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06靳家有人怀孕了

106靳家有人怀孕了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4687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10

  

  靳韩声嗤笑出声,“老九,你用这样的理由来糊弄我,你自己信吗?”

  “信啊。”靳寓廷满脸的认真,“人脑尚且有出错的时候,更别说是机器呢,对吧?”

  靳韩声皮笑肉不笑地盯着靳寓廷。“而且就是那么巧,坏了那几分钟的镜头,是吗?”

  “所以才说是巧合,有时候也不得不信。”

  顾津津坐在边上自然不敢随便搭话,这口供都改了,她脑子这会还是懵懵的,万一着了靳韩声的道怎么办?

  “老九,一条狗而已,我也不是来兴师问罪的,只是事关商陆,我总要问个清楚。”

  “就算事关商陆,这件事也跟津津无关。”

  靳韩声有些惊讶于他的态度,他沉默半晌,从兜内掏出手机。“家里所有的监控设施都是从我公司出来的,除了你这边有录像之外,主楼的书房内也存了一份。”

  顾津津心跳不由加速,没想到靳韩声还存了这一手。

  与其到时候弄得难堪,再惊动了秦芝双,是不是还不如她现在再据理力争一番?

  顾津津看了眼身侧的靳寓廷,男人神色镇定,好像并没有被靳韩声的这句话给影响,他既然一点都不慌张,她是不是应该相信他?

  顾津津再度闭紧了嘴巴,听到靳寓廷缓缓说道,“那最好了,调出来看一看,这样也能还津津一个清白。”

  对于靳韩声来说,但凡有一点可能性他都不会放过,他打了个电话,顾津津听到他小声地吩咐道。“钱管家,将主楼书房里的电脑带过来,你就说我有些资料存在里面需要用,不要惊动爸妈。”

  “大哥,你什么时候在主楼还备份了?”

  靳韩声放下手机,清冷笑道,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一旦需要动用监控,那就肯定是出了大事,不备份怎么行?”

  靳寓廷面上的神色也有些冷,“这么说来,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监视中?”

  “当然不是,我可没兴趣做偷窥的事,今天要不是为了商陆,我也不会去看。”

  顾津津双手交握,时间在钟表盘上一分一秒扫过去,滴滴答答的声音卡在她的心间,钱管家进来的时候,她感觉又一块石头压了下来。

  靳韩声伸出手,钱管家将电脑放到他手里。

  男人打开屏幕,开了机,然后熟练地进入页面。

  靳寓廷观察着他的表情,眼见他眉头微皱下后,他适时轻问道,“查到了?”

  靳韩声抬起眼帘,潭底的深邃多了些许阴鸷。“老九,你手伸得挺长啊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靳寓廷继续无辜状。

  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主楼那边有备份的?”

  顾津津一听这话,就知道这份录像应该也被动过手脚了。

  靳寓廷轻笑了声。“大哥,我哪知道这些啊,我都说了是设备问题,是不是备份文件也缺了那几分钟?”

  “这世上就没有天衣无缝的事,这份文件比你电脑里的那一份,多删了两秒,你又怎么解释?”

  靳寓廷轻耸了下肩头,“那就是设备和录像都出问题了,你问电脑啊,别问我。”

  靳韩声将电脑丢到桌上。“就是不承认了是吧?”

  “没做过,怎么认?”

  靳韩声知道再待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他站起身来,看了顾津津一眼后走了。

  钱管家不明所以,靳寓廷起身将电脑递给他。“你先回主楼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偌大的客厅内瞬间就只剩下两个人,顾津津起身坐到了靳寓廷的对面。“接下来,我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证明我是清白的?”

  “这还需要证明吗?他拿不出证据,你就是清白的。”

  顾津津不相信靳韩声会这样善罢甘休。“这么简单?”

  “你不需要跟他证明什么,一条狗而已,商陆疯疯癫癫拿它当亲人,谁知道它在外面胡吃了什么。”

  顾津津看了他一眼,再度强调,“那是商陆的狗啊,你心里没有别的想法?”

  “那不还是条狗?”靳寓廷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。“你就这么不相信我?”

  “不相信你什么?”

  “觉得我不能信任你,觉得你真给那条泰迪下毒了。”

  “说不定你心里真就那么想的呢?”

  靳寓廷气得,“顾津津——”

  “好了好了,”顾津津嘴上稍稍软了下来。“这次的事我算是跟你学到了,遇上说不清楚的事就使劲狡辩,颠倒黑白有时候也不错,至少别人还冤枉不到我身上。”

  “你跟我学了这么多,交学费了吗?”

  顾津津站起身来,“以后都还给你,行了吧。”

  靳寓廷闻言,追在她的身后,“你敢还到我身上试试!”

  几天后,小豆子被接回了家,它也算是命大,要换在别人家里,早就被放弃了。

  顾津津出门也遇上过小于几趟,小于的态度很不好,明里暗里就说有人下毒的事。

  顾津津深得靳寓廷真传,眨着一双大眼睛就说道。“跟我没关系啊,我那天就没见过它,它跑西楼来了吗?你怎么不拴着它?”

  小于毕竟不好谴责她,这事也没确凿的证据,再说人家又是九太太,她只好打碎了牙齿咽进肚子里。

  秦芝双见顾津津最近的心情不错,也肯往主楼走动了,想来是跟靳寓廷的关系有所缓和。

  晚上,她让厨房准备了一桌菜,又让钱管家分别去东楼和西楼请了他们过来吃晚饭。

  跟商陆和靳韩声坐在一桌上,顾津津觉得很是别扭,反正不用有太多的心思,她只顾着吃她的饭菜就行。

  商陆吃了两口,丢下了手里的筷子,手还没来得及捂住嘴,就阵阵干呕起来。

  顾津津看了眼,靳韩声紧张地搂住她的肩膀。“怎么了?”

  商陆说不出哪里难受,吐也吐不出来,一张脸瞬间苍白无色,靳韩声急得理智全无,再加上前几天小豆子刚出事,他下意识就想到商陆是不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。

  “你别吓我,到底怎么了?”

  秦芝双站起身,走到了两人的身边。“商陆这样……难道是怀孕了?”

  靳韩声满脸的担忧僵硬在脸上,很快,那些表情又被欣喜若狂给取代,他推开椅子起身,着急拿了外套,另一手扣住商陆的手臂将她拉起身,“肯定是怀孕了,走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做检查。”

  秦芝双实在不待见靳韩声这毛毛躁躁的样子。“问问小于例假的事,总不至于什么事都要往医院跑。”

  “一定是怀孕了,不会错的,肯定是的。”靳韩声激动地语无伦次起来,拉了商陆就往外面走。

  秦芝双几步跟上去。“那让我跟你们一道去。”

  “妈,不用了,我们就去边上的医院查一查。”

  秦芝双坐回餐桌前,示意顾津津和靳寓廷先吃饭。“商陆要真是怀上,那就好了。”

  饭吃到一半,靳韩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他的雀跃声藏都藏不住,“妈,商陆怀孕了,我马上就要当爸爸了!”

  “真的?”秦芝双一下红了眼圈,“确定了吗?”

  “确定了,确定了,”靳韩声这会激动地跟个孩子一样,在医生的办公室门外走来走去,“我有孩子了!”

  “你先把商陆照顾好,赶紧带她回家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秦芝双挂了通话后,忍不住轻拭下眼角,“看看我,实在是因为太高兴了。”

  顾津津跟着轻挽下嘴角。“真要恭喜大哥和大嫂了。”

  “是啊,这个孩子得来不易,韩声盼了那么久,总算是来了。”

  顾津津想到商陆的近况,却有些担忧,“但大嫂不是一直在服药吗?如果怀了孕,是不是药物治疗就要停掉?”

  “是,”秦芝双这会冷静下来,心里也有稍稍的不安。“药物是肯定要停掉的,但先前咨询过医生,商陆这不是遗传性疾病,所以怀孕也是可行的。不管怎么说,也是好事一桩,谢天谢地。”

  顾津津和靳寓廷回到西楼,她洗过澡就准备睡觉了。

  靳寓廷上了床,见她仍旧靠着床沿最边缘处,他依偎上前,伸手抱住她的腰。

  顾津津吓了跳,没好气地说道,“干什么?”

  “我也想要个孩子。”

  “靳寓廷,你是脑子被烧糊涂了吗?”顾津津用肩膀撞了下他,“是不是大嫂怀孕了,你又受刺激了。”

  “正因为她都怀孕了,难道你还要怀疑我跟她……”

  顾津津回头盯着他看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“我不是跟你说过,从此以后我们好好过,就像正常的夫妻一样。”

  “没门。”

  靳寓廷气得坐起身,“你以前说我对有夫之妇有非分之想,现在又说我对一个准妈妈有特殊的感情,难道在你看来,我就不能喜欢……你吗?”

  顾津津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他看。“靳寓廷,看来你今晚真是被刺激得不轻啊,难不成被刺激傻了?”

  “你看我像傻的样子吗?”靳寓廷凑上前,前额几乎要抵着顾津津,她着急往旁边退,一手撑了个空,幸亏靳寓廷一把将她拉回来。

  顾津津拧紧了眉头,恶狠狠说道。“走开。”

  “你不是说我傻吗?来,看看,我哪里像个傻子?”

  顾津津怎么用力都没法将手臂抽回去,两人在床上拉扯半天,“我看你哪里都像傻子。”

  “商陆有她的生活,我们也应该有我们的生活,你何必天天这样跟我呛着?”

  顾津津吃不准他今晚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,“我们的生活?靳寓廷,你喜欢我吗?”

  她就是要一句话堵得他回答不上。“既然不喜欢,谈什么生活,婚姻不应该行尸走肉……”

  “喜欢啊。”靳寓廷淡淡地启音,声音很轻,目光攫住顾津津不放,黑亮的潭底跳跃着不明的暧昧和情愫。顾津津怔住了,也傻了,她赶紧将视线别开。

  周边静谧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烧起来,脸色肯定越来越红,越来越烫,她偷偷收回视线,却看到靳寓廷一直在盯着她看。

  顾津津这下有些慌了,怎么办,她没有遇到过这种事,这靳寓廷到底是说真的,还是在耍她呢?

  但事已至此,她又不甘心扭头就走,一昧地逃避只会让她越来越不占上风。

  顾津津轻抬了下巴,“夫妻间的喜欢,跟别的喜欢不一样,你知道吗?”

  “我不是三岁小孩,我怎么会不懂?”

  顾津津听着越来越不对劲了,“靳寓廷,我才不上你的当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想骗你什么吗?”

  顾津津见他突然凑了上来,她更加不知所措,“你为了让我留下来,所以不惜骗我,说你喜欢我,你觉得我会相信吗?”

  “那你说说,我为什么非要让你留下来?”

  顾津津面上的无措都被他看在眼里,她菱唇微启,“你需要我做你的挡箭牌,再找一个人太麻烦……”

  “再找一个,再怎样麻烦,也麻烦不过你吧?你喜欢拆台,喜欢跟我对着干,还喜欢背地里算计我,你说说,我把你留在身边有什么好呢?”

  顾津津之前那些理不清的思绪,好像都在此刻被靳寓廷一点点梳理了出来。“是啊,有什么好呢?”

  “所以,不正好说明我喜欢你吗?”

  顾津津觉得喉咙间发毛、心跳加速,鼻腔里面热热的,好像要喷血一样。

  别告诉她这是在表白,她可不信,打死她也不信。

  她掀开被子都想逃下床了,靳寓廷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自然不能前功尽弃。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回跟前,其实从顾津津走后,他自己偏执得一定要找到她那刻起,他就知道他不正常了。

  孔诚说得那些话都在理,但靳寓廷听不进去,所以啊,若不是喜欢,又怎么可能被人算计得这么惨烈之后,还要固执的将她找回来呢?

  顾津津杏眸圆睁,一下给他找到了最好的理由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想让我替你出面作证,所以想对我用温柔陷阱是吧?”

  “我不需要你出面,那个残局我自己会收拾。”

  顾津津再度词穷了,这会靳寓廷倒像是有了咄咄逼人的样子。

  他握紧顾津津的双手,俊脸也逼近她跟前。“商陆怀孕,大哥开心地跟什么似的,你想想,是不是从今以后你这张挡箭牌也就失去了作用?”

  靳韩声总不至于到了现在,还有心思去防范这防范那的,商陆怀孕后,以前的事总能彻底过去了吧?顾津津觉得今晚的靳寓廷真够奇怪的,她装作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。“所以,我们的协议可以提前结束了?”

  “非要我把话说得通透是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我不是说了喜欢吗?”靳寓廷今晚就跟突然开了窍似的,“我们改天还是去把结婚证领了吧。”

  顾津津觉得惊悚的不行,“不要!”

  “我心里清楚,你爱我吧?”

  靳寓廷没谈过正经的恋爱,也算是没接触过女人,一上来就这么直接,他觉得这种事不用拐弯抹角,再说两人都有过深度‘交流’了,如今谈论起爱不爱的,不是再正常不过吗?

  他完全没想到顾津津被他这问话给吓懵了,她下意识就反驳出声。“谁说的?你别自作多情,谁爱你了?”

  “你啊。”

  “我没说过!”

  靳寓廷听她口气激动,脸也涨的通红,他一副完全将她看透的样子。“你要不是心里有我,就不会因为认定了我心里有别人,而那样伤心难过。”

  “我没兴趣跟你在这讲绕口令。”

  她欲要下床,两条腿刚放到地上,就被靳寓廷用力拉回来,“难道对我方才的那番话,你就没有想要回应的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顾津津用力抓向他的手背,“你要我怎么回应?”

  “要么说喜欢我,要么说爱我。”

  顾津津差点忍不住笑出来,“靳寓廷,你真是霸道惯了,这种事也能随你吗?”

  “是,我说什么就是什么,你自己选一句跟我说。”

  “凭什么?”

  靳寓廷理直气壮地说道,“凭我长这么大,还没被人拒绝过,所以你自己掂量掂量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