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07她说,她爱我

107她说,她爱我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99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12

  

  顾津津张张嘴,一时想不到什么话说,但眼里很快露出抹狡黠。“大嫂没拒绝过你吗?”

  靳寓廷脸色沉了沉。“没有。”

  “怎么没有,大嫂嫁给大哥就是对你最好的拒绝。”

  靳寓廷目光落定在她脸上,“现在在说我和你的事,别扯开话题。”

  “我不爱你。”

  靳寓廷的脸色立马就变了,就好像暴风骤雨即将袭来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顾津津唇瓣轻启,男人逼近上前,薄唇几乎要碰到她,顾津津忙用手捂住嘴,杏眸圆睁瞪着他,声音也含糊地从指缝间透出去。“你干什么?”

  一看这架势,是又想动口吧?

  有事不能好好说吗?

  “我就是让你再说一遍而已,刚才没听清楚。”靳寓廷说到这,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。顾津津还能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吗?她只要敢开口,他就不要脸到底了。

  她侧过身,手掌仍旧捂着嘴。“我困了。”

  “别装,你的态度让我很失望。”靳寓廷第一次说出这种话来,就吃了个闭门羹,他不指望她欢欣雀跃,举杯庆祝,但好歹她脸上也该有些表情吧?

  “靳寓廷,你以为你说什么,别人都要同意吗?”

  靳寓廷的口气满满都是理所当然。“对。”

  “那我今天要是不说呢?”

  “那就明天,或者后天,我每天都追着你十遍、百遍。”

  顾津津有些恼了。“靳寓廷,你怎么这么烦?”

  “烦就对了,成为你的烦恼也挺好的,这样你不就无时无刻把我记挂在心上么?”

  顾津津忍不住探出手去,摸了摸靳寓廷的额头。男人嫌恶地将她的手挥开,“你最好赶紧把那话说了,我们彻底将关系确定下来,不然的话……我明天就去宠物市场买狗。”

  顾津津脸色变了变。“你好无聊,幼稚!”

  她掀开被子就要往里钻,靳寓廷见状,伸手拉住被角,又扑上去双手抱紧她。

  顾津津真快气疯了,她发现没谈过恋爱的男人也不能碰,行为方式实在不成熟,“快放开我。”

  靳寓廷知道她嘴巴硬,不用点特别的手段她是不会嘴软的。

  他俊脸埋在她颈间喘着粗气,手掌探到顾津津腰间抓了下,她受不了,尖叫声。“放开我。”

  靳寓廷看她怕痒,他不住在顾津津身上挠来挠去,顾津津后背被他压着,动弹不得,只能挥舞着双手。“啊,救命啊,痒,靳寓廷,你真的要被我打死了,你给我小心点,啊——”

  “这就是你嘴巴不老实的后果,口是心非。”

  “我哪里不老实……”顾津津想说她说的就是实话,她就是不爱他,就不爱。

  “啊啊啊——”

  她都快疯了,顾津津天生就受不了痒,“快松开我,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”

  “说你爱我。”

  哪有这样的,顾津津心里一万个委屈,这要放在古代就是屈打成招懂不懂?

  但她实在架不住这样的招式,强撑着不过半分钟,立马就认了。“我说,我说我爱你,可以了吧?”

  靳寓廷收起动作,两手改为抱紧她的腰。“顾津津,我接受你的表白。”

  “混蛋。”

  最后的两个字,靳寓廷就当做没听见,要在江湖上混,哪有不挨刀的,但好在皮厚,什么都能被挡下来。

  他这会还压在顾津津的背上,她觉得好重,肩膀动了动。“现在总能松手了吧?”

  “还是抱着你吧,我怕你一会拿枕头抽我。”

  他还真是了解她,连她下一步想要做什么都想到了。

  顾津津挣不开他,只好作罢。

  半晌后,靳寓廷生怕将她压得难受,他翻身躺到顾津津身边,两手还是紧紧抱住了她。

  “你要记得你今晚跟我说过的话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会说这句话,你心里没数吗?”

  靳寓廷满足地勾勒下嘴角。“我管那么多做什么,只要听到了我想听的话就行。”

  “你那么喜欢大嫂,你舍得说放下就放下?”

  他稍稍起身,盯着顾津津的脸。“我一直都在放下,只是你看不到罢了,这个过程也不算很难。”

  顾津津抓紧了身下的被子,她的心好像又被撬开了一道缝隙,但是之前吃得苦头太多,总不能靳寓廷给她一点好,她就又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吧?

  受过伤的地方要小心翼翼捂好,要不然伤疤被揭开以后会更疼。

  翌日,顾津津下楼时就闻到了厨房内传来的香味。

  她饥肠辘辘,走到厨房跟前,看到佣人在里面忙碌着。“做什么好吃的呢?”

  “稍等,都是你喜欢吃的。”

  顾津津起来时就没看到靳寓廷,她走到餐桌前拿了水果吃。

  “九爷今天一早就出去了,顶多也就五六点的样子吧,出门前吩咐我早点去超市买菜,说你喜欢吃,一顿吃不好就会发脾气。”

  顾津津刚刷过牙,吃着嘴里的葡萄怎么觉得那么酸呢。“我哪有。”

  佣人笑着将刚蒸好的几样点心放到桌上。“对对对,这不是拿你寻开心嘛。”

  顾津津拉开椅子坐到餐桌前,手边摆了满满的菜和点心,她随手拿起一块放到嘴里。“不用准备这么多,我一个人也吃不完,以后早餐就准备清粥和包子吧。”

  “这是九爷吩咐的,再说我的活就是把你伺候好了,让你吃好喝好,你要只吃包子,我岂不是太没用了。”

  顾津津也不再坚持,行吧,反正她说不过她。

  “对了,听说靳太太怀孕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不是昨晚才查出来吗?

  佣人指了指桌上的一个盒子。“东楼那边送来的,说是有添子的喜事,送了喜糖和喜饼来。”

  顾津津噢了声,继续用餐。

  “九太太,我今天做了不少吃的,要不要送一些过去啊?”

  “不要。”顾津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  “面上的交道肯定还是要打的,毕竟这也是大好的喜事,东楼送了东西来,我们这边理应回一份过去。”

  顾津津不想扯到这些麻烦事里面去。“小豆子的事你忘了吗?以后千万要注意,不要往东楼送任何吃的,万一有个好歹,我们就算是长十张嘴都说不清楚。”

  佣人闻言,脸色也有些变了。

  “不光是不要往东楼送吃的,以后尽量别让那边的人靠近西楼一步,井水不犯河水最好。”

  佣人看着她的脸色,满面认真,不像是在说气话。“可九爷和靳先生终归是兄弟,这东西楼难免会有来往。”

  “要来往,都会去主楼,大嫂现在怀孕了,这段时间你也注意点,哪怕是东楼缺了东西过来借,你都不要答应,就说是我不同意的就行。”

  顾津津是真怕了,靳韩声为了一条狗尚且能兴师动众,更别说万一商陆有个好歹了。

  自从顾津津回到靳家后,李颖书的麻烦事也全部消失了,但尽管如此,公司对她还是很有意见,一直看她不顺眼的领导干脆挑明了,除非她最近能有拿得出手的大采访,不然以后在公司的日子好过不到哪里去。

  她思来想去,她认识的唯一一个大人物就是靳寓廷了。

  但她在靳寓廷身上碰壁的次数,估计是一双手都数不过来,最后实在没法子,只能采取迂回战术,将主意打到顾津津身上。

  要换在以前,顾津津肯定是想也不想地拒绝,可这回她居然答应了。

  靳寓廷不说喜欢她吗?喜欢那就拿出诚意来啊。

  靳寓廷倒也爽快,并未拒绝,并让孔诚安排好了时间。

  到了那天,几人约在一家日料店内见面,靳寓廷见到李颖书倒还算客气。

  “今天这顿饭我请,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。”

  李颖书拿出录音笔和笔记本,她到底还是紧张的,“我们边吃边采访吧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孔诚也坐在边上,李颖书小心翼翼地看了两人一眼,瞧这严肃的表情,这让她还怎么开口啊?

  桌上很快被摆满吃的,服务员也被支出去了,孔诚手脚利索地给靳寓廷布菜,男人扫了眼,拿起筷子。“我自己来。”

  李颖书看这阵仗,哪敢提筷子,算了,先采访再说吧。

  “靳先生,能简单介绍下您的公司吗?”

  靳寓廷夹了块寿司放到嘴里。“不行。”

  李颖书被整懵了。“我……我们不是说好的吗?”

  “采访也会有规定哪些能问,哪些不能问,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李颖书心想着没办法啊,她也只能换个问题,“靳先生,您的公司如今……”

  顾津津就站在外面,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,听见李颖书的声音小心翼翼传到耳朵里,“请问您有什么管理上的诀窍,可以跟大家分享下吗?”

  靳寓廷认真地想了下,然后摇头。“没有。”

  李颖书感觉自己的冷汗都快挂下去了,这可怎么采访啊?摆明了是要冷场啊。

  “那您平时有什么爱好吗?”

  靳寓廷回道。“健身,工作。”

  “其实我今天是想约您在公司见面的,采访也需要一些照片,一会吃过了中饭,我可以去下您的办公室吗?”

  “不行。”靳寓廷拒绝得可干脆了。

  李颖书冷汗涔涔往外冒,“其实做这种采访,我们通常是要跟着采访人半天或者一天,这样写出来的采访才能更生动……”

  靳寓廷闻言,冷冷打断了她的话。“跟着我?也亏你想得出来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,拉开门走了进去,靳寓廷听见门口传来的动静声,淡漠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,眼帘一抬,眼见顾津津几步来到跟前,他忙放下手里的筷子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跟颖书一道过来的,方才也一直站在外面。”

  靳寓廷看了看李颖书,再看了看顾津津,那也就是说,他方才说的话她都听到了?

  “不是,她方才提的那几件事,确实不行。”

  “你要不想接受采访,你可以明说,没必要这样把人耍的团团转。”

  靳寓廷说话声里带着些许的小心。“没有,我不是答应了吗?”

  “但你压根不肯配合。”

  靳寓廷忙拿了双没用过的筷子递到顾津津手里。“配合啊,你让她尽管问,我肯定配合。”

  李颖书一听,机会来了,她尝试着开口,“吃过饭,我可以去您的公司吗?”

  “可以,”靳寓廷完全变了口风。“让孔诚安排下,到时候你凭着采访证进去。”

  “太好了。”李颖书脸上表现出高兴的样子,心里却在想着,这也太没有原则了,求生欲倒是真强。

  顾津津坐在边上,听着李颖书继续采访,靳寓廷配合得很,同方才真是判若两人。

  说话的间隙,靳寓廷将一块三文鱼放到顾津津碗里,“你怎么不吃?”

  “不饿。”

  靳寓廷抬头看了眼李颖书。“你不要总是问我工作上的事,现在的人太八卦,对这些不会太感兴趣的。”

  李颖书一听,来劲了。“能问你的私事?”

  “能啊,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  “太好了!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,敲了下李颖书的手。“你们采访归采访,别把我扯进去。”

  “靳先生,您这么优秀,一定结婚了吧?”

  顾津津恨不得翻个白眼,虽然做采访是要一点点切入,但她和靳寓廷的关系,李颖书还能不清楚吗?

  靳寓廷这会可懂得配合了。“是,结婚了。”

  “您这么优秀,您的妻子一定也有很多过人之处。”

  “是,她是漫画奇才,获得过很多大奖,有机会的话你一定要去看看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,踢了下靳寓廷的腿。“你够了啊。”

  “你不是拿了很多奖吗?网站举办年会时发的奖也算,反正不会有人去查。”

  顾津津看向身边的李颖书,“你别听他的!”

  李颖书干笑两声,这不是她听不听的问题,关键要看靳寓廷喜欢说什么啊。

  “靳先生对自己的妻子肯定很好吧?”

  李颖书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,也知道自己上次被牵连,害得她差点丢了工作,她说这话多少有些嘲讽的意思。原来靳寓廷这样的大人物也很会装啊,在人前都要维持夫妻恩爱的形象,她就看看他怎么回答。

  靳寓廷看了眼顾津津,她神色不明地也在盯着他看。

  “我以后肯定对她好啊。”

  孔诚尴尬地坐在边上,靳寓廷什么时候这样会讲话了?

  “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喜欢什么就要什么,想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,行不行?”靳寓廷说到这,凑到了顾津津的面前,她受到惊吓似的往后退。

  “靳寓廷,别以为这儿有外人,我就不敢弄你。”

  李颖书啧啧两声,果然是闺蜜塑料情,她这就成外人了?

  “随你啊,反正你弄我,我也不会还手。”

  孔诚和坐在对面的李颖书面面相觑,孔诚觉得靳寓廷是不是吃了迷魂药啊,这种话实在不像是他能说出来的。

  “既然这样,靳先生肯定很爱靳太太。”

  李颖书这话算是问到点上了,靳寓廷唇角轻勾下。“你应该问问靳太太,我有没有跟她表白过。”

  李颖书听到这,立马语锋一转,转向了顾津津,“什么情况啊?真跟你表白过?”

  “胡说!”顾津津小脸微红,压低了嗓音说道。“没有的事。”

  “怎么没有?”靳寓廷随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“我记错了,是我太太跟我表白了,她说她爱我。”

  李颖书嘴巴张大,好像能塞下个鸡蛋,“真的?”

  “不是真的。”顾津津觉得她这会完全解释不清楚了,“没有!”

  “那晚你确确实实跟我这样说的。”

  顾津津气得用手虚空朝靳寓廷点了点,“你跟我表白才是,你说你喜欢我。”

  “是,我不否认,我是说了这话。”

  看他多么坦坦荡荡,说了就是说了,没必要不承认。

  李颖书惊讶地用手捂着嘴,孔诚极力想要装出镇定的样子,可他实在是太惊讶了,他也快绷不住了。

  顾津津没想到靳寓廷顺着她的话,就这么承认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哎呦呦,赶紧珍惜一下下现在的甜吧,哈哈哈哈哈哈哈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