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12第三者的表白

112第三者的表白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750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18

  

  顾津津手里的劲道未松,“你是谁?”

  男人的脸侧过来,正面对着他,顾津津看到他眉眼如画出来的一般,鼻梁高而挺,剑眉眉端几乎扫入了发梢中,他视线对上顾津津,淡淡开了口。“不好意思,这手机是我的。”

  “真好笑,你确定你没说错话?”

  男人的目光很快又扫向边上的女人。“你告诉她。”

  女人就跟受了蛊惑一样,视线一瞬不瞬定格在他的脸上,她不住点着头。“是,是他的。”

  男人微微使劲,就将手机拿了过去。

  靳寓廷站起身,拉住顾津津的手腕,将她带到自己身侧。

  “九爷,好久不见。”

  “是,好久不见。”

  顾津津疑惑地扫了眼两人,看来他和靳寓廷是认识的。

  男人顺势将手机塞进兜内,“走吧。”

  想走?顾津津上前一步,“是她挑衅在先,这件事怎么算?”

  “那你就高抬贵手,别跟她计较。”

  顾津津听着他这样理所当然的说话声,觉得好笑极了,“被人咬了一口,这痛感还没过去呢,你跟我说别计较?”

  “看来九爷带出来的人,果然不一样,轻易是不肯吃亏的。”

  “我只有遇到一种情况的时候,才不会咬回来,除非,咬我的是一条狗。”

  女人恨不得冲上前理论,站在边上的人轻描淡写开口道。“那你就承认吧。”

  “什么?”女人难以置信地开口,这个男人不是来帮她的吗?

  “你要觉得耗在这对你有好处,你就耗着。”

  顾津津盯紧了女人面上的神色,她似乎也在权衡利弊,再怎么不甘心都没用,她是得罪不起靳寓廷的。“九太太,你就当是被狗给咬了一口吧。”

  顾津津将手从靳寓廷的手掌内抽出来,“行吧,我也饿了,不想跟你计较,你走吧。”

  她抬起脚步想要回到座位上,女人垂下眼帘,脚尖伸过去,在顾津津的脚背上踩了脚。

  男人转过身往外走,女人赶紧跟在他身边,顾津津在她抬起脚步的时候,用脚绊住了她另一只脚的脚踝。她穿着尖细的高跟鞋,往前冲的时候没能站稳,砰地一下摔在了坚硬无比的地面上。

  她肩膀上的两根肩带都摔歪了,一抬头,眼冒金星,新做的隆胸手术可禁不起这样的外力,她害怕地坐起身,低头看了眼,幸好没有被压爆。

  顾津津坐回桌前,小手撑着脸颊,“还不走?”

  服务员上前帮忙将她搀扶起身,走出去几步的男人忽然回头看了眼顾津津,他唇瓣不着痕迹浅勾下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了,顾津津收回视线。“是不是就算看到了她手机里的照片,也没什么用?”

  “是,”靳寓廷目光盯着两道越走越远的身影,“你知道照片是合成的就好。”

  “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靳寓廷执起手边的红酒杯,“你真不清楚吗?无非是想让你觉得我心里藏了个人,还是个死人,不管你信不信,膈应你总能做到吧?”

  “难道她不知道,你的心里只有大嫂吗?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话,抬起腿踢了她一脚,还挺痛的呢,顾津津伸手捂着被他踢过的地方。“说实话都不行啊?”

  “她跟你说的话,你怎么不信呢?”

  顾津津拿起旁边的餐巾,铺在身前,“靳寓廷,你从小到大,感情世界里是一片空白的,是不是只有大嫂停留过?”

  靳寓廷脸色微僵。“好好的吃顿饭,你说这些做什么?”

  “挺好的呀,”顾津津倾过身说道。“你看,别人想要挑拨离间都挑不成呢,我要不知道你喜欢大嫂,我铁定就中招了……”

  “顾津津!”

  她一口一个说着他喜欢商陆,再看她的表情,她倒是毫不介意,一点受伤的表情都没有。

  “你说,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?是那个男人吗?”

  “你不认识那个男的?”

  顾津津觉得奇怪了,“我怎么会认识他?”

  “他是修家的公子。”靳寓廷提醒说道。

  “修家,谁啊?”

  “上次年会,你被一帮人堵在了某个男人的卧室里,你就没见过他长什么样?”

  顾津津闻言,吃惊地望向门口,但这会早没了他们的身影。“那晚卧室里的男人,是他?”

  靳寓廷脸色一点点转为铁青。“我怎么听你这话,觉得有些不对劲呢。”

  “哪里不对劲?”

  “那晚,卧室,男人,”靳寓廷的说话声越来越冷。“以后离这个姓修的远点。”

  “我又不认识他,要不是你说透了,我都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  靳寓廷懊恼万分,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了。

  顾津津似有出神地盯着不远处,“对了,他走路挺好的,但我上次注意到房间里的那个人,好像腿脚不便。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,眼角轻跳了几下,“你看的这么仔细?是不是跟他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?”

  “我都没看到他的脸,他也没让我看,但他走路时的影子投在门口,我注意到了。”

  靳寓廷将手边的牛排分成了一块块,“修家内战,他半年前捡回了一条命,当时被撞得很严重,一条腿差点废掉,养了半年多才恢复过来。”

  “内战?”顾津津好奇地拿起刀叉,从靳寓廷的盘子内叉了块牛排放到嘴里。“就像你和大哥这样?”

  “那可厉害多了,我和大哥再怎么争,但不会伤害彼此,必要的时候还知道一致对外,伤及性命的事情更是想都不敢想。可是修家的人不一样,那是正宗的狼窝,在他们的眼里,大概是弄死一个算一个,毕竟谁都不会嫌肉多。”

  顾津津夸张地打了个寒颤。“太可怕了。”

  她实在想不出来,就算钱和权再怎么有用,也比不上血肉亲情啊,难道亲人之间还能做得出伤害彼此性命的事情吗?

  商业街外,女人追到外面,看到一辆车停在路边,男人正准备过去。

  “等等。”她踩着高跟鞋快步上前。“我……我的手机。”

  男人从兜内将手机摸出来,递还给她。

  “谢谢啊,对了,我好像不认识你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  “你管这么多做什么?手机,我替你拿回来了,我只是看你蠢得很,既然有胆子面对面挑衅,怎么到真正对峙的时候,你却是屡战屡败?”

  “你究竟是谁?”女人忍不住追问出口。

  “既然当了别人的枪,枪口就要瞄准敌人,做不到一击致命,就别轻易开枪。”男人丢下这句话后,头也不回地上了车。

  “喂,你——”

  今天真是点背,遇到的都是奇奇怪怪的人。

  商陆近期的情况很稳定,顾津津去主楼的时候,见过她几次。

  秦芝双为了让她心情愉悦,偶尔也会带她出门,去逛逛母婴店,零零散散也买回来不少东西。商陆最喜欢摆弄那些小孩子的鞋子和衣服,秦芝双最怕没了药物的控制,会让商陆的病情恶化。幸好有她带她出门,商陆每回逛街回来都是开开心心的。

  期间,秦芝双也约过顾津津几次,但她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了,三五次之后,秦芝双也就知道了她有心避嫌的心思。

  最浓郁的花香季节过后,迎来了繁忙而感伤的毕业季。

  顾津津收拾下东西从衣帽间走出去,正好靳寓廷从外面回来。

  “我今天想在学校住夜。”

  靳寓廷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“什么?”

  “明天就要毕业了,今晚想和朋友们在宿舍住一晚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靳寓廷想也不想地拒绝,“你都是已婚妇女了,做这种事不合适。”

  “什么啊,明天起好多同学就要分开了,回老家的回老家,还有好几个要去别的城市工作,说不定以后很难见到。”

  靳寓廷可听不进去这些话。“你要在外过夜,让我怎么放心?”

  “都是女生,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  靳寓廷走近上前,弯腰凑到她跟前,“要不,把我带着。”

  “别逗了,你又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。”

  “怎么,今晚还有聚会?”

  顾津津将整理出来的衣服塞进背包内,“嗯,散伙饭。”

  “那就更不行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啊?”

  “到时候喝了一点酒,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。”

  顾津津被气出笑来。“能发生什么事?你比我还能胡思乱想呢。”

  “万一,有男同学跟你表白呢?”

  “不会。”顾津津觉得靳寓廷的想象力真是丰富。“真要表白,大学几年干嘛不说?”

  靳寓廷就是不放心,也不肯答应,顾津津走过去拉了下他的手臂。“我给你发视频总行了吧?每半小时发一次,让你知道我在做什么。”

  男人径自坐向了床沿,“如果我给你发视频,你会接吗?”

  “当然,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肯定接啊。”

  靳寓廷知道不答应也不行,既然她想去,就不能让她临近毕业了还有遗憾。“你保证,我跟你视频的时候,你必须第一时间接,要是晚了几秒,就说明不对劲,我会到你学校里,把你逮回去的。”

  顾津津忍俊不禁,她可不信靳寓廷真会赶到学校将她抓回去。“好好好,我答应还不成吗?”

  “让司机送你过去,明天举行完毕业典礼,也让他接你回来。”

  “行。”省得他不放心,顾津津转过身,不由又多看了靳寓廷一眼,她陡然才反应过来,他从何时起居然这样小心翼翼对她了,这个不放心,那个不放心,把她当成个孩子似的。

  顾津津准备出门的时候,靳寓廷见她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满面欢喜藏都藏不住。

  他心里有些不舒服。“过来。”

  顾津津背了包都已经走到门口了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过来。”

  她面露疑惑地走到靳寓廷身前,男人拉住她的一只手掌。“以后出门之前,都要亲亲我。”

  “靳寓廷,你是要笑死我吗?”

  “有这么好笑吗?”靳寓廷闻言,捏紧了她的手。

  “你是不是又从哪里学来的?”顾津津现在吃准了他没什么恋爱经历,所以什么话都敢说。“网上看的?”

  靳寓廷一把扣在她颈后,张嘴就咬住了她的唇瓣。

  顾津津下意识缩起肩膀,两手用力抵在靳寓廷的胸前。“别……”

  幸好他没有咬,只是轻轻吻了下,顾津津手指摸向唇瓣,“我真的要出门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到了学校后,顾津津就拍了个短视频发给靳寓廷,住宿的几个朋友已经将东西都整理好了,顾津津站在门口,看到赵倩抱着个朋友在说话,手掌不住擦拭眼睛。

  晚上,由班长组织的散伙饭就选在学校旁边的小饭馆内,老师们都没有参加,顾津津和赵倩坐在一起,赵倩的眼睛还有些红。

  “好点了吗?”顾津津抽了张纸巾递给她。

  “没事,”赵倩撑着脑袋,只是想想,就还要掉眼泪,“这几年里,我和宋芸吃在一起,住在一起,我感冒的那几天里,她天天给我打饭、打水,还帮我把衣服洗了。还记得上次我胃难受请假吗?她晚上一直准备热水给我泡脚,可是明天她就要回老家了,那么远……以后还能见面吗?”

  顾津津轻拍下她的肩膀,毕业时总是最伤感的,更何况她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年。

  “以后当然还能见了,毕业以后就是新的开始。”

  “津津,你也知道宋芸有个继父,这几年她在这学习是最开心的,等她回了老家,她继父就要给她安排相亲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  顾津津轻叹口气,“那就让她别回去。”

  赵倩闻言,伸手打了下旁边坐着的女生,“宋芸,你听见了吗?津津也说,让你别回去……”

  “我要不回去,我爸肯定说我,要说我没良心。”

  “那你想回去嫁人吗?”

  宋芸神色黯淡下来,“不想。”

  顾津津上半身靠过去,趴在了赵倩的肩膀上,目光看向满面愁容的宋芸,“他要喜欢说,就让他说去,宋芸,你读书是为了什么?”

  宋芸细细想了下,“为了一个好的工作。”

  “与其这样说,还不如说是为了让你自己的翅膀越来越硬,现在你的翅膀足够硬了,谁还能限制你越飞越高不成?”

  宋芸有些吃惊,确实,她先前压根没有往叛逆这条路上想过。

  顾津津轻笑下,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她和靳寓廷,可能是今晚的感慨颇多吧,她这个时候居然很想他。

  饭吃到一半,有些男生就喝多了。

  旁边桌上的班长手边摆了不少啤酒瓶,还有开封的白酒,他说话时舌头都大了。

  “王坚辉,你个怂包啊,这都要毕业了,你还藏着掖着不表白吗?明天开始就要各奔东西了,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她会不会接受你?”

  赵倩笑着举起了酒杯,“毕业大戏啊,快,干一杯。”

  “王坚辉喜欢谁啊?快上啊。”

  坐在班长边上的王坚辉忙伸手要去捂他的嘴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“喜欢顾津津啊,我们寝室的人都知道!”

  顾津津一口啤酒差点呛在了喉咙间,这也太无聊了,说什么毕业大戏,这简直是狗血淋头好吗?

  “这暗恋的滋味苦啊,不过我们这位王同学真能忍啊,藏了几年的心思,哈哈哈——”

  边上的男生都开始怂恿他,“快,快去表白。”

  顾津津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,她看眼屏幕,是靳寓廷发过来的视频。

  她忙将它拿在手里,推开椅子站起了身,“你们一个个都别闹了,是不是趁着酒劲发酒疯呢?开玩笑也要有个度。”

  表白什么啊表白,不知道她已婚啊。

  顾津津抱了手机走到外面,接通视频后,她看到了靳寓廷身后的一大片落地窗背景。

  “你没在家吗?”

  “在公司,”靳寓廷看到她身后有来来往往的人经过。“在哪吃饭?”

  “学校旁边。”

  “一看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。”靳寓廷皱眉盯着屏幕中的脸,“怎么接个视频这么久,在做什么呢?”

  “里面太吵了,我走到外面总要时间啊。”

  顾津津刚说完,就感觉肩膀上一重,她还未来得及回头,就听到王坚辉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。“顾津津,我喜欢你,我真的喜欢你。”

  说完,双手环紧就要抱住她的肩膀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