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11神秘男人现身

111神秘男人现身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784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17

  

  顾津津不耐烦地按住衣角,“靳寓廷,你这一招又是哪里学来的?网上?”

  “我跟人学什么了?”靳寓廷俊脸埋在她颈间摩挲。

  “说什么我就抱抱你,我不碰你,谁信啊?这就是男人把女人骗上床的把戏,懂吗?”顾津津缩了缩肩膀,想要将他推开,可靳寓廷就是缠着她不放。

  “靳寓廷,我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,还能纯纯的上了你的当。”

  男人在她腰际轻掐了把,真是油盐不进啊,他原本打算一步步进攻,先哄骗着把她睡衣脱了,再上下其手,说几句脱光了就是要抱抱而已,可这个套路在顾津津这压根行不通,这种情节估计在她漫画里早就被用过了。

  靳寓廷脸有些发烫,真想将她丢开后起身,潇洒的从这个房间走出去,但他又不甘心,都到这一步了,下次要再找机会,还不知道得等到哪天。

  所以,干脆强硬地上吧!

  靳寓廷翻身压到顾津津身上,“我就是想了,怎么样吧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这厚脸皮厚的太有理了,顾津津杏眸圆睁,“可是我不想。”

  “待会你就想了。”

  顾津津这会只想抬脚将他踢下去,但她被压得动弹不得,靳寓廷干脆将被子扯过头顶,也遮住了顾津津的脸。

  她毫无防备,身下就一凉,刚要用手去护住,上衣又被推了上去。

  靳寓廷不是对这方面的事,不算了解吗?可从他的一次次表现来看,他分明是熟门熟路啊,难道男人真有这方面的天赋?

  顾津津看不到男人的脸,想要屈起腿,但两腿却被他按住了。

  她小脸涨得通红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“靳寓廷,你……你干嘛啊!”

  平坦的小腹上传来丝丝暖意,那是靳寓廷的呼吸落在了上面,顾津津觉得那一处的肌肉好像绷紧了,鸡皮疙瘩一个个跳出来,她几近窒息,主要是姿势太敏感,她想象着身下的画面,真是情不自禁。

  靳寓廷掀开被子,双手撑到顾津津颊侧。“是不是想了?”

  “胡说。”她声音有些哑,想从他手臂间钻过去,靳寓廷见状,沉下身压住了她。

  “你怎么就不问问你的身体,它是怎么想的呢?”

  “我的身体是我的……”顾津津说到这,忙咬住唇瓣,她跟他在这争辩什么呢,“我饿了,去吃晚饭吧。”

  “你饿,是因为你身体饥饿,得不到满足。”

  “靳寓廷,你够了!”

  靳寓廷俯下身吻住她,“不信等你吃饱了试试。”

  “要我说多少遍,我不想。”

  “顾津津,我昨天看了你的《斩男色》。”

  她别开了视线,“真有闲情逸致啊。”

  “在你的漫画里面,他们也吃上了吧?”

  顾津津被困在他的怀里,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,靳寓廷将薄唇凑到她的耳畔,“在你的漫画里面,你有句话是这么写的,女人若是情动了……”

  顾津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,“靳寓廷,谁让你看的!”

  男人笑出声来,将她的手拉开,“你把它连载到网上,不就是给人看的吗?顾津津,你真是污力十足啊,那话怎么说的来着?”

  靳寓廷做出一副仔细回忆的样子,顾津津也没想到靳寓廷会去翻看啊。“闭嘴。”

  “想让我闭嘴可以,你亲亲我。”

  “不要脸。”

  “我怎么不要脸了?”靳寓廷确实觉得自己挺无辜。“画是你画的,上头的文字也是你配的,怎么到头来我就成了不要脸的了?萧诵阳也是,仗着我的关系就让你为所欲为,我记起来了,你后面那半句话是这么说的……”

  他目光含笑地盯着她,潭底尽是不怀好意,顾津津觉得他要真把后半句话说出来,她就要喷血而亡了。

  她想也不想地起身,脑子里这会还是空白的,她柔软的唇瓣吻住了他。

  靳寓廷黑亮的瞳仁轻闪,吃惊和惊喜转瞬即逝后,他别开脸,让自己可以说出话来。“男人不扶都能进,这话是你说的吧?”

  顾津津鼻腔内发烫,胸口发烫,整个人怔住,靳寓廷见状,两手掐紧她的腰,有了下一步的动作。

  她倒吸口冷气,身子躺了回去,靳寓廷精致的五官在他的脸上微微有了扭曲,这一瞬间几乎让他失控,顾津津张开嘴咬向他撑在旁边的手臂。

  痛觉唤醒了他的神经,靳寓廷喘着气,居高临下看向她,“事实证明,你说的话果然是对的。”

  “你还说!”

  靳寓廷忍俊不禁,“你说你一个小姑娘,懂得怎么就这么多呢?”

  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

  “靳寓廷,你也别装纯了,有什么是你不懂的啊?我看你钻研得比谁都透。”

  “但我这次,就是受了你那句话的启发……”

  “靳寓廷!”

  男人不再逗她。“好了好了,不满了是不是?我一定专心点。”

  他也是不容易,连哄带骗,不过万事开头难,有了第一次才能有以后的第二、第三次和无数次。

  晚饭,顾津津其实不想出去了,天黑下雨不说,她这会满身疲惫,就想赖在床上不动。

  靳寓廷精神满满的样子,坐在床沿处,屋内的灯光将他古铜色的肌肤照出一层健康色,顾津津盯着他的后背看眼。“你方才不是没洗澡吗?”

  “洗了,我在隔壁房间洗的。”

  顾津津抄起枕头丢过去,靳寓廷正好起身,枕头砸在了地上。  出门的时候,雨还在下,靳寓廷打开伞在门口接她。

  顾津津钻到了黑色的大伞下面,风差点掀起她的裙摆,靳寓廷忙用手压住。

  两人坐进车内,靳寓廷抽出纸巾将她手背上的雨渍擦去,顾津津有些不习惯,接过了纸巾后自己动手。

  司机发动引擎,用餐的地方不算远,只不过路况不好,所以开了二十几分钟才到。

  靳寓廷早就订好了位子,服务员带着两人往里走,顾津津坐定下来,看到桌上有个玻璃瓶,里面插着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。

  靳寓廷将菜单递向她,“想吃什么?”

  “你点吧。”

  靳寓廷嘴挑得很,跟着他总没错。

  男人在吃这上面,几乎是不肯将就的,他点好了餐,抬起目光盯着对面的顾津津看。

  她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总想将目光别开,但他这目不转睛的样子偏偏又让顾津津装不了淡定。

  “我有这么好看?”

  “一般般吧。”

  顾津津有些恼了。“我哪里不好看?”

  “你这不就是想让我夸你吗?”

  她抬起脚想要去踢他,靳寓廷不用看都能知道她的意图,他将腿往旁边收了下,“当心我一会喊出声来,丢得可是你的脸。”

  顾津津将头发别至耳后,朝四周看去,冷不丁看到一名女子的目光始终定在她身上。

  顾津津不着痕迹地别开视线,她拿起桌上的刀叉把玩,再抬起头时,看到对方仍旧在盯着她看。

  她单手撑着侧脸,目光紧盯向对面的靳寓廷,他刚拿着手机跟孔诚交代完一些事,抬头就见顾津津一瞬不瞬地盯着他。

  “我有这么好看?”他用她方才的问话去堵她的嘴。

  顾津津想到了最初时,李颖书说过的一句话,这个男人持美行凶,就算无心招惹,但肯定也欠下了不少风流账,比如别人的单相思,再比如女人们之间的明掐暗斗。

  顾津津视线擦过男人精致的脸侧,望入不远处的女人眼中,她嘴角勾了勾。“靳寓廷,有没有人跟你表白过?”

  “有啊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太多,数不清了。”

  顾津津真想嗤笑出声,但她知道靳寓廷说的是实话。服务员送上了头盘,顾津津吃了几口,“我去洗个手。”

  她推开椅子往外走,余光扫过那名女子所在的位子,顾津津走到外面,透过玻璃墙看见女人也跟着起身了。

  她刻意放慢脚步等她,到了洗手台前,顾津津将手伸出去,微凉的水冲洗在手掌内。

  餐厅内的那名女子也过来了,站定在镜子跟前,拿出口红像是要补妆。

  顾津津洗了手,抽出纸巾擦拭,女人在边上站了会,总算忍不住了。“你是靳寓廷的太太吧?”

  “对,”顾津津大方地承认,“你又是谁?”

  “我有个好朋友,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她,但靳寓廷肯定对她有印象。”

  顾津津站在原地没动,但也没有问是谁,气氛有些僵,女人沉不住气了,“秦思慕,认识吗?”

 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,“你是秦思慕的朋友?”

  “看来有些事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”

  靳家对秦思慕之死三缄其口,当年靳寓廷为了商陆,也算瞒下了不少事,顾津津自然不能主动去说透,“知道又怎样?”

  “思慕没出事之前,跟靳寓廷好过,你知道吗?”

  呦,顾津津对这事还真不知情。

  她靠着洗手台,双手抱在身前。“不可能啊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。”

  “人都死了,你来找我说这些做什么?要是想炫耀的话,一点意义都没有。”

  女人端详着顾津津的脸,她直接站定在顾津津面前。“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?”

  顾津津自然是摇头。“我不认识她,也没有打过交道,当然,我也不想了解清楚。”

  “坊间传闻,她跟九爷好过,但是最后遭遇劈腿,所以受不了刺激自杀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顾津津皮笑肉不笑地扯动下嘴角,“你跟我说了这么多,目的又是什么呢?”

  “你不觉得身上背着一条人命的男人,很可怕吗?”

  顾津津放下双手想要离开,女人近一步逼上前,“我给你看张照片吧。”

  她拿起手机,从里面翻出张照片,顾津津看了眼,看见靳寓廷和一个女人亲密地紧挨在一起。

  “你对这件事不了解,也正常,回去以后你可以找人去查一查。”

  女人轻扬下手机,转身离开,顾津津未作停顿,跟在了她身后。

  走进餐厅,女人扭着小腰就要回自己的座位上去,可是手腕处陡然被人握住,还没反应过来呢,就被强扯着往旁边走了好几步。

  “喂——”

  她今天可穿了双九公分的高跟鞋啊,她的脚踝都要被扭断了,疼啊!

  女人狼狈地跌跌撞撞跟在顾津津身边,到了靳寓廷的座位旁边,顾津津手一松,又朝她腰际推了把。

  对方更是猝不及防往前摔,桌上的餐盘撞击在一处,靳寓廷吓了跳,抬起目光看向两人。

  女人面色煞白,好不容易直起身,眼见四周的目光都看了过来,她手掌轻攥下,“你疯了?干什么啊。”

  “把你方才跟我说过的话,跟他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什,什么啊!”女人慌慌张张就要离开,这会换顾津津拦住了她的去路,靳寓廷侧过身,饶有兴致地盯着两人。“你不是去了洗手间吗?怎么还多带个人回来?”

  “是她蓄意接近我的,还跟我讲了不少你的风流艳史呢。”

  女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她没想到顾津津会将她拉扯到这边来,“你别胡说。”

  “刚才一脸嘲讽地看着我,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哪里去了?你不是想看好戏吗?现在好戏登场了,你是主角,来唱一个。”

  靳寓廷的视线落到女人脸上,扫了一圈后,面无表情道。“我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  “她说,她是秦思慕的闺蜜。”

  靳寓廷的脸色刷得阴沉下去,女人吓得快要说不出话来,“我……我没说过。”

  顾津津一把擒住她的手腕,“手机里还有合影呢,要不要看看?”

  靳寓廷伸出手去。“把手机给我。”“没有的事。”女人说完,握紧自己的手机,将手背在身后。

  周围有不少人都将目光投落过来,顾津津看了眼仍旧坐着的靳寓廷。“你跟秦思慕打过交道吗?”

  顾津津声音压得很低,也不想说话声被别人听了去,靳寓廷听到这个名字,神色难免有些异样,“你说呢?”

  “既然没有,手机里的照片就是合成的。”顾津津眸光微凛,睨了眼身侧站着的女人,“特地拿了合成的照片来‘偶遇’吗?还是,这照片其实是有人想要给我看,但是那人不方便出面,所以就找了你,是吗?”

  女人的脸色彻底拉下去,转身就想走,靳寓廷自然要问清楚,但一个男人不好在这样的场合动手。可顾津津不怕啊,她再度攥住女人的手腕,“事情还没说清楚呢,走什么?”

  “你放开,”对方压着嗓音,“没看到这是在公共场所吗?你不嫌丢脸?”

  “你现在知道丢脸了?要不,我们再去洗手间门口说?”

  女人挣扎几下,却压根挣不开,顾津津看上去柔柔弱弱的,没想到力气这么大。

  “你好歹是九太太,却不分场合跟人争吵,你这样的人,靳家也能容得下你?”

  “你这样作死地冒出来挑衅,你也不怕靳家的人对付你?”顾津津冷笑回道。

  女人的气焰瞬间被扑灭,她原本就没想到过要跟靳寓廷当面对峙,“九太太,你一定是认错人了,方才我是去了洗手间,但是我没碰到过你啊。”

  这就怂了?

  顾津津似笑非笑地将视线落到她手上,不远处有服务员经过,顾津津轻唤了声,“不好意思,这边出了点事,麻烦你过来趟。”

  服务员快步走到跟前,“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她抢了我的手机,现在不肯归还。”

  女人急得用手指向了顾津津。“你再说一遍?”

  “我的手机跟你现在拿着的,长得一模一样,我怀疑这就是我的。”

  “笑话,莫名其妙!”

  服务员尴尬地站在边上。“要不,我喊经理过来吧。”

  女人冷笑声,用指纹开了锁,她将手机递到顾津津面前。“看看清楚,这是你的手机吗?这屏幕锁可是我开的……”

  顾津津一把就将手机抢了过去。“是吗,等我看完了里面的照片,我就能确定是不是我的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女人恼羞成怒,伸手握住了手机的另一端,“你放手!”

  顾津津感觉到有一道黑色的阴影投过来,对方站定在女人身后,手臂伸出去,指尖碰触到了顾津津的手指。他同样拿着那个手机,冲两人都说道。“松手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眼对方的脸,并不认识,但这道声音,却又好像是听过的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