”

  “行啊,宰他肯定是不用手软的。”

  导购已经将那串项链拿了出来,“那好,我现在就跟您包起来。”

  “等等,”商麒手指在柜台上点了点,“要两个首饰盒分开放,证书和保修单什么的跟项链放在一起,发票另外放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顾津津嘴角轻挽起来。“还是你想得周到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

  这是要送人的,自然不能将发票也一道送过去。

  顾津津跟着导购去付款,包装好的项链和另外一个首饰盒都放到了纸袋内,商麒将它们一一打开,顾津津则埋首在旁边签了靳寓廷的名字。

  商麒将首饰盒盖上,重新放回袋内,“我看过了,没问题。”

  “好。”顾津津拎起袋子,跟着商麒一道离开。

  两人买完东西回去的时候,已经接近傍晚时分,商麒拉住顾津津的手臂不想立即就走。“在这吃晚饭吧,好饿啊。”

  “他让我回去吃,要不你跟我回西楼吃晚饭吧。”

  “九嫂,看你们腻腻歪歪的,不就一顿晚饭嘛。”

  顾津津笑着拉住她往前走,“你九哥最近话比较多,我要是说话不算数,他会念叨我一整个晚上的。”

  回到靳家时,正好看到秦芝双在散步,顾津津让司机停下了车,和商麒一道下去。

  “妈。”

  “你们两个去哪玩了?”

  商麒将手里的东西拎起来,“给我姐买礼物去了。”

  “都买了什么啊?”

  “我的您就不用看了,不值钱,九嫂今天可花费了不少呢。”

  “是嘛,”秦芝双说着,伸出手去。“我看看。”

  顾津津将首饰盒掏出来,递到秦芝双手里,她将盒子打开看了眼。“真不错,商陆最喜欢这种了,津津,你真是有心了。”

  两人回到西楼时,靳寓廷正在客厅内看电视,他听到动静声头也没回。

  “才回来?”

  顾津津快步走了过去。“逛了逛也需要时间啊,再说挑选礼物又不是轻松的事,你最舒服,甩手掌柜一个,什么都不管。”

  “你们女人间的东西,我哪里懂。”

  顾津津将手里的袋子放到茶几上,在靳寓廷身边坐定下来,“你不是挺会送东西的吗?”

  男人别过俊脸,目光一点点落到顾津津的脸上。“你说的,是那些星星吗?”

  “说不定大嫂会喜欢呢,再让人许些愿望在上面……”

  “顾津津,出门浪了一圈,嘴巴都野了,是吧?”

  两人完全忘了商麒还在后面,她在门口换了拖鞋,却并未立即往里走。

  顾津津指了指桌上的东西。“要不要看一眼?”

  “不用,买好了就成。”靳寓廷看眼时间。“走,吃晚饭吧。”

  “我都吃好了。”顾津津坐着没动,故意骗他。

  靳寓廷闻言,伸出手臂勾住了顾津津的脖子将她按到自己腿上,他弯腰亲住她的嘴,“看来你最喜欢拿我的话当耳旁风,来,让我尝尝你晚上吃了什么好东西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