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斩男色>目录>

105耍赖

105耍赖

小说:斩男色作者:圣妖字数:5789更新时间:2018-12-27 07:03:09

  

  商陆情急之下想要去抱它,但小豆子难受得只知道四处打转,嘴里发出呜呜的悲鸣声,小于也吓坏了,眼见商陆要追过去,她忙拉住了她的手臂。“靳太太,不要去。”

  现在那条泰迪已经失去理智,万一抓伤或者咬伤了她怎么办?

  “小豆子!”商陆尖叫出声,看着它那么难受,她心急如焚,“快救救它,救救它!”

  “靳太太,别过去。”小于也没办法,只能用力地抱住她。

  商陆急得满头是汗,眼泪也流了出来。“它不能有事,快打电话救她。”

  小于哪里敢撒手,这狗说不定是得了什么病,万一商陆不管不顾地过去,那可就麻烦了。

  左右不过半分钟,小豆子跳起来后摔到地上,就起不来了,四肢还在抽搐,眼睛是睁着的,但嘴巴里已经没了叫唤声。

  商陆失声痛哭,用力在推小于,她力气出奇的大,小于被她推倒在地。

  “靳太太!”

  靳韩声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商陆发疯似的往前跑,小于拼命拽住她的裤腿。“您别过去。”

  靳韩声大步上前,小于已经喘得快说不上话了,“靳先生,快拉住她……”

  他伸手将她按在怀里,商陆开始对他拳打脚踢,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  靳韩声一眼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小豆子,它口吐白沫,痛苦地呜咽出声,“怎么会这样,出了什么事?”

  小于吃力地爬起身。“突然就这样了,刚才还好好的呢。”

  “快把它送医院去!”商陆激动出声,一直用力推着靳韩声。

  男人将她推向小于,小于见状,赶紧拽住商陆的手臂。

  靳韩声脱下外套,上前两步,小于着急地出声。“靳先生,您当心啊。”

  靳韩声用外套裹住小豆子,抱起来的时候,泰迪眼睛闭了闭,又吃力地睁开。

  商陆拨开小于的手,她快步跟在靳韩声身边,男人抬起脚步往外走去。

  司机还未将车开进车库,眼见两人快步走来,忙打开了车门。

  靳韩声将小豆子放到副驾驶座上,商陆也要坐进去,被他拉着塞进了后车座内。

  “开车,去宠物医院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商陆跪在脚垫上,不住喊着泰迪的名字,靳韩声看不得她这样,想要将她拉起身。“这不是送医院去了吗?会没事的。”

  “它会不会死掉?”

  小豆子嘴里还在吐白沫,这种事可不好说,靳韩声手掌在她肩头处轻抚,“会没事的。”

  “不能死,不能死,它还没有好好陪我……”

  车子开到宠物医院的时候,靳韩声下车抱了泰迪出去,商陆看到它的眼睛闭起来了。

  她一遍遍轻唤它的名字,但它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回应。

  小豆子很快被送进了宠物医院的抢救室,靳韩声陪着商陆坐在外面等,他心里一直都是很冷漠的,特别是对这种猫猫狗狗,但如今见到商陆这样,他免不了要心疼。

  他将商陆的手抓在掌心内。“没事,相信我。”

  “小豆子,小豆子,小豆子——”商陆没有理睬他,只是不住喊着泰迪的名字,她两个膝盖紧紧地靠在一起。

  靳韩声看在眼里,忙伸手将她抱在怀里,“商陆,你别这样。”

  他也不敢说那就是一条狗而已,但商陆这个样子,他真怕她的病情越发严重下去。

  医生走出来的时候,商陆紧张不已,靳韩声上前问道。“怎么样了?”

  “应该是被人投毒了,现在正在洗胃。”

  靳韩声压低了嗓音。“能救活吗?”

  “很难说,服用的剂量不少,但我们会尽力的。”

  靳韩声不着痕迹望向商陆。“尽量抢救吧,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没过多久,靳韩声的助理也来了,忙前忙后安排着事情。

  抢救室的门再度打开时,医生面露难色地走上前。“我们实在是尽力了,但因为口服剂量太多,已经多脏器损伤……”

  “你直说吧。”

  “你们要实在还想试一试,可以送去天海,那边的沣慈宠物医院有个科就是专门治疗这种的。”

  助理在旁边听着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眼靳韩声,他不会真想把时间浪费在一条狗身上吧?

  商陆迫不及待问道。“我的小豆子怎么样了?它还活着吗?”

  她情绪越来越激动,靳韩声忙用手按住她的肩膀,“没事,它没事。”

  “我要见它!”

  靳韩声朝身边的助理看了眼。“赶紧安排下,转院。”

  “靳先生?”

  靳韩声又跟医生说道。“这儿距离天海太远,就算现在赶过去,也要天黑才能到了,它能撑得住吗?”

  “你要不计较费用的话,我们医院可以安排救护车一道送它过去,还有医护人员,至少能保证它不会在半途出事。”

  靳韩声闻言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“好,就这样安排吧。”

  助理实在是不理解他的做法,“靳先生,您昨晚就熬了个通宵,今天半天又耗在公司里,您这样下去怎么吃得消?”

  “废话别这么多,赶紧去办。”

  助理看了眼靳韩声身边的商陆,她现在的心里装满了她的狗,完全没有将他们的对话听进去,难不成在她的心中,靳韩声还没有一条狗来得重要吗?

  但是他的话,他又不能不听。

  商陆偎在靳韩声的身旁,他伸手将她抱在怀里。“不都说了尽力治吗?别哭了。”

  靳韩声嗓音微哑,他的满面倦容她看不见,他下巴上冒出的胡渣她也看不见,总之,她的眼里就没有他。哪怕助理都那样说了,但商陆自始至终都是无动于衷,连半个关心的字都不曾对他说过。

  靳寓廷回到西楼时,顾津津正坐在客厅内看电视,他开门进去,看到窗户也是紧闭的。

  “这么好的天,怎么不通通风?”

  “别开。”顾津津赶紧制止。“一会那条小狗又来了。”

  “不是已经关了门,还怕它做什么?”

  顾津津站起身来,见靳寓廷进来时顺手将门带上的,这才放心。“外面的栏杆压根拦不住它,它怎么老是喜欢往西楼跑?”

  “说不定真是因为喜欢你。”

  顾津津瞪了他一眼,刚要坐下去,佣人就开了门进来。

  “快把门关上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佣人闻言,先将大门掩上。

  靳寓廷接过话道,“她怕那条狗又跑过来。”

  佣人进了餐厅,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。“我正要说呢,回来的时候碰到东楼的小于,她的态度特别不好,跟吃了火药一样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那条小狗被人毒死了。”

  顾津津吃了一大惊,“毒死了?”

  “是。”

  靳寓廷也不由沉下了脸色,他知道那条泰迪对商陆来说意味着什么,而且又是她没有发疯之前养的,肯定特别有感情。“好好的怎么会被毒死?”

  佣人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顾津津,“小于说,是被九太太毒死的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!”靳寓廷不由扬声,“她哪只眼睛看到的?”

  顾津津虽然说过狠话,但也不至于真会去动手。“我没有,这件事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“小于说靳太太伤心得很,靳先生把狗带去医院了,但它当时口吐白沫,一看就是中了毒救不回来的。”

  顾津津想到她喂给狗吃的几块肯德基,但那绝对是没有问题的,她面色凝重起来,“难道只因为它是从我这儿跑出去的,就一定是我毒死的吗?”

  “靳先生那个性子……真怕靳太太到时候又受不住刺激,他指不定会到西楼来兴师问罪。”

  顾津津没想到她不出门,还有黑锅从天上往下掉,她丢开手里的遥控器,想要抬起脚步,却见靳寓廷站在她身前。

  “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,我不信你们还能冤枉我不成?”

  靳寓廷的视线淡淡落到她脸上。“你嘴巴这么能说,一会等大哥回来,你亲自跟他解释。”

  “有什么好解释的,就算我说了他也不会相信。”

  到时候靳韩声就会认定是她毒死了商陆的狗,以他对商陆的爱护程度,说不定又要闹什么事来。

  顾津津从靳寓廷身侧经过,一语不发上了楼。

  “那条狗来西楼的时候,你看到了吗?”

  “没有,不过我看见九太太着急慌忙进了屋,依稀还听见了狗的叫声,她进来后就把门和窗户都关好了。”

  靳寓廷上楼后,径自去了书房,那里能看到院子里的监控。

  打开画面,靳寓廷随手切换,很快就看到了小豆子跑进院内的身影。

  靳寓廷看到小狗在顾津津的脚边转来转去,顾津津的身影背对着画面,但她喂食小豆子的动作却被拍了个清清楚楚。

  由于是背对着镜头的,这视频对顾津津来说就是不利的,因为旁人只能看到她投食,也就是说,她到底有没有往食物里面添加东西,她是完全说不清的。

  靳寓廷回到卧室时,看到顾津津正将电脑打开,她眼帘都没有抬一下。男人走到她身前,在窗台上坐定下来,“我去看过监控,你确实喂它吃了东西。”

  “那是肯德基,我也吃了,要说毒杀的话,我岂不是最先就死了。”

  “这么激动做什么,这次出事的虽然只是一条狗,但狗主人要深究的话,你确实很麻烦。”

  顾津津倔强地轻扬起下巴。“我可以自证清白,还有些鸡米花没吃完就放在院里的桌子上,大哥可以拿去检验。”

  “你觉得他会信吗?”

  顾津津哑口无言,靳寓廷倾过身,手臂压在顾津津放电脑的小桌子上。“你怎么不求求我?”

  “求你?”顾津津睇了眼。“求你,你就帮我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谁信你,”顾津津不以为意地说道。“那是商陆的狗,金贵的跟人命一样,万一大嫂又被刺激到了,你别说是帮我了,估计一把就将我推出去任人宰割了。”

  靳寓廷将电脑屏幕往下压,“你就不能好好说话?”

  “我的态度不够好吗?”顾津津想要将他的手推开,靳寓廷见状,要去抓她的手掌,顾津津吓得忙往后收,但手腕已经被靳寓廷扣住了。

  “干什么啊,有事说事,你能不能别总是动手动脚的?”

  “我就要看看你嘴巴有多硬。”

  顾津津以为他又要亲她,忙用手掌捂住自己的嘴。

  靳寓廷手一松,颇有些气恼地盯着她看。“反应这么大,搞得谁想亲你一样。”

  “你难道不想吗?”

  “我的意图这么明显?”

  顾津津放下手掌,“大哥要真找上门来,我自己会对付,不用你管。”

  靳寓廷吃了个闭门羹,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,行啊,她这么能耐,就让她自己去解决好了。

  靳韩声和商陆是第二天下午才回到绿城的。

  小豆子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留在宠物医院了,商陆原本说什么都不肯回来,但靳韩声怕她撑不住,连哄带骗才将她带回了家。

  匆忙洗个澡,靳韩声实在疲惫至极,硬拉着商陆睡了会。

  傍晚时分,商陆就睁开了眼,非要下楼去。

  她走近狗舍跟前,要给它打扫,小于忙将她拉住,“我来弄吧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把它弄得好干净,小豆子马上就要回来了,它会没地方住的。”

  小于蹲在商陆的身边,轻声劝道,“这种事我会做的。”

  “不行,不行。”商陆执拗得很。

  她轻叹口气,起身就看到靳韩声下了楼。“靳先生……”

  靳韩声走到餐厅内,小于跟了过去。

  “今天的事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九太太上次就说小豆子要是再过去,她就要不客气了,今天它又跑出去,我寻思着它可能去了西楼,找过去的时候,果然在。我刚把它抱回家,它就出事了。”

  靳韩声神色越发严肃。“也就是说,它是在西楼出的事?”

  “是,我想应该是九太太给它喂了东西。”

  靳韩声顿时觉得心里发寒,一条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但万一投的毒投到了商陆身上呢?

  只要事关商陆,他向来喜欢胡思乱想,一副心思恨不得掰成十瓣来用。

  顾津津正在吃晚饭的时候,靳韩声就找来了。

  靳寓廷坐在餐桌前没动,“找你的,自己过去吧。”

  别看她方才嘴硬,到了这会,心里还是有点发虚,毕竟靳韩声就不是个好说话的人,顾津津犹豫着放下手里的筷子,又犹犹豫豫地站起身。“大……大哥。”

  “你昨天给小豆子吃了什么?”

  顾津津看到靳韩声径自在沙发跟前坐定下来,一看就是不肯罢休的样子。“我没给它喂东西吃。”

  “津津,小于都看到了,东西是你喂的,你还想说什么?”

  顾津津赶忙要解释。“我就是给它喂了点鸡米花,还有鸡腿,但那都是从肯德基打包回来的,我也吃了……”

  靳寓廷放下手里的筷子,真是没用,一句话就让她把老底都交代了,他看她这张厉害的嘴也只有在面对他时,才能起到作用。

  “所以,是你给它喂了吃的,小豆子被送进宠物医院后直到现在还在抢救,医生明确说了,它是被人投毒的。”

  顾津津坐到靳韩声的对面,“我没有投毒。”

  “原本,我不该为了条狗而特地过来兴师问罪,但它对商陆来说,实在是重要,你今天能对她的狗下毒,明天说不定就能对她下手。”

  顾津津可不敢背这样的黑锅。“我真没有。”

  靳寓廷几步上前,接过了话。“她就是给那条狗喂了点吃的而已,那还不是看它长得好玩,逗逗它,但谁说这就跟投毒有关了?”

  “老九,是不是要把小于喊过来问问?”

  “不用,小于亲眼看见了吗?”靳寓廷坐到顾津津的身边,“她如果亲眼看到了,就让她说说清楚,津津是怎么下药的,下了什么药,又是怎么投给那条狗吃的。”

  靳韩声听到这,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圈,“这么清楚的事实,我想我们就不用在这争辩了。”

  “那狗哪里都能去,谁知道吃了什么,现在你随便一说就是津津投了毒,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。”

  靳韩声冷笑了声,“老九,这要是别人的狗,我就不管了,现在商陆正在把小豆子要穿的衣服反复清洗,谁都拉不住她,你难道是要告诉我,这件事就该这么算了吗?”

  靳寓廷听到这,神色很明显顿了下,顾津津心头压抑得很,但她确实没做过,难道还能逼着她认不成?

  “投毒的人肯定是要找的,但那个人不在西楼。”靳寓廷坚持。

  “我也不跟你们多说什么了,西楼不是有监控吗?你调出来看看,就能一目了然。”

  顾津津听到这,心里却不由咯噔下,监控画面只会拍到她给小豆子喂食鸡块,那她岂不是更加说不清了?

  虽然她当时也在吃,但靳韩声肯定会说她预谋已久,她吃的和小豆子吃的是不一样的。

  “不对啊,”靳寓廷说到这,看了看顾津津。“你记错了吧?你给小狗喂鸡块的事,不是前天吗?当时我也在场,你看看,一时间把我也急糊涂了。”

  顾津津没听懂,眼神茫然地落到靳寓廷脸上,男人拍了拍她的手。“既然是前天喂了吃的,怎么也挨不到昨天才发作吧?大哥,你就是误会了。”

  “老九,你现在又多了一门颠倒黑白的本事。”

  靳寓廷满脸无辜状。“我是人证,我当时就在津津边上坐着。你怎么相信小于的话,就是不相信我呢?”

  靳韩声知道他这是想耍心思,他目光再度望向顾津津。“津津,我相信你的记性应该不错,你方才自己也承认了,既然是我们自家人的事,我们又何必非要闹到调监控这一步,是不是?”

  “承认什么啊?没做过,为什么要认?”靳寓廷说着,手肘轻撞下顾津津的手臂,“你自己说。”

  顾津津这会也学聪明了,她赶紧顺着靳寓廷方才的话往下说。“好……好像是前天,我真的记错了。”

  靳韩声冷哼,靳寓廷倒是配合得很,“我给你看监控就是了。”

  他起身上了楼,很快拿了笔记本下来,将它递给了靳韩声。

 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滑动,准备调取出昨天那个时间段的画面。

  顾津津有些紧张,两手不由交握,靳寓廷坐回到她身侧。

  靳韩声的动作陡然收住,半晌后,抬起眼帘看向靳寓廷。“中间有五分钟左右的视频,为什么被删了?”

  靳寓廷口气中藏不住的讶异。“被删了?怎么会这样?谁删的?”

  “老九,你这样说话是不是太没意思了?”

  靳寓廷扬了扬声道,“我是真不知道,我的书房平时没人敢进,谁有那么大的胆子?”

  靳韩声冷冷地睇向顾津津。“那就是她了,你们是夫妻,她最有可能。”

  “我书房门有密码,她进不去。”

  靳韩声看了眼跟前的画面,这很明显是被刻意删除的,“那你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设备出现错误了吧,刚巧少了几分钟的画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他这话说出来,顾津津都觉得不相信啊,但是有什么办法呢,画面没有了对她才是最有利的,这个时候她可不能自乱阵脚。

  顾津津偷偷睨了眼靳寓廷的侧脸,他面色如常,可偏偏带了些一本正经的不要脸腔调,不然怎么能用这种话来糊弄靳韩声呢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