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10我抱抱你,不乱动

110我抱抱你,不乱动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642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15

  

  商陆要往外面跑,商麒差点拉不住她,司机也过来帮忙。“靳太太,您快回车里吧。”

  这个时候,就别再乱跑了,商陆现在就是疯疯癫癫的,这种时候别人也不会去细看、细想,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,她还要在这闹,不是添乱是什么?

  “你帮我把车门关上。”商麒将商陆扯进了车内,司机赶紧将门关上。

  “姐,姐,没事了。”她伸手揽住商陆的肩膀,“马上就会有人过来,接我们回家。”

  “韩声吗?”商陆侧着脸,问道。

  商麒对上了她的视线。“你记起他了?”

  “韩声来接我吗?”

  商麒面无表情地扯动下嘴角。“不是,谁知道他在做什么呢,这么大的雨,应该没在公司吧,是不是又跟哪个女人去鬼混了?”

  商陆将手落到肚子上,人也安静了下来,商麒伸手在她肩头轻拍,“对,就像现在这样,乖乖的。姐,你要记清楚了,我可是你亲妹妹,你一定要听话,有人想害你的孩子知道吗?只有我能帮你、保护你。”

  “不要,”商陆说着,上半身弯下去,双臂紧紧护住小腹。“我的宝宝在这呢。”

  “所以啊,你不要乱讲话,不然的话你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。”

  商陆闭紧了嘴巴,司机检查无果后,拉开了驾驶座的门。“要不您和靳太太先走吧,路边就有出租车。”

  “不用了,九嫂马上要来接,我可不敢随便坐别人的车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雨点子砸落在人的身上有明显的痛感,车的问题司机解决不了,只能打电话叫人来维修。

  商麒看眼时间,靳家离这边不远,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,顾津津一会就该到了。

  商陆抵着车门,嘴里念念有词,耳朵根旁啪嗒啪嗒的雨声使得她一惊一乍,总觉得有人要害她,害她的孩子。

  商陆拉过她的手腕,“姐,跟姐夫出去的那个女人,待会就要过来了。”

  “不,不要。”

  “你怕什么,她就是个见不得人的小三,你才是姐夫明媒正娶回来的,你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呢,你跟她闹,姐夫肯定会帮着你的。”

  商陆不住摇着头,“别过来……”

  “姐夫没空接你,你知道吗?你要是不争取,你就准备带着孩子被人从靳家赶出门吧!”

  商陆埋下了头,目光不住盯着自己的肚子。

  顾津津有靳韩声的电话,打过去的时候,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靳韩声这会在公司开会,顾津津不知道的是,他开会时会随身携带一个手机,但号码只有靳家主楼那边和小于才有。

  所以,顾津津的电话压根打不过去。

  商麒在路边的车内等着,车窗玻璃上模糊了一片,就连从车旁经过的行人都看不清楚。

  商陆不想听到那种声音,她害怕地捂着耳朵,商麒将她拉向自己,手掌在她背上轻拍。

  半晌后,车窗上猛地传来拍打声,商麒正起身,知道是顾津津来了,她掐了把商陆的手臂。“姐,姐夫在外面的女人来了。”

  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,商陆啊的尖叫声,想要扑过去将外面的人推走,不让她进来。

  “商陆。”女人的声音传到车内人的耳中,商麒吃惊地抬头,却看到秦芝双撑着伞站在外面。

  她赶紧朝她身后看去,哪里有什么顾津津的身影。

  商陆激动地拦住车门不让秦芝双进去,甚至还想要冲出去,雨点落在巨大的伞面上,也将秦芝双的说话声掩去不小。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  “雨下得太大了,我姐害怕。”商麒说着,示意秦芝双从另一边上车。“秦伯母,你坐那边吧,先进来再说。”

  “好。”秦芝双说着,关上了车门。

  商麒快速地拉过商陆,在她耳畔说道。“姐,你看看清楚,那是你婆婆,姐夫在公司加班呢,也没有别的女人来接你,你安静点。”

  商陆脸上都是雨水,回过头朝商麒看了眼,商麒嗓音充满焦急。“什么话都别说了,你管好孩子吧,看看他有没有事。”

  商麒身侧的门被打开,秦芝双收了伞,坐进来的时候半边身子都湿了。

  “商陆,没事吧?”她赶紧关切地问道。

  “秦伯母,您放心吧,我姐没事。”

  商陆这会倒不再喊闹了,她手掌不住在小腹上抚摸,眼帘压着,商麒悬起的心总算落定。她害怕商陆会将她的话透露出来,但这样看来,她的那些威胁还真管用,只要一涉及孩子,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,就连疯子也不例外。

  “我们赶紧走吧。”秦芝双让司机将车停在边上。“麒麒,要不你先打车回家,这么大的雨,也没必要跟着我们去东楼了。”

  “没事,秦伯母,我怕您一个人弄不住她。”

  秦芝双想了想后,轻点头,“也好。”

  她们带着商陆上了车,司机发动引擎,开到靳家大门口时,司机按了下喇叭。

  “太太,九太太在外面呢。”

  秦芝双朝前面看了眼,依稀看到顾津津撑着把伞站在门口的树底下,“让她上车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车轮碾过地面上前,到了顾津津跟前,司机落下车窗,“九太太,上车吧。”

  “妈回来了吗?”

  秦芝双接过了话,“回来了,放心,你大嫂也没事。”

  商麒在旁边也探过了脑袋,“九嫂,外面好大的雨,快上车吧。”

  “不用了,”顾津津站在原地没动,鞋袜都湿了,她看到商陆安安静静地坐在后车座上,秦芝双也好好的,她就放心了。“一会寓廷就要回来,让我跟他出去趟。”

  “九嫂,雨太大了,你当心被淋湿啊。”

  空气中还夹带着风,顾津津手里的那把伞压根顶不了什么用处,她半边身子很快湿透,“我知道,你们快进去吧。”

  司机收起车窗,车子开出去后,秦芝双看了眼身侧的商陆,见她情绪还算稳定,这才放心。

  “麒麒,以后你要碰到什么事,直接打电话给我好了。”

  “我还不是怕麻烦您,再说看您出来,我也不放心啊。”

  秦芝双笑着轻握住商陆的手,“我出来接我女儿,有什么麻烦的。”

  顾津津看着车子开进了靳家,她抬起脚步往里走,秦芝双出去的这一路,她也是担惊受怕的,她知道让秦芝双去接商陆不是最好的办法,万一路上有个意外,她又怎么跟家里的人交代?

  但当时那种情况下,也只有秦芝双出面才是最好的。

  且不说顾津津和商麒能不能弄住商陆,就冲这场大雨,万一商陆又发疯了,到时候伤了或者碰了,商麒是她亲妹妹,靳韩声不会拿她怎样,到时候所有的责任不是都在顾津津身上吗?

  她刚回到西楼,商麒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  商麒在那头也是客气得很,“九嫂,今天的事真是太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哪里的话,再说我也没帮到什么忙。”

  商麒站在东楼的客厅内,商陆已经被带到楼上去换衣服。“什么没帮忙啊,帮了大忙呢,我最先也想打秦伯母的电话,但我不好意思出面,反正不管是你和秦伯母哪个过来,功劳都得记在你头上。”

  顾津津闻言,不由失笑,商麒就是这样,性子直爽,该说谢谢的时候一点都不犹豫。

  “对了,大嫂真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刚开始在车里坐不住,被雨声吓到了,后来秦伯母过来后,她乖得很。”

  顾津津一手将雨伞收起,看来是她多心了,她现在就怕再沾到什么麻烦事,有些事既然不想去做,那还是坚持不要做的好,谁都禁不起个万一。

  “九嫂,你对我姐是不是还心有芥蒂啊?”

  商麒的说话声,伴随着雨声传到顾津津的耳朵里,她甩了下手里的伞,“没有啊。”

  “九嫂你放心吧,我姐现在都怀孕了,你也别想着以前的事了,九哥那天也说得明明白白,你就跟他好好地过,别再置气。我姐这边也不是问题了,她虽然糊涂,但本性善良,你也别跟她计较。”

  顾津津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脚尖看。“商麒,我知道,以前的事都过去了。”

  “所以啊,你跟九哥好好的吧。”

  顾津津嘴角轻挽了下,“嗯。”

  这一声陡然变成了最锋利的刀尖,捅着商麒的心口不算,还要一点点往里面扎。

  挂了通话后,商麒攥紧掌心内的手机,她脸上一直在笑,微笑渗进她的双眸,可是她的潭底深处,偏偏又有寒光倾泻而出。

  “麒麒。”

  商麒转过身,脸上情绪掩饰得当,“秦伯母。”

  “不早了,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。”

  “我姐呢?”

  “睡下了。”秦芝双走出去两步,看了眼外面的天色。

  商陆除了她打开门时的那一下,旁的时间都很正常,没有疯没有闹,所以今天的事只是个小小的插曲罢了。因为没有出事,所以秦芝双不会怀疑到商麒身上,因为商陆回来时跟正常人一样,所以顾津津并不知道,她今天逃过了怎样的一劫。  靳韩声回到东楼时,也没人跟他提起今天的事。

  毕竟那只是商家的车坏了,靳家的人出门接一趟而已,不必什么事都要让他知晓。

  秦芝双回了主楼,商麒也回家了,靳韩声回到卧室的时候,商陆正好起身坐在床沿处。

  男人放轻脚步进去,灯光掸落在他肩头,靳韩声看到商陆面色温润,手掌轻轻在小腹上抚摸,她做了妈妈以后,时不时还会跟肚里的孩子讲话,靳韩声就喜欢看她这个样子。

  他来到商陆身边,坐定下来,商陆看到一道黑影压下,她抬起小脸,定定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  靳韩声俊脸上的严肃被挥开,回到家后,这儿就是最温馨的地方,他伸出手要去摸商陆的肚子。

  却不想商陆忽然抬起手臂,手掌朝着他的脸而去,手指在他颈间拉出一道长长的痕迹。

  靳韩声用手摸着自己的脖子,疼痛感在苏醒过来,他看到边上的商陆一脸凶狠地瞪着他。

  “你……”靳韩声没头没脑地被抓了这么一下,懵得很呢,“商陆,你怎么了?”

  “打你!”

  “为什么打我?”靳韩声总觉得这一下挨得冤枉,他最近表现多好啊,难道她看不到吗?

  “你去别的女人那里,你把别的女人带回来,打死你!”商陆说到这,又将手臂抬起扬了扬,靳韩声下意识往边上退,“我没有。”

  “有。”

  “我外面没有别的女人。”虽然不知道商陆能不能听进去,但靳韩声还是极力解释,“我……我最近都挺好的,没有带别人回来,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带乱七八糟的女人回来刺激你,我们一起等孩子生出来,好不好?”

  商陆端详着靳韩声的脸,靳韩声不清楚她这会在想些什么,肯定是他以前太荒唐,那些事情又被她记起来了。

  商陆看向他的颈间,有几道血痕是被她挠出来的,她忘了她方才为什么那样说,又是谁跟她说,靳韩声在外面有女人呢?

  “我会掐死你们的。”

  靳韩声不怒而笑,甚至笑得肩膀都在动。“好好好,我要真的在外面鬼混,你就掐死我。”

  “还有那个女人。”

 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商陆这么凶悍呢。“不用你动手,杀人还要偿命呢,要真出了那种事,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舍得是吗?”商陆目光紧盯着他问道。

  “没有。”这都是哪跟哪的事,靳韩声还真是解释不清楚了。

  商陆推开他欲要伸过来的手,靳韩声见状,只好厚着脸皮去抱她,“我发誓,我真没有别人,一直都没有。”

  商陆觉得饿了,她肩膀挣动几下,别的都是小事,饿坏了宝宝可不好。“我要去吃饭了,你松开我。”

  “好好好,一定多吃点。”

  西楼。

  顾津津跟商麒打完电话上楼时,衣服全湿透了,这么大的雨,连伞都白撑了。

  布料紧紧贴在身上,地板上也有一圈脚印,顾津津等不及去浴室,在床边就先褪下了裤子。

  靳寓廷进屋时,正好看到她双手拉着衣角,准备将上衣脱了,要再晚一步,入目的春光肯定更加诱人。

  她着急将手收回去。“你,你怎么现在这个时间回来了?”

  靳寓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腿,“你继续,我这就出去。”

  顾津津抬起脚步就要往浴室跑,关键今天她穿了条纯白的内裤,方才下雨,真是连最里面的布料都湿透了。靳寓廷站在原地没动,只觉全身像是有把火在烧起来,有些画面就是不看还好,一看就受不了,他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,长腿轻迈过去,拦住了顾津津的去路。
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你的内裤……”

  顾津津脸色涨得通红,不用他说,她自己知道!

  “现在还早呢,你应该在公司啊。”

  “晚上说好了带你出去吃饭,我肯定要早回来。”

  顾津津趁着他说话的间隙,脚步往旁边动了动,想要走过去,却被靳寓廷再次拦住。“你去哪了?湿成这样。”

  “雨太大了,我就在院子里走了趟。”

  靳寓廷的视线落到她身上,T恤顺着她玲珑的曲线紧贴,他忍不住抬起手,一把握住顾津津的肩膀。

  她从他眼里看到了不怀好意和危险,顾津津忙推开他的手。“我先去洗澡。”

  “我进来的时候也有点湿,我也要洗。”靳寓廷说着,就要跟她进浴室。

  顾津津伸手指向门口,“旁边的房间也有浴室。”

  “一起洗。”

  “不要!”

  “一起洗,节约用水。”

  顾津津在原地跺了跺脚,“别装勤俭了,快走。”

  “顾津津,你现在跟我说话就这个态度?”

  她刚要说是,就见他上前一步,顾津津还没弄懂他究竟要做什么,腰后就感觉到一阵滚烫。靳寓廷将她提了起来,走过去几步丢到床上,顾津津身子往后仰,胸部以下的风光全部露了出来。

  “靳寓廷,”她猜都不用猜,就知道他想要干嘛。“你别过来。”

  男人站在床边开始脱衣服,顾津津挣扎坐起身,扯过被子盖住下半身,“我们谈谈。”

  “谈理想,谈人生吗?”

  “对对对,你难道对你以后的生活没有规划吗?”

  靳寓廷上了床,将她身上的被子扯开,“有啊,生孩子就是我最大的规划。”

  顾津津朝旁边翻滚,到了床沿处,她就势滚到地上,“我方才淋了一身的雨,身上脏得很,我要洗澡。”

  “洗完了澡呢?”

  “不是说要出去吃饭吗?”

  靳寓廷坐在那里看她。“现在出去吃晚饭,还早。”

  “我不想做。”顾津津拒绝的也是干脆。

  靳寓廷脸色变了变,“好,你去洗澡吧,别冻着。”

  顾津津怀疑自己听错了,他怎么这么好说话了?但她才不至于笨到这个时候还不跑,她赶忙起身,也顾不得难不难为情了,穿着那条几乎透明的内裤快步跑进了浴室。

  靳寓廷听到浴室内传来水声,他放轻脚步下了床,然后去客卧快速冲了个澡。

  顾津津在里面洗了许久,磨磨蹭蹭出去的时候,看到靳寓廷盖了被子躺在床上,好像已经睡着了。

  她放松警惕上前,到了床边,想要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,靳寓廷睁开眼,将身侧的被子掀开,“过来躺会。”

  “我不困!”

  瞧把她吓得,靳寓廷脑袋枕着自己的手臂。“我不碰你,我还没洗澡呢,你怕什么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话,心里更加放松不少,“你自己睡吧。”

  “就躺会而已,我有点累,我不洗澡肯定不会碰你的,放心吧。”

  顾津津将信将疑,靳寓廷轻声威胁。“那我现在就去洗澡,你等我?”

  “不,不要了。”顾津津屈起腿上了床,躺到靳寓廷身边。

  男人将被子盖到她身上,手臂收紧,将她拉向自己。

  顾津津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,“你洗过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怎么有沐浴露的香气?”

  靳寓廷的手钻进被窝内,语气激动,手臂也更加收紧了,“你自己身上的,你再闻闻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“当然是。”

  顾津津回头看眼,靳寓廷没有洗头,她想来他也不会真跑隔壁房间去洗澡了。

  她躺回原位,靳寓廷亢奋的不行,恨不得现在就翻身压住她,但顾津津之前的抵抗情绪那么强烈,他可不能一下把她吓跑了。

  他手掌贴住她的小腹,开始有预谋的往上探去,顾津津忙按住他,“别乱动。”

  “摸一下都不行吗?”

  “对,不行。”

  “那我抱抱总行了吧?”靳寓廷似乎老实了些,只是顾津津刚放松下来,他另一只手又开始扯她的睡衣了。

  “你能不能说话算数?说不动就不动。”

  靳寓廷收回手,“能啊,我肯定说话算话。”

  话音落定,顾津津就感觉到他滚烫的身子靠了过来,不止这样,还有某处明显有了异样感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